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Posts tagged “偶像

行可耻的事

Posted on August 26, 2013

参考经文(戊) 27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罗1:27) “行可羞耻的事”当中的“行”(commit)表示造成某种后果的行为,带有终极结论的行动,这个动作会带来某件事的成就或完成。它强调一直持续这个动作直到它结束,或持续不断地执行直到完成。在这节经文中,这个动词的时态更表明这种可耻的行为是一种持续发生的行为,是一种习惯性的动作,一种生活方式。从希腊原文的语态来看,中动语态表明一种反身性的动作,他们自己发起这些行为,并参与其中直到完成这些行为。 “可耻的”(indecent)指的是形状的欠缺、毁损、畸形、赤裸、耻辱、下流、淫秽。这个词指的是公然违反社会和道德标准的行为,充满了耻辱和窘困。在《罗马书》当中,这个词带有强烈的贬义,表示对正常状况和良好情形的极大冒犯和亵渎。 除了这里,这个词在《新约》中唯一的另一个出处是在《启示录》: 15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启16:15) 这些男人公然地破坏社会的道德的标准,持续不断地浸淫在这种可耻的行为中。这就是同性恋行为的本相。十五个罗马皇帝中有十四个同性恋。在现今这个社会,宣称自己是同性恋仿佛也不用承担什么社会舆论和道德的压力——大把大把的明星都是同性恋,这已经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这是一个崇尚自我的社会,所有的东西都叫做“iSomething”,一切都是“我”。如果“我”是同性恋,谁管得着呢?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可以说,“我”是有史以来人类自己造的最大的一个偶像。而当“我”替代了神,成为人的主宰,其实这个“我”就可以任意的扭曲和堕落。 同性恋的深处是一种巨大的挫败,因为他无法遵守神关于生养众多的命令。这种挫败携带着终极的绝望,因为这条命令是如此的根本,它笼罩着整个人类,决定了这种存在的延续。在整本《圣经》中,人都是积极主动的个体,不论是感知、思考或行为,人都不是像机器人一样,没有对自我的认知。他也不是违背自我意志的囚徒,可以说,人的犯罪甚至不是因为受到外界的邪恶影响。罪从心而发,进而扰乱了人的判断。而惩罚的结果就是神撒手将人的心思意念交给了这绝望的堕落中。 不论何时,当人转离神,不好的事情就会发生。这是必然的铁律。标准被践踏,过去不能做的,现在做了;不能说的,说了;不能看的,看了。人类在不断犯罪的同时,也在不断习惯罪和接受罪,又行出更可怕的罪来。对与错,黑与白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在这样的大气候下,同性恋首先被容忍、接受、褒奖并最终作为终极自由的标志而被奉为神圣。 这个事实不但对一个群体,一种社会现象而言是真实,对个人也是如此。我们没有立场责备一切外在的因素(这些外在因素或有它们各自的报应),当我们犯罪的时候,当我们行可耻之事的时候,当我们在罪中享乐的时候,我们——作为一个主动的个体——就做出了一个决定,而我们自己又按着这个决定去行了。这完全是我们自己的责任,无可推诿。 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们在今后查考《罗马书》的时候会更详细地去探讨。正是因为我们要为我们的罪负责,因为我们不能将这个责任推卸给任何其他因素,所以当主耶稣基督因着祂一个人的行为就完全彻底地拯救了我们的时候,祂的恩典是如此保障,如此无懈可击,叫魔鬼再也没有办法欺骗和迷惑。保罗说:“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罗5:20)。 创造我们的神,你是宇宙间唯一的主宰,赦免我们的过犯,叫我们在你的里面称为圣洁。父神,当我们看重自己的时候,我们就是那替代你至高主权的偶像,我们持续不断地行那可耻的事情,我们的心思意念满了肮脏污秽,我们时刻招惹你的愤怒,神啊,求你赦免我们。当我们在这最终绝望里向你扭转呼求的时候,神啊,你就恩典就显得如此宝贵,以至于我们愿意向你敞开,愿意发自肺腑地赞美你,愿意真正的悔改、信靠和顺服。阿门。 

