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Posts tagged “神的大能

神的永能

Posted on January 24, 2013

参考经文(己) 20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当保罗提到“永能”,他是在描述神的大能无始无终,甚至就像神自己一样无始无终。 27永生的 神是你的居所,他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他在你前面撵出仇敌,说:“毁灭吧!”(申33:27) “永久的臂膀” (the everlasting arms)指的就是神的永能(eternal power)。《新约》中除了《罗马书》第一章20节,只有在《犹大书》再次提到“永恒”(aidos)这个词: 6又有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主用锁链把他们永远拘留在黑暗里,等候大日的审判。(犹1:6) 在这里我们看到神的不可改变性和祂的全能,正如同祂在创造中所表现的那样。那创造我们又有大权柄审判我们的神,那无处不在,显明在我们四周的神,那维持着整个宇宙秩序的神,一定拥有叫人敬畏的大能力。 “能”(dunamis)指的是一种固有的能力,执行某种功能的力量或能力,以某种方式运作的潜能,因某一事物的天然属性而蕴藏在其中的力量。这个词含有高效多产的能量的意味,而不是那种不受控制的蛮力。神的大能一直存在。 美国改革宗神学家华菲德(B B Warfield)在一篇写于1889年针对达尔文抨击基督教的论文中这样写道: 达尔文先生从相信神在世界中的秩序逐渐转变的历史,前后分为两个重要的时期。前一个时期,大概是到他四十岁的时候,至此他丧失了基督信仰。在后一个时期,也就是他之后的余生,随着时运的改变,他挣扎并越来越无望坚持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在前一个时期的末尾,他不再相信神用祂的话语向人类说过话;而在后一个时期的末尾他越发怀疑他声音最虚弱的低语是否可以在他的著作中被听到。他从未准备好教条地否定神的存在;只是尽所能地寻找却没有找到祂。他只能说,如果祂存在,祂确实是一位隐藏祂自己的神。 由此可见,从一个人的内心,是不能彻底否定神的永能,即便他自称是一个多么坚定的无神论者。因为,正如保罗所说,神的永能是明明白白地叫人看见且接受的。整个宇宙都无处不显明神的永能。这大能不但创造宇宙,更维持着宇宙按照神指定的秩序运行不息。这一事实的重要性可以通过两个最基本、最普遍的科学定律来描述,这也就是著名的热力学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第一定律就是我们常说的能量守恒定律,其物理学定义是:热力系内物质的能量可以传递,其形式可以转换,在转换和传递过程中各种形式能源的总量保持不变;而第二定律又被称为能量减损定律,其物理学定义是:不可能把热从低温物体传到高温物体而不产生其他影响;不可能从单一热源取热使之完全转换为有用的功而不产生其他影响;不可逆热力过程中熵的微增量总是大于零。第一定律反应了创造的完成和完全(参创2:1-3),因为神在起初的创造之后,就安息了,所以我们可以认为宇宙中的总量是恒定不变的,现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被创造或被消灭。第二定律是说,创造之后因为罪而带来的诅咒(参创3:17-19;罗8:20-22),所以现在一切事物都有归于死亡的巨大倾向,就是说有逐渐瓦解归回到“尘土”——神创造生物的基本元素——的倾向。因为第二定律证明了高势向低势转化的必然性和不可逆性(由此证明了永动机的不可能),它也恰好说明了神在起初创造世界时所订立的“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创3:19)因此,这个完成的、持续的、又逐渐瓦解的宇宙有力地见证了神的永能。因为现在不再有东西被创造出来,宇宙就不能通过现在正在它内部运转的自然过程创造它自己,也不能没有动因地实现从无到有的转变。然而,因为它正趋于瓦解和死亡,所以它一定是在过去有限的时间被创造出来,因为如果宇宙是无限古老的,那么它就早已经死亡或完全地瓦解了。