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Posts tagged “马太福音

爱仇敌

Posted on July 26, 2012

参考经文: 44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5:44) 一点思考: 在2012年6月26日的分享当中,我们知道“爱仇敌”是“一座基督徒行为的喜马拉雅山”,却需要我们从圣灵那里得力,迈出攀登的一步。今天,我们再次回到这一主题,一起领略主耶稣广阔无际的大爱。 主耶稣首先用一远一近的古话切入主题: 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太5:43) 邻舍在这里指的是接近自己、与自己同属一类的人。《摩西律法》中包含了爱邻舍的前半句(参利19:18),而恨仇敌的后半句则是文士和法利赛人加上去的。于是这就限制了爱的轮廓,让爱成为恨的对立面。主耶稣却给出了一个比律法更高的标准。这是在整个《旧约》当中找不到根据的。在希腊语当中,爱是一个持续性的动作,不应当在爱的过程中有先后顺序。因为最近在下忙于《马可福音》的预备,所以了解并思考了很多关于宗教权威与主耶稣发生矛盾冲突的事情。今天看到这里爱与恨的对比,也不禁更加让我赞叹主耶稣爱的伟大。 首先,主耶稣的权柄高于律法。在福音书当中,主耶稣提出的“新概念”不在少数,比如跟罪人同席吃饭、违背安息日规定等,这些行为在文士和法利赛眼中,都是对祖宗成法的无情践踏。主耶稣的行为是史无前例的,根本无法从《摩西律法》当中找到根据。这也恰恰证明了祂的权柄,是高于律法,不需要从律法中寻找依据的。祂多时多方地成全神的律法,但当律法变成僵化的规条,成为祂开展事工、履行神的计划的拦阻时,祂就毫不犹豫地凌驾在律法之上,因为祂的权柄高于律法。 其次,主耶稣是赐生命的主。当人死在律法上的时候,主耶稣就叫他们因着恩典得着生命。人不能因着律法被隔离,主耶稣要在爱中推倒律法垒砌的高墙。祂不是废掉律法,乃是让律法回到它起初的目的——成为人的帮助和指导,而不是人的枷锁。当主耶稣说“爱仇敌”的时候,这不是给人更大的负担,乃是叫我们明白,恨的归宿是死,而爱本来应该更加广阔,更加丰富,因着爱,仇敌也可以不用面对死亡,也都在耶稣基督里得着生命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主耶稣的爱没有界限,祂的国要延伸到人的仇敌。这爱是基于恩典,而不是基于人的行为。因为我们所有的人在认识耶稣基督之前都是神的敌人,却因着祂的恩典,因着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宝血,我们与神和好了。神的爱就是这样覆庇了我们,即便我们是这样的不配。所以,人的仇敌难道有什么理由比我们更可恶而不能得享神的爱吗?在神的义面前,我们有什么立场去指摘别人的不义吗?主耶稣的爱绝不是单纯的罗曼蒂克,那是叫人目瞪口呆的爱——因为爱,所以为他人舍命。爱仇敌,就是爱一些不配我们的爱的人。可能吗?问问我们自己是不是配得神的爱。人不需要通过做什么善行来博得我们的爱(真实的爱),我们爱仇敌乃是因着耶稣基督对世人的恩典。这恩典叫善行不成为我们给予爱的条件。这恩典叫一切不配的人都得着了从神而来丰盛的爱。因为这爱不是依靠仇敌的本性,仇敌这个概念本身也就被爱稀释了。当我们爱我们的仇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成为了我们的邻舍了。这爱取决于我们,而不是他们!我们对待人不是基于他们做什么,乃是因为我们是爱的发出者,这爱就是耶稣基督在我们里面的显明。哈利路亚!