真实变为谎言

Posted on June 13, 2013

参考经文(甲) 25他们将 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侍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罗1:25) 在第23节当中也出现了“变为”(exchange),希腊原文为“allasso”。我们在2013年5月17日的分享中对这个词进行了剖析。它表示“改变”,“使得一事物停止,而让另一事物取而代之”,“用一事物交换另一事物”,“使某事物变得不同”,“更改”。同时它也可以表示我们未来身体的变化,是一种彻底的、本质的改变。 今天经文中的“改变”(exchange),希腊原文是“metallasso”,在整本《新约圣经》中只出现在这里和下一节经文中。它的意思是“停止一项活动而作为交换开始另外的事情”。它暗指放弃一件事(神的真理)为的是得到另一件(谎言)。这个动词的时态是不定过去时(过去某个时刻的动作),语态是主动态(主体出于其主观意愿做出选择而执行此动作),表明他们刻意选择用神的真理交换谎言,这也恰恰反应了当神任凭人类的时候,他们里面那些污秽的情欲就会造成许多恶劣的影响。 这是一个极其糟糕的交换,因为它的结果就是人拒绝神的存在和祂的权柄。人不再顺服神、荣耀神。古代的异教徒嘲笑基督信仰因为“代赎”的概念听上去太不靠谱了(参林前1:18、20、27)。而另一边,他们想象中的、无生命的众神(参徒14:15;19:16;赛44:10-20;46:5-7;加4:8;林前8:4;10:19-20;12:2;帖前1:9)却完全不顾人的事情,他们与人类彻底隔绝。仰望那一尊尊偶像,或狰狞,或微笑,它们始终都是那一副表情,漠然地俯瞰着芸芸众生,生老病死,忙忙碌碌。它们就高坐在那里,或狰狞,或微笑。 因此,一个关心我们、主动接近寻找我们、自我牺牲拯救我们的神完全超过异教徒的想象。人们宁愿丢弃真理,而相信谎言;宁愿弃绝被爱和拯救的机会,而供奉冰冷虚假的偶像。 “真实”(truth),希腊原文是“aletheia”。这个词形容的是伏在根基上的没有显明的实在。所谓真实的内容是根据那所真实发生的——不论这种真实的发生是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这一点极其重要,因为只有神所说的是真实,它必然发生,不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真实是一个位格——真实就是耶稣基督! “神的真实”在经文中表示关于祂存在的真实概念,是“虽是眼不能见”的“ 神的永能和神性”(罗1:20)在祂的创造中已经显明了出来。神的真实并不仅仅是关于神的真理,乃是关乎一切,包括人类。这真实就是人是神所创造的,只有在侍奉敬拜创造主的当中才能找到真实的应许。而谎言则说,受造物可以独立于神以外而存在,可以自我充足、自我指引、自我实现。魔鬼撒旦从起初就将这样的谎言叫在人的手中,自此,人就仅仅抓住这谎言直到如今,以至于现在我们看见的、听见的,已经不再是“一个果子的故事”那么简单,谎言变得形形色色,纷繁复杂——然而谎言的本质没有改变,正是掩藏在虚假道理的外衣下,叫人放弃神的真实。 In the imagination of the worshiper it promises much; however, it provides nothing! 偶像就是谎言,是幻影,是骗局——偶像应许很多,却完全不能兑现。有人说:“谎言就是神话的价格。”这话不假,当人支付了偶像的谎言,便不愿意再放手。 前两年看过一部讲述长平之战的电影,名叫《麦田》,讲述的是两个逃兵编造战争谎言的故事。了解战国史的人都知道,这场耗时三年的苦战,以秦军大胜,赵军被坑杀四十万而告终。长平之战是战国形势的转折点,标志着秦灭诸侯统一中国的开始。