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Posts tagged “选择

行可耻的事

Posted on August 26, 2013

参考经文(戊) 27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罗1:27) “行可羞耻的事”当中的“行”(commit)表示造成某种后果的行为,带有终极结论的行动,这个动作会带来某件事的成就或完成。它强调一直持续这个动作直到它结束,或持续不断地执行直到完成。在这节经文中,这个动词的时态更表明这种可耻的行为是一种持续发生的行为,是一种习惯性的动作,一种生活方式。从希腊原文的语态来看,中动语态表明一种反身性的动作,他们自己发起这些行为,并参与其中直到完成这些行为。 “可耻的”(indecent)指的是形状的欠缺、毁损、畸形、赤裸、耻辱、下流、淫秽。这个词指的是公然违反社会和道德标准的行为,充满了耻辱和窘困。在《罗马书》当中,这个词带有强烈的贬义,表示对正常状况和良好情形的极大冒犯和亵渎。 除了这里,这个词在《新约》中唯一的另一个出处是在《启示录》: 15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启16:15) 这些男人公然地破坏社会的道德的标准,持续不断地浸淫在这种可耻的行为中。这就是同性恋行为的本相。十五个罗马皇帝中有十四个同性恋。在现今这个社会,宣称自己是同性恋仿佛也不用承担什么社会舆论和道德的压力——大把大把的明星都是同性恋,这已经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这是一个崇尚自我的社会,所有的东西都叫做“iSomething”,一切都是“我”。如果“我”是同性恋,谁管得着呢?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可以说,“我”是有史以来人类自己造的最大的一个偶像。而当“我”替代了神,成为人的主宰,其实这个“我”就可以任意的扭曲和堕落。 同性恋的深处是一种巨大的挫败,因为他无法遵守神关于生养众多的命令。这种挫败携带着终极的绝望,因为这条命令是如此的根本,它笼罩着整个人类,决定了这种存在的延续。在整本《圣经》中,人都是积极主动的个体,不论是感知、思考或行为,人都不是像机器人一样,没有对自我的认知。他也不是违背自我意志的囚徒,可以说,人的犯罪甚至不是因为受到外界的邪恶影响。罪从心而发,进而扰乱了人的判断。而惩罚的结果就是神撒手将人的心思意念交给了这绝望的堕落中。 不论何时,当人转离神,不好的事情就会发生。这是必然的铁律。标准被践踏,过去不能做的,现在做了;不能说的,说了;不能看的,看了。人类在不断犯罪的同时,也在不断习惯罪和接受罪,又行出更可怕的罪来。对与错,黑与白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在这样的大气候下,同性恋首先被容忍、接受、褒奖并最终作为终极自由的标志而被奉为神圣。 这个事实不但对一个群体,一种社会现象而言是真实,对个人也是如此。我们没有立场责备一切外在的因素(这些外在因素或有它们各自的报应),当我们犯罪的时候,当我们行可耻之事的时候,当我们在罪中享乐的时候,我们——作为一个主动的个体——就做出了一个决定,而我们自己又按着这个决定去行了。这完全是我们自己的责任,无可推诿。 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们在今后查考《罗马书》的时候会更详细地去探讨。正是因为我们要为我们的罪负责,因为我们不能将这个责任推卸给任何其他因素,所以当主耶稣基督因着祂一个人的行为就完全彻底地拯救了我们的时候,祂的恩典是如此保障,如此无懈可击,叫魔鬼再也没有办法欺骗和迷惑。保罗说:“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罗5:20)。 创造我们的神,你是宇宙间唯一的主宰,赦免我们的过犯,叫我们在你的里面称为圣洁。父神,当我们看重自己的时候,我们就是那替代你至高主权的偶像,我们持续不断地行那可耻的事情,我们的心思意念满了肮脏污秽,我们时刻招惹你的愤怒,神啊,求你赦免我们。当我们在这最终绝望里向你扭转呼求的时候,神啊,你就恩典就显得如此宝贵,以至于我们愿意向你敞开,愿意发自肺腑地赞美你,愿意真正的悔改、信靠和顺服。阿门。 

