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经文: 25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 神;众囚犯也侧耳而听。(徒16:25) 一点思考: 使徒保罗是一个极具使命感的人。也许一个曾经极度抵触基督的人在信主之后总难免也以同样极度的热情侍奉主。这位手无寸铁的门徒就这样把基督教运动从土耳其到希腊,一直推向罗马这个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他不顾拦阻地向任何没有听见主名的地方传福音,好叫那未得之民得着救赎的信仰。 然而,这并不是一条顺遂的道路。保罗就曾亲自列举所受的苦难: 23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24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25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26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27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林后11:23-27) 今天的经文当中,我们再一次看到了面临牢狱之灾的使徒们如何用信心展现真实的基督信仰。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这又一次让我想起了上次来教会的那个在中亚宣教的家庭。让我极为震撼的是,使徒的工作并不是仅仅载入两千年的草纸上就了结了,今天,或者在可预见的将来,使徒的工作依旧存在,而且使徒所面临的苦难也依旧如影随形。当我看到那些他们在中亚的照片和视频,看到他们切实地在苦难当中持守信仰,传播福音,我感到深深的惭愧。我在思考,我们这样偏安一隅地讲谈学习 神的话语,我们到底又领受了多少真理呢? 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自认为不是那种“宣教型的人才”,相较而言,我更愿意,正如同我现在每天所做的那样,看看《圣经》,写写东西,查查资料,有一句没一句地用文字鼓励鼓励自己,也鼓励鼓励弟兄姊妹们。因为我相信 神的恩赐是不同的,而我正秉持着这种信念做我自己擅长做的事情。我没有感觉到信仰上的亏欠。然而今天的这节经文真如当头棒喝,叫我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自己之前认识的狭隘与保守(感谢 神!祂总是用奇妙的方式在某个时间给人奇妙的启示)。 只有当午夜来临,我们才能发现神学理论与现实局面的真正不同。也只有在走出象牙塔,“真枪实弹”地为主工作的时候,我们才能逐渐领受真实的“神学知识”。所谓“实践出真知”,在现实当中,我们不能再去向牧师求解疑难,我们不能再跑去图书室查阅资料,我们不能再期盼能够进入神学院从头学起,我们不能再上网发邮件、用微博……就在那个最孤独无助的时刻,我们发现我们的神学理论。我们发现什么是真实,什么是纯正的神学。 我们总是喜欢听老牧师讲道,因为其中总是充满了丰富的人生经历,或让人忍俊不禁,或让人潸然泪下。我们说基督的信仰是有生命的,当真正一路与主同行的时候,我们就用自己的生命去体会那真理,去领受那真理,去印证那真理。这是法利赛人和文士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们的生命是建立在文字之上,而不是基督的救恩之上,他们的生命已经首先死在条文和律法的故纸堆当中,又怎样看到真理的亮光呢?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对学习 神的话语抱有极大的热情,就请把自己的生命投入到福音的大使命当中吧!因为只有在真实的操练当中,在生命最淳朴的流露当中,在经历与感受当中,我们才能触及到神学的真谛,才能看到真理的本相。我们愿意认为“学习神学是为了传福音做准备”,今天我更愿意换个角度去想:传福音是为了掌握真正的神学。 约翰·派博说:“宇宙存在,于是我们可以活出一种样式来表明耶稣比生命更宝贵。”这是事实不能解释全部的问题,但它却提供了框架好让我们在生命的低潮当中寻见真实且有力的回答。而当悲剧来袭,当我们的生命塌陷,当计划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受挫,当我们发现在身处一个完全不想去的地方,那就是发现我们真正相信的是什么的时候。只要事情往好的地方发展,我们就不能真正明白自己相信什么。这都是神学。而我们就是在午夜发现我们的神学。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在我们有宣教异象的这个阶段,愿圣灵挑旺我们的热情,愿我们看到传福音的美善,更愿我们在为 神工作的过程中,更多地经历祂,更真实地发现真理,更多地获得益处。愿我们前去那被派遣之地(Go where we’re sent),留在那被安置之所(Stay where we’re put),并给予所得一切(Give what we’ve got)。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