电影的故事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开始的: 潞邑,赵国的一座小城,三年前,城主剧葱大人刚刚和年轻美貌的骊完婚,就率领本部族所有成年男人和秦国人去参加秦赵长平之战。骊和妇孺老幼们每一天都期盼着赵国能打退秦国,男人们好早点回来。 长平,赵军大败,秦军连夜屠杀俘获的赵卒,场面既残酷又悲怆。秦兵暇为了回家丰收的欲望,悄悄离开了战场。在逃离路上,暇遇到了年轻的秦兵辄,两人性格迥异,从相互猜疑到一起踏上了归乡之路。 可同时,一支又一支秦军纠察队也在设局捕杀秦赵两国的逃兵。 黎明,潞邑的河边出现了昏厥的暇和辄,女人们将他们救进城。两人醒来得知身陷赵城万分恐惧,只好谎称自己也是赵国人。潞邑的女人们看到两个“赵卒”,兴奋不已,她们希望从两个“赵卒”嘴里听到战争和男人们的消息,开始用最好的礼仪款待他们。而两个秦国人知道赵国的男人们早已死在屠杀中,为了活命,暇和辄在全城女人们的亢奋面前编造了赵国大胜秦军的谎言。得知赵国大胜秦国,举城亢奋。暇和辄被当作了赵国的英雄,那种荣耀是他俩从未领略过的。 但城主夫人骊和祭司婆对整个事件保持着冷静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猜疑,可是,谎言也许比真实更容易被接受。女人们期待着自己男人的归来。然而,等来的却是屠城的噩梦。 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呢?因着它诉说了一个关于谎言的预言。大家都说谎言是虚假的的,然而所有的谎言都是建立在相信的基础上。夏娃被骗,是因为她宁愿相信撒旦所讲的是真实的;我们不接受关于神的真实,是因为我们宁愿相信谎言和虚假的东西是真实的。这是我们本质上的问题。 谎言,如果没有相信,它最终只不过是一个被人陈的事件;正因为谎言被相信,所以它就拥有了与事实相等的力量,除了欺骗与逃避,真谎言甚至可以颠倒黑白。 为什么人会说谎?很简单,因为说谎会让自己比较好过。暇与辄为了让自己好受一些,于是逃离战争的劳苦;为了让自己好受一些,就欺骗自己的身份。小小的谎言仿佛开动了一个巨大的机关,全城的人都为此沸腾了。事实上,赵国遭到洗劫,《史记·白起王翦列传》中记载:“乃挟诈而尽坑杀之,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前后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这么一个悲惨的状况,但是最可恶的人是说谎的暇与辄吗?最可恶可悲的难道不是愚昧的骊夫人与一干赵国妇女,明明心里早就知道(或怀疑)赵军已覆没,却硬是要相信这两个怎么看都不像赵国人的傢伙口中的谎言。 所以说谎不只是因为会让单一个体好过那么简单,从赵国妇女一听到赵国打胜的消息随即通风报信全体欢声雷动就可得知,谎言的可怕之处是同时让说的人、听的人及其他群体都觉利益均沾,在某一种意义上来说不也是一种共犯结构吗?只不过差别在大家都伪善地认为自己才是受害者。毕竟人类在因为相信之下所做出的种种行为才是最让人惊惧且匪夷所思。 谎言的可怕正在于此,它让相信谎言的人也得着一种虚假的益处,正好想夏娃认定那个果子真的能够为她带来什么一样。人类是刻意弃绝关于神的真理而相信谎言的,而活在谎言之中的人类所行的一切,虽是丑恶,不也是必然吗? 天地间唯一的主宰,从无到有创造我们的神,你配得赞美因为你是这宇宙间恒久不变的真理。你的真实明明的彰显出来,叫一切人都无可推诿。神啊,你的真实更关乎我们每一个人,因为只有在你的真实中,我们可以得着自己的真实,这真实便是要顺服敬拜你!神啊,我们知道谎言的可怕,知道我们是如何弃绝真理,相信谎言。神啊,求你叫我们看破魔鬼的伎俩,求你叫我们蒙昧瞎眼的心常常在你的实在当中,求你的灵帮助我们弃绝这世上欺谎虚浮的假象,脱离一切低档你、拒绝你、玷污你真理的骗局,摒除那迷惑人心的假教训、假知识、假道理。因你已经赐耶稣基督给我们,它就是我们的真理,我们的道路,我们的生命。阿门。 

