参考经文: 23口善应对,自觉喜乐;话合其时,何等美好。(箴15:23) 一点思考: 这是一则在微博上看到的韩国恶搞漫画: 虽然有点“无聊”,但却告诉我们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在不合适的时候说不合适的话,可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箴言》当中多次提到如何管教我们的嘴,有人说:“话语是生活的工程师,舌头是重造生活的工具。”看样,“话合其时”真是一门不简单的艺术啊。 中国人是很讲究说话的,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什么时候要强调说,什么时候点到即止,什么时候要顾而言他,什么时候要话中有话,什么时候要旁敲侧击,什么时候要此时无声胜有声,什么时候要软,什么时候要硬……这都是让我们在潜移默化之间找到一种通过语言的微妙传达意思的模式。汉语言的美妙在于它对语境的高度依赖,这在文化学当中被称为“高语境文化(high context culture)”,很多时候,我们的言语,黏着在语境当中,不能单一地通过字面意思解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有诸如“同样的话放在不同的场合下效果截然不同”这样的经历。 关于汉语言文化的高语境,这里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一位夏威夷华裔正在同一位白人的男友交往,差不多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女孩决定找个机会让双方家长见个面。有一次,男方的母亲来女方家做客,聊起子女的恋爱问题时,女孩的妈妈始终保持着微笑,对此几乎没有什么负面的评价。晚餐之后,她从厨房端上一盘切碎的梨作为甜点,女孩顿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记得当时我文化课的老师在课堂上讲这个故事,当他提到“pear(梨)”的时候,在场的全部中国学生都恍然大悟般地叹道:“哦……”,而来自其他国家的同学则一脸迷茫,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就是汉语言文化的奇妙之处。 而正是这种古老语言所带有的特殊敏感性,才更要求我们在合适的时候说合适的话。文字狱是一个在中国各朝各代非常典型的因为说了不合适的话而赔上性命的例子。清朝一位书生看到书页被风翻动,就信口吟道:“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结果就掉了脑袋。明朝的文字狱更为恐怖。朱元璋因字杀人的例子比比皆是,因为自己的出身问题,所有带“则”(与“贼”同)字的诗句文章都被揪了出来,什么“作则垂宪”、“垂子孙而作则”、“仪则天下”、“建中作则”等等,说这些话的人都因此被斩。 可见,掌握说话的时机非常重要。孔子也说:“侍于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论语·季氏》)就是教我们把握时机说该说的话。 保罗也说:“唯用爱心说诚实话。”(参弗4:15)就是叫我们即便是指出别人的不是,也不能直接地刺伤对方,而是用爱心,通过合适的方式,寻找合适的实际,用合适的口吻表达出我们真实的想法。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感谢 神给了我们这些普遍的启示,让我们在人际交往当中能够活出 神的荣耀,活出耶稣基督的爱。愿我们基督徒能够不但管教自己的舌头,更让我们口中的话在合适的时候建立别人,帮助别人。愿“主耶和华赐我受教者的舌头,使我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赛50:4)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