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Posts tagged “神的永恒

神的两种启示

Posted on January 31, 2013

参考经文(辛) 20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保罗将对奇伟宇宙的观察与人们对神的知觉联系起来。祂既是客观且超然的造物主,又是住在我们里面的属于我们个人的神。人类科学通过现代科技手段可以观察到无数巨大的星球按照精准的轨道运转,却否认其创造者的大能和手段,这是何等的讽刺!伟大的数学家、天文学家开普勒说过:“那些不敬虔的天文学家都是癫狂了。”诚然,真正有智慧的人有怎能看不见那“明明可知的”神呢? “明明可知”字面意思是俯瞰,从上往下看,从高处看。其含义通常是观看或考虑,强调的是通过聚焦在感知的过程却也借助智力的领悟来获取确定性的信息。它表示完全地注视,清楚地领悟,清晰地观看和明确地辨识。这也是这个词在《新约》中唯一一次出现。 从希腊原文的时态可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持续不断显现并被看见的,且从不间断地处在可以被完整看见和清晰理解的状态。这绝对不是说神只是向悖逆的人类小小地透露了祂荣耀的工作。祂乃是明明白白地在我们的面前彰显这一切,不论是眼睛可以看见的,还是灵魂可以感受的,神都毫不保留地、亲自地将自己显明给了我们。因此,在拒绝神的事实上,我们都要承担全部地罪责,无一例外。 这是一个叫人动容的事实。每每想到神无始无终地、持续不断地、无条件地向我们做着一些事情,爱着我们,静静地通过朝露夕珠、虫鸣鸟啭向我们轻声诉说着那从上古时讲述给我们先祖们的故事。时间流逝,沧海桑田,大山隆起,又被削平,然而祂立定不变,用那超乎想象地温存包围着我们。当深山中的野鹿簌簌地跳过长满青苔的枯木,当早秋温润的风缓缓拂过黄绿杂陈的麦田,当月色下的萤火虫轻轻点过黝黑恬静的池塘,留下星星点点的涟漪……当我们睁开眼去看,闭上眼去听的时候,何尝想过那创制寰宇,如雷电如火焰一般的神,却是如此轻柔地在这个世界上镌刻下自己的痕迹,叫渺小的我们在须臾人生中被那恒久的光笼罩!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事实,因祂,我们的存在是一个美好的事实。 不仅如此,神更主动地将自己启示给我们。神学家将这种启示按照性质和目的分为两种:普遍的启示和特殊的启示。普遍的时期是神通过祂所创造的世界(有形的和无形的)的一种自我显现。 1诸天述说 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19:1) 而特殊的启示则是神通过直接启示的一种行为,特别是在祂的话语中显明祂自己。 7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诗19:7) 这里有这样一个帮助我们理解神的启示的小故事: 一个从尼日利亚来到美国的年轻学生去了一件教会。牧师问他是如何成为基督徒的。学生回答说:“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总在尼日利亚的树林里玩耍,我知道有一位神的存在。我会站在树木之间,仰望夜空,就深心有谁创造了这个世界。我知道有神的存在,却不晓得怎么称呼祂。有一天,一位美国宣教士去到村子,教小孩如何读书识字。她教会我们如何阅读《圣经》。在那里我发现了神的名字,而这位神早就通过树木和星星向我显明了祂自己。” 我们的确可以通过普遍的时期认识到神的存在。然而要认识神,则需要特殊的启示,那是神在历史当中的启示,特别是在耶稣基督里的启示。保罗在第20节中的话,带有极大的智慧,“虽看不见”,但却“明明可见”。从字面上看近乎愚蠢的话却饱藏着奇妙的真理。而这种启示就是较之《圣经》即特殊启示而被称为的普遍启示或自然启示。神天然地启示自己神没有保留也没有选择性的。祂通过创造的启示可以被一切人清楚地看见。 结果就是没有人可以有借口说他看不到造物主存在的证据。我们观察在创造中的设计需要一个人凭借个人毅力仔细观察,然而承认它的设计者却不需要。良心和创造都足以作为定全人类罪的证据。那最应该大声疾呼的恰恰应该是科学家和医生,他们透过望远镜和显微镜来观察这设计、这规律、这计划,他们理当用最大的声音喊出神的奇妙作为。当我们走进画廊欣赏美丽的画作时,我们或许不一定知道画家的名字,但我们一定会因着其美丽的创造而确信背后一定有一位了不起的大师。 曾经有一家研究机构做个这样一个实验,研究者使用测谎机向对象提问,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你是否相信神?”