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Posts tagged “世上的光

光照别人

Posted on March 23, 2012

参考经文: 16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 一点思考: 在昨天的分享当中,我们提到了穿戴基督作为新衣,提到了被圣灵充满,提到了行在光中。归根结底,这是一件事情,一个道理,乃是叫我们让基督徒的生命成为主耶稣在这个世界上的见证,让这个世界看见我们身上的新衣,我们身上的基督,我们身上的光。 说到这一点之前,主耶稣先用了一个比喻: 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太5:15) 灯的作用是把光投射得越远越好,若没有能够起到照明的作用,灯本身就失去了意义。所以,我们也当像这灯一样,照亮全部的人,不然,我们存在的意义又在哪里? 光体为什么要发光?光体发光的目的是什么?这或许是我们不经常思考的问题。试想,当太阳不发光的时候,它本身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太阳之所以发光不是因为它要通过发光获得什么利益、好处,或者让自己显得美丽或高高在上,或者让别人觉得离不开它;太阳发光单单是因为那是它自身的要求,是它证明自己存在的唯一手段。不论太阳是否愿意,它必须尽一切努力地燃烧、沸腾、散发出光芒照亮黑暗的地方——这是太阳存在的意义。如今,我们已经从耶稣基督得着了这样的光,我们也同样需要将这样的光释放出去,因为耶稣基督的光必须照亮所有的人,因为我们若不这样做,我们也将失去作为一名基督徒的意义。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那首振奋人心的赞美诗《Shine Jesus Shine》(真光普照): Shine Jesus Shine Lord the Light or Your Love is shining, In the midst of the darkness shining, Jesus light of the world shine upon us, Set us free by the truth You now bring us, Shine on me. Shine on me. Shine Jesus shine Fill this land with the Father’s glory Blaze, Spirit blaze, Set our hearts on fire Flow, river flow Flood the nations with grace and mercy Send forth Your word Lord and let there be light. Lord I come to Your awesome presence, From the shadows into Your radiance, By the blood I may enter Your brightness, Search me, try me, consume all my darkness, Shine on me. Shine…

选择光明

Posted on January 12, 2012

参考经文: 46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约12:46) 一点思考: 同样是这一节经文,在去年12月21日的分享当中,我们明白要在心里及行为上顺服真理,好叫我们出黑暗而入光明。其实顺服,也是一种选择。 我们每天都作出许许多多的选择。然而,有些人却坚持认为我们只不过是由元素构成的生物体,而我们自身对构成我们的这些元素并不具备控制力。有人批判基督徒把自己的道德信念强加给别人。此君坚称说,人们只能“对遗传和环境的因素作出反应。”任何偏好,无论是在“宗教上,喜欢的食物上,颜色上或是朋友上”都不是一种选择而 “仅仅是原始事实(brute facts)”。 这里要首先对“原始事实”这个哲学概念做一点点解释: “原始事实”也称为“赤裸事实”。它有绝对的意义和相对的意义。它的绝对意义是指不是通过其他事实而是通过自身而获取或者得到解释的事实。这样的事实是一解释系列的根本或基础。我们通常对为什么它应该就是如此不能作出完全的说明,却必须不加解释地接受它。思想体系的第一原理一般具有这样的地位。原始事实相应于传统形而上学的“自因”或必然存在,是最终不可解释的。对于经验主义来说,在感知中所给予的东西是原始事实。它是不可纠正的,可却是一切知识的基础。 它的相对意义是指,在正常情况下必定包含在更高层次描述中的任何事实,相对于那个更高层次的描述来说是天然的。尽管这个事实本身在另一种情况下也会成为一种包含它自己的天然事实的较高层次的描述。 所以,按照此君的道理,我们身上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都在根本上决定于基因和环境,而独立于制度或语言存在着的事实,而不是选择。此君进而呼吁道:“放弃信仰的虚假应许,而据其人类理性的火把吧。”然而讽刺的是,他通过鼓吹自己的信仰来作结,并要求读者作出他刚刚说人不能够作的事情——选择。 诚然,基因和环境的因素制约着我们作出选择,但 神依旧给予了我们充分的自由,而拒绝这种自由的人不相信绝对真理的存在,因为他们“住在黑暗里”。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主耶稣曾经让我们作出这样一个选择:“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我们是否愿意选择祂,接受祂,并靠着祂走出黑暗并获得生命的意义呢?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作出的选择。