选择

Posted on August 7, 2013

参考经文(乙) 27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罗1:27) “弃了”(abandoned)的基本意思是造成分离的行为,因此它表示撵走或放手。这个词也可表示休妻,意思就是放弃自己的所有权。同样的,这个动词在希腊原文中是不定过去时(表示某个时间点上确凿有效的动作)和主动语态(表示动作的主体刻意地发出这一动作),因此这些人是刻意地做出选择放弃自然的,换取不自然的。 在这些人的眼中,神仿佛是个巨大的负担,他们就如同空中的飞机将负重扔出机舱一般将神抛弃。这是一幅生动的画面,一针见血地指出一切出于私欲的选择都始于拒绝承认造物的真神。神创造男人,并指示他们生养众多(参创1:22、28;9:1、7)。讽刺的是,如果人顺服神,他们带来的应当是生命,但当他们悖逆神的时候,结果却是死亡。同性恋的行为不但是一个主观上刻意的选择,它更是对整个创造规律的完全颠倒。这样的行为是对人自身存在的极大讽刺。 在一世纪的罗马,同性恋的行为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宗教和法律均没有禁止它的存在。在文化中,它被普遍地接受。根据史料记载,罗马帝国特别对同性的卖淫行为征税,这是其合法化的标志,甚至男妓也享有法定假日。在罗马,有无数的男孩接受训练和照料进入这个可憎的行业。同性婚姻也得到法律承认,甚至罗马皇帝也会与男性通婚。在保罗写《罗马书》的时候,正当尼禄在位。他得到一个名叫斯波罗斯的男孩,将他阉了,娶进宫中作为“妻子”。后来,尼禄又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只不过这一次尼禄是那个“妻子”的角色。 在希腊,同性恋的行为依然是普遍的。西塞罗记载说他们的诗人和伟人,甚至有学识的智者和哲人,不但行这些事,更以此为荣。他进一步说,同性恋行为是一种传统,不单单是在某几个城市,而是在整个希腊。色诺芬这样说道:“男孩之间不自然的爱恋是如此普遍,以至于在许多地方被公共法律所承认。”柏拉图说克里特岛人普遍这样做,在艾丽斯也是如此。他进一步说,雅典伟大的立法者梭伦“对俊美的男孩毫无抵抗之力,完全没有勇气抗拒爱的力量。”第欧根尼说甚至斯多葛派的创始人齐诺也沾染这类恶行。 可以说,在早起基督教对异教世界的影响中,没有什么比性关系上的道德革命更彻底、更具有标志性了。那么,现在呢?现在的世界是什么情况呢?我们常说性解放,人权,平等自由,我们常说减少歧视,然而我们是不是看到问题的本质?这个沉沦的世界从来都没有,也不可能变得更美好。没有神的人类只能在自我毁灭中饮鸩止渴,在绝望中享受短暂的欢愉。 回到这个问题本身,你怎么去认定同性恋问题?同性恋行为是一个主观的、刻意的选择——这是整个问题当中最关键的一点。没有人可以说:“我生来就是这样。”你真的了解你自己吗?你真的晓得自己存在的意义和来到这个世界成为这个样子的目的吗?如果你不能怀着十足的信心回答这些问题,那么请不要妄自结论说:“我生来就是这样。”所有这样的表述背后所充满的尽是自负和自卑,是对自己极大的厌弃和不负责。你可以大谈特谈基因、下丘脑的大小、缺乏父爱、母亲的溺爱、早起的性混乱,甚至性虐待。你可以找出一百条理由,却不能对事实做出解答。这所有的一切或许可以为某些罪营造出一种倾向,但事实并没有改变:每一个同性恋的行为,不论是言语上或行为上或思想上,每一个行为都是一个个人的道德选择。试探并不是问题,因为试探本身并不是罪。《雅各书》怎么说?“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雅1:14)当我们向试探屈服——不论是精神上、言语上还是行为上——那才是罪。因此,《雅各书》的作者接着讲:“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1:15)这一个个道德选择是我们要在神面前负全责的!什么意思?到那个时候,你再没有立场去理论、去解释、去寻找借口,你要为自己做出的每一个选择负责,因为你的选择决定了一切,你的选择说明了一切,你的选择代表了一切。你不可能把一个错误的选择归咎给你的下丘脑的大小或你父亲的错误或外界环境的影响,不论如何,那是你的选择,而你要对它负责。这就是整个事情的本质。而基督徒需要把握这样的本质,正确地去坚持那两千年前保罗所坚持的立场。当一个社会远离神的时候,一个标志就是它失去了对泛滥的同性恋行为的审判。而当基督徒对此保持沉默的时候,这同样也是一个我们将来必须要承担责任的选择。 马丁·路德这样说: 我发现避免冒犯有罪之人简直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办法通过我们的沉默或他们的忍耐来避免这个情况。我们不能沉默是因为神的命令;他们不能忍耐是因为他们的罪。 公义的造物上帝,你手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我们赞美感谢你,因在你的创造中,你赋予我们丰盛的生命。然而因着罪,我们故意抵挡你的真理,否认和拒绝那一切好的属性,放弃你丰盛的应许去寻求取死的私欲。如今,借着你大能的话语,在一切的理由之外,我们必须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神你帮助我们顺服圣灵,在成圣的道路上警醒慎重。求你指教我们,好让我们一切的判断不是出于私欲,乃是出于你的话语。求你叫我们学会信靠顺服,在巨大的困难和试探面前不至于跌倒,乃是在你的里面得力胜过。神你帮助我们在你的里面被陶灶,叫我们做你诚实无伪的镜子,折射你的荣耀,在这世上作盐作光。阿门。 