他们发现,即使是自称最坚定的无神论者,当他们回答“不相信”的时候,测谎机也显示他们是在说谎! 拿破仑在地中海战役中的一个满天星空的夜晚走过几个军官,他们在嘲笑关于神的说法。他停下来,用手扫过天幕上的繁星,说:“先生们,要否认神,先除掉满天的星星再说。” 自然就好像一个终极的广播站,无时无刻不想神我们传达着关于神的信息,虽然看不见,但只要我们调频正确,就能够感知得到。 在天上的主,爱我们的父,感谢你持续不断地将你自己启示给我们,感谢你主动地寻求我们,与我们建立关系。纵使人有各样的不配,我们却时刻被你的爱所包围,神啊,我们感谢你。因着我们的不配,我们看到你浩荡的恩典,因着我们的渺小,我们看到你广大的永能。神啊,饶恕我们的自欺欺人,饶恕我们在这明白的启示中的刚硬和悖逆。因你是这一切的设计师和创造者,因你赋予了一切存在背后的意义,神啊,我们感谢你,因我们知道,我们的存在不是徒劳更不是偶然。感谢你更通过你的话语,通过耶稣基督教我们跟你建立个人的关系,叫我们的灵魂得救。神啊,为着你亲手计划的这一切我们感谢你。神啊,我们需要你,虽然我们不晓得,但我们需要你,我们需要你帮助我们认识到你的存在,我们需要你帮助我们认识到救恩的可贵,我们更需要你帮助我们认识到侍奉你的美好。神啊,我们愿敞开我们自己,邀请你的灵住在我们里面,帮助我们,安慰我们。愿创造宇宙的神住在我们里面,成为我们个人的拯救。阿门。 

神的永能

Posted on January 24, 2013

参考经文(己) 20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当保罗提到“永能”,他是在描述神的大能无始无终,甚至就像神自己一样无始无终。 27永生的 神是你的居所,他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他在你前面撵出仇敌,说:“毁灭吧!”(申33:27) “永久的臂膀” (the everlasting arms)指的就是神的永能(eternal power)。《新约》中除了《罗马书》第一章20节,只有在《犹大书》再次提到“永恒”(aidos)这个词: 6又有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主用锁链把他们永远拘留在黑暗里,等候大日的审判。(犹1:6) 在这里我们看到神的不可改变性和祂的全能,正如同祂在创造中所表现的那样。那创造我们又有大权柄审判我们的神,那无处不在,显明在我们四周的神,那维持着整个宇宙秩序的神,一定拥有叫人敬畏的大能力。 “能”(dunamis)指的是一种固有的能力,执行某种功能的力量或能力,以某种方式运作的潜能,因某一事物的天然属性而蕴藏在其中的力量。这个词含有高效多产的能量的意味,而不是那种不受控制的蛮力。神的大能一直存在。 美国改革宗神学家华菲德(B B Warfield)在一篇写于1889年针对达尔文抨击基督教的论文中这样写道: 达尔文先生从相信神在世界中的秩序逐渐转变的历史,前后分为两个重要的时期。前一个时期,大概是到他四十岁的时候,至此他丧失了基督信仰。在后一个时期,也就是他之后的余生,随着时运的改变,他挣扎并越来越无望坚持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在前一个时期的末尾,他不再相信神用祂的话语向人类说过话;而在后一个时期的末尾他越发怀疑他声音最虚弱的低语是否可以在他的著作中被听到。他从未准备好教条地否定神的存在;只是尽所能地寻找却没有找到祂。他只能说,如果祂存在,祂确实是一位隐藏祂自己的神。 由此可见,从一个人的内心,是不能彻底否定神的永能,即便他自称是一个多么坚定的无神论者。因为,正如保罗所说,神的永能是明明白白地叫人看见且接受的。整个宇宙都无处不显明神的永能。这大能不但创造宇宙,更维持着宇宙按照神指定的秩序运行不息。这一事实的重要性可以通过两个最基本、最普遍的科学定律来描述,这也就是著名的热力学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第一定律就是我们常说的能量守恒定律,其物理学定义是:热力系内物质的能量可以传递,其形式可以转换,在转换和传递过程中各种形式能源的总量保持不变;而第二定律又被称为能量减损定律,其物理学定义是:不可能把热从低温物体传到高温物体而不产生其他影响;不可能从单一热源取热使之完全转换为有用的功而不产生其他影响;不可逆热力过程中熵的微增量总是大于零。第一定律反应了创造的完成和完全(参创2:1-3),因为神在起初的创造之后,就安息了,所以我们可以认为宇宙中的总量是恒定不变的,现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被创造或被消灭。