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Posts tagged “世上的盐

Posted on April 12, 2011

参考经文 1这时,有几万人聚集,甚至彼此践踏。耶稣开讲,先对门徒说:“你们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就是假冒为善。(路12:1) 在这里可以发现一个细节,主耶稣开始祂的讲道之前,是先对门徒做出了这样的提醒和警告,要他们“防备法利赛人的酵”,然后从经文来看,“我的朋友,我对你们说,……”(路12:3)之后才开始对到场的众人讲道。 从《圣经》中,我们还可以找到两处类似的经文: 15耶稣嘱咐他们说:“你们要谨慎,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和希律的酵。”(可8:15) 11我对你们说:‘要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这话不是指着饼说的,你们怎么不明白呢?”12门徒这才晓得他说的,不是叫他们防备饼的酵,乃是防备法利赛人和撒督该人的教训。(太16:11-12) 可见主耶稣对门徒不止一次有过类似的教训。尤其是是在祂开始向数万人传讲开始之先,祂要特别地、再三地叮嘱门徒要有防备的心。这样的安排意义深远。 我们都知道“酵”这个东西在《旧约圣经》中是神所厌恶的: 15你们要吃无酵饼七日。头一日要把酵从你们各家中除去,凡吃有酵之饼的,必从以色列中剪除。因为凡吃有酵之物的,无论是寄居的、是本地的,必从以色列的会中剪除。(出12:15) 25你不可将我祭物的血和有酵的饼一同献上。(出34:25上) 11凡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有酵。(利2:11上) 酵,往往代表了罪恶和错误的教训或者异端。而我们如果研究一下面酵的特点,就更能发现它的可怕与可恶之处了: 首先、酵是残余、是顽固的根髓。 8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林前5:8) 其次、酵的效果是爆炸性的。 9一点面酵能使全团都发起来。(加5: 9) 第三、酵可以造成丰富饱满的假象,实际却是中空的、虚幻的。 6你们这自夸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林前5:6) 此外,从酵的物理属性来看,它还有如下特点: 酵往往在舒适安逸的环境中发挥效用、滋长迅速。 酵是霉变和腐坏的初始阶段。 酵让面原本的味道改变。 酵不稳定,变化多端。 这样的分析,让我想起了主耶稣在比喻中经常使用的另一件东西——盐。我们可以发现, 盐是稳定的、恒久的; 盐做调味料时可以让菜肴原本的口味显现; 盐在艰苦苛刻的环境中依然有巨大的作用(如助燃或者消融的作用); 盐是实实在在的; 盐作用在于防腐,在于出去朽坏与腐败。 对比之下,我们就可以很容易地看出为什么主耶稣一再告诫门徒,也包括我们每一个人要提防酵在我们里面的作用。可能真是在不经意之间,我们一点点的疏忽就会成为极其恶劣的见证。基督徒在这个世界上是主的见证人,本应做光做盐,身上的责任是巨大的。我们常用盖房子来比喻我们的信仰,说要把我们信心的根基打在基督做的磐石之上,这样上面的屋舍才会稳固。同样的,我们建造房屋的时候也是一砖一瓦垒砌而成的,可能一点点的疏忽就会让我们的整个信仰发生“骨牌效应”。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小小的好奇让夏娃听信了蛇的诱惑;小小的嫉妒让该隐犯下了杀戮之罪;小小的贪恋让大卫奸淫捋掠……这样的例子真是不胜枚举,酵让无数的伟大的人跌倒,就更有可能让我们犯错误。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一定要省察自己,好好地省察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也在心中留有那没有除干净的面酵;让我们警惕,不要让看似微小的过犯和罪行吞噬了我们的全部。在神的公义之下,罪就是罪,罪的工价就是死,没有大小轻重之分,我们不能感觉自己“大体上、总的来说”是好的,就以为已经拿到了天国的钥匙而有恃无恐,这不是自欺吗?这跟主耶稣讲的“假冒伪善”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既然要除酵,就是要完完全全地洁净自己,彻彻底底地跟罪恶断绝。这看上去很难?是的,靠我们自己,又有什么事情是容易的呢?