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Posts tagged “侍奉

敬拜与侍奉

Posted on June 19, 2013

参考经文(丙) 25他们将 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侍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罗1:25) 司布真曾说: 当你把你的神做成野兽的时候,把你自己变成野兽就非常容易了。就好像埃及人,当他们敬拜那些牛神、鳄鱼神和猫神的时候,他们的行为便如同禽兽。 有许多传道人都已经“将 神的真实变为虚谎”;通过对人的高举,他们侍奉被造物胜过那配得永远称颂的造物主。神将我们从这种偶像崇拜中拯救出来!阿门。 “敬拜”(worship)表达的效忠的态度和仪式以及对神明的敬重。在这里,这个词表示人们敬畏他们的偶像,向他们表示崇拜、敬仰和礼拜。简单来讲,他们尊敬偶像而不是神。 “侍奉”(serve)表示提供宗教服务或参拜、敬奉或以敬拜的灵来服侍神。在《七十士译本》中,这个词用来形容祭司的服侍工作。在世俗的含义中,这个词的希腊原文(latreuo)原本表示为报酬而工作,好像一个受雇的仆人,以区别于奴隶强制性的服侍。但后来它逐渐表示无偿地服侍。最终在《圣经》里,这个词开始将崇拜的思想带入到自由顺服的基本含义中。在《新约》中这个词形容服侍神,而其特征则是敬拜。 偶像崇拜同时包括了敬拜和侍奉两方面。在放荡之中,人也敬拜和侍奉自己。根据《圣经》的记载,大洪水之前是没有偶像崇拜的,古代的异教徒本是知道真神的,但是在大洪水之后的几代,在宁录的带领之下(参创10:8-11;11:1-9),他们背弃神,开始崇拜自然而是那创造自然的神,他们开始认为宇宙要么一直都存在,要么是自己从起初的混沌中进化来的。许多自然现象在人的想象中化作不同的男神和女神,地上逐渐开始有他们的像、他们的坛和他们的庙。这里面有许多也被联系成为天空或星宿的宿主,他们通过星象控制着人类的性格和命运。这样看来,到今天,事情并没有怎么改变,不是吗? 有朋友曾经问我,那些非常虔诚,完全笃信却不是基督徒的人,神也会接受他们吧?使徒保罗在这里就揭露,仅仅是参与到宗教行为并不能叫任何人豁免,相反,这事实上可能会加重他的罪咎。本质上完全取决于敬拜和侍奉的是又真又活的神还是朽坏破败的偶像。人们总是认真地做错误的事,这是很可悲的。 谈到敬拜和侍奉,这里或许有必要谈一谈两者的关系。基督徒所做的一切事都是敬拜神吗?一个人可以敬拜神而不认识神吗?一个人可以侍奉神而不敬拜神吗?一个人可以有意无意地敬拜神吗? 事实上,在《圣经》中,敬拜和侍奉在经文中的顺序是不变的。对神的承认必须先于对祂服侍的行为。服侍神源于对神的心灵投入。如果不认识神,一切的行为便都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们可以说,打篮球或跳舞或唱歌是敬拜神吗?敬拜神是一种态度,是一种灵里的连接,是一种真正完全降服在独一真神脚前崇拜仰望祂的状态。而当我们真正明白这一点,证明全身心、全自我地敬拜神的时候,我们或击鼓弹琴,或唱歌跳舞,我们所做的一切就都彰显祂的荣耀,就都印证了对神的侍奉。 仆人服侍主人应当是什么样的呢?百夫长是这样向耶稣形容他的仆人:“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路7:8)这显然是侍奉的本质。照着我们主所说的去做,这便是侍奉了。 21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 侍奉的关键在于顺服。它是我们对神的作为的接受和执行,应该是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而敬拜则是由人而发,是对神的真理的回应,应该是我们面对真理的一种态度表达。敬拜是侍奉的前提和基础,敬拜的态度又是敬拜行为的根本。我们服侍是一个必然,因为在本质上我们被神所造,就是祂的仆人。既然是仆人就理当服侍主人。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仆人都乐意自己侍奉的工作。有的人侍奉是为了工价,而真正的服侍是自愿的、无偿的,是建立在对主人的爱和感激之上的。这种真正发自内心的爱和感激就是仆人对主人的敬拜。 创造宇宙万物,又赐我们生命气息的神,你配得一切的敬拜和赞美!你叫我们成为有灵的活人,可以在存在之中敬拜仰望你,在生命之中服侍跟随你。神啊,求你赦免我们表面的虔诚,赦免我们虚假的心意,求你剖开我们枯萎麻木的心,求你叫我们真正地认识你,被你吸引,为你的爱和恩典而赞叹。神啊,我愿赞美你,不是用我的口,却是用我的心,因我的口总是笨拙的,我的心却可以满了诚实。神啊,你看重我们的心,看重我们对你最朴素的回应。求你的灵帮助我们,你的话语提醒我们,叫我们弃绝那掺杂在真理当中的虚妄,摒除那隐藏在我们心中各样的偶像。神啊,你洁净我们,你炼净我们,我们要敬拜你,全然地敬拜你,我们更要因着认识你,因着敬拜你而甘心乐意地摆上自己去服侍你。神啊,愿我们各人所做的,不是为了满足自我的私欲,不是为了得着别人的称赞和尊重,不是为了填补庞大的自我空虚,不是为了积攒善良的资本,不是为了开展人际关系,不是为了图个活着的满足与踏实。神啊,你无论如何除去我们里面一些虚假可憎的动机,神啊,我们服侍单单要出于爱的回应和爱的顺服。阿门。 

