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Posts tagged “诅咒

话语的力量

Posted on April 27, 2011

参考经文 13明哲人嘴里有智慧;无知人背上受刑杖。14智慧人积存知识;愚妄人的口速致败坏。15富户的财物,是他的坚城;穷人的贫乏,是他的败坏。16义人的勤劳致生;恶人的进项致死(“死”原文作“罪”)。17谨守训诲的,乃在生命的道上;违弃责备的,便失迷了路。18隐藏怨恨的,有说谎的嘴;口出谗谤的,是愚妄的人。19多言多语难免有过;禁止嘴唇是有智慧。20义人的舌,乃似高银;恶人的心,所值无几。21义人的口教养多人;愚昧人因无知而死亡。22耶和华所赐的福,使人富足,并不加上忧虑。23愚妄人以行恶为戏耍;明哲人却以智慧为乐。(箴10:13-23) 有人统计过,仅仅《箴言》中就有超过150处提到了我们的嘴唇、口和舌头。可见管束好自己的言语是对于基督徒来说是一项多么重要的功课。 我们首先知道言语的重要性。神借着“话语”创造了宇宙万物。祂“说”,事就这样成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也被称为“道”(即“话语”),由此可见,言语对于我们的重要性。也正是因为神奇妙的创造,人类具备了这种有别于其他动物的交流方式,我们通过语言或语言的衍生物——文字,记录、传递并交流我们的认知。根据研究人员的统计,人平均每天张嘴700次,共使用18000个单词。这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把这一万八千个单词转印在普通的书纸上,大概相当于54页,一年下来,你就能“说”出66本800页厚的书来!我们一生中要说出如此可观数量的话语,而这些话语中又记载我们如此可观的信息量,难怪主耶稣说: 37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12:37) 另外,我们也能感受到话语的力量。“沃森特先生,快来帮我啊!”是通过电话传送的第一句话;“ 神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民23:23下)是莫尔斯电码通过电报线传送的第一句话;“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是人类登上月球后说的第一句话。所以我们看到,话语的力量是多么巨大。 20人口中所结的果子,必充满肚腹;他嘴所出的,必使他饱足。21生死在舌头的权下,喜爱它的,必吃它所结的果子。(箴18:20-21) 看到了吗?“生死在舌头的权下”!不论我们知道与否,我们里面有着影响生死的力量,也许我们的一句话就能造成天壤之别的结果。舌头具有伤害、毁灭甚至杀戮的可怕力量。所以在《雅各书》,作者才不断表述口舌的巨大作用及其两面性: 5这样,舌头在百体里也是最小的,却能说大话。看哪,最小的火能点着最大的树林。(雅3:5) 6舌头就是火,在我们百体中,舌头是个罪恶的世界,能污秽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轮子点起来,并且是从地狱里点着的。(雅3:6) 9我们用舌头颂赞那为主、为父的,又用舌头咒诅那照着 神形象被造的人。(雅3:9) 看到这里,我们需要再一次地提醒自己要好好管束我们的口。要知道,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微不足道的,我们的言语具有可畏/可怕的力量,甚至影响着生死!这不但包括自己的生命(因为主耶稣要凭我们的话,定我们的义和罪),更包括别人的生命(因为舌头是从地狱里点燃的火,我们用它诅咒弟兄)。所以,当要看到自己的口舌的力量,就更要为这个力量而承担相应的责任。要谨慎,要谦虚,要懂得为自己所说的负上责任。求圣灵帮助我们用从神而来的智慧和爱心去开口讲话,让我们所讲的不是拆毁乃是建立,不是咒诅乃是祝福。又能让我们的话语满有和平,造就基督的团契,联络主内的肢体, 使弟兄和睦。更求圣灵能够时时刻刻在我们心中提醒我们,责导我们,让我们在言语上谨慎,并让我们通过管束自己的嘴来管束我们的心思意念,从里面得洁净,让我们不论是心里思想的还是口里说的都是蒙神喜悦、蒙神祝福的话语;更让我们自己的口中的果子是称得上美善的,让这果子使我们得饱足,使他人得益处。  分享到微信

为什么该隐是个例外?