就求神看到我们改变自己的决心,以祂的大能和智慧除去我们里面的酵。 同时,我们也知道舒适安逸的生活更能滋生面酵的滋长。这就给了我们一个恒久的警告,不要以为我们的信仰是一件一劳永逸的事情,更不要以为顺遂安逸的生活是完全美好的。如果我们看到事物的本质,美好的景象往往暗藏着虚假,舒适的环境往往是毁灭的前兆。我们也许会经历许多属灵生命的低谷,而这些低谷往往对应着我们世俗生活的高潮。酵往往在我们最开心、最满足、最舒服的时候开始爆炸性地滋长,而当我们被面酵吞噬,背离真道的时候,我们却往往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没有意识到其实危险已经伴随我们很久很久,因为世俗生活的高潮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膨胀的假象,让我们失去了方向感。这也是为什么属神的基督徒在苦难和磨砺当中更有喜乐的原因——他们宁愿被锤炼而时刻看到神的同在,也不愿做一块置放在温暖环境下迅速膨胀的面酵。 这里,我也真的是想跟那些有日子没有来到教会的弟兄姊妹说一点肺腑之言(如果你们还能够看到这些文字的话),真的是希望你们能够安静自己的心,看看自己现在跟神的关系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如果生活或工作都顺利,你们要懂得感恩,同时也要想想是不是被这些“幸福的事情”所缠累了呢?是不是也在属灵的生命中有过很多妥协和取舍呢?千万不要让自己像面酵一样膨胀起来,却还全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膨胀就意味着将来的霉变和腐败,真的是要警惕了!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有日子没有来教会了,请一定要明白这是你的生活重心出了问题。请不要不好意思,或有其他的顾虑,因为在基督里,我们是一家人,用牧师的话讲:“一次欢迎,永远欢迎”。神盼望你们早日回到这个大家庭里面。 从上面两点,我们可以看出来,面酵对门徒的作用可以是相当巨大的,所以主耶稣一直不忘特意提醒自己身边的人要有防备,要警醒。撒旦更愿意看到属神的人跌倒,也许主内的弟兄姊妹才更容易受到不好的影响,更容易用属世界的标准衡量自己,更容易变成敌基督的人。如果我们把《圣经》翻到下一章,就会看到另一个面酵的比喻: 14又说:“我拿什么来比 神的国呢?好比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路13:14) 对于这个比喻的解释历来有很多种,但如果用今天的这个观点去解释,有一种解释至少是合理的。 首先我们知道面酵代表罪和假道理,代表邪恶的教训。 这妇人可以代表异端或假先知(我们知道教会被比喻成贞洁的童女或新妇,而不是妇人),经文可以参看《启示录》第二章20节和第十七章。 三斗面在《圣经》中代表献祭,亚伯拉罕用三斗面接待天使;基甸、哈拿、以西结,都曾经用三斗面做为祭物献给神,所以我们可知三斗面是我们对神的侍奉,是人与神的交通。 按照这个解释,我们就知道,那些假冒为善的人以及被魔鬼撒旦利用的假先知把邪恶的教训和罪的种子掺杂在我们同神的关系之中,就让我们的生命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如果一点点小的问题不加以注意,我们整个人很快就会跟神关系破裂,最终沉沦;这就好像当我们看到水果上有一小块发霉了,我们往往会挖去那一小块,认为剩下的部分还是完好的,然而事实上,一丁点霉菌显露在外面,它的菌丝已经深入遍布了整个水果,只是我们看不见而已。这个道理我们很小就明白了,还记得《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吗? 而这一个出了问题人又会很快地影响教会里面其他的人,罪就在教会里面迅速蔓延,仿佛面团膨胀一样,教会看似兴旺,却俨然成了一个属世的俱乐部。所以现在我们明白,主耶稣这样叮咛身边的人要警惕邪恶的教训实在是有祂特别的考虑在里面的。亲爱的弟兄姊妹们,真的是感谢神能在今天给我们这样一个及时的启示和教导,让我们各人都为着自己的罪惶恐起来。省察自己,让我们可以靠着耶稣基督走成圣的道路,又让我们有从祂来的能力除去我们心中残余的面酵,让我们做着世上的盐,使里面洁净,不朽坏。同时也为着那些长久不来教会的弟兄姊妹们祷告,希望他们能够明白自己危险的处境,更能够借着主耶稣基督的亮光找回跟神的关系,早日回到教会的大家庭中来。也让我们每个弟兄姊妹都能在苦难中有盼望,在安逸时有警醒,让我们真的是不论光景如何,都要心无旁骛,专心仰望。阿门。  分享到微信

