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Posts tagged “神学

认识神

Posted on September 11, 2013

参考经文(乙) 28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 神, 神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罗1:28) “认识 神”在希腊原文中的字面意思是“在知识中拥有神”(of having God in knowledge)。“认识”(epignosis)作为一般“知识”(gnosis)的强化形式,表示的是一种更全备、更大、更透彻的知识。它同时表示一种比“知识”更亲密、更私人的关系。它是清晰精准的知识,是强有力影响一个人信仰的一种知识。而这正是这些人在试探神之后所不愿意掌握或把握的知识。 有人将这种知识称为“透彻的、又真又活的关于神的知识”。在今天的经文中,这些人甚至不允许通过最基本的自然的启示而进入关于神的全备的知识中。他们与真理隔绝,如同隔断源头而干枯的河流。在但丁的《神曲•地狱篇》中,作者将罪分为三种:不节制(Incontinence)、暴力(Violence)和“欺骗”(Fraud),分别用母狼、狮子和豹作为象征。其中不节制是最愚昧、最可耻、最恶劣的一种。可见,失去节制是与不认识神紧密相连的。只有在神里面,自我才能真正地得以保存。在但丁的想象中,地狱是一个倒立的漏斗,一共九圈,从地狱前界直跌入永冻之境,而到了最低端就是一切魔鬼般的兽行化身成为路西法。这个场面其实就是《罗马书》第一章的写照,我们不需要前往九层深渊寻找地狱,地狱就在人间。 凭着外在和内在的启示,人们知道神,却抵挡神。他们曾经认识神,却不能持续保持这种认识。这是对神极大的冒犯。认识神,却对神视而不见,对神的旨意置若罔闻。保罗说,神也就任凭他们,放弃他们。他们没有看见吗?他们没有听见吗?他们是属灵上瞎眼了、耳聋了。一个属灵黑暗的人,既然拒绝了神的事情,就会进而堕落到拒绝人的事情,以至于自我错乱,行出荒诞淫邪的事情来。这就是神的惩罚,是他们被神抛弃的结果。而叫我们安全不知堕落的唯一原因就是对神的认识。那转离真理的人,神允许他固执己见,跌入错误的深渊,收割罪的苦果。这不是因为神赋予人充分的自由去作恶,因为作恶的自由根本就不是自由,而爱我们的神不允许自己放弃他爱的对象。这整件事跟自由毫无关系,从根本上来讲,神真正关心的不是让人自由自在,而是拯救人。这是祂的终极目的和根本目的,而影响这个目的的一些人为因素都将受到惩罚。神的任凭既代表了祂的主权,更代表了祂对于拯救的计划的信实和坚持。 在今天的经文中我们清晰地看见,人对神的启示的拒绝与不以神为导向的心思意念之间的直接关系。人们按着自己的标准试探神,却不认可祂。他们不认可,不是因为神没有通过什么试验——试验不过是人们叫自己心安理得的借口——乃是因为他们主观上拒绝神,他们不接受自己承受着神的形象和神的启示,他们对自己的生命有着自己的计划和标准,殊不知这计划和标准出于私欲和谎言,只能带他们进入跟深的绝望当中。神就再一次地任凭他们。 基督徒如何认识神?如何保持对神的认识?认识神,不单单是知道有神的存在;认识神是将神保留在准确且实际的知识当中。它是承认那大能的神以及在祂的工作中所鲜明的神性,是用我们的生命去讴歌和证实这种认识。“神学”是不是听起来很倒人胃口呢?人们不喜欢神学是因为它听起来太乏味了,然而,这个词的本意就是“关于神的知识”。当这种知识持续地体现在我们的认知和生命当中的时候,我们其实就是神学家了。 作家C•S•路易斯是这样谈论神学的: 从某个角度讲,我非常理解那些受不了神学的人。我记得有一次演讲,一位上了年纪的硬汉对我说:“那些玩意儿全都没用!但我得提醒你,我也是个有信仰的人。我‘知道’有一位神,我‘感觉’到过祂,孤身一人在沙漠的夜晚,简直是太神奇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根本不信你关于神的条条框框的那一套。那对于见过真东西的任何人来说,你那些理论都显得太小气,太卖弄,太不真实了。” 其实,我挺同意那个人的。我觉得他在沙漠里很可能真实地经历过神。而当他将那种经历转变为基督信条的时候,我觉得他真是的将某些真实的东西变得不那么真实了。相同地,如果一个人在沙滩上观看大西洋,之后又去看一张大西洋的地图,他也会把某些真实的东西变得不那么真实了——将实实在在的海浪变成了一张彩色的纸。 但我要说的是,地图只是一张彩色的纸,这毫无疑问,但是有两件事你必须记得:首先,这张地图是基于成千上万的人在真实地在大西洋中航行而得到的。这样的话,它后面蕴含着大量真实的经历,与你在海滩上所经历的是一样真实,而你却只是孤立地看一眼大海,地图却将全部其他不同的经验融汇在一起。第二,如果你想要去哪里,地图是绝对必要的。只要你满足于沿着沙滩走,你自己看一看大海肯定是比看地图要有趣得多,但是如果你要进入大西洋,那么地图就比走一走要有用得多了。 那么,神学就好像一张地图。仅仅学一学或想一想基督教的教义,如果你停在那里,当然没有走进沙漠那么真实和有意思。教义不是神:他们只是一张地图。但是那张地图是基于千百个人的经历,他们是真实地经历了神。 其次,如果你想要更进一步,你就必须使用地图。你看,那个人在沙漠中所经历的或许是真的,而且肯定很叫人兴奋,但这毫无结果。它不会带你到任何地方。它毫无意义。事实上,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时髦的宗教——全是关于在大自然中感受和体验神明——这么吸引人。全都是刺激,并不起什么作用。好像在沙滩上看海浪。你这样看永远找不到新大陆。所以,你只是通过在美景或音乐中感受神的同在是不可能得到永生的。你看着地图而不进入大海,你去不到任何地方。而进入大海而没有地图你也不会安全。 诚然,愿我们每个人都自省,看看自己到底只是在海边观望大海呢?还是拿着地图裹足不前?神的知识是如此富有生命力和动力,叫我们可以如此真实地经历祂,不是一时的感动或一次性的刺激,乃是透彻地、真实地、完全地认识祂,活在这个认识中。 神你爱我们,你渴望我们认识你,跟随你,你更因着你的爱,你拯救我们脱离罪和死亡。神啊,你的爱大而可畏,你叫我们看到没有你的生命是何等可悲,叫我们看到我们是何等绝望地需要你的拯救。神啊,求你的灵帮助我们认识你,认识你是这宇宙见的独一真神,认识你是那爱我们有定义拯救我们的阿爸父。神啊,愿我们借着耶稣基督与你联合,借着耶稣基督看到你的荣耀,借着耶稣基督认识你。愿我们持守这样的认识,活出一个属神儿女的样式来。阿门。 

