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经文: 1愚顽人心里说,没有 神。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事,没有一个人行善。(诗14:1) 一点思考: 愚昧的人不一定是傻子。愚昧的人也许很聪明。英文用“fool”这个词,中文更恰切地使用了“愚顽”,说的是一种偏执、乖张的态度。这样的人一意孤行,他们“心里说,没有 神。”“耶和华从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没有,有寻求 神的没有。”(诗14:2)答案是——没有。不是因为我们瞎了眼,乃是因为我们的心不相信。在 神的眼中,这比愚蠢更可怕的愚蠢,因为当人们愚昧地不接受 神的时候,“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事,没有一个人行善。”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9:10) 当人不敬畏 神的时候,他们就没有智慧,不论是属灵上或其他别的方面。昨天看新闻,说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一名议员在电视台投放了一组广告反对同性恋,结果这组广告被立即禁播了。这让我觉得很惊诧,为什么在现在这个时代,做正确的事情反而要受到这么大的抵制和阻力呢?早在十几年前,被禁播的不应该是宣传同性恋的广告吗?现在的世道真是黑白倒转了!文化在改变,人自以为越来越能够融入其中,然而在我们越来越能够容忍、接受并认同那些我们曾经认为是谬误的东西时,我们也离智慧和真理越来越远。 现在的文化让我们更习惯说:“没有 神。”或者“也许有神仙,但我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想太多。”如果有人逆着这种“大趋势”讲关于 神的事情,这反而显得很冒犯了。如今,我们的 神在许多地方已经被一种无形的规定限制在了“宗教”的范畴之内,在“正常”的生活当中,谁也不愿意打破这个规定来搅扰既定的和谐。 鲁迅先生说:“不在沉默中爆发,便有沉默中毁灭。”知道真理的人若不宣扬真理,这真理就是死了。当谬误成为一种文化,谬误或许就变成了“真理”。当有一个人说:“没有 神”,这断然是荒谬的无稽之谈;如果所有的人都说“没有 神”的时候,那承认 神的人反而成为了异类。若真有一天, 神从天上往下看,结果发现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祂的时候,那将是多么可怕的光景。这不仅是世人的愚昧,更是基督徒的悲哀,因为我们负了主耶稣交给我们的使命,世人都陷在了极大的愚昧当中。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 神已经给他们显明。(罗1:19) 当 神已经向我们显明祂自己的时候,我们仍然不接受祂,这是何等的可悲和愚蠢。难道看着满眼这奇妙的创造,我们还有理由不承认 神的存在吗?难道靠着 神的恩典存留至今的我们还要悖逆地抗拒这叫人活的恩典吗?人在这种时刻,是多么的愚昧! 曾经看多过这样一段小文: 有些人说:“没有上帝。”你身边各种各样的奇迹都是偶然的。没有大能的手创造那亿万繁星,它们自己创造了自己。我们陆地的表面不过是恰巧有了一层表层土——没有它就没有蔬菜,也没有青草做动物的饲料,我们也就没有肉类可吃——这都是巧合。 用之不尽的大气层,仅仅五十英里厚,却恰恰保证了正确的密度和成分比例来维持人类的生命,这也不过是另一个物理定律。我们有白天和黑夜是因为地球按照一个既定的速度旋转,不快也不慢。谁定了这样的安排?谁倾斜了地轴好叫我们拥有四季?太阳的火焰既不释放出太多的热量把我们烧焦,也不太少叫我们冻死,而是刚刚好。是谁保证这火焰的恒定? 人类的心脏要连续跳动七十至八十年而不减弱。它是怎么在每一次跳动的间歇获得足够的休息来维持如此长久而不间断的工作?谁给了人类如此灵巧的舌头可以发出各样的声音形成不同的言语文字?又是谁制造了大脑叫我们可以理解这全部的声音背后的含义?这一切都是偶然?“没有上帝”?反正,有些人这么说。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已经有无数确凿的证据告诉我们 神的存在。祂不仅存在,不仅创造了我们,祂更爱我们,怜悯我们,赐下那白白的恩典和义给我们。 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徒17:28a) 我们的存在就是对 神存在的最好证明。不要做愚蠢的事情让 神离开我们的生命,因为再没有比这个更愚蠢的了。如果我们的生命没有 神,我们的生命就是死的,我们就切断了那一切的恩典与祝福,我们就失去了活着最重要的意义。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不要犯愚昧之人的错误。让我们都转向祂,俯伏在祂的大能之下。愿 神从天上俯视的时候,也能够看见我们仰望祂的脸。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