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资料 导演:Darren Aronofsky 编剧:Darren Aronofsky / Ari Handel 主演:Russell Crowe / Jennifer Connelly / Ray Winstone / Emma Watson / Anthony Hopkins / Logan Lerma 发行日期:2014年3月28日(美国) 这是一部让我在电影院中哈欠连天、不住看手机的电影。即便从情节的组织,故事人物的矛盾冲突,演员的诠释以及特效的使用上来看,《挪亚》都是一部乏味的好莱坞烂片。作为一个基督徒,它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失望。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如果你是基督徒,那么可以完全不用看这部电影了——因为它几乎处处违背了《圣经》的真理。 此片的无神论犹太裔导演和编剧Darren Aronofsky在接受《纽约客》杂志的采访时坦承它是有史以来最不符合《圣经》的《圣经》电影。你或许会问是不是每个基督徒都应该看过之后再决定它的好坏呢?完全不是这样,正像你不需要杀人才知道杀人是不对的一样。电影《基督最后的试探》(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就是类似的一例。你不需要跑去看了之后才发现它是一部极度违背真理、亵渎信仰的影片。如果你愿意留心看完以下从《圣经》真理角度出发的影评,你会同意在下的观点的。 以下将从三个方面进行评价: 第一,电影并不忠于《圣经》记载。 制作方在一此采访中表示:“我们要同时做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个是不做任何违背经文的事情,另一个就是尽可能地在不与《创世记》相矛盾的情况下,打破传统。”让我们一起来看他们是如何漂亮地完成这个任务的: 电影与《圣经》记载对比 电影说 《圣经》说 起初,什么也没有。 “起初, 神创造天地。”(创1:1) 亚当和夏娃有三个儿子。 亚当和夏娃生该隐、亚伯、赛特和其他子女。(参创5:4) 挪亚的父亲拉麦在挪亚小时候被杀。 拉麦生挪亚后又活了595年,大概在大洪水的5年前死去。(参创5:30-31、6:11) 雅弗是挪亚最小的儿子。 含是最小的儿子。(参创9:24) 雅弗在方舟中放出乌鸦。 挪亚放出乌鸦。(参创9:7) 神使用了宇宙大爆炸和物种进化。 神用六天创造万物。(参创1) 人受审判是因为人对地球所做的。 人受审判是因为他们向圣洁公义的神犯罪。(创6:1-8) 挪亚建造方舟只是为了拯救“无辜”的动物,完成任务后,全人类都要灭绝。 挪亚建造方舟是为了拯救全家(参来11:7)和动物(参创6:19-20)。而神应许拯救挪亚(参创6:18) 进入方舟的是挪亚和他的妻子,闪和他的妻子,含,雅弗以及土八该隐。 进入方舟的是挪亚及三个儿子,挪亚的妻子及三个儿妇。(参创7:13) 显然,编剧对《圣经》的认识是一塌糊涂,他上面的话完全是用于宣传的谎言。你可能会觉得在下在过于较真儿。现在流行的是“不要在意细节”。但这反映出一种对《圣经》的轻慢。如果小的地方都不能准确,又怎么能够保证准确地把握全局(他们也没有做到)呢?你这么想,他们完全可以忠实地反映这些细节而不影响整个故事。让含做小儿子或者让挪亚释放乌鸦难道真得就那么难吗?影片却直接地违背那些本不会影响剧情的《圣经》真理。可以说,制作方真是不遗余力地避免“不做任何违背经文的事情”啊! 第二,电影在主旨上谬误百出。 该电影在宣传中的声明中有这样一段: 本电影的灵感来自挪亚的故事。虽然采用了艺术加工,但我们相信本电影是忠于作为全球亿万人信心基石的《圣经》故事的本质和价值核心。《圣经》关于挪亚的故事记载于《创世记》。 看来,除了最后一句话,其他都是胡扯。从某种角度讲,你可以说,这部电影的灵感中有挪亚的因素,它里面有挪亚这个人,有方舟,有洪水,还有一些其他《圣经》里面找得见的名字。可是你能说这就叫做忠于本质和核心价值吗?这是向全球基督徒开的玩笑吗? 电影中存在几处致命伤。挪亚的人物定位存在许多问题。很明显,编剧是一个挣扎在人文主义温情中的环保主义者。他不晓得人在神的创造和计划中的位置。在电影中,挪亚为了保护一只受伤的动物而杀死了三个人。对于这个好莱坞挪亚,动物比人更重要。他甚至根本没有打算去救那个含想要营救的女孩 。就连面对待产的儿妇,挪亚的态度依然是赶尽杀绝。整个电影的下半段,挪亚执着于保证全人类都灭绝,好让无辜的动物可以在新乐园中存活。 相比之下,《圣经》是如何记述挪亚的呢?他是个义人,与神同行(参创6:9、7:1;结14:14、20;彼后2:5)。他在神所命令的事情上都忠心(参创6:22)。