知道你是神

Posted on February 8, 2013

参考经文(甲) 21因为,他们虽然知道 神,却不当作 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 “知道”(ginosko)表示通过个人经历获得某种知识,在这节经文的语境中指的是一种对刚刚提到的神的存在和各种属性的亲身掌握的知识,而并非跟救恩有关的特殊知识。从某种意义上讲,不管人是不是选择尊敬神,他们都已经在祂的创造中经历了祂。这里的关键是,人是以拥有对神及其属性的知识开始的,而不是以对神的无知开始的。当亚当犯罪,而后的全人类都被罪所污染之后,人就从光中堕入精神和道德愚昧的黑暗深渊当中。然而,人可以说自己起初什么都不知道吗?人可以推卸责任说是什么没有给他机会让他认识神吗?保罗已经说过,这是谁都无可推诿的事情。他们知道的比做的要多。虽然堕落,却没有停止过对一位神的寻求和渴望,正如保罗在雅典所说: 27要叫他们寻求 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实他离我们各人不远,28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们作诗的,有人说:“我们也是他所生的。”(徒17:27-28) 保罗是在说,通过神的创造,人是晓得神的存在、大能和神性的。普遍的启示描述出世界的堕落,特别是对于外邦人,因为他们所拥有的唯一的关于神的启示与那拥有神的圣言的被称为选民的犹太人不同。所以,对于外邦人,就更没有可推脱的立场。他们从自己对真神的知识堕落到偶像崇拜和多神崇拜当中,然后因着在偶像崇拜背后的自我欲望的升高和膨胀而接踵而至的道德沦丧,以至于最终因着内在的矛盾堕入了完全的不义之中。 从逻辑关系来看,第21节解释了为什么人类是无可推诿(参罗1:20)。保罗要强调靠着启示认识神应归于对祂的崇敬。拒绝神在创造中的清晰证据恰恰表明了人的扭曲和反常。他们在获得关于神的知识之后并没有伴随甘心乐意的敬拜。尽管他们通过观察和个人的经历所得着的关于神的知识并不是关乎救恩的,当从某种角度讲,人知道创造的神却不知道拯救的神,这一罪责使得他们对这一知识的拒绝显得更加可责。 通过拒绝神在创造中的知识,人进一步使自己的心暗淡。人的问题不是他没有接受教育,乃是他主观地憎恶神,憎恶祂闯入自己的生命。这些憎恶则导致他们对神有黑暗的灵魂,不接受从神而来的光。这导致了一个认识论上的后果,就是我们预先取代了明确来到神的知识的可能性。 《圣经》认为人不能够向上移动。人本性的倾向是堕落而不是进步。如果他对神的态度是消极的,他内心的拉力就是向下的。倘若人定意消极对待,即便普遍的启示也可以迷惑人的眼睛。罪和不信之间有着明显的关系。罪蒙蔽人的意志。而恶也很少以它真正丑恶的本貌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事实,也是归正神学所强调的。人是完全彻底的堕落,不能自救。靠着我们自己,我们所谓的意志只能不断地把我们拖入罪的深渊。我们甚至享受这个过程,因为堕落的感觉似乎总是美好的。人没有拯救自己的意志,因为人不是自己的主;人却有作践自己的意志,因为人总是可以不顺服自己的主。对于一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我们是否也依然面对着这种问题呢?我们是否经常去做一些明知故犯的事情呢?难道我们对神的知识,乃至对得救的知识还知道得少吗?然而我们依然过着罪人的生活。我们只在“恰当的时刻”欢迎神进入我们的生活,然而大部分时间,我们依然喜欢与罪生活在一起。我们乃是在侍奉两个主。最近一直在反复地阅读《创世记》和《出埃及记》,每每读到神向以色列的族长及后裔不断强调自己是他们的神的时候,我就震撼,因我知道神知道我们在心中并不真正知道祂。原来,我们虽口中唱和赞美,却不知道唱和的是什么,赞美的又是谁。我们虽切切乞求,却不知道祂在哪里。我们总是不信,因着心的刚硬不知道祂到底是谁。这让我战惊惧怕以、心急如焚以至于想哭——我到底认识我的神吗?我自以为认识的神是那位真实存在的神吗?——如果我真的认识我们的神,那位创造和拯救我的神,为什么我的生命还是如此地松散凌乱?为什么我还依然如此安于现状,裹足不前?为什么我还是没有试图去让自己更新?是什么在牵绊着我?是什么在拦阻着我?又是什么拖住了我?如果我真的意识到基督已经在我们的生命中作王掌权了,如果我真的意识到祂是我的主,我又是从何得来的胆量悖逆我的主而不去敬畏侍奉祂!我为此痛心疾首,为此心中忧伤。原来,我的心不曾看清,我的心不曾认识。在这寂寥茫然之间,我竟如此孤独。原来,一个人最需要的,就是心中知道祂是神。 我们在天上的父,我们向你献上赞美,因你的爱,你的荣美,你大能的话语充满这我们。神啊,今日我们愿意真正地向你敞开,我们愿意真正看到自己骨髓中的病灶,看到我们最里面、最隐秘的恶,就让你的光照射进来,除去我们心中的黑暗与刚硬。神啊,我们要认识你,我们要从心中知道你是神。求你进入我们的生命,掌管我们,求你叫我们的生命不是在虚无之中飘荡,乃是扎根在你的里面。求你让我们在耶稣基督里找到真实,更活出真实。愿我们活出机动的信仰,愿我们对你的认识结出果子来,愿我们甘心乐意摆上自己,侍奉你,我们的主,我们的神。阿门。 