第二定律是说,创造之后因为罪而带来的诅咒(参创3:17-19;罗8:20-22),所以现在一切事物都有归于死亡的巨大倾向,就是说有逐渐瓦解归回到“尘土”——神创造生物的基本元素——的倾向。因为第二定律证明了高势向低势转化的必然性和不可逆性(由此证明了永动机的不可能),它也恰好说明了神在起初创造世界时所订立的“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创3:19)因此,这个完成的、持续的、又逐渐瓦解的宇宙有力地见证了神的永能。因为现在不再有东西被创造出来,宇宙就不能通过现在正在它内部运转的自然过程创造它自己,也不能没有动因地实现从无到有的转变。然而,因为它正趋于瓦解和死亡,所以它一定是在过去有限的时间被创造出来,因为如果宇宙是无限古老的,那么它就早已经死亡或完全地瓦解了。所以,如果宇宙必须是被造的,它就必须不能是被一个存在于现存过程中的有限能力所创造,它必须受造于超然造物主的永恒的能力。这样,创造就无可辩驳地证实了其创造者的永能。 这是个叫人惊叹的事实,然而我们不禁要问,这个事实与我们个人的生命有什么关系呢?我要说,我们无时无刻不是靠着神的永能来侍奉祂,靠着这能力,我们能够成功地侍奉神。在进一步讨论之前,我必须跟大家分享一个奇妙的事实,那就是当我们讨论神的大能与我们个人的关系时,我们其实是将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局限在了一个非常小的视野中,因为神创造并维持宇宙万物的大能若单单从我们人的角度去思量,尤其是去思量这样广大的能力如何与如此渺小的我们产生关系时,我们乃是从某种程度上削弱了这大能应有的伟大,这是我在观看电影《生命之树》时的强烈感受;而从另一个方面,当我们看到,作为如此渺小和短暂的受造物,神的大能居然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在我们生命当中,叫我们活在那如浩瀚的洋海一般的规律当中,当我们看到我们的神不像自然神论中冷酷寂静的主宰,乃是如此亲密主动地与我们建立关系,创造我们,维持我们,拯救我们,这样看来,真是可以因小见大,反而从我们的生命中更见发现神的永能的奇伟壮阔,这也是我在观看电影《生命之树》时的强烈感受。多么奇妙! You are powerful simply because God is powerful. 话说回来,《圣经》应许我们说任何人有能力认识神的旨意,可以罪被赦免,抵挡试探,承受苦难,顺服服侍,并得着永生。通过耶稣基督的宝血,通过经文、祷告、盼望、爱和其他的弟兄姊妹,神赐给了我们所需要的力量。没有人需要失丧的生命;任何人都可以胜过自己的过去,得着战胜罪的胜利,并长成神所期望的样式——只要,只要我们放弃自己的挣扎,而向神敞开,让祂的大能进入我们的里面,亲自地在我们里面工作。如果神可以创造宇宙万物,祂改变我们成为合乎祂心意的器皿又有何难呢? 7只要刚强,大大壮胆,谨守遵行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离左右,使你无论往哪里去,都可以顺利。8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书1:7-8) 许多人想要在许多地方获得成功:事业、家庭关系、音乐、体育、政治、教育等等。然而神应许约书亚可以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上获得成功,那就是侍奉神。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否需要一个真正“成功”的生命呢?我们是否在服侍的当中感到疲乏无力呢?我们是否丧失了起初的热情和信心呢?让我们思想神的永能,那永无止境,连绵不断的大能供应着我们,托住我们。让我们敞开自己,降服在神“永久的膀臂”之下。 永恒的神,你的大能超乎受造物的想象,叫一切人口中的赞美也都显得苍白。神啊,你用那自有永有的大能托住你的创造,我们感谢你,因在这浩瀚冷寂的创造中,你与我们同在,爱我们,更加添给我们你的能力,叫我们成为你工作的器皿。神啊,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认识并相信真理;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成为神你的儿女;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胜过试探;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经受磨难和试炼;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服侍他人;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白白地接受永生。神啊,我们感谢你,感谢你不是一位飘渺而虚弱的神,感谢你永恒不衰的大能关乎我们的一切,感谢你成为我们的可站立的磐石,可倚靠的臂膀。求你帮助我们敞开自己,放下自我的挣扎和徒劳的努力,接受你进入我们里面,求你的大能改造我们,更新我们,叫我们可以成功地服侍你。阿门。 