挪亚还出现在“信心名人堂”那一章中:“挪亚因着信,既蒙神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来11:7)当然,挪亚不是完美的,但神在那个尽都是罪的世代宣布挪亚是个义人。《圣经》中的挪亚并不是电影中所描述的那样。这种对先知的刻意扭曲是对神和祂所拣选的仆人的亵渎。 第三,电影在神学上的错误是不可原谅的硬伤。 首先,电影对神存在严重误读(神论的错误)。如果你注意,会发现神在电影中被称为“创造者”,虽然这种称呼本身并没有问题,但如果这是祂唯一的名字就显得很奇怪了。这里面充斥着自然神论的哲学思想,事实上,我们的神不仅仅是创造者,祂也是宇宙的主宰,祂时时刻刻地维持、护理和管驭着祂的创造(参来1:3;徒17:28)。在电影中,神从不显现,也从不说话,祂永远都是遥不可及、漠不关心的。例如,挪亚是在梦中得到了各种零碎模糊的启示,而之后他就孤身一人去解开这所有的谜题并靠着自己完成这项任务,事实上,有部分关键的信息是挪亚的祖父玛土撒拉提供的。这个人在电影中更像是个巫师。然而《圣经》说神亲自向挪亚说话,确切地告诉祂要如何做,详细到方舟的长宽规格。是神不能直接向挪亚说话吗?是祂不情愿吗?是祂不在乎吗? 在电影中的神是残酷暴戾的。挪亚在电影中唯一的祷告是在他决定杀死自己孙女的时候。当他最后挪开匕首仰望天空说自己做不到的时候,他感到自己辜负了神(而紧随其后的醉酒场面更像是从这里而来的愧疚所致)。好像是在说,神想要挪亚杀死自己的孙女,只是挪亚没有能够履行神的计划而已。电影中的神,至少在挪亚眼中,不顾惜任何人类。挪亚与含、与妻子和闪的矛盾,从根源上都来自挪亚对神的认识。在挪亚的心中,这个神不但不关心人类的死活,更要彻底灭绝他们。我们在电影中看到了许多关于神的主题,例如神的怜悯,公义和审判。然而这些主题都被刻意地扭曲了。例如影片看上去像是一个素食主义者的自白。杀死动物或食肉都是一种罪,但这种罪在影片中不是向着神的罪,而是向着受造物(所谓的自然界)的罪。仿佛违背受造物比违背造物主显得更加重要。 其次,电影中表现出的善于恶违背了基督信仰的道德观。 20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苦为甜,以甜为苦的人!(赛5:20) 这是一节我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反复出现在我脑海中的经文。我们必须了解电影的导演兼编剧Darren Aronofsky自称是个无神论者。当然单单这个事实并不意味着他无法拍出基于《圣经》历史的好电影来,但这足以引起信徒观众的警觉。果然,影片中差不多每个道德问题都被扭曲了。 如上所述,与其说电影中的挪亚是个义人,他更像是个执着于洗劫全人类的疯子,他是个满脑子新世纪风潮的嬉皮士,他更关心的是大自然和小动物,而不是神。电影中的神采用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方式(典型的进化论)引入了亚当和夏娃,就是说,在始祖犯罪之前,有无数的动物已经按照这种方式在地球上生存了很久。这使得整个电影看上去是个天大的骗局。如果这个神要通过挪亚拯救自然和动物,祂又何必叫整个自然界在人类这个所谓的威胁出现之前就已经经历了亿万年残酷的自然法则的生生死死呢?如果动物是这个神真正在意的,祂还为什么要创造人类呢? 讽刺的是,反而是电影中的大反派土八该隐提出了本片中最有力的神学观点。土八该隐提醒挪亚,人类带有神的形象,并且受命管理动物和地球。当然,按照好莱坞的典型逻辑,这种想法被人为地极端化了。土八该隐是个坏人,但他至少相信土地的归属和人相比于其他受造物的优越性。吃肉在电影中被看做是最大的罪,当然直到大洪水之后人才被准许吃肉(参创9:3),但电影中那个痛恨吃肉的挪亚却对于杀人没有丝毫的犹豫,这岂不是更大的讽刺! 在挪亚对于始祖犯罪的复述中,蛇脱下的皮吸引了亚当的注意,这使得夏娃一个人走向了分辨善恶树的果子。而我们知道夏娃犯罪的时候,亚当就在她身边(参创3:6)。而那块蜕皮也仿佛成为了某种护身符保护着他们的子孙后代。所以,蛇的蜕皮是好的,而神是坏的。 电影中最奇怪、最纠结的地方莫过于那些石头人。这些堕落天使是好的。他们(被称为“守望者”)非但不是魔鬼,反而成为了自我牺牲的英雄。在伪经《以诺书》中提到名叫西姆扎斯的天使领袖带领两百个天使下凡与人类的女子通婚,因此悖逆了神,并用巫术败坏了人类。在电影中,这些天使却是因为可怜人类被暴怒的神赶出了园子而甘心带着善意来到地球帮助人类。当土八该隐宣布自己拥有挪亚所站的那块地的时候,他质问挪亚是否真的认为一个人能够敌得过他的军队。挪亚说:“我不是一个人。”好!基督徒观众一定以为挪亚要在这个巨大悬殊面前表达他对神的依靠。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那些石头巨人开始站起来帮助挪亚抵挡土八该隐。