神只接受无可推诿

Posted on February 6, 2013

参考经文(癸) 20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神的永能与神性已经摆在人们面前,这样,如果他们在被光照之后还堕入罪中,他们就对此无话可说。“无可推诿”(anapologetos)意思是“没有道歉”(without apology),没有借口和“法律上”的辩护力。 制造借口就是试图将指责从自己身上挪开,或为某种“过失”道歉。通常,推诿的人都会极尽能事地提到“有情可原的”环境因素致使“过失”的发生,然而神在审判之日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例外的。当人持续地压制关于神的真理(参罗1:18),他将自己置于一种毫无反驳立场的境地。神让一切通过祂创造看见祂却拒绝承认祂的人对自己的行为负有完全的责任。只有一位辩护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只有祂一人可以上前来,在父神的面前为我们求情辩护。 这是一个极富启发性的事实,因为我们都太善于推卸责任。现在的人常常喜欢把“责任感”这样的词挂在嘴边,然而他们或许对何谓“责任感”都一无所知。我们喜欢争辩,喜欢在一件事情上将自己划在“安全”的界限内,喜欢在可以回避的情形下不去面对事件可能影响到自己的结果……我们总是喜欢在判断产生的时候,抽离自己。然而,我们却总是说自己是勇于承担责任的。这不是很荒谬吗?究其根本,缺乏责任感来自于缺乏安全感。即便是基督徒,也或许会常常遗忘自己在基督里有充分的安全,而时常惧怕这个世界上的种种。因着惧怕,便无力担当;因无力担当,便常常推卸责任。其实是害怕责任压死自己,害怕责任叫自己出丑,叫自己异化以至于无法融入所谓的“弟兄姊妹”当中,叫自己无法承受“基督徒”这个称号。殊不知,安全感也好,弟兄姊妹的认同也好,基督徒的称号也好,都不是我们挣得的,乃是白白赐给我们的。既然不是自己取得,又何惧被人夺去呢?在主里依然缺乏安全感的人,就是那些依然试图依靠自己,拯救自己的人。反过来,若真正明白了自己因何得救,又因何有完全的保障,便会因那住在我们里面的耶稣基督变得宽广强大起来,也就自然不会因为缺乏安全感而常常做出推卸责任的丑行了。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是小题大做,然而,我认为这是一种隐蔽性极强的罪。我深深地感到,在侍奉的过程中,越是与神亲近的时候,就越是容易与神疏远;越是专注于是侍奉,就越是容易忘记侍奉的本意。越是热心地参与在各样侍奉的工作当中,就越是容易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个人的私欲和罪。当我们看福音书的时候,最大的讽刺就是往往是与主最亲近的门徒常常做出最不应该做的事情。既然那十二个与主朝夕相处的门徒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更何况是我们呢?我们是否常常在侍奉中掺入自己的私欲和偏见呢?我们是否能始终如一地保持与同工的关系呢?我们是否因为个人情绪的起伏而刻意拉拢谁、排挤谁呢?我们是否口口声声说着神的爱却里面充满了苦毒和执着呢?我们是否把侍奉看成是显示个人能力的舞台和得到个人野心的跳板呢? 这样看来,这本不应该是一个“小问题”。原来,在许多问题面前,我们自己甚至连辩解的立场都没有。公义不出于我们,判断也自然不是出于我们。也愿我们常常警醒,常常怀着敬畏神的神行在祂的光中。 我们都需要铭记这一点:即便是那些从来没有几乎听到福益的人都已经明确地见证了神的存在和属性——而仍有许多人恣意压制这一真理,活在自欺的当中。如果一个人愿意回应他所看见的启示,哪怕只是在大自然中的关于神的启示,只要他愿意,神都会预备他最终听到福音。 说到为什么任何人都不能说神没有给他们接受基督的机会,我们可以这样去思想:人受审判、下地狱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活在宇宙中显现的光中,乃是归根结底因为那导致它们拒绝耶稣基督的各种拒绝。如果一个人遵循了他所蒙的启示,神总会以某种方式叫福音临到他。因为那个埃塞尔比亚的太监切切渴慕神,圣灵就差腓力去为他作见证。当听到福音,他信了且受了洗(参徒8:26-39)。因为罗马百夫长哥尼流“是个虔诚人,他和全家都敬畏 神,多多周济百姓,常常祷告 神”(徒10:2),神就差彼得去到他那里向他解释福音。