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经文 21从此耶稣才指示门徒,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22彼得就拉着他,劝他说:“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23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24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25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灵魂”。下同。),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26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27人子要在他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他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28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以前,必看见人子降临在他的国里。”(太16:21-28) 这一段经文提到了耶稣对自己将要受难的预言以及祂借训斥彼得向门徒表达了他们面对这件事应有的态度与盼望。但凡提及耶稣受难,我们的重点往往会放在“祂为了我们的罪而死”上面,很显然,在马太的记述中,主耶稣在讲完自己的使命和目的之后,紧跟其后地就教训那些跟随祂的人也要如此行。从神学的角度,我们看到了在基督信仰中基督论(Christology)和门徒训练(discipleship)是并行不悖的。当我们晓得基督是谁,祂来的目的是什么的时候,就必然需要跟随祂、效法祂、做祂的门徒。可以说,在福音书的许多地方,我们都可以看到主耶稣在显明自己的身份和使命的同时,就立即开始对门徒的教训。祂深深地知道叫那些眼睛看见祂,口中承认祂是基督的人在心中也看见,也承认是一条漫长却必经的道路。也正是在祂不断地触摸、医治、管教和启发之下,门徒从之前的“心刚硬”、“愚顽”、“不明白”转变成主基督真正的门徒。我们知道《马太福音》的写作对象是犹太人。当时的犹太人在罗马人的殖民统治之下一直盼望救世主的到来,他们如何面对和接受一个被钉死的“失败了的”弥赛亚,他们又如何在国破家亡的大环境和颠沛流离的个人生活中舍下一切跟随这个在世人眼中看为“愚拙”的福音,这是马太要向他的读者传达的信念。作者似乎想通过“得到与失去”(参太16:25)以及“个人生命与世界”(参太16:26)这两个存在尖锐矛盾的主题传递出一种别样的安慰,同时借由27、28节的叙述增添时人的信心。 这里特别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24至26节的理解,因为在这里,主耶稣很明确地指示我们该如何去做一个门徒。 主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如果我们对这句话进行分析,会发现耶稣用了三个相递连的动作概括了成为门徒的过程:舍己,背起和跟从。那么,作为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舍己”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呢?什么是“舍”?这跟孔子的“杀身成仁”(《论语•卫灵公》)、孟子的“舍生取义”(《孟子•告子上•鱼我所欲也》)有什么区别?我们又要如何去“舍”?要舍去的“己”又是什么?……看来我自己经常把“舍己为主”挂在嘴边,现在看来,不但做起来困难,甚至连对其含义的理解都还不够透彻。 以下简单说说在下的一点浅见。 这里的“己”到底指什么呢?我相信主耶稣定不会要我们舍弃我们的“自我”、舍弃我们作为一个人的“本性”。不然祂大可以呼召一群机器人来背起十字架跟从祂,效率岂不更高?神创造我们,使我们具备独立判断和思考的能力,并让我们在同周遭以及同神的沟通中发掘到自我存在的意义(只不过大多数人在大部分时候都错误地界定了“自我存在”的意义)。神使我们成为有灵的活人,借此让我们知道自己在祂眼中的宝贵,祂又怎么会让我们舍弃这一切呢?所以问题不是出在“己”上,而是来自我们对“己”的塑造和维系上。 这种塑造具有社会性,当我们从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孩逐渐成长为一个具有完整认知能力的“人”,我们不断地从社会中汲取各种信息、知识和价值观。逐渐地,我们塑造出一个能融入这个社会的“自我”,这个自我一方面体现社会对个人的要求,同时也体现了我们自我实现的愿望。就好像我们常说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而这种形象本质上是为个人目的服务的。它不但不代表真正的自我,反而是社会环境催化下的假象,而且具有很强的自我维护力。这也是形象的社会性决定的。就好像我们不可能轻易去破坏自己对别人的好印象一样(因为好印象需要很长时间,花很多心思去“建立”),我们本能地要去捍卫这种自己为自己定义的“己”。有时,我们能听别人讲:“自己也不知道摘到面具之后该如何做人”恰恰是说明了我们不愿也不能轻易改变自己的那个假象。我们需要融入这个社会,而当这个社会充满罪和邪恶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扭曲自己的真我,而将自己镶嵌在社会赋予我们的模子里。 我想,这种“形象”一定不能称为真实的自我,因为它否认了神对祂自己的创造以及祂对我们那种“看着是好的”的爱(God loves us for who we are.)——我们本带有神的形象,又因着耶稣基督成为后嗣,与主一同在天国坐席,我们是“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 神的子民”(彼前2:9),而神看着这样的我们是好的,神爱这样的我们——而这才是我们真正的自我。现在的境况是什么呢?我们舍弃了这一切的荣耀与尊贵,去做罪和死的奴仆,在喷涌着恶臭和毒气的沼泽中享乐——而我们说:“God loves us for who we are, so let us be who we are and He will somehow accept us.”殊不知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是谁,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们也根本不晓得神断不会容忍和接受我们罪的样式,原因很简单,罪的样式本不是我们本来的样式。 God loves us for who we are; yet first off we have to know who we are and who we are not. 神不会接受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形象(simply because that’s not who we are),这些虚伪的形象阻挡着圣灵的工作,叫我们无法认识自己,认识神,认识福音。主耶稣就是要我们丢弃这个“建立自我的工程”,让自己完全地向祂敞开,真实如玉璞。舍己不是让我们放弃作为人类的意义,乃是让我们成为真正的人,让我们在主里面找到真正的自我,同时弃绝一切虚伪的形象。而当我们看到真我的时候,我们就能够看见福音的宝贵又明白过来祂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一切,且愿意跟随祂,走十字架的道路。这道路的第一步,就是舍己。 得失常是一个让我们挣扎的问题。我们总是很自然地支持那些能让我们有所“得”的事物。那个我们自己建立的“假我”往往让我们把眼睛放在这个世界上而在“得失”方面做出错误的选择。主耶稣这里就是要让我们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于己有益的,什么才是真正的“得”,即便在我们看来这种真正的“得”是痛苦的,甚或是致死的。 认识真自我,拿去虚假的面具,接受爱并去爱别人,这是成为门徒的第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