人的退化

Posted on May 15, 2013

参考经文(戊) 23将不能朽坏之 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1:23) 从结构上来看,《罗马书》第一章从第18节开始是在暴露人的罪。我们也在反复地强调一切的问题都是围绕着关于神的知识。 关于神的知识被阻挡(1:18-20) 关于神的知识被拒绝(1:21-23) 关于神的知识被玷污(1:24-32) 今天的经文则特别强调思想意念上的拒绝。值得注意的是,信仰衰退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心思意念退化的过程——退化意味着倒退,滑落到次等的状态。回顾从第21节开始的学习,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过程表现为以下七个步骤: 他们原本知道神,却不将其视为造物主。他们头脑里认识祂,心里却没有。 他们荣耀神,却不是将祂视为神——他们不承认也不回应哪些他们所知道的关于神存在的事实。 他们没有感恩——不感恩往往是背叛的前兆。相反的,心怀感激才是有健康生命基督徒的标志。事实上,保罗紧紧在这一封书信当中就超过四十次提及感谢。 他们的想象中充满虚妄。他们的理性和判断力变的无用、空乏和愚昧。试想这些在自己的宗教和神话当中沾沾自喜之人的愚昧,从荒谬的远古传说,到对昆虫和鸟兽的崇拜,再到后来的水晶球并一切算命占卜的器具。有些人甚至穿着特殊的内衣来保护自己,还有些人相信如果他们是右手拿着“圣书”而不是左手,他们的神就要诅咒他们。这些人的里面空空如也,就如同肥皂泡一样空洞。他们建立起来的复杂繁华的系统也是如此,只会在愚昧中幻灭。 他们愚昧的心昏暗了。愚昧意味着麻木。一旦人的判断被侵蚀腐坏了,他就会不遗余力地追捧一切无聊的事情。当真理被挪去的时候,再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分辨谎言。 他们自以为聪明,实际上却变为愚蠢。西塞罗曾经说过:“There is nothing so absurd but some philosopher has said it.”在西方国家建造房屋的时候大多都是给小房子建造一个大门面,目的是为了显得比实际更大一些。现代哲学家和教育家通常都犯有同样的错误。人们假装聪明的现象是很普遍的。在学术界向来有着这种鄙视一切其他学科的高傲,尤其是在对神的反叛上。 他们将不朽坏之神的荣耀转换为朽坏之人的偶像。人总是要崇拜,如果他不崇拜神,他就崇拜他自己。他不接受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反倒妄自揣测神的形象。人不能站在真空当中,他要用虚妄取代神的真理,用自己的荣耀取代不朽坏之神的荣耀。   这是一个在任何人眼中都看为可悲的过程。人类正是这样一步步走向远离神的深渊,他们反被自己的聪明戕害,在空洞之中寻找寄托。从敬拜神,到拜人、拜飞禽、拜走兽,最后到拜昆虫。人竟如此愚昧,越发地向低等的创造寻找安慰。将创造的主才在脚下,去膜拜那本在脚下的虫蚁。人的智慧在退化,愚昧却在不断长进。 偶像崇拜在人类迷信的思想中并不是一个进步的过程。人类不是向一神论迈出第一步,乃是退落到多神论的泥淖当中,彻底背叛了起初对独一真神的信仰。认识和心灵的黑暗,最终归结为疯狂的物神崇拜。宗教的历史无不处处印证着保罗在这里所说的。许多的异教,完全不是将自己抬升到更高的宗教水平,而是一味地堕落、沉沦。这恰恰证明在一切宗教和神秘学的根源,都存留着原始的一神论信仰,而那是一切人类宗教的历史起点。 约翰·麦克阿瑟就偶像崇拜这样解释道: 古代世界的人们崇拜许多鸟类,在罗马是鹰,在埃及是鹳和猎鹰。罗马人将鹰神圣化,而犹太人激烈反对他们在以色列以任何形式陈列鹰的偶像,特别是在耶路撒冷。一些美国的印第安人也崇拜许多鸟类,这在他们的图腾柱上就可以看见。经过设计的印第安雷鸟图案在现代社会非常流行。古代的偶像以四脚动物的形式出现简直不计其数。埃及人崇拜公牛神阿匹斯,猫神布巴斯提斯,母牛神哈索尔,河马神欧派特,狼神欧弗斯。如我们已经知道的,古代以色列人犯了拜金牛犊的罪,他们想用它来代表真神。许多埃及人和迦南人都崇拜母牛,有些用力做富人和法老的陪葬。在新约时代盛行的希腊女神阿耳忒弥斯(即戴安娜)并不是一个美丽妇女的形象,而是一头丑陋、肥硕的母兽,长着无数个乳房,表示足以喂养整个世界。其他古代的偶像还有其他不同的形式,例如老鼠,大象,鳄鱼,猴子,太阳和月亮。不论是从世俗的资料还是《圣经》我们知道许多种爬行动物都被人崇拜,其中一些在今天世界的某些地方依然被奉为神明。在古埃及人崇拜的许多偶像中,他们崇拜金龟子,今天在那里还能买到“圣甲虫”的纪念品。而所谓的“圣甲虫”其实就是俗话说的“屎壳郎”,是生活在粪便中的昆虫。亚述人喜欢宠爱蛇,许多希腊人也是如此。 由此可见,人的退败是多么的可悲。更可悲的是,在对神的概念的退化的同时,人的道德也在退化。如果他的神是爬行动物,那么他也就肆意地想住在哪里就住在哪里。要记得,崇拜者总是认为自己被被崇拜的对象要低等。当人造出蛇的像并敬拜它的时候,人就自取了比蛇更低等的位置。当人崇拜偶像的时候,他就是在崇拜魔鬼。 先知何西阿这样谴责道: 1以色列人哪,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耶和华与这地的居民争辩,因这地上无诚实、无良善、无人认识 神。(何4:1) 为什么人们没有关于真神的知识?是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的知识还是他们有却拒绝了它呢? 6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 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 而当这些话适用于以色列的同时,我们在《罗马书》第一章19至23节也看到了同样的原则。 20如此将他们荣耀的主换为吃草之牛的像。(诗106:20) 11岂有一国换了他的神吗?其实这不是神!但我的百姓将他们的荣耀换了那无益的神。(耶2:11) 我们真的聪明吗?我们真的认识我们的神吗?我们是在招惹祂的震怒吗? 创造寰宇,拯救我们的神,你是那可畏的大主宰,你是自有永有的唯一的神。神呐,今天的经文再一次叫我们看到了自己的愚昧,我们愚昧是因为不但不认识你,不但抵挡你的真理,更拒绝你的真理;我们愚昧是因为不但不寻求你,反而自以为聪明地用那比朽坏的偶像替代你。我们本有你的形象,却亏欠的你的荣耀。神啊,赦免我们,叫我们看见你是那又真又活的神,叫我们被你的光吸引,向你回转,除掉心中的偶像,被你掏空又被你充满。神啊,我们或许留恋这世上许多的东西,我们也将自己的盼望寄托在那上面,但是今天我们知道,那一切不过都是虚晃的骗局,是魔鬼狡诈的手段,神啊,你是我们唯一的盼望。求你帮助我们,寻求你,得着你,因为你是真实。阿门。 