Posted on May 24, 2010

参考经文 1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就是“得”的意思),便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2又生了该隐的兄弟亚伯。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3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4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5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6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7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8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9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10耶和华说:“你作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11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12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13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14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15耶和华对他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16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创4:1-16) 中国人说“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该隐杀死自己的兄弟,为什么可以成为一个免死的例外呢?有人或许会就此向神的公义提出疑问——既然神已经明示 “打人以致打死的,必要把他治死。”(出21:12)为什么该隐杀死无辜的兄弟亚伯却仅仅遭到诅咒而没有偿命呢?神的公义是不是有偏倚呢? 从法理角度看,这是一个很难用三言两语就解释清楚的问题;同时作为坚持“理性思辨”的人,我们往往太执着于自己的“义”,且用自己义的标准去衡量和判断神的义;我们太过骄傲,甚至不接受“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 神的”(申29:29)这样“唐突”的话去结束辩论;我们甚至无法说服自己,站在神的真理面前,我们也不期望被说服。尘埃落定的时候,不过是一出玩弄智慧的人相互厮打之后精疲力竭的洋相。 在一次查经当中,该隐的案例成为了讨论的焦点。显然有人对该隐没有偿命感到困惑,苦思冥想,依然无法“合理地”(请留意这个词)解释神的公义在整个事件当中是如何体现出来的。随着讨论的进行,一个更复杂的问题浮现出来——死刑的合法性。激烈的争辩甚嚣尘上,该隐的案例就成为反对者百试不爽的证据。为了不在这里把问题更加复杂化,这里仅仅就该隐为什么成为一个例外这个问题给出一些解释。 解释一: 该隐和亚伯的故事在发生时间上使得对杀人的禁令无效,因为神在当时还没有颁布律法。第一个口头的禁令是在大洪水之后:“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 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创9:6)。而明确的、成文的律法规定则要等到摩西的时代。神在明示之前对谋杀犯的处罚是不同的。 这一论点显然是比较松懈的。因为继续阅读《圣经》后,我们会发现摩西(参出2:11-15)、大卫王(参撒11-12)以及使徒保罗(参徒7:54-58)都曾杀人而免于死刑(这里不具体就个案详述)。 解释二: 经文中,神对“史上第一个谋杀犯”该隐的判决是这样说的: 10耶和华说:“你作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11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12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创4:10-12) 大洪水以后,神对谋杀有了明示,许多基督徒认为以上经文是神在明示之前,对死刑寓言式的表述。“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弟兄的血”象征着杀人者作为流他人之血的回应而从地上被除去。故可看作是对罪(crime)的司法判决。用比喻的话讲,地接受被害者的血,并且因为谋杀之罪,更因为流血之地不得洁净的缘由,杀人者不被地接纳,他不得在地上存留。《圣经》明确指出对谋杀的救赎仅可在“血偿”的基础上才能得以实现: 33这样,你们就不污秽所住之地,因为血是污秽地的。若有在地上流人血的,非流那杀人者的血,那地就不得洁净(“洁净”原文作“赎”)。(民35:33) 之后的经文还描述了该隐弑兄之后的生活境况。他经历了生不如死(living death sentence)。他与家族,与神,与整个世界都彻底断绝。根据对他的判决,该隐不能在一处长久居住,因为大地不喜欢他行在上面,因为它从他手里接受了他弟兄的血。 解释三: 在《圣经》中我们无法找到在当时有哪个权威(authority)有权(right)来执行死刑。该隐因他的恶行而受到神的诅咒,这似乎也表明如果当时有直接针对谋杀的律法以及法定权威的话,该隐的确应该被处死。 同时我们还能发现该隐害怕“凡遇见我的必杀我”(创1:14)。这表明该隐似乎也意识到他应该被处死。但神给该隐一个“标记”使他免于追杀。神为什么还要保护该隐呢?因为神是爱吗?(没错,这是一个伟大的事实,也是我们常常给出的理由。然而我们真的理解神的爱在这件事情上的体现吗?我们真的明白祂的爱是如何的完美公正吗?)换个角度来看,神之所以保全该隐的性命,依然是一个权威的问题。追杀他的人希望把律法放在他们自己手中。神不希望看到“弱肉强食”(Law of the Jungle),因此即便被神咒诅,人没有权利(right or rightful authority)索取该隐的性命。神爱该隐,为的是不让更多的人成为该隐。 好的,现在我们回到之前的那个关键词“合理地”上面。试问,合“谁”的理?谁有权威规定自己的“理”是“合理的”?在寻求“合理”的时候,我们是否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其实并不能凭着自己去判断。人的“合理”可以有许多种;神却只有一位;人的标准总因境况和时间而改变,神却从不折中妥协。祂的作为往往是要向后来的人显明祂的义,为的是让我们明白顺服的重要和祂无上的权威。我们有时不理解,正像年少的我们不理解父辈的用心良苦一样。神不将该隐治死,留下罪的印记,让他居无定所、四处流荡,并使他免于追杀,这是不是为了向世人显明杀人罪孽之深重呢?如果神杀死该隐为亚伯偿命,这样的悲剧不是会一次次重演吗?我们的神“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这里该隐不正成就了“人人都悔改”的见证吗? 愿 神赐下智慧,让我们能够领会祂的义,看到祂的主权,明白祂用心良苦的大爱,更经历祂如何让“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的益处”(罗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