唯一正确的道路

Posted on April 30, 2012

参考经文: 25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6:25) 一点思考: 看到今天的这节经文,我又不禁想起了《路加福音》当中那个关于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参路10:25-37)。我们就如同那瘫倒在路边的等死的人一般毫无指望,宗教过去了,律法过去了,道德过去了,这世界上一切看似“有用”的东西都过去了,然而唯有耶稣基督可以帮助我们。唯有祂,如同那个好撒玛利亚人一般,抚平我们的伤痛,救我们脱离死亡。 在这个世界当中,从最伟大的哲学家到胡同口卖茶叶蛋的大婶,所有的人都在或多或少,或刻意或无心地思考着一个问题,关于生命的本质,关于人的归宿。不同的宗教和哲学都万分惶恐地套用各样的招式和理论来掩饰自己对真实的未知。无数的狂热分子凭借着单纯的如同青春期躁动一般的满腔热忱,为自己的信念“抛头颅、洒热血”,他们生命落幕的方式如同飞蛾扑火,他们原本冀盼的生命价值如同虚晃的萤火一般在晦暗的无知当中永远的寂灭了。 事实上,当耶稣基督向门徒宣称:“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的时候,祂不是说自己是达到真理( 神)的许多条道路当中的一条;祂也不是几条道路当中最好的一条——祂是唯一的道路。 在2011年3月31日的分享当中,我们已经明白,选择之间无关“平等”,唯有“正确与谬误”、“真理与悖论”的区别。当主耶稣说祂是道路、真理和生命的时候,这是一个很排他的宣称,横竖、反正、里外就这么一条出路。单项选择,快速抢答,如果你觉得耶稣不合你的胃口,对不起,上帝没有准备B计划。 因为只有一位 神,在 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2:5) 中保只有一位,不需要也不可能有其他的媒介可以带我们到父那里去。这不是一个“感情冲动”或“个人偏好”的问题,这是一个“真理”的问题。 最终重要的是结果本身。哪怕这条路铺的是黄金白玉,两旁是鲜花烂漫,若它通向死亡,美丽舒适和安逸又有什么用呢?现在的人喜欢不计后果地挥霍青春,心中真正充满惧怕的人才会经常安慰自己说:“享受过程,结果并不重要。”这是何等的愚昧!当无数不明白“死亡之可怕”的人以为可以不计后果地“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的时候,他们迷失了生命本身的意义和价值。若我们脚下的道路最终没有把我们送到 神的那里,那一路上短暂的欢愉、舒适和安全感不正好像一个充满讽刺的笑话吗?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否还在迷茫当中寻求这自己的道路呢?我们是否还在错误的道路上精确地沿着错误的方向、卖力地朝错误的终点狂奔呢?通往死亡的往往是让人畅快的高速公路,通向真理的却似乎不那么平坦。然而我们要问的问题不是“这条路是否舒服?”;不是“这条路是否可以看到美丽的风景?”;不是“这条路是否体现了我个人的价值?”;不是“这条路是否让我离 神更近或更远”——而是“这条道路是否带我们到 神的那里去?抑或通向死亡?” 7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 神,因为 神必广行赦免。8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赛55:7-8)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愿我们选择这唯一正确的道路,愿我们为这这样的选择欢喜快乐。生活当中或许充满麻烦和挣扎,我们也每日都仍有许多的罪需要对付,成长或许充满烦恼,然而这每日的增进让我们满有盼望。“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林前9:24b)愿我们盼望终有一日会与天父上帝面对面,终有一日要与祂在永生中相交,因为我们已经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愿我们得着刚强,欢喜快乐、满有盼望地走这基督的道路。阿门。