“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徒10:44)随后彼得“就吩咐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徒10:48a)因为吕底亚真正敬拜神,当她听见福音,“主就开导她的心,叫她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徒16:14) 还有这样一个故事: 多年前一家福音电台将广播接收器投入丛林当中。几年之后,宣教士终于进入这丛林中的原始部落,让他们惊奇的是,这些异教徒早已通过接收器播放的广播节目成为了信徒!主“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b)如果一个人不抵挡关于神的真理,而是向祂敞开,而后就是神的责任不论是以祂的话语还是派遣某个人来到那人的身边,做他的见证,来叫他得着关于耶稣基督的好消息。这一真理充分地回答了“那些从没听到福音的人怎么办?”的问题。 人类有光,而光是从神而来。神的永能和神性,从创造开始就通过祂的工作直白地摆在人类面前。不论是谁,都会在内心深处相信在他们之上有一个大能,而他们一切的恶性都要面对着大能的忿怒。在绝境之中,在突如其来的困苦之中,在妃来横祸面前,谁不会心中叫喊:“上帝怜悯我!”法老虽信奉异教,却也因着对神的知识,本能地承认:“我得罪耶和华你们的 神。”(出10:16)非利士人(参撒上4:7-8;5:7-8、11)、尼尼微人(参拿3:7-9)又何尝不是这样? 加尔文曾这样写道: 人寻找神,而神则以一种我们不论找任何借口都不能忽略的方式来到我们面前。没有什么事情比人类不晓得他们自己的创造者更荒谬的了,特别是那些已经获得这些知识的人类。而我们也必须看到神的良善。在其中祂如此亲密地向我们介绍祂自己,甚至瞎眼的人都能够寻找到祂。出于这个事实,那感受不到神的同在之人的瞎眼才是更加的可耻和不可容忍。对于神,在祂的创造中祂的荣耀没有阴影,祂乃是在每一处创造中都镌刻下祂的印记,甚至叫瞎眼的人也能够看到。因此,在如此绝妙的见证的帮助下依然一无所得的人不但是眼瞎,乃是愚蠢至极。 这里再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 德里克是个瘾君子,他去找约得夫妇求助。当他们花了好几个小时回答德里克关于《圣经》的问题之后,这位瘾君子说道:“在我看,在做了这么一大堆坏事之后,我对祂说:‘好吧,上帝,原谅我怎么样?’这显得似乎有点太掉价了。如果我可以说在我做那些坏事的时候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这样就大不相同了。但是其实,我们知道我做的事情是不对的,不是在做之后,而是在我做的当时。” 德里克一下抓住了最重要的真理:对于我们的罪,我们从来都没有什么合理的借口。神叫我们对自己负全责是因为通过良心他已经将祂的道德律法放在每一个世人的里面。当创造显明神的大能和神性时,良心就与祂的律法产生共鸣,这共鸣的声音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没有人可以推脱说自己不晓得。 约得夫妇向德里克解释说,我们从自己背负的罪疚中得释放的唯一希望就是神在耶稣基督里白白地赐下赦免,而基督则代替我们死在了十字架上。就在那个晚上,德里克接受了神的赦免。 直到我们愿意承认我们的罪,直到我们不再为自己的罪寻找借口,直到我们敢于直面罪的可怕并在神的忿怒上战惊,我们才能够得着赦免。神只接受“无可推诿”。 爱我们的神,请饶恕我们的自义,饶恕我们在你面前的小聪明,饶恕我们试图摆脱罪责,在你的公义面前狡辩的悲哀和愚昧。神啊,我们太过好强,我们太相信自己,我太太自私狂妄,求你管教我们,求你磨砺我们,求你击打炼净我们,叫我们明白在你面前,我们没有丝毫的义,在你面前,我们无可推诿。神啊,我们虽能看见,却不愿做一个属灵上的瞎子。求你亲自打开我们的眼,敞开我们的心,叫我们放弃属血气的挣扎和努力,叫我们知道什么是顺服,什么是交托,什么是在你里面的安息。神啊,我们晓得你是创造的主,你是持续工作、不断托住你的创造的神,你更无始无终地在我们里面动工,又爱我们到底,定意拯救我们,叫一切向你敞开的人可以凭着信心接受福音。我们晓得,一切出于我们自己的,都是对你拦阻;一切拦阻你的,必要面对你的忿怒。因我们明白,在你的面前,我们毫无借口推诿这一切丰盛的事实,因所有关于你的事实本都无可推诿。阿门。 