神的属性:永恒

Posted on January 22, 2013

参考经文(戊) 20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永”(eternal)意思是永恒,有无穷的持续时间,维持到永远,存在或持续而不终止。作为神最重要的属性之一,神的永恒特别地彰显出了祂的伟大。这种伟大不是祂曾经多么伟大,或祂将要变得多么伟大,而是祂始终不变的伟大。在神,没有曾经怎样(was)或将来怎样(will be),却是一个持续不断的当前状态(is)。在神里面,历史和预言是同一件事物。不管神是怎样,祂都是无穷无限的。 伟大的清教徒查诺克(Stephen Charnock)这样写道: 神的永恒不是其他,正是神的持续时间,而神的持续时间不是其他,正是神的存在持久不断。 思考神在创造万物之前的存在的确是一种极深奥又极圣洁的奥秘。在神里面,祂创造时间,祂引起时间、影响时间、又控制时间,而祂的一切行为却不受制于时间。关于神的一切都是“总是”和“我是”。神不需要翻转沙漏,因为祂创造时间,祂受时间的挟制。 12惟你耶和华必存到永远,你可记念的名也存到万代。(诗102:12) 神的属性没有起始也没有终结,独立于一切时间阶段之外。神是永恒,而永恒却不仅仅是“时间的延长”,而是在时间之外、时间之上的存在。因此,神也不需要在时间的结构中工作除非祂愿意那样。只有作为永恒的神,祂才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和喜好将永恒授予祂的创造。神一切的属性都浸泡在祂的永恒当中。因着祂的永恒没有止境,祂其他的属性也就无穷无尽直到永远。 28你岂不曾知道吗?你岂不曾听见吗?永在的 神耶和华,创造地极的主,并不疲乏,也不困倦,他的智慧无法测度。(赛40:28) 在永恒的概念中,人的生命实在短暂,就连宇宙都显得苍白和脆弱;然而神是永恒的。但凡想到这里,人就总是要为着一事无成的人生而战惊,人到底还有几个明天可以去虚度呢?当前的苦难和逼迫又算得了什么呢?黑夜将近,我们的日子就在眼前。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若你正经受着生命的磨难,鼓起勇气来,因为马上我们都将在永恒中与天父同在。 作为时间的作者,神不局限在时间的条件中。在与时间的关系中,神可以自由行事并同样自由地超出时间的先知。神曾对亚伯拉罕说: 14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到了日期,明年这时候,我必回到你这里,撒拉必生一个儿子。(创18:14) 因此,又一次地,“及至时候满足, 神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加4:4)。时间从创造的时候开始,而在这之前的任何存在都是永恒的。神是唯一的永恒。 《圣经》宣布神是永恒的。祂先于时间,又创造时间。因此祂不是时间的一部分,尽管祂可以作为造物主与时间相协调,正像原因与结果是相关联的一样。许多经文都支持神的永恒。“ 神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出3:14a)从神的其他属性当中,我们也可以找到关于永恒的神学基础。例如,神的不变性(immutability)。一个不变的存在是不能发生变化,而存在于时间当中的一切都在改变。因此,神不能在时间当中。神的永恒也同样可以从神的无限(infinity)中推断。一个无限的存在是没有界限的,而任何时间性的存在都一定有界限——不管这个界限多大。因此是不是一个时间性的存在。神的纯粹现实性(pure actuality)也是基于神的永恒。纯粹现实性意味着神是现实且没有成为任何其他的潜在性(potentiality)。祂可以成为任何状态或情形,祂都一直是那样,过去是那样,将来也是那样。而一切暂时的事物都拥有潜在性。因此神不是时间性的,而是永恒的。 