所以,如果宇宙必须是被造的,它就必须不能是被一个存在于现存过程中的有限能力所创造,它必须受造于超然造物主的永恒的能力。这样,创造就无可辩驳地证实了其创造者的永能。 这是个叫人惊叹的事实,然而我们不禁要问,这个事实与我们个人的生命有什么关系呢?我要说,我们无时无刻不是靠着神的永能来侍奉祂,靠着这能力,我们能够成功地侍奉神。在进一步讨论之前,我必须跟大家分享一个奇妙的事实,那就是当我们讨论神的大能与我们个人的关系时,我们其实是将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局限在了一个非常小的视野中,因为神创造并维持宇宙万物的大能若单单从我们人的角度去思量,尤其是去思量这样广大的能力如何与如此渺小的我们产生关系时,我们乃是从某种程度上削弱了这大能应有的伟大,这是我在观看电影《生命之树》时的强烈感受;而从另一个方面,当我们看到,作为如此渺小和短暂的受造物,神的大能居然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在我们生命当中,叫我们活在那如浩瀚的洋海一般的规律当中,当我们看到我们的神不像自然神论中冷酷寂静的主宰,乃是如此亲密主动地与我们建立关系,创造我们,维持我们,拯救我们,这样看来,真是可以因小见大,反而从我们的生命中更见发现神的永能的奇伟壮阔,这也是我在观看电影《生命之树》时的强烈感受。多么奇妙! You are powerful simply because God is powerful. 话说回来,《圣经》应许我们说任何人有能力认识神的旨意,可以罪被赦免,抵挡试探,承受苦难,顺服服侍,并得着永生。通过耶稣基督的宝血,通过经文、祷告、盼望、爱和其他的弟兄姊妹,神赐给了我们所需要的力量。没有人需要失丧的生命;任何人都可以胜过自己的过去,得着战胜罪的胜利,并长成神所期望的样式——只要,只要我们放弃自己的挣扎,而向神敞开,让祂的大能进入我们的里面,亲自地在我们里面工作。如果神可以创造宇宙万物,祂改变我们成为合乎祂心意的器皿又有何难呢? 7只要刚强,大大壮胆,谨守遵行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离左右,使你无论往哪里去,都可以顺利。8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书1:7-8) 许多人想要在许多地方获得成功:事业、家庭关系、音乐、体育、政治、教育等等。然而神应许约书亚可以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上获得成功,那就是侍奉神。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否需要一个真正“成功”的生命呢?我们是否在服侍的当中感到疲乏无力呢?我们是否丧失了起初的热情和信心呢?让我们思想神的永能,那永无止境,连绵不断的大能供应着我们,托住我们。让我们敞开自己,降服在神“永久的膀臂”之下。 永恒的神,你的大能超乎受造物的想象,叫一切人口中的赞美也都显得苍白。神啊,你用那自有永有的大能托住你的创造,我们感谢你,因在这浩瀚冷寂的创造中,你与我们同在,爱我们,更加添给我们你的能力,叫我们成为你工作的器皿。神啊,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认识并相信真理;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成为神你的儿女;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胜过试探;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经受磨难和试炼;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服侍他人;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白白地接受永生。神啊,我们感谢你,感谢你不是一位飘渺而虚弱的神,感谢你永恒不衰的大能关乎我们的一切,感谢你成为我们的可站立的磐石,可倚靠的臂膀。求你帮助我们敞开自己,放下自我的挣扎和徒劳的努力,接受你进入我们里面,求你的大能改造我们,更新我们,叫我们可以成功地服侍你。阿门。 