神的永能

Posted on January 24, 2013

参考经文(己) 20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当保罗提到“永能”,他是在描述神的大能无始无终,甚至就像神自己一样无始无终。 27永生的 神是你的居所,他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他在你前面撵出仇敌,说:“毁灭吧!”(申33:27) “永久的臂膀” (the everlasting arms)指的就是神的永能(eternal power)。《新约》中除了《罗马书》第一章20节,只有在《犹大书》再次提到“永恒”(aidos)这个词: 6又有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主用锁链把他们永远拘留在黑暗里,等候大日的审判。(犹1:6) 在这里我们看到神的不可改变性和祂的全能,正如同祂在创造中所表现的那样。那创造我们又有大权柄审判我们的神,那无处不在,显明在我们四周的神,那维持着整个宇宙秩序的神,一定拥有叫人敬畏的大能力。 “能”(dunamis)指的是一种固有的能力,执行某种功能的力量或能力,以某种方式运作的潜能,因某一事物的天然属性而蕴藏在其中的力量。这个词含有高效多产的能量的意味,而不是那种不受控制的蛮力。神的大能一直存在。 美国改革宗神学家华菲德(B B Warfield)在一篇写于1889年针对达尔文抨击基督教的论文中这样写道: 达尔文先生从相信神在世界中的秩序逐渐转变的历史,前后分为两个重要的时期。前一个时期,大概是到他四十岁的时候,至此他丧失了基督信仰。在后一个时期,也就是他之后的余生,随着时运的改变,他挣扎并越来越无望坚持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在前一个时期的末尾,他不再相信神用祂的话语向人类说过话;而在后一个时期的末尾他越发怀疑他声音最虚弱的低语是否可以在他的著作中被听到。他从未准备好教条地否定神的存在;只是尽所能地寻找却没有找到祂。他只能说,如果祂存在,祂确实是一位隐藏祂自己的神。 由此可见,从一个人的内心,是不能彻底否定神的永能,即便他自称是一个多么坚定的无神论者。因为,正如保罗所说,神的永能是明明白白地叫人看见且接受的。整个宇宙都无处不显明神的永能。这大能不但创造宇宙,更维持着宇宙按照神指定的秩序运行不息。这一事实的重要性可以通过两个最基本、最普遍的科学定律来描述,这也就是著名的热力学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第一定律就是我们常说的能量守恒定律,其物理学定义是:热力系内物质的能量可以传递,其形式可以转换,在转换和传递过程中各种形式能源的总量保持不变;而第二定律又被称为能量减损定律,其物理学定义是:不可能把热从低温物体传到高温物体而不产生其他影响;不可能从单一热源取热使之完全转换为有用的功而不产生其他影响;不可逆热力过程中熵的微增量总是大于零。第一定律反应了创造的完成和完全(参创2:1-3),因为神在起初的创造之后,就安息了,所以我们可以认为宇宙中的总量是恒定不变的,现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被创造或被消灭。第二定律是说,创造之后因为罪而带来的诅咒(参创3:17-19;罗8:20-22),所以现在一切事物都有归于死亡的巨大倾向,就是说有逐渐瓦解归回到“尘土”——神创造生物的基本元素——的倾向。因为第二定律证明了高势向低势转化的必然性和不可逆性(由此证明了永动机的不可能),它也恰好说明了神在起初创造世界时所订立的“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创3:19)因此,这个完成的、持续的、又逐渐瓦解的宇宙有力地见证了神的永能。因为现在不再有东西被创造出来,宇宙就不能通过现在正在它内部运转的自然过程创造它自己,也不能没有动因地实现从无到有的转变。然而,因为它正趋于瓦解和死亡,所以它一定是在过去有限的时间被创造出来,因为如果宇宙是无限古老的,那么它就早已经死亡或完全地瓦解了。