人的偶像与神的形象

Posted on May 13, 2013

参考经文(丁) 23将不能朽坏之 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1:23) “偶像”这个词在英文中翻译中用的是“形象”(image),希腊原文(eikon,英文中icon由此演变而来)指的是一种艺术的象征,就像我们可以在钱币或雕塑上看到的,是一种样式,一种相像的表现形式(参太22:20)。在古希腊,就是将帝王的头像刻在钱币上,随后演变为用雕塑或金属来表现君王的容貌。这个词,也可以指不可见的、属天的实体的可见的显明。例如在《歌罗西书》当中,这个词讲的是神的化身或真实的显现(参西1:15;3:10)。而这个词,在《七十士译本》当中,也正对应了《创世记》当中:“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创1:26)的“形像”一词。 人具有神的形象,这是一个极其荣耀的事实。保罗这些说:“男人本不该蒙着头,因为他是 神的形像和荣耀”(林前11:7)。保罗继续说:“我们既有属土的形状,将来也必有属天的形状。”(林前15:49)而这里提到的“形状”与“形像”是同一个词。 有这样一个小故事,曾经有一个奴隶向乔治·华盛顿行礼致敬,华盛顿随即也向他行礼。有人询问说这或许是不寻常的行为,然而华盛顿回答说,那个奴隶也带着神的形象,因此配得尊敬。 的确,没有什么比拥有神的形象更加荣耀的了,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这样的荣耀。神按祂的样式创造我们,所以我们自己就是创造主的最鲜活的见证。这是在神的创造中唯一受神的命定来代表祂的形象,是神的创造的冠冕。而将其他任何形象作为神的代表都违背了神创造的初衷,是一种赤裸裸的亵渎。犹太人拒绝一切神的形象(偶像),《十诫》也明确禁止用任何形象来代表神。事实上,《圣经》中唯一提到的神的形象就是人(参创1:26)。而也正是鉴于这样的联系,《新约》中多次使用了这个词。 “形象”表达了两层含义:第一,是“相似、相像”,就好比钱币上的头像或镜子的反射。第二,是“显明,显现”,就好比神完全地在耶稣基督里显明出来。因此,这个词并不单纯地表示形态上的相似,它表示,基督在任何方面都是神——属灵的、全能的、全知的、圣洁的——具有一切永恒神的属性。而当我们带有神的形象,神则是要我们将祂的荣耀彰显出来。 在《启示录》当中,这个词多次表示在但以理所预言的七十个七当中要求不信的世人来敬拜的敌基督或怪兽。这是在基督再临击败敌基督并在地上建立千禧年国度之前的七年的一段时间。一个兽的像将被立起来作为崇拜的对象(参启13:14)。列国都被它制伏,不信的人都来拜它。最终,神将审判向兽的偶像下拜的(参启16:2;19:20)。同时,神的荣耀也将在那些不曾拜过兽像之人的身上彰显出来(参启20:4)。 从象征的角度,我们可以看道拜偶像对人的巨大诱惑,以及神对拜偶像之人的最终刑罚。值得注意的是,第一个被人类用来代替神的偶像正是他们自己!人是第一个假神!这种交换正应验了撒旦对夏娃的话:“你们便如 神”(创3:5),仿佛荣耀人才是最高的。本质上来讲,人就是敬拜者,如果他们不敬拜神,就会找来其他东西来替代造物主。如果人不敬拜真神,他们就会敬拜假神。这一事实恰恰说明了人类拜偶像的倾向。不是接受人按照神的形象造人,乃是要按照自己的想象造神——之后更退败到要拜飞禽走兽。从拜偶像到道德沦丧是多么小的一步啊!如果人是自己的神,那他就能为所欲为,不用惧怕审判。自奉为神的结果就是自我放纵。而现代人并没有在这方面有任何改进。什么占星术、金钱、健康、享乐、性、体育、娱乐、明星……这个世代人们所关注、所崇拜、所趋之若鹜的不是比其他任何时代更甚吗! 