在午夜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1

参考经文: 25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 神;众囚犯也侧耳而听。(徒16:25) 一点思考: 使徒保罗是一个极具使命感的人。也许一个曾经极度抵触基督的人在信主之后总难免也以同样极度的热情侍奉主。这位手无寸铁的门徒就这样把基督教运动从土耳其到希腊,一直推向罗马这个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他不顾拦阻地向任何没有听见主名的地方传福音,好叫那未得之民得着救赎的信仰。 然而,这并不是一条顺遂的道路。保罗就曾亲自列举所受的苦难: 23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24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25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26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27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林后11:23-27) 今天的经文当中,我们再一次看到了面临牢狱之灾的使徒们如何用信心展现真实的基督信仰。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这又一次让我想起了上次来教会的那个在中亚宣教的家庭。让我极为震撼的是,使徒的工作并不是仅仅载入两千年的草纸上就了结了,今天,或者在可预见的将来,使徒的工作依旧存在,而且使徒所面临的苦难也依旧如影随形。当我看到那些他们在中亚的照片和视频,看到他们切实地在苦难当中持守信仰,传播福音,我感到深深的惭愧。我在思考,我们这样偏安一隅地讲谈学习 神的话语,我们到底又领受了多少真理呢? 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自认为不是那种“宣教型的人才”,相较而言,我更愿意,正如同我现在每天所做的那样,看看《圣经》,写写东西,查查资料,有一句没一句地用文字鼓励鼓励自己,也鼓励鼓励弟兄姊妹们。因为我相信 神的恩赐是不同的,而我正秉持着这种信念做我自己擅长做的事情。我没有感觉到信仰上的亏欠。然而今天的这节经文真如当头棒喝,叫我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自己之前认识的狭隘与保守(感谢 神!祂总是用奇妙的方式在某个时间给人奇妙的启示)。 只有当午夜来临,我们才能发现神学理论与现实局面的真正不同。也只有在走出象牙塔,“真枪实弹”地为主工作的时候,我们才能逐渐领受真实的“神学知识”。所谓“实践出真知”,在现实当中,我们不能再去向牧师求解疑难,我们不能再跑去图书室查阅资料,我们不能再期盼能够进入神学院从头学起,我们不能再上网发邮件、用微博……就在那个最孤独无助的时刻,我们发现我们的神学理论。我们发现什么是真实,什么是纯正的神学。 我们总是喜欢听老牧师讲道,因为其中总是充满了丰富的人生经历,或让人忍俊不禁,或让人潸然泪下。我们说基督的信仰是有生命的,当真正一路与主同行的时候,我们就用自己的生命去体会那真理,去领受那真理,去印证那真理。这是法利赛人和文士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们的生命是建立在文字之上,而不是基督的救恩之上,他们的生命已经首先死在条文和律法的故纸堆当中,又怎样看到真理的亮光呢?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对学习 神的话语抱有极大的热情,就请把自己的生命投入到福音的大使命当中吧!因为只有在真实的操练当中,在生命最淳朴的流露当中,在经历与感受当中,我们才能触及到神学的真谛,才能看到真理的本相。我们愿意认为“学习神学是为了传福音做准备”,今天我更愿意换个角度去想:传福音是为了掌握真正的神学。 约翰·派博说:“宇宙存在,于是我们可以活出一种样式来表明耶稣比生命更宝贵。”这是事实不能解释全部的问题,但它却提供了框架好让我们在生命的低潮当中寻见真实且有力的回答。而当悲剧来袭,当我们的生命塌陷,当计划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受挫,当我们发现在身处一个完全不想去的地方,那就是发现我们真正相信的是什么的时候。只要事情往好的地方发展,我们就不能真正明白自己相信什么。这都是神学。而我们就是在午夜发现我们的神学。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在我们有宣教异象的这个阶段,愿圣灵挑旺我们的热情,愿我们看到传福音的美善,更愿我们在为 神工作的过程中,更多地经历祂,更真实地发现真理,更多地获得益处。愿我们前去那被派遣之地(Go where we’re sent),留在那被安置之所(Stay where we’re put),并给予所得一切(Give what we’ve got)。阿门。