所以,如果宇宙必须是被造的,它就必须不能是被一个存在于现存过程中的有限能力所创造,它必须受造于超然造物主的永恒的能力。这样,创造就无可辩驳地证实了其创造者的永能。 这是个叫人惊叹的事实,然而我们不禁要问,这个事实与我们个人的生命有什么关系呢?我要说,我们无时无刻不是靠着神的永能来侍奉祂,靠着这能力,我们能够成功地侍奉神。在进一步讨论之前,我必须跟大家分享一个奇妙的事实,那就是当我们讨论神的大能与我们个人的关系时,我们其实是将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局限在了一个非常小的视野中,因为神创造并维持宇宙万物的大能若单单从我们人的角度去思量,尤其是去思量这样广大的能力如何与如此渺小的我们产生关系时,我们乃是从某种程度上削弱了这大能应有的伟大,这是我在观看电影《生命之树》时的强烈感受;而从另一个方面,当我们看到,作为如此渺小和短暂的受造物,神的大能居然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在我们生命当中,叫我们活在那如浩瀚的洋海一般的规律当中,当我们看到我们的神不像自然神论中冷酷寂静的主宰,乃是如此亲密主动地与我们建立关系,创造我们,维持我们,拯救我们,这样看来,真是可以因小见大,反而从我们的生命中更见发现神的永能的奇伟壮阔,这也是我在观看电影《生命之树》时的强烈感受。多么奇妙! You are powerful simply because God is powerful. 话说回来,《圣经》应许我们说任何人有能力认识神的旨意,可以罪被赦免,抵挡试探,承受苦难,顺服服侍,并得着永生。通过耶稣基督的宝血,通过经文、祷告、盼望、爱和其他的弟兄姊妹,神赐给了我们所需要的力量。没有人需要失丧的生命;任何人都可以胜过自己的过去,得着战胜罪的胜利,并长成神所期望的样式——只要,只要我们放弃自己的挣扎,而向神敞开,让祂的大能进入我们的里面,亲自地在我们里面工作。如果神可以创造宇宙万物,祂改变我们成为合乎祂心意的器皿又有何难呢? 7只要刚强,大大壮胆,谨守遵行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离左右,使你无论往哪里去,都可以顺利。8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书1:7-8) 许多人想要在许多地方获得成功:事业、家庭关系、音乐、体育、政治、教育等等。然而神应许约书亚可以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上获得成功,那就是侍奉神。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否需要一个真正“成功”的生命呢?我们是否在服侍的当中感到疲乏无力呢?我们是否丧失了起初的热情和信心呢?让我们思想神的永能,那永无止境,连绵不断的大能供应着我们,托住我们。让我们敞开自己,降服在神“永久的膀臂”之下。 永恒的神,你的大能超乎受造物的想象,叫一切人口中的赞美也都显得苍白。神啊,你用那自有永有的大能托住你的创造,我们感谢你,因在这浩瀚冷寂的创造中,你与我们同在,爱我们,更加添给我们你的能力,叫我们成为你工作的器皿。神啊,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认识并相信真理;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成为神你的儿女;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胜过试探;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经受磨难和试炼;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服侍他人;因着你的大能,我们可以白白地接受永生。神啊,我们感谢你,感谢你不是一位飘渺而虚弱的神,感谢你永恒不衰的大能关乎我们的一切,感谢你成为我们的可站立的磐石,可倚靠的臂膀。求你帮助我们敞开自己,放下自我的挣扎和徒劳的努力,接受你进入我们里面,求你的大能改造我们,更新我们,叫我们可以成功地服侍你。阿门。 