神曾这样警告那些见证了出埃及中各样神的拯救的人们: 4“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5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侍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 神,是忌邪的 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20:4-5) 15“所以你们要分外谨慎,因为耶和华在何烈山从火中对你们说话的那日,你们没有看见什么形像。16惟恐你们败坏自己,雕刻偶像,仿佛什么男像女像,17或地上走兽的像,或空中飞鸟的像。18或地上爬物的像,或地底下水中鱼的像。(申4:15-18) 正如我们在《罗马书》之前的内容中所学到的,关于神的知识是如此的明明可知,不可推诿,当我们看到世人如此疯狂地抵挡神的真理,辱没自己所继承的神的形象,作为信徒,我们就越发迫切地想要将福音传给一切的人。一位宣教士曾说:“异教徒正在洪水一般的光明面前犯罪。”一切都是如此明显,而人就在这一切明显的启示面前抵挡神,这是何等可悲!福音是他们唯一的出路;而传福音是我们,作为信徒,在神的忿怒面前可以为他们做的唯一的事情。而另一方面,也是极其重要的,我们也必须不断地比较我们对神的概念和真实的神之间的不同。我们也可能会拜那些自造的神明。 保罗在雅典的亚略巴古宣布: 29我们既是 神所生的,就不当以为 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徒17:2) 在写给哥林多信徒的书信中,保罗提醒他们: 2你们作外邦人的时候,随事被牵引、受迷惑,去服侍那哑巴偶像,这是你们知道的。(林前12:2) 好了,让我们回到我们自己的实际生活中来,我们是否在自己不为人知的生活角落里隐藏了一些偶像?我们是否在自己的心思意念里被一切除了敬拜神以外的欲望牵绊?我们是否过分看重自己在侍奉中的位置并在这样的位置中得到满足?我们是否过分看重世界上的某些风潮,而自我解嘲地说:“我们需要在信仰和生活中间寻找一种‘平衡’”?亲爱的弟兄姊妹,其实根本就没有平衡!我们过去向着罪死了,是完全彻底地死掉了,如今我们的全部都是主的,我们当尽心尽意地爱祂,还有什么东西能跟爱我们的神来‘平衡’呢?要知道,一切形式的拜偶像都是自我崇拜的一种形式,而一切形式的拜偶像都是拜魔鬼的一种形式。不管这些偶像如何披戴着我们掩饰的辩解,还是源于我们堕落取死的罪性,抑或来自魔鬼的引诱,每一个假神都会利用我们堕落的本性而诱使我们荣耀自我,放纵自我。不论如何,不管怎样,拜偶像就是拜自己,奉魔鬼。 创造我们的父神,感谢你创造我们,叫我们满有你的形象管理这个世界,叫我们可以成为你的管道将你的样式彰显出来,好叫一切的荣耀归给你。父啊,当我们靠着圣灵鉴查自己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辱没了你的形象,我们虽靠着耶稣基督得救成为新造的人,我们却依然犯罪,依然追逐了那些当弃绝的偶像。我们不晓得从你的话语中认识你的实在,乃是凭着虚妄的思想创造自己认为“合理”的神。我们向你质问,因为我们失望;我们失望,因为你并不是我们“心中所造的那个神”。父神啊,求你赦免我们,因为这极大的罪实在招惹了你的忿怒,我们高举自我,抛弃你的荣耀;我们口中充满仁义的话,心中却充满胆怯和黑暗。神啊,你赦免我们,管教我们,帮助我们,叫我们明白你是独一的神,配得我们全身心的敬拜赞美。神啊,你炼净我们,叫我们口中所唱的,心中所想的都是你,因为你看重我们清洁无伪的心,你更定意我们带着你的形象,成为世界的见证,成为你的荣耀。阿门。 