粉饰的坟墓

Posted on July 19, 2012

参考经文: 27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太23:27) 一点思考: 这是主耶稣在这次讲论当中第七次也是倒数第二次说法利赛人和文士有祸了。这一次的有祸表明了宗教堕落的力量。 在当时的传统中,每年春天,人们用石灰水粉刷坟墓,为的是警告他人有不洁净的东西在附近,不让人们触摸后也不洁净。 无论何人在田野里摸了被刀杀的,或是尸首,或是人的骨头,或是坟墓,就要七天不洁净。(民19:16) 法利赛人粉饰坟墓,因为他们的外表显示出他们隐藏在里面的败坏。他们越是粉饰,就越是现出自己里面的丑恶与污秽。宗教和迷信也是这样,正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越是富丽堂皇的外表,就越是现出里面的空乏与堕落。这些宗教的领袖们,言行不一,是完完全全在神的话语上败坏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假的信仰并一切属世界的宗教迷信都如同那被粉饰的坟墓一样,使一切它所触及的人变得不洁净。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启示录》当中对那个大淫妇的描写: 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启17:4) 很多时候,我们被华丽的外表所迷惑,殊不知,繁华之下却隐藏这让人跌倒的危险。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今天的这节经文可以从许多角度去谈,然而我愿意跟大家分享关于我们纯净信仰的这个方面。我们是否被一些事物的诱人外表所吸引?我们是否凭着肉体的喜好去选择自己的信仰?我们是否为着表面肤浅的原因,有选择地更改神的话语并向这个世界妥协?我们当警醒,看上去美好的事物往往隐藏众多的污秽和肮脏。当撒旦向主耶稣展示全世界的荣华时,这一切难道看上去不够美吗?主耶稣却单单仰望父神的旨意。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斥着物质享受的世界当中,我们的信仰时时刻刻受到各种各样、有形或无形的攻击和诱惑。不是说我们不烧香拜佛,就算是有纯净信仰的基督徒了。迷信和假的信仰也可能就隐藏在我们的教会当中,它可能是金钱、可能是情欲的东西、可能是政治立场对信仰的影响和左右、可能是潮流、可能是利益等等等等。这些都可能成为那被粉饰的坟墓,叫我们眼中看着喜悦,却在触摸之后就变得不洁净了。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愿我们单单仰望耶稣基督,单单渴慕祂的话语,单单追求圣灵的感动、启示与保守。愿我们保守我们的心,在耶稣基督里有真的洁净。阿门。

沉默的力量

Posted on June 22, 2012

参考经文: 63耶稣却不言语。大祭司对他说:“我指着永生 神叫你起誓告诉我们,你是 神的儿子基督不是?”(太26:63) 一点思考: 当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被捕后,祂首先被送往大祭司该亚法那里(参太26:57-68),由此开始了对主耶稣的审判(参太26:57-27:26)。从今天的经文当中,我们看到主耶稣在面对大祭司的诘问时首先保持沉默。这是因为祂不想给这一审判一丝一毫合法的感觉。既然整个捉拿到逮捕的经过都是不合法,主耶稣又有什么好回答的呢? 前一段时间,在看电影《胡佛传》的时候,里面演到美国著名的无政府主义者埃玛·戈尔德曼(Emma Goldman)在面对法庭质问的时候,始终以“我拒绝回答”作答,最后法庭判决将极不合作的她驱逐出境。我起初觉得奇怪,一个如此能言、如此激进的社会活动家和女权主义者为什么不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呢?后来我体会到一个人在面对信仰的指责和非难的时候,沉默或许是最有力量的回答。孔子说:“敏于事而慎于言”(《论语·学而》),鲁迅后来将其诠释为:“于无声处听惊雷”。这个也是沉默力量特别的爆发形式。这种沉默是大智慧,是临水而居的静观默察,是心领神会后的凝神自信,是彻本穷源后的心照不宣,是尘埃落定后的自态从容。如果我们回想文革时期许多遭难的文人学者,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沉默有的时候比话语更有力量。国学大师梁漱溟,号称中国最后一位大儒,在文革中,造反派要求他写批判孔子的文章,他用心灵迸发出来这样一句话:“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他以沉默完成自己无声的对抗。以这样的人格,从容立世,鄙夷了历史的荒谬和世相的班驳。正是这种超拔的心默视乱世沧桑,显示了一个传承中华文化为己任的中国正统知识分子不屈的血性。沉默不是屈辱中的不声不响;更不是恐惧中的默不做声;也不是无奈中的偃旗息鼓;还不是得意时的浑然入睡。沉默是智者澎湃的心音;是深山古寺马蹄飘渺轻踏后的万籁俱静;是“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的默察;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怅然而涕下”的旷古悠情。是心灵深处的大吕黄钟,是感天动地的大音稀声、大象稀形。 当我们从许多人的例子中看到沉默的力量,我们更看到主耶稣在沉默当中的使命与大能力。 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或作“他受欺压,却自卑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赛53:7) 主耶稣受侮辱、受逼迫,祂却不开口。祂的沉默生活了不义、论断、审判、嘲笑和羞辱的力量,就在那十字架上,沉默的主耶稣要拯救这世上一切的罪人!这沉默是力量,是神的爱,是从神而来的盼望。 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 神,因为我的盼望是从他而来。(诗62:5)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否感受到了主耶稣的这种沉默当中的力量?当祂面对责问的时候,祂沉默;当祂听见好友拉撒路重病的时候,祂沉默;当祂被兵丁戏弄的时候,祂沉默……今天,我们在世上是否也感受各样的苦楚?是否也面对各样的不公?然而,在这样的沉默当中,我们当看到神的坚持、神的常在、神的爱和神的力量。有人说:“即使神沉默仍坚定,才是真正的信靠。”愿我们都沉默中思想神的旨意,在沉默中得着真正的信心与盼望。阿门。