顺服光明

Posted on December 21, 2011

参考经文: 46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约12:46) 一点思考: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约翰福音》时常提到“耶稣是光”这个主题: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1:4)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1:9) 19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20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21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 神而行。(约3:19-21) 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 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上的光。(约9:5) 耶稣对他们说:“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不知道往何处去。(约12:35) 基督的光总是鲜明可鉴,因为这光意味着对何为光最深刻的印象,对 神旨意最清晰的坚信。无论何时何地,当我们发问如何才能认识基督时,答案只有一个:相信祂。相信祂爱我们,并为了拯救我们死在了十字架上;相信祂通过圣灵激励我们好叫我们追随祂过圣洁的生活。 所以,当主耶稣说不断强调“我到世上来,乃是光”的时候,这乃是一个顺服信靠的功课。祂要求我们顺服那第一缕照耀在我们身上的光,顺服那熔化和打碎我们里面桎梏的光。祂更向我们保证,如果我们这样做,便“不住在黑暗里”。而不顺服,则如同再黑暗中行路,或如同做事不得要领,使我们寻不见祂的真理,仿佛缘木求鱼,画地为牢。而当我们顺服那光明,我们便看见,便得着要领,便寻见真理: 人若立志遵着他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 神,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约7:17)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当我们放下自己,去追随那美好的、真实的、纯粹的、正义的光,我们的视线就变得清晰起来;当我们清晰地看见,我们便得着那光,住在祂里面。要知道,除非我们有顺服的行为,不然一切对祂的认识和了解全是徒劳。纵使掌握丰富的知识却没有顺服依靠在耶稣基督的光中,那人不还是依然住在黑暗当中吗?那人所掌握的一切又有什么益处呢?徒有知识去没有光明的生命莫不是假冒伪善,令人憎恶吗? 玛利亚这样讲: 他母亲对用人说:“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约2:5) 真是要为这样的见解大声说“阿门”了!在多年的相处当中,玛利亚认识耶稣,她认识的方式正是给予耶稣最完全的顺服。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认识耶稣基督吗?我们如何表现这种认识呢?愿我们“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参约12:35),好叫我们认识那光,成为那“光明的子女” (参弗5:8)。阿门。

盐如何失去咸味?