1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2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 神!(诗90:1-2) 司布真对此这样注释说: 万物皆不在的时候,神在。地还是混沌之时,祂是神。若神自己只属于昨天,对于人来说祂将不是一个合适的居所。相反地,这里提到神永恒的存在是要展示人生命之须臾。 值得注意的是,不死(being immortal)和永恒(being eternal)是不同的。人是不死的——是说,人的灵魂永远不死;而神是永恒的——祂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神在大山之前就存在,大山是摩西的时代人们认为最持久坚固的东西,而事实上,神创造了大山。通过相信耶稣基督,我们也成为永恒的一部分,并得着永生。 有人总是疑问,神创造了世界,那么谁创造了神?唯一符合科学事实又满足人类理性的答案是神“来自永恒”。祂创造时空,并时空中的一切。这本是超越我们理解能力的奇妙事实,但对于我们的存在不可能再有其他任何理性的解释。这个事实完美地适合我们属灵理解的直觉能力。神总是叫人的心满足,不管这在大脑来说是多么费解。 另外一个基督徒常常遭遇的问题是:如果神是永恒的,祂何时创造的世界?这个问题本身就叫叫人迷惑。因为我们身处在时间之中,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在时间开始之前的时刻,然而这种“时刻”是不存在的。神不是在时间当中创造的世界,乃是祂负责创造了时间。在时间“之前”没有时间,只有永恒。问题中的“何时”其实就已经假定在时间之前存在一个时间。这就好像问“当一个人跳下桥的时候他在哪里?”在桥上吗?那是在他跳之前。在空气中吗?那是之后。在这个问题中,“何时”假定一个过程动作中特定的一点。跳是一个从桥进入空气的过程。因此,这个关于创造的问题是将神放在时间当中,而不是神开始了时间。我们可以说时间的创造,却不能说在时间中创造。 永恒是神的签名——那正是祂本身。“耶和华啊,你是我们的父,从万古以来,你名称为我们的救赎主。”(赛63:16b)神的名“自有永有”清晰地表明了祂无条件且独立的存在,并传到出祂持续的显现,因为祂的存在永恒不变。作为受造物,我们有生命,而生命就是受制于时间的表现。而我们的神却是永恒。一切存在的事物都靠着祂(参西1:15-17),过去是这样,将来也一直是这样。当人谈到神的永恒,就必须将这一事实封套在概念化的认知当中。我们往往用时间来对比神的永恒,并在对比中获得对神的永恒的认识。然而,实际上这种认识的本身也是有极大的局限的。神的永恒不但超越我们所能感知的维度,即时间和空间,更超越一切存在的维度,是一种不能被限制在任何认知当中的根本属性。因此,在理解神的永恒之前,我们必须要首先承认自己的有限,并接受自身有限认知对无限事实的有限把握。神的永恒是一个叫人敬畏的奥秘! 司布真曾谈到过神的爱与祂的永恒的关系: 你难道不晓得神是永恒、自存的存在,说祂现在爱,就是说祂过去总是爱,因对神而言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吗?当我们说过去、现在和将来,祂将三者合为一个永恒的“现在”(Eternal NOW)。如果你说祂现在爱你,你就是在说祂昨天爱你,祂在过去的永恒中爱你,祂也将永远爱你。对于神,过去是现在,现在是现在,将来是现在。那些尝说“神爱祂的子民的开端”的人都“不明白自己所讲说的、所论定的”(提前1:7b)。他们可以说人的爱的开始,他们可以说天使的爱的开始,但对神,我们却不能这样说,因为祂没有开始,在祂的心中是不死不息的爱,祂的爱没有其他的来源,而是全然出于祂自己。祂不能开始,因为祂没有年日的开端或结束。从永远到永远,祂是神,从永远到永远,祂的怜悯始终泽及祂的子民。 27惟有你永不改变,你的年数没有穷尽。(诗102:27) 4谁行作成就这事,从起初宣召历代呢?就是我耶和华。我是首先的,也与末后的同在。(赛41:4) 8主 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是希腊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1:8) 永恒是单单属于神的属性,因为神无始无终,因为只有神是自存的(uncaused)。圣诗如此唱道: 永恒君王 永恒君王求前导,出征之时已到, 战地营幕为我家,惟祢是我倚靠; 准备时日已久长,靠恩我成刚强, 永恆君王在前导,欢唱战歌声高。 永恆君王求前导,直到战争终了, 圣善之灵低声唱,阿门平安临到; 阵前不闻战鼓声,攻击不用枪刀, 仁义兵器胜仇敌,天国荣光普照。 