与弟兄和好

Posted on May 10, 2012

参考经文: 23所以,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24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来献礼物。(太5:23-24) 一点思考: 犹太教人在一年当中最神圣的一天被称为“赎罪日”(Yom Kippur)。在这一天举国斋戒,停止所有工作,聚集在会堂内祈祷 神赦免他们在过去的一年中所犯的罪过。有趣的是,在赎罪日前夕(Erev Yom Kippur)的众多习俗当中,人们都要访问亲友或那些在过去一年中被自己得罪过的人,寻求他们的原谅。因为犹太人认为人的罪甚至不能在赎罪日得到赦免除非他首先得到了他所得罪之人的原谅。今天的经文恰恰描述了类似的情形。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明白,因为错误的行为、态度或言语而破坏的关系会阻挡我们同 神的交流。我们里面的罪叫我们不能真正的敬拜 神。我们需要对付我们的罪,我们需要圣洁。 主耶稣说: 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约4:23) 大卫说: 3谁能登耶和华的山?谁能站在他的圣所? 4就是手洁心清,不向虚妄,起誓不怀诡诈的人。(诗24:3-4) 这都是在告诫我们在敬拜 神以先,我们最首要的要对付自己的罪。而在献祭之外, 神更加看重的是我们的圣洁和对罪的忏悔。正如先知弥迦所讲: 7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吗?8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 神同行。(弥6:7-8) 对付罪的果断行为让我们获得属灵上真正的释放。人总是喜欢把自己耽在苦毒当中,然而我们又怎能在嫌隙和怨愤之中得着真正的自由呢?去年跟教会的一个姊妹谈起了肢体合一的问题,她的态度似乎非常坚定:真正的合一是不可能的!当然我们每个人都会找到无数的理由让我们不能去原谅一个人,让我们不能对某些事情释怀,让我们不能走出迷惘混沌的漩涡。她说,有的人或有的事情是很难得到原谅的,至少在内心深处这种关系上的裂痕已经无法弥补了。对此,我不能够否认,因为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或许也会得到同样的结论。然而问题的关键是,之所以我们都可能会存在相同的感受,恰恰是因为我们都是罪人,我们都有着那捆绑我们灵魂的桎梏需要对付。真正的与人和睦可能吗?我想说,若单单靠着我们自己,那一定是不可能的。然而我们能靠自己到几时呢?如今我们或许还仰赖着自己那点小小的尊严,我们或许还可以换一间教会,我们或许可以按一下那个“重启”按钮,把自己尚算年轻的人生重新来过,然而,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如果再没有后路可以选择,我们还要怎么依靠自己呢? 合一或任何事情都不过是个表象,我们真正的问题是“罪”!而靠着自己能够对付罪吗?显然是不能的。如今我们已经靠着耶稣基督的宝血成为了新造的人,则更要靠着祂的恩典继续追求圣洁,活出圣洁。当我们主动改正自己过犯的时候,我们的生命也上升到更高的层次。而我们若不首先对付自己的罪,又怎么去面对 神呢?若不能顺利与人和好,又怎么与 神和好呢? 8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9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1:8-9) 美国电影《The Straight Story》讲述了一个传奇式的弟兄和好的故事。七十三岁的主人公从爱荷华州开着除草机北上三百多英里,与他七十五岁的哥哥和好。十余年不见的兄弟俩都在各自的人生旅途中经历到了亲情的温暖和发下仇恨之后的释然。这是一部感人至深的电影,可以让人保持静默地从开始看到最后一分钟。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如果你也看过这部电影,或者如果今天的经文对我们有丝毫的感动,我们是否也会想起自己在某些时候,某些事情上,有意或无意地得罪了他人?我们是否也宁愿逃避而选择疏远?又或者我们是否也在对别人的嫉恨当中久久不能释怀?今天,愿我们都有感动,把这些里面的苦毒都完完全全地倾倒在主耶稣面前,让圣洁的灵充满我们,愿我们主动去修复那些破碎的关系,愿我们在耶稣基督里成为圣洁。阿门。