最不划算的交易

Posted on May 7, 2013

参考经文(乙) 23将不能朽坏之 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1:23) “变为”英文是“exchange”,希腊原文是“allasso”,字面意思是“使不同,使成为另外样式”,其基本含义就是“使‘它’变成‘不是它’”。它表示“改变”,“使得一事物停止,而让另一事物取而代之”,“用一事物交换另一事物”,“使某事物变得不同”,“更改”。 在《新约》中,这个词总共出现了六次(参徒6:14、罗1:23;林前15:51;52;加4:20;来1:12),其中有三次是讲到我们未来身体的改变,这种改变是一种彻底的、本质的变化。注意到,堕落的肉体从来都不会“改进”或“改善”。古时的以色列被神拣选,享有进入祂的圣洁的殊荣和特权。神的圣言却在追求堕落的天性中遭到践踏。正是这天性时刻怂恿着我们做出“坏的交换”——弃绝永生的真神,寻求世界上各样的假神、偶像、精神寄托和各种纷繁复杂的系统、制度和主义。而可悲的是,这或许是我们这一生“最不划算的交易”。 19他们在何烈山造了牛犊,叩拜铸成的像。20如此将他们荣耀的主换为吃草之牛的像。21忘了 神他们的救主,他曾在埃及行大事,22在含地行奇事,在红海行可畏的事。23所以他说要灭绝他们,若非有他所拣选的摩西站在当中(原文作“破口”),使他的忿怒转消,恐怕他就灭绝他们。24他们又藐视那美地,不信他的话,25在自己帐棚内发怨言,不听耶和华的声音。26所以他对他们起誓,必叫他们倒在旷野,27叫他们的后裔倒在列国之中,分散在各地。28他们又与巴力毗珥连合,且吃了祭死神(或作“人”)的物。29他们这样行,惹耶和华发怒,便有瘟疫流行在他们中间。(诗106:19-29) 再一次地,我们看到动词“变为”的时态是不定过去时,表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事实,是一个在过去完成了的行为。而主动语态则表示人乃是凭着个人意志、主动刻意地行出这些极度可悲的交换。神没有迫使人类作出这样的举动,这不是偶然的结果,这也更不是所谓的“自由意志”使然。这是人蓄意的行为,是确凿发生的事情。他们用偶像替换真神,用人的知识替换神的知识,用臆想和无知替换明明可知的神的启示。 人其实不能将神的荣耀变成任何其他东西,因为神的荣耀是恒定、不可改变的。他们所做的正如同以色列人在何烈山上的行为——视而不见永生的神,自己玷污自己的身体和身份。金牛犊的故事我们都很熟悉了,有时候我总是感叹以色列的愚昧——为什么摩西刚刚离开,部落里就出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他们如此缺乏安全感呢?其实,或许我们每个人都做过或正在做着相同的事情。 有这样一个故事: 一对相爱的情侣因为一点小事而从争吵陷入了冷战。男生被爱的怒火冲昏了头,恼怒、失望、痛苦……顿时心中五味杂陈。他拨通了前女友的电话,说是心中苦闷想找人聊聊。于是,他们见面了……出于一种报复、发泄和寻求刺激的复杂心态,他背着自己的爱人,与前女友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早晨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裸露地躺在不是自己所爱的女生旁边,他的心中没有一丝快意和轻松,只有巨大的谴责和悔恨。后来,他分手了。 男生的失败就在于他用最宝贵的真爱去交换毫无意义的一夜情。难道是爱情丧失了价值吗?不,是错误的交换辱没了本来宝贵的爱情。他拥有叫众人艳羡的幸福和特权,就好像以色列民族作为选民一样独享神的厚爱,然而他选择放弃所拥有一切美好的东西,去交换短暂虚无的苦果。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一样,总是对真正宝贵的东西视而不见而做那些“自取灭亡”的事情。