Posted on June 16, 2010

参考经文 13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太5:13) 50盐本是好的,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你们里头应当有盐,彼此和睦。(可9:50) 34盐本是好的;盐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35或用在田里,或堆在粪里,都不合式,只好丢在外面。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路14:34-45) 如果这里的盐指的是现代食盐的主要成分氯化钠(NaCl)的话,那么,从严格的科学角度讲,咸味是氯化钠固有的物理属性,只要氯化钠的化学结构不变,它将始终保持不变的味道。反过来说,如果味道失去了,那么盐也就不再是盐了。这样的话,氯化钠在怎样的条件下才能发生变化进而失去味道呢?这要从氯化钠的化学结构说起: 根据传统的原子轨道理论,钠原子的原子核分别具有11个带正点的质子和不带电的中子,核外具有11个带负电的电子,分三层排布,最外层有1个电子。钠原子容易失去最外层电子,形成具有8电子稳定结构的钠离子。而氯原子的原子核分别具有17个带正点的质子和不带电的中子,核外具有17个带负电的电子,分三层排布,最外层有7个电子,容易得到一个电子形成具有8电子稳定结构的氯离子。当钠原子和氯原子相遇时,钠原子失去最外电子层的一个电子,成为钠离子,带正电,氯原子得到钠失去的电子,成为带负电的氯离子,正负离子异性电荷的吸引作用,与原子核之间的排斥作用达到平衡,形成了稳定的离子键。而众多的钠离子和氯离子通过离子键相结合,便形成了氯化钠晶体。根据玻恩-哈勃循环计算,氯化钠的晶格能高达3401千焦/摩,晶格能越大,离子键越强,晶体越稳定,因此氯化钠晶体非常稳定,熔点达到801摄氏度,沸点更高达1413摄氏度。 看来,在常温、干燥的条件下,氯化钠晶体很难发生化学变化,味道自然也就不会消失。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少听说食盐会变质。那么,常态下怎么才能让氯化钠发生变化呢?容易想到的办法便是电解氯化钠溶液了。电压驱动溶液中的钠离子和氯离子定向流动,形成电流,正离子迁移到阴极,并与电子结合,形成中性的元素或分子;负电荷向阳极迁移,给出电子,变成中性元素或电子。电解氯化钠溶液是工业制取金属钠和氯气的常用手段,在这个过程中,氯化钠发生化学反应,形成了其他物质,故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由此,我们可以至少得出以下四个确定的结论: 氯化钠本身不会失去固有的味道; 失去味道后便不再是氯化钠; 氯化钠在一般条件下不会发生化学反应; 促使氯化钠反应的电解条件在主耶稣当时的年代是难以实现的。 那么,主耶稣为什么要说“盐若失了味”呢? 分析到这里,你也许觉得我是在故意“找茬儿”。不瞒你说,确实有许多严谨的科学家通过这一点来质疑、甚至攻击《圣经》的正确性。然而,他们却忽略了发难的关键假设:盐就是纯净氯化钠。 主耶稣劝勉我们作世界的光和盐,显然这是一种比喻的说法。而比喻的目的是把思想对象同具有关联性的、人们熟悉的事物结合起来,形象生动地使要宣明的意思被接受和理解。为了使当时的门徒领悟基督徒在世上应有的面貌,主耶稣当然不会跨时代地说:“你们要做世上的发光二极管或世上的苯甲酸钠防腐剂”。由此可见,祂所说的“盐”也并不是科学家眼中的氯化钠纯净物,我们也就不能根据氯化钠的性质来理解“盐若失了味”了。 那么,在当时盐又是什么样子?它又是怎么失去味道的呢? 其实,盐在质量和纯度上都有许多不同的等级。即便在今天,也只有最高等级的盐才能摆上餐桌。大多数等级较低的盐都用于工农业生产当中。古代的盐则更难达到至纯至净。《圣经》时代以色列的大部分食盐来自死海,有的是从靠近死海的岩盐礁石上开采而来,有的是通过蒸发死海海水得到。这些盐常常掺有杂质,尝起来并没有那么咸。而湿气更会使盐分从礁石中淋洗掉,像盐这样重要的产品也会丧失咸味而失去全部价值。另外,盐分通过接触水、空气、强烈的日光或其他化学物质而流失或失去效用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因此,主耶稣所说的“盐失了味”实际上是指当时的食盐中氯化钠成分的减少,这不但不与现代科学研究结果不相违背,反而有了一层更深刻的喻义:盐可以被看作基督徒应有的品质,这些品质像盐中的氯化钠(化学性质稳定,具有杀菌、消毒、防腐、调味等作用)一样坚固不移,是基督徒在世上恒一不变的道德准绳,更是基督徒矢志更新世界、荡涤罪恶的坚定决心。一旦这些氯化钠失逸了(由于外界环境的改变),剩下的盐也只能是一盘乏味的沙土。保罗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 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我们从这个罪的世界中分别为圣,不是因为基督徒这个名号(盐),乃是因为我们具备了基督徒应有的品质(盐中的氯化钠),因为那些有味的盐(salty s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