最后的主餐

Posted on April 5, 2012

参考经文: 29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太26:29) 一点思考: 讲一个故事: 一位年轻的俄国女病患被送往日本的医院进行一次复杂的、关乎性命的外科手术。当她到达的时候,她止不住地哭喊。医生和护士都不懂俄语,没有谁能够安慰她。最后医院决定叫来一个在当地的美国宣教士,看看能不能帮助她。 宣教士来到医院,试着去让这位女士安静下来,但是他也不懂俄语。而当这位病人看见宣教士的《圣经》和他带着的为圣餐预备的水和葡萄汁时,她破涕而笑,并点着头表示她的接纳。之后,就在完全没有语言交流的情况下,一个美国人和一个俄国人靠着耶稣基督连接在了一起。宣教士之后意识到,那位姊妹在她回想起主的死的时候得着了莫大的鼓励和坚定。 这样的经历或许多我们基督徒来说不足为奇,因为这正是我们在基督里合二为一的写照。当我们记念到主耶稣的死,以及祂宝血流出的深刻意义时,当我们记念祂的赦免和祂赐予的新生命时,我们就在基督里合二为一了。 如果最后的晚餐当中有任何神秘的东西可以引起后人的兴趣和遐想的话,这都不是主要的部分,这甚至是我们应当忽略和忘却的部分,因为我们唯一应当记念这次主餐的,是要庆祝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每一个人所做的工。 所有的罪——过去的、现在的和将来的——都在我们接受救赎的那一刻被赦免了,是那样的完全、那样的彻底。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救赎是身份上的救赎;而我们为了可以每日与主同行,我们需要通过接受基督的宝血来忏悔我们的罪,洁净我们。这代表的是一种操作上的含义。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1:9) 这修复了我们与主当前的关系(而不是永恒的关系——因为永恒的关系已经在我们接受耶稣基督的时候被完全彻底地修复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每当我们进行主餐仪式的时候,我们乃是因着耶稣基督的宝血已经得着了救赎,但却有更新、更迫切的愿望与主相交。我们本不配在圣餐时与主相交,是基督的血让我们配得这荣耀。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愿我们在受难日前夕,记念祂与我们在最后的晚餐上的分享,记念祂为我们付出的,祂为我们成就的。愿我们看到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乃是因着耶稣基督宝血的流出而富有意义,就更有动力把这生命作为祂美好的见证。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