永恆君王求前导,我愿勇敢跟从, 喜乐涌出如晨光,因见我主圣容; 十架高举光照耀,指引艰险路程, 冠冕留给得胜者,哦,主导我前行。 人的热情从何而来,人的信心从何而来,人的盼望从何而来?都因我们活在永恒的神里面。 永恒作为神的属性超出了一般的理解,它通常包含了三种含义: 神的本质无始无终; 神在一切时间序列之外; 神在祂自己里面包含了时间的起因。 我们不应认为时空在神之前存在,它们包含在神所造的“万物”当中(参诗90:1;约1:3;来1:3)。因此我们看永恒要远超于无尽的时间。我们可以说永恒没有终结,而永恒的过去没有开始,但这还不是神的永恒。对祂来说,根本不存在过去、现在和将来。祂不活在时间当中,而是超越时间的永恒。 神看从创造到最终审判的一切事件都在一瞬之间。神是永恒的“现在”。但这并不表示对神不存在时间的客观实在。祂认可时间的存在,也认可我们活在其中。对于祂,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永恒的此时此刻,却不意味着两者没有区别。神看过去和将来就如同现在一样真实生动。举这样一个例子,看游行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站在路边,先看到队列的第一人,然后随着队列的前进,一排一排,最后看到队尾的人。另一种是站在高塔上,一眼看到整个队列。然而,即便他看到完整的队列,依然还是有秩序和过程。神也是这样。 10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46:10) 18这话是从创世以来显明这事的主说的。(创15:18) 神是自存的,因此就必须没有开始。这样,祂超出整个因果的链条,祂没有开始,就永远不会止息。 永恒的神,自有永有的大主宰,关于你的知识何等奇妙,叫一切被造之物无不赞叹你是我们的主。神啊,正如经上缩写:“耶和华啊,你存到永远,你的宝座存到万代。” (哀5:19)你是长存永恒的神,你创造时间,影响时间,控制时间,你是一切有形无形受造物的主。神啊,因着你的永恒,你叫那借着耶稣基督成为你宝贵儿女的一切人都得着永恒的生命,在你里面长存到永远,神啊,我们感谢你。感谢你的永恒给了我们信心和盼望,愿我们如同先知所劝勉的:“3坚心倚赖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为他倚靠你。4你们当倚靠耶和华直到永远,因为耶和华是永久的磐石。”(赛26:3-4)阿门。 

四种鸟类

Posted on March 10, 2011

参考经文 1(困苦人发昏的时候,在耶和华面前吐露苦情的祷告。)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容我的呼求达到你面前。2我在急难的日子,求你向我侧耳,不要向我掩面;我呼求的日子,求你快快应允我。3因为我的年日,如烟云消灭,我的骨头,如火把烧着。4我的心被伤,如草枯干,甚至我忘记吃饭。5因我唉哼的声音,我的肉紧贴骨头。6我如同旷野的鹈鹕,我好像荒场的鸮鸟。7我警醒不睡,我像房顶上孤单的麻雀。(诗102:1-7) 很有意思的是,在首诗篇当中作者把困苦流离的自己比作了三种鸟类:鹈鹕、鸮和麻雀。虽然不太了解这些鸟类在犹太人的传统中都代表了什么,但我估计它们都不是什么“好鸟”。 有学者认为鹈鹕习性孤僻,多栖息在不为人知的郊野,而且这种鸟长相呆滞,可在饮食之后面无表情地栖坐数小时不动。鸮,即猫头鹰,在《利未记》、《申命记》中都提到过,大概在当时被视为一种不洁的鸟类,所以才总跟荒冢废墟联系在一起。麻雀,大家很熟悉了,本来是一种很平常、很社会化的鸟类,在这里却变得孤单无助、战战兢兢。 我想读者也不必刻板在这些诗性的比喻上,但通过这三个奇特的比喻,可以很自然地感受到诗人当时那种孤苦伶仃、年华逝去的悲凉。在我国的古诗词中,也不乏借助对鸟类的描写抒发凄凉苍茫之情的作品,这里大概选了一些我们比较熟悉的诗词: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杜甫 《登高》 高鸟黄云暮,寒蝉碧树秋。 ——杜甫 《晚秋长沙蔡五侍御饮筵送殷六参军归沣州觐省》 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 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 ——刘禹锡 《秋风引》 残星数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 ——赵嘏《长安秋夕》 秋景有时飞独鸟,夕阳无事起寒烟。 ——林速《孤山寺端上人房写望》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 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 ——白朴《天净沙•秋》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选自王实甫《西厢记》 到了这儿,估计我们就很能理解诗篇中诗人的那种情感了。很有趣的是,在紧接着的第103篇中,大卫也同样使用了鸟类的比喻: 5他用美物,使你所愿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鹰返老还童。(诗103:5) 如果把两首诗放在一起的话,我们能感受到非常强烈的对比。其实每一个人的生命境遇都莫弗如是!有时候,我们感到孤单困苦,感到被神的遗弃,我们灰心沮丧,对神的信心日益动摇衰退。我们就如同那空寂的荒场坟茔里悲鸣的禽鸟,满目苍夷,心中不禁哀怨:“神啊,你在哪里?” 这让我突然想起了电影《钢琴师》当中的许多画面,二战中的那些犹太人虽然已经侨居波兰,但依旧没能逃脱被驱赶、没灭绝的噩运。当锡安破碎,民族覆亡的一幕一幕印在每个人心中的时候,他们的心境又何尝不是像诗人描述的那样呢? 《钢琴师》虽然不是一部宗教题材的电影,却依然能够从人性和艺术的角度看到我们的神在一个顽强活下去的人心中所做的奇妙工作。我们有时候感觉自己如同鹈鹕、鸮或者麻雀,却要明白神的应许永不会改变。我们虽陷于苦难,但无数次的事实证明,倚靠祂的,必如凤凰涅槃,如鹰返老还童。 《诗篇》第一零二篇被成为“灵魂的医药箱”,因为诗人的境遇和感受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切身经历。我们的身体痛苦(参诗102:3),日不能食,夜不能寐(参诗102:4、7),我们感到被孤立、被遗忘(参诗102:7)。诗人要告诉我们的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神允许这种巨大的痛苦临到我们。而我们需要的是如何正确地面对这些苦难,如何在这些苦难中找到与神的正确关系。 通常,每年的三月十七日,是爱尔兰的圣帕特里克节(St Patrick’s Day),纪念的是主后五世纪将福音带到爱尔兰的宣教士帕特里克。他是一位满有从神而来的智慧和能力的人,甚至那著名的三叶苜蓿比喻叫顽固的爱尔兰异教徒都归信了基督教。然而在他遭受攻击和批判的时候,帕特里克也感受到了这种痛苦和挣扎。在面对攻击的时候,帕特里克是这样在告解中从神得力的,他写道:“祂诚然将我托住,纵使我遭逢如此蹂躏。因我虽被击倒受辱,里面却不曾受伤。” 诗人的情绪从第12节开始转折: 12惟你耶和华必存到永远,你可记念的名也存到万代。(诗102:12) 这是一节与前文行程显明对比的话语。诗人发觉,无论自己的观景如何凄惨,神却是永恒的。他越是将人的短暂和局限与神的永恒作对比,就越是得着巨大的安慰和盼望。 23他使我的力量中道衰弱,使我的年日短少。24我说:“我的 神啊,不要使我中年去世。你的年数世世无穷。”(诗102:23-24) 人遭受苦难的原因有许多,但神却要我们在自己的衰败和磨难中看到祂的永能和信实。 27惟有你永不改变,你的年数没有穷尽。28你仆人的子孙要长存,他们的后裔要坚立在你面前。(诗102:27-28) 诗人晓得生命的短暂,有时甚至是痛苦的,他甚至承认神允许一切无缘的问题临到我们头上。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晓得从哪里得到帮助,他晓得不论境况如何,我们都活在永恒的神的同在当中。在神的手中,我们是安全的,直到永远。 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预备的信心和盼望的功课。很庆幸,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然而在个人的生活中,在我们所面临的重大选择和困境面前,在我们的属灵生活里,在追随主耶稣的路途上,苦难、试探、挫折和诱惑却时刻羁绊着我们的脚跟,桎梏着我们的步履。我们是否也在祷告的时候,感觉不到呼求达到神的面前?是否也在危难的时刻,感到神的掩面不语?是否也在困苦挣扎中感觉自己就好像旷野的鹈鹕、荒场的鸮鸟和孤单的麻雀?然而,面对挫折,在如同诗人一般殷切祷告、持守等候当中,那不改变的神叫我们经历祂的良善与信实。主耶稣说神眷顾我们胜过天上的飞鸟,祂也必垂听我们的呼喊,安慰我们的叹息,坚定我们的信心,让我们如鹰击长空,无畏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