彼此安慰

Posted on October 3, 2012

参考经文: 12这样我在你们中间,因你与我彼此的信心,就可以同得安慰。(罗1:12) 一点思考(甲): 这节经文充分反映了保罗的谦卑,他在第11节之后继续诉说他前往罗马的目的是想见到他们并为他们的事工提供可能的帮助,同时为了避免有人误会保罗是在自夸或自恃清高,他写下了第12节这样的一番话,表示他们真诚地为着罗马信徒的事工而喜乐。当他看到罗马的教会在恩典中兴旺起来就为着信徒的信心而得着大的安慰。 “同得安慰”在希腊文当中还有被鼓励、得力量的意思。试想罗马的信徒看到这样一句话会有何样的感受——伟大的使徒保罗说:“我想要见到你们,不仅希望我可以给你们一些东西,更是因为你们可以帮助我,鼓励我。”这是一个相互鼓励的事工。是彼此扶住,在事工上真正合一的表现,也是基督徒事工的核心所在。保罗给罗马信徒一些恩赐,而罗马的信徒给保罗一些安慰和鼓励。彼此帮助,为主的道工作,这是一班真基督徒的写照。服侍不是一条单行道,乃是需要互动和互通,靠着彼此的恩典不断地鼓励彼此,安慰彼此,在分享当中为主做工。 回应祷告: 赐安慰与平安的神,你配得一切的赞美!感谢你用你的话语浇灌我们,叫我们从里面被你洁净,又得着力量。神啊,你怜悯我们的软弱,不计算我们的不义,神啊,你用你的话语安慰我们的灵,叫我们知道你是那掌管宇宙万物的主,你是在洪水泛滥时坐着为王的耶和华神。因着从你而来的安慰和劝勉,我们在主力也常常彼此安慰,正如保罗所说:“你们该彼此劝慰,互相建立,正如你们素常所行的。”(帖前5:11)神啊,求你赐给我们信心,叫我们因着信心或许可以坚固别人,又赐给我们爱心,叫我们在耶稣基督了常常可以彼此扶住,彼此安慰,彼此劝勉,彼此强化。神啊,纵使世上的悲凉、孤寂、挣扎、苦痛常常攻击属你的人,但在耶稣基督里,我们终可以靠着信心彼此安慰,活出喜乐的生命来,因为你的灵是喜乐的灵,你的应许不致落空。愿我们更加委身在服侍当中,彼此配搭侍奉,分享彼此的恩赐,又常常用爱心和信心建立彼此,安慰彼此。愿我们常常可以在主里拥抱一下!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