盐如何失去咸味?

Posted on June 16, 2010

参考经文 13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太5:13) 50盐本是好的,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你们里头应当有盐,彼此和睦。(可9:50) 34盐本是好的;盐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35或用在田里,或堆在粪里,都不合式,只好丢在外面。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路14:34-45) 如果这里的盐指的是现代食盐的主要成分氯化钠(NaCl)的话,那么,从严格的科学角度讲,咸味是氯化钠固有的物理属性,只要氯化钠的化学结构不变,它将始终保持不变的味道。反过来说,如果味道失去了,那么盐也就不再是盐了。这样的话,氯化钠在怎样的条件下才能发生变化进而失去味道呢?这要从氯化钠的化学结构说起: 根据传统的原子轨道理论,钠原子的原子核分别具有11个带正点的质子和不带电的中子,核外具有11个带负电的电子,分三层排布,最外层有1个电子。钠原子容易失去最外层电子,形成具有8电子稳定结构的钠离子。而氯原子的原子核分别具有17个带正点的质子和不带电的中子,核外具有17个带负电的电子,分三层排布,最外层有7个电子,容易得到一个电子形成具有8电子稳定结构的氯离子。当钠原子和氯原子相遇时,钠原子失去最外电子层的一个电子,成为钠离子,带正电,氯原子得到钠失去的电子,成为带负电的氯离子,正负离子异性电荷的吸引作用,与原子核之间的排斥作用达到平衡,形成了稳定的离子键。而众多的钠离子和氯离子通过离子键相结合,便形成了氯化钠晶体。根据玻恩-哈勃循环计算,氯化钠的晶格能高达3401千焦/摩,晶格能越大,离子键越强,晶体越稳定,因此氯化钠晶体非常稳定,熔点达到801摄氏度,沸点更高达1413摄氏度。 看来,在常温、干燥的条件下,氯化钠晶体很难发生化学变化,味道自然也就不会消失。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少听说食盐会变质。那么,常态下怎么才能让氯化钠发生变化呢?容易想到的办法便是电解氯化钠溶液了。电压驱动溶液中的钠离子和氯离子定向流动,形成电流,正离子迁移到阴极,并与电子结合,形成中性的元素或分子;负电荷向阳极迁移,给出电子,变成中性元素或电子。电解氯化钠溶液是工业制取金属钠和氯气的常用手段,在这个过程中,氯化钠发生化学反应,形成了其他物质,故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由此,我们可以至少得出以下四个确定的结论: 氯化钠本身不会失去固有的味道; 失去味道后便不再是氯化钠; 氯化钠在一般条件下不会发生化学反应; 促使氯化钠反应的电解条件在主耶稣当时的年代是难以实现的。 那么,主耶稣为什么要说“盐若失了味”呢? 分析到这里,你也许觉得我是在故意“找茬儿”。不瞒你说,确实有许多严谨的科学家通过这一点来质疑、甚至攻击《圣经》的正确性。然而,他们却忽略了发难的关键假设:盐就是纯净氯化钠。 主耶稣劝勉我们作世界的光和盐,显然这是一种比喻的说法。而比喻的目的是把思想对象同具有关联性的、人们熟悉的事物结合起来,形象生动地使要宣明的意思被接受和理解。为了使当时的门徒领悟基督徒在世上应有的面貌,主耶稣当然不会跨时代地说:“你们要做世上的发光二极管或世上的苯甲酸钠防腐剂”。由此可见,祂所说的“盐”也并不是科学家眼中的氯化钠纯净物,我们也就不能根据氯化钠的性质来理解“盐若失了味”了。 那么,在当时盐又是什么样子?它又是怎么失去味道的呢? 其实,盐在质量和纯度上都有许多不同的等级。即便在今天,也只有最高等级的盐才能摆上餐桌。大多数等级较低的盐都用于工农业生产当中。古代的盐则更难达到至纯至净。《圣经》时代以色列的大部分食盐来自死海,有的是从靠近死海的岩盐礁石上开采而来,有的是通过蒸发死海海水得到。这些盐常常掺有杂质,尝起来并没有那么咸。而湿气更会使盐分从礁石中淋洗掉,像盐这样重要的产品也会丧失咸味而失去全部价值。另外,盐分通过接触水、空气、强烈的日光或其他化学物质而流失或失去效用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因此,主耶稣所说的“盐失了味”实际上是指当时的食盐中氯化钠成分的减少,这不但不与现代科学研究结果不相违背,反而有了一层更深刻的喻义:盐可以被看作基督徒应有的品质,这些品质像盐中的氯化钠(化学性质稳定,具有杀菌、消毒、防腐、调味等作用)一样坚固不移,是基督徒在世上恒一不变的道德准绳,更是基督徒矢志更新世界、荡涤罪恶的坚定决心。一旦这些氯化钠失逸了(由于外界环境的改变),剩下的盐也只能是一盘乏味的沙土。保罗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 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我们从这个罪的世界中分别为圣,不是因为基督徒这个名号(盐),乃是因为我们具备了基督徒应有的品质(盐中的氯化钠),因为那些有味的盐(salty s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