福音为何从犹太人开始

Posted on November 12, 2012

参考经文: 16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罗1:16) 一点思考(十四): 希腊人并不一定按照民族或国籍来限定,而是泛指一种与犹太人不同的预言和宗教。鉴于之前提到“要救一切相信的”,这里的“希腊人”与“外邦人”是同义词。就好像一切的人类不是属亚当的(不悔改的),就是属基督的(重生的),所以从圣经的角度来讲,整个世界也可以分为两部分:犹太人和外邦人。 拯救之所以首先从犹太人开始,是因为耶稣基督通过犹太人命定了拯救的到来: 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约4:22) 耶稣说:“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太15:24) 从《福音书》和《使徒行传》可知,耶稣和使徒事工都是首先针对犹太人的。这样的顺序带有几个重要的目的。它满足了《旧约》的预言。 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 神的殿;主必将他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他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赛2:3) 它也彰显了主耶稣对也那些使她流血之人的怜悯。在祂复活之后,祂首先将大使命指向了他们。它表明福音是首先传给罪魁祸首,并证明其代赎的有效性。这也与福音首先传到那些面临巨大变革的地方想法。在那里,福音得到预备,并被建立。这就是为什么主的福音要首先被祂的门徒传扬出去,就从他们自己的家中和自己的国家开始。 这里跟大家讲述一个故事: 1944年6月6日是诺曼底登陆日。这一天,联军从法国北部登陆,揭开了二战中解放欧洲的篇章。艾森豪威尔司令登陆日宣言被广泛传播: 各位联合远征军的海陆空战士们:你们马上就要踏上征程去进行一场伟大的圣战,为此我们已精心准备了数月。全世界的目光都注视着你们,各地热爱和平的人们的期望与祈祷伴随着你们。你们将与其他战线上的英勇盟军及兄弟一起并肩战斗,摧毁德国的战争机器。推翻压在欧洲人民身上的纳粹暴政,保卫我们在一个自由世界的安全。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你们的敌人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久经沙场。他们肯定会负隅顽抗。但是现在是1944年。与纳粹1940、41年连连取胜时大不相同。联合国在正面战场予以德军迎头痛击空军削弱了德军的空中力量和陆上战斗能力;空军削弱了德军的空中力量和陆上战斗能力;后方弹药充足、武器精良、部署得当、后备力量丰富。潮流已经逆转,全世界自由的人们正在一起向胜利迈进。我对你们的勇敢、责任心和作战技巧充满了信心,我们迎接的只会是彻底的胜利。祝你们好运,并让我们祈求全能的神祝福这伟大而崇高的事业获得成功。 联军取得胜利的第一步就是建立滩头堡。同样地,我们的第一步也是通过传扬并活在耶稣基督的福音之光中来建立滩头堡。套用艾森豪威尔的话:“通过福音和不可战胜的神的权能,我们迎接的只会是彻底的胜利。” 回应祷告: 永恒的大主宰,拯救世人的神,我们感谢你用你权能的话语托住万有,神啊,你爱我们,你的爱从亘古到永远,永不止息。因着你无尽的爱,我们可以接着你的独生子耶稣基督一次彻底的献祭从死和罪的权势中解脱,与你重归于好。神啊,感谢你大能的福音叫我们的生命因此而焕然一新,叫我们可以在耶稣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神啊,今天我们不但看到你福音的顺序,更看到你至善至美的旨意,叫我们可以因此成为你的儿女,成为你福音的勇士。神啊,求你使用我们,求你的大能通过我们将你的福音彰显。愿我们被你的真理装备,走那党走的路,打那美好的仗。阿门。

大能的拯救

Posted on November 5, 2012

参考经文: 16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罗1:16) 一点思考(十一): 正像我们2012年11月2日的分享所谈到的,通过基督的拯救是神大能的手(参赛50:2;59:1)。祂从天上伸下手来救拔我们脱离死的捆绑、在罪中的绝望(参约3:13-15)与神的荣耀永远隔绝的命运(参提后1:8-9)。祂的拯救就我们离开这个悖逆的世代的影响(参徒2:40;腓2:15),离开失丧(参太18:11),离开罪(参太1:21),离开神的忿怒(参提前1:10;罗5:9)。我们所相信的好消息拯救我们离开属灵的无知(参何4:6;林后4:3-5),离开自我的放纵(参路14:26),离开撒旦的权势(参徒26:18;西1:13;彼前2:9)。 很明显,每个人都在骨子里对得拯救有着巨大的需要(参罗2:14-16),他们千方百计地用不同的方法来满足这个需要,然而结果都是在自己编造的谎言中安慰自己,在他们的内心最深处,他们晓得,他们不知道如何得救。 《新约神学词典》对“拯救”有如下有趣的解释: 一、挽救。指从严重的险情中拯救,或从疾病中得到医治。马匹能救了一场战争,黑夜能拯救军队免于灭顶之灾,良好的建议能救航海的船只。有时候,拯救还意味着保护。 二、保持。有时候拯救的意思是保持存活,例如,赦免,保护,保守免于追捕,保持火的燃烧等。 三、带来益处。当拯救的概念是保持好的健康,或带来益处的时候,从困境中搭救的意思就消失了。 四、保守内在。当拯救表示保守内在的存在或属性时,它的含义就有了微妙的差别。在哲学中,内在的健康是一个人人性的关键。 五、在宗教的语境中,上述所有含义都存在。因此,拯救在宗教里就表示众神搭救人们脱离生活的苦境。哲学里讲拯救是保护一切事物免于消亡。是一种保护生命不死的需求。在诺斯底主义中,知识从死里拯救人,因为这真知是通过启示赐予人类的(保罗在《歌罗西书》中驳斥了这一邪说)。 综上,我们看见了人们对于终极的存在的关注,人们在本质上是如此渴望能够得到拯救,只是他们找错了门路,以至于没有一个答案叫人们真正满足过。《圣经》明确地告诉我们: 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 福音拯救人的灵魂,为人最深层的需求提供了保障,又回答了最终极的问题。福音拥有拯救的能力。保罗这样说不是给我们的一个建议,好叫我们提升自己到一个与神更合适的关系当中去。不,福音是唯一的答案,是一个不能含糊的命令。只有这一条路,能够叫我们与神重归于好。福音是机动的,因为是神祂自己积极主动地召聚人们来到祂的身边。 回应祷告: 拯救我们的神,爱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感谢你如此爱我们,不愿看到我们的沉沦,却主动地寻找我们,拯救我们,用你的宝血洗净我们,叫我们常常在你里面,与神重归于好。主啊,你的福音如此可贵,又如此充满大能,因为你就是唯一的出路,唯一的答案,唯一的解决办法。当我们在这个世上寻寻觅觅的时候,主啊,原谅我们的无知和自大,因为如今被你光照,我们晓得,人无法拯救自己,这世上也没有什么能够拯救我们。唯有你的福音。这福音的大能就驱使福音成为我们的拯救。这大能催生了拯救。这福音就来自神固有的、无限的大能当中。感谢你主动寻找我们,且有效地拯救了我们。主啊,愿你的灵常常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常常激励我们仰望你的福音,愿我们每个人都能看到福音拯救的大能,并因着明白这奇妙可赞叹的大能就以福音为骄傲。阿门。