实践者

Posted on August 1, 2011

参考经文: 38 神怎样以圣灵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稣,这都是你们知道的。他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因为 神与他同在。(徒10:38) 一点思考: 以下是一段基督徒和犹太人之间的谈话: 基督徒:你们没有正式的神学理论?完全没有?没有一套的理论——关于 神,关于救赎,等等——作为基础,你们怎么能够持守信仰呢? 犹太人:我们看重行为正直(orthopraxy)高于信仰纯正(orthodoxy)。“正确的实践”更甚于“正确的信念”。就这么回事儿。你们基督徒对神学理论总是小题大做,其实在你思考的方式当中它并不重要。神学就像诗歌,真的,不过是说些无法表达的东西罢了。我们犹太人不怎么关注我们相信什么,相反,我们把所想的行出来。 这里不是抨击基督教神学的不当,相反,我们更能从这段对话当中看到基督教信仰的优势。不论我们是神学家抑或普普通通的弟兄姊妹,对《圣经》知识的学习和对基督教神学的基本了解都是至关重要的。方法建立在认识的基础上,一切的行为(善的或恶的)都是某种思维的体现,而思维的产生和推演过程必定以某种理论作为依据。我们注重神学的学习和教导,很大程度上是把形而上的真理还原到实践当中。 然而我们基督徒真正的问题,同时也是这则对话所反映的,是我们没有能够更好地实现理论到实践的转换,更多的时候,我们更愿意把自己封锁在空中楼阁当中与人空谈,却不能真正地、实惠地做点什么。主耶稣也是犹太人,并在犹太信仰的教育背景下长大,正如上面对话中的犹太人所讲,主耶稣也是个“实践者(doer)”,祂蔑视教条的律法,痛斥假冒伪善,祂通过自己实实在在的工作将祂的怜悯和慈爱留给后世。当我们看到主耶稣所作出的表率,我们有理由相信,任何不通过善行表达自我的信仰便是失败的信仰。 这一点在以犹太人为主要对象的第一本福音书《马太福音》当中也显得非常突出。我们说要跟从主耶稣,而跟从祂的实质便是:决心在生活中实践公益和爱。进而当信仰的中心从以色列民族延伸到全人类,我们又能够看到实践的另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传福音。 我尤其钦佩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当中的那句话: 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林前9:22) 这里恰恰表明了一种“知行合一”的哲学观点,是真正有智慧的实践和作为。愿我们每一位弟兄姊妹都能够成为主耶稣和众圣徒那样的实践者,不但探求《圣经》的真理,解明 神的话语,更要在这个世界当中活出福音,身体力行;不但“望之俨然”,更要“即之也温”;不但“说上帝(God talk)”,更要“行上帝(God walk)”。愿我们“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着凉一家的人”(太5:15),愿我们把所学习的,所领受的都大大地释放出来,跟随主耶稣,更成为这世上的光和盐,发挥出实实在在地作用。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