难道我们不晓得这一切的道理吗?难道我们不明白饮鸩止渴的悲哀吗?难道我们不是常常聆听金牛犊的故事吗?我们依然选择作恶,顺从堕落的肉体,弃绝宝贵的真理和神加添给我们的荣耀。我们甚至比那些以色列人还要愚昧! 前些年有这样一个轰动一时的事件,一位26岁的美国外卖员凯尔·麦克唐纳从2005年7月起,利用互联网用一枚红色曲别针开始与人交换,最终没花一分钱,换回一套漂亮的双层公寓。而往往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却恰恰相反——我们用宝贵的东西不断交换一些无价值的东西,直到倾其所有,万劫不复。当我们浪费时间在漫无目的的浏览网页的时候,我们其实就是在将宝贵的生命交换给虚度;当我们在忙碌当中省去一顿饭的时候,我们其实就是在将健康交换给一时的便利;当我们因为平日的琐事而在教会中缺乏侍奉热情和委身的时候,我们其实就是在将神赋予的荣耀和祝福交换给肉体的安逸和个人的主张;当我们与其他肢体不睦的时候,我们其实就是将圣灵的果子和主耶稣基督的命令交换给人的计算和纷争……我们其实在不停地做着交换,不停地剥离神在我们里面作为“神”的位置,而为自己树立各种各样的偶像,不停地将所得的神的荣耀变换为朽坏和肮脏。 昨天看电影《Iron Man 3》的时候,里面一句台词引起了我的思考:“A famous man once said: We create our own demons.”(一位名人曾说:人都是自作孽。)这里不是讨论人类的“自我毁灭”倾向,真正让我震撼的是,作为一个属神的人,我却时时刻刻在与魔鬼做着交换,我用神的荣耀和恩典交换各样取死的恶行,又生出更多的恶来;我自夸已经拿到了天堂的通行证,却行着与身份极不相称的勾当;我看见、听见又经历了神一切的大能,却将这生命的至宝换取那可朽坏的地上的财宝,欲壑难填,里面充满了苦闷、绝望和惧怕。这不简简单单是关于我的愚昧,这乃是关乎我里面的罪恶。像保罗所抨击的世人一样,我蓄意地做着各种“最不划算的交易”。 先知耶利米曾大声疾呼: 11岂有一国换了他的神吗?其实这不是神!但我的百姓将他们的荣耀换了那无益的神。(耶2:11) “换”这个字在这节经文中出现了两次,而《七十士译本》都使用了同样的“allasso”这个单词。这种交换带来的不是进步,而是退步;不是与神更加亲近,而是更加疏远。人类自认为从一个偶然的闪电开始,他们的历史不断进步,他们文明不断提升,他们自以为站在了世界的巅峰。然而,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人类不是在进步,而是在退步;从被造以来,人类的罪越来越深重,越来越可怕。纵观历史,人类的方向从来都不是向上、向上、向上,而是堕落、堕落、堕落。人类不是越变越好,而是越变越差。人不是抵达高峰,而是跌入深渊。 创造我们的神,你的爱配得赞美,因你定意拯救你的创造。神啊,赦免我们的软弱,因这取死的肉体亏欠了你的荣耀。我们本是你圣洁的儿女,却惹动你的震怒,行那可憎之事。我们本有你的形象,却弃绝这荣耀的形象,活着如同失丧的人一般。神啊,我们恳求你的赦免,因我们所做所行、所思所想辜负了你一切的恩典和爱。神啊,我们恳求你的赦免不是因为我们有丝毫的良善,乃是因为你是那良善、怜悯的神!神啊,你爱着我们到底,你定意拯救我们,感谢神。今天你的话语叫我们明白我们同古时的以色列人一样,在心中树立了许多的偶像,我们舍弃你至宝的恩典,却刻意寻求虚妄的事情。神啊,求你更新我们,因若不是因着你的大能,我们便无法改变必死的结局。求你帮助我们明白自己是从什么境地被换回,就晓得十字架的宝贵,晓得现在身份的宝贵。神啊,因我们是你尊贵的儿女,我们愿单单定睛主耶稣基督,因祂是我们的救赎,我们的至宝,此生不换。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