选择光明

Posted on January 12, 2012

参考经文: 46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约12:46) 一点思考: 同样是这一节经文,在去年12月21日的分享当中,我们明白要在心里及行为上顺服真理,好叫我们出黑暗而入光明。其实顺服,也是一种选择。 我们每天都作出许许多多的选择。然而,有些人却坚持认为我们只不过是由元素构成的生物体,而我们自身对构成我们的这些元素并不具备控制力。有人批判基督徒把自己的道德信念强加给别人。此君坚称说,人们只能“对遗传和环境的因素作出反应。”任何偏好,无论是在“宗教上,喜欢的食物上,颜色上或是朋友上”都不是一种选择而 “仅仅是原始事实(brute facts)”。 这里要首先对“原始事实”这个哲学概念做一点点解释: “原始事实”也称为“赤裸事实”。它有绝对的意义和相对的意义。它的绝对意义是指不是通过其他事实而是通过自身而获取或者得到解释的事实。这样的事实是一解释系列的根本或基础。我们通常对为什么它应该就是如此不能作出完全的说明,却必须不加解释地接受它。思想体系的第一原理一般具有这样的地位。原始事实相应于传统形而上学的“自因”或必然存在,是最终不可解释的。对于经验主义来说,在感知中所给予的东西是原始事实。它是不可纠正的,可却是一切知识的基础。 它的相对意义是指,在正常情况下必定包含在更高层次描述中的任何事实,相对于那个更高层次的描述来说是天然的。尽管这个事实本身在另一种情况下也会成为一种包含它自己的天然事实的较高层次的描述。 所以,按照此君的道理,我们身上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都在根本上决定于基因和环境,而独立于制度或语言存在着的事实,而不是选择。此君进而呼吁道:“放弃信仰的虚假应许,而据其人类理性的火把吧。”然而讽刺的是,他通过鼓吹自己的信仰来作结,并要求读者作出他刚刚说人不能够作的事情——选择。 诚然,基因和环境的因素制约着我们作出选择,但 神依旧给予了我们充分的自由,而拒绝这种自由的人不相信绝对真理的存在,因为他们“住在黑暗里”。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主耶稣曾经让我们作出这样一个选择:“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我们是否愿意选择祂,接受祂,并靠着祂走出黑暗并获得生命的意义呢?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作出的选择。

生命中必须承受之重

Posted on December 1, 2011

参考经文: 13所以要约束你们的心(原文作“束上你们心中的腰”),谨慎自守,专心盼望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所带来给你们的恩。(彼前1:13) 一点思考: 读昆德拉的小说,总让我想起钱钟书先生,或许两个人或许在个人风格上面大相径庭,毫无可联系的余地,但有趣的是,他们都擅长在最简单的道理上构建一个相对复杂、丰满且不乏诙谐的故事,《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是这样,《围城》是这样,《玩笑》是这样,《写在人生边上》也是这样。 本质上,《轻》揭示了一个责任问题,而《围》则反映了选择的矛盾。而这正是使徒彼得在今天的经文当中要向每一个基督徒阐明的。 当我们阅读上下文,会发现彼得在这部分中提出了五点告诫: 为行为预备心思意念 自控 有盼望 远离邪恶 圣洁 而这些告诫正如彼得说讲,乃是建立在 神的恩典的基础上。经文的起头出现“所以”,从逻辑上标明了恩典与责任的因果关系。它凝结了从3节到12节当中一切因着耶稣基督得着的财富——盼望、喜乐、救恩、启示等,转而向得着这一切的人提出告诫。我们说,命令往往由特权产生。这个“所以”顺利成章地勾画出前文的结论,更是从信主之人的荣光(honour)当中延伸下去。因为基督徒是分别为圣的,我们可以活在基督生命的特权当中。我们是“照父 神的先见被拣选,借着圣灵得成圣洁,以致顺服耶稣基督,又蒙他血所洒的人。”(彼前1:2)于是我们有“有活泼的盼望”(参彼前1:3)并那“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参彼前1:4)。 神保守祂的救赎(参彼前1:5)因此我们在逼迫当中有平安喜乐(参彼前1:6-9)。我们更能把盼望放在这一切的事上。 当我们相信耶稣基督,我们就成为了 神的儿女(参加3:26)。若没有信心,我们则不能称之为 神的儿女。而当我们重生得救之后,我们的身份(status)发生了本质变化。如今,我们成为了天父上帝的孩子——这比起“受造物与造物主的关系”是截然不同的! 那些生命当中没有基督的人只能带着宗教的冠冕说些欺哄的假话,他们的心是“邪僻的”(参罗1:28)和“体贴肉体的”(参罗8:7-8)。因此他们“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参林后4:3-4)看不到真理。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这是一个选择,一个重大的选择,一个关乎我们存留的选择。我们是否还在为自己的选择而犹豫呢?我们是否还留恋过去属肉体的生活呢?我们是否还宁愿瞎眼看不见真理,活在谎言当中呢?使徒彼得已经将耶稣基督的恩典向我们一一摆明了,还有什么愚梗阻止我们进入 神最好的恩典当中呢?愿我们靠着信心作出正确的选择,靠着信心领受耶稣基督那奇异的恩典,靠着信心在重生当中成为 神的儿女。 而当我们成为了 神的儿女,这又是一个责任的问题。基督徒当活出 神的标准,因为我们在 神眼中的身份不一样了!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让我们预备好接受试炼,且在试炼当中欢喜快乐。时刻记得我们从耶稣基督那里得着的产业,记得祂——而不是环境——是我们喜乐的泉源。我们必须预备好,因为生命当中有必须承受之重。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