福音 vs 一切其他

Posted on November 1, 2012

参考经文: 16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罗1:16) 一点思考(壬): “大能”(dunamis)一词与英文单词“dynamic”(机动的,有动力的)同源。这个词通常用来形容持续的、有成效的活动或改变。具有机动性的事物充满能量来产生动作,与静止是相对的。另外一个英文单词“dynamite”(炸药或轰动性事物)也源自这个词。当保罗用“大能”来形容神的力量,我们或许认为福音就是“神的炸药”。这种错误的应用主要是因为我们想展现福音拯救生命的那种力量。但是“大能”并不表示爆炸性的力量,好像福音会把人炸得粉碎一样;这个词,就像我们昨天的分享的一样,表示一种“固有的、内在的”力量。福音是机动的,神是机动的,因此也是满有能力并能够彻底地使属灵上死去的人得到重生。福音是神的大能,这大能是每个信徒可用的。 保罗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书信中就强调“ 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林前4:20)。他对福音的信心是以这信息的至高性为基础的。他深知道这福音比一切出于罪人思想出来的宗教或哲学更高级。在保罗的时代,世界被希腊的逻辑、罗马的律法和希伯来的思想所占据,但是这些东西都在神福音的至高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奥古斯丁曾说: 每一个人被造的时候都拥有一个属灵上“神的形状的真空”。这个真空必须要被某些东西填充,要么是来自神的真理,要么是来自人的谎言。每个人都天生渴望改变,特别是变成那种他们感觉不那么有罪而更满足的样式。他们通过将自己浸泡在各种方案、哲学和宗教当中来满足这一需要。可悲的是,这些承诺可以满足人们需要的“办法”表面上好像使人的确对自己感觉更好了,但是他们没有办法从罪的奴役中解放他们自己。他们依然因着罪的力量而产生罪的行为并因此而感到罪疚和不满足。归根结底,这是一种因为不能与神和好而产生的不安。悲剧就是这些手段约“成功”,他们就是人越发远离神,越发与他们的得救绝缘。 古时的异教徒取笑基督信仰不仅仅因为替代救赎的观点太荒唐,而因为他们想象中的众神都是冷酷无情的,超然的和遥远的,简单讲,就是完全不在乎人的好坏。关于一位关心人、拯救人并牺牲自我的神的观念超过了他们的理解(参林前1:18、21、23、25;2:14)。1887年考古学家在罗马宫殿的医治发现了一个一世纪的石刻涂鸦。这个涂鸦描绘一个人驴头人身的人物被钉十字架上,有另一个人站在他前面。图画下方有希腊文石刻,注明“亚力山迈诺斯敬拜他的神”(Alexamenos worships his god.)。这就是轰动一时的“亚力山迈诺斯涂鸦”(Alexamenos graffito)。这个明显是非基督徒嘲笑基督徒、亵渎基督的图像。毫无疑问,这一可怕图像的作者的确花了一些时间去思想他们的方式的“错误”。 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 一个基督徒将一本《圣经》留在了一户不信神的人家。晚上的时候,男主人和他的妻子坐在一起,他拿起这本书读了起来。他马上感到了其中的力量。“如果这门书是真的,”他对妻子说:“那我们就全错了!”当他继续读下去,几天之后,他感到了深深的警告:“如果这本书是真的,那我们就失丧了。”他继续读下去,当读到十字架上的救世主时,他在黑暗中总算看到了亮光,他欢喜快乐地对妻子说:“如果这本书是真的,我们就有救了。” 这就是恩典在我们里面工作的故事。首先是律法的行为,叫我们看见我们的罪和无望。之后福音临到,告诉我们拯救和生命。一个人生命的改变不正是神的大能的写照吗? 回应祷告: 满有大能的神,我们为着你的拯救感谢你,我们为着你不是冷漠遥远而是关心我们,拯救我们,并自我牺牲的神感谢你。你不但创造我们,更用你的灵和真理浇灌我们里面的真空,爱我们,拯救我们。神啊,今天我们看见一切哲学和宗教都是罪人臆想出来的谎言,都是叫人越发不能满足的浮云,唯有你的福音满有能力,你的福音定如磐石。神啊,求你帮助我们使用你福音的大能叫那奚落福音的人看到自己的匮乏和愚昧,就回转向你,得着生命的更新。神啊,愿你大能的话语临到这个世界,愿世人生命的改变成为你荣耀的见证。阿门。

大能的福音

Posted on October 31, 2012

参考经文: 16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罗1:16) 一点思考(辛): 有人说在福音之下没有治不好的病例。任何罪人都会得医治,只要他来到基督面前。这话诚然不假。福音是一种力量,这力量显明在克服深植人心的偏见,这力量显明在胜过残酷的逼迫,这力量显明在颠覆长期的偶像崇拜,这力量显明在它对人类生命的影响。福音不是对人们的建议,帮助人们提升自己。福音是一种力量,它托住人的生命。保罗没有说福音带来力量,而是说福音就是力量,是神的力量。这力量洗净罪,满足神的公义,达到律法的要求。基督的福音战胜死亡。 宗教讲的是关于一个罪人如何努力为圣洁的神做这做那的故事,而福音则是关于一位圣洁的神为罪人做了什么。保罗用“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来解释为什么他“不以福音为耻”。当我们向别人展现罪人的困境和神在福音中的显明时,福音的果效是依靠我们的口才吗?神在意我们的能力或是否有空吗?既然答案是不,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为着福音感到羞愧呢!当我们以福音为耻的时候,就证明我们把自己看得太大了。 记住,福音是神的大能。不论何时当我们传扬福音的时候,是神亲自来到我们当中成就祂自己的工作。神需要我们降服在这大能之下。我们向什么屈服,什么就是我们的主。如果我们屈服于罪,我们就是罪的奴仆(参罗6:16),而只有我们真正降服在神面前的时候,我们才是真正的神的仆人(参罗6:17)。所以,归根结底,我们外在的表现,我们的言谈举止是我们真正情况的最佳检验(参雅2:14-26;约一1:6)。“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4),他也没有任何理由相信自己属于神。 苏格兰神学作家约翰·麦克达夫一起优美的笔调这样写道: We hear much of the antiquated power of man. The Nile, the Euphrates, the Tiber are washing, to this hour, the colossal memorials of that power. Man’s control, too, in these later days, over the elements, is a mighty thing; his making the winged lightning his ambassador, annihilating space, converting the world into a vast whispering gallery—tidings from battle-fields, or secrets in which the fate of empires and centuries are suspended, transmitted by a magic touch from capital to capital; the power of the steam-engine, too, like a fiery spirit, careering majestically over land and ocean. But what is man’s power when brought to bear on the soul, and the sinner, and eternity? A voice is he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