换句话说,挪亚压根儿没有指望神来拯救他。他的帮助来自堕落天使。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当这些石人即将被摧毁的时候,他们向天忏悔,于是就变成光射向了天空。另一个石人说:“他回到造物主那里去了。”然而《圣经》明确地说堕落天使不能得救,要接受永远的惩罚(参太25:41;来2:16;彼后2:4)。电影的导演却擅自让这些“真正的英雄”回到了天上。史诗般的英雄主义和人文主义的温情之下是对真理的赤裸践踏。 总的来说,电影的制作方不可能是忽略了这些道德因素,而是蓄意地扭曲《圣经》的道德观。在他们的心目中,神是暴虐无情的而堕落陈伟魔鬼的天使却成为了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英雄;爱与公义是水火不容的,人要正义就必须变得残酷;审判是可以靠着自己的努力回避的。 最后,电影试图将进化论合理地融入到创造中去。挪亚描述说:“起初,什么都没有。”之后就用一连串宇宙大爆炸的视觉特效展示了这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其中你能看到在第二天,地球是通过星云假说理论形成的,而月球则是由行星撞击被甩出去的另一个火球冷却而成。之后,电闪雷鸣,生命开始从海洋中微小有机物中出现。先是有鱼,渐渐爬向陆地,随后出现了爬行动物,又进一步进化为啮齿动物,紧接着,灵长动物出现。镜头中一只大猩猩拉扯着藤条跃入一片白光中。当光芒逝去,浑身金光闪闪的亚当和夏娃映入眼帘。 可以说,这是完全彻底地对神创造世界的真理的摒弃。电影毫不保留地讲述了一套进化论的世界观,并不遗余力地暗示人类是从猩猩进化来的。那么,影片中提到的人类所带有的神的形象又有什么意义?难道这些所谓的作为人类先祖的动物也带有神的形象吗?《圣经》明确地、公开地否定任何形式的进化论,不论是地球的产生,动植物的产生还是人类的出现。神在六天内创造了一切(参创1;出20:11),每样受造物都是“各从其类”地被创造出来。当然,这里无法深入地去讨论进化论的问题,但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神的创造与我们所观察、所发现的都完美地吻合。《圣经》中关于创造的真理在电影中被完全地扭曲了。 电影中还有许许多多的错误,但在下就到此为止了。当然,我们并不能指望好莱坞能够拍出忠实反映《圣经》真理,毕竟世界想要的从来都不是真理(参罗1:18)。基督徒是“圣洁的国度”(彼前2:9),神的儿女不可能面对充斥着与《圣经》真理完全相反的作品,而只是寻求它的娱乐价值。有的信徒说,大可不必那么严肃,我们大可让脑子歇一歇,单纯地享受这部电影。这种相反却与《圣经》的教导南辕北辙:“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 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林后10:5)请看,是要将“所有的”心思意念顺服基督。 你或许会说,《挪亚》打开了宣教的窗口,为许多人提供了认识基督教的机会。毫无疑问,基督徒有更多的机会去跟身边的人谈论这部电影。然而将电影跟《圣经》的真理联结起来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在电影本身已经制造了许多麻烦。你要怎么从《圣经》的角度解释“石头人”?为什么神在电影中没有说话?蛇的蜕皮真的有魔法的效果吗?……相比之下,可能向一个没有看过电影的人讲解挪亚的真实故事更来得容易。不要忘记,没有电影,没有所谓的科技和感官效果,我们依然要传福音。让我们再一次回到宣教的根本: 16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17因为 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罗1:16-17) 盖棺定论地来说,《挪亚》亵渎了神的形象和属性,扭曲了挪亚的原貌。这部电影对于那些对《圣经》缺乏正确理解的人来说是危险的。这是一部不值得推荐的电影,对于基督徒来说,更没有必要去看。 23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 最后,如果利用这部电影来分享福音呢?首先,你不需要看了这部电影之后才有能力和知识去跟别人讨论。一切的答案都在《圣经》当中。在任何问题面前,记得打开《圣经》告诉别人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此外,向其他人谈谈你之所以拒绝观看这部电影的原因。谈谈这部电影如何冒犯了一个基督徒对神、对自己和对整个世界的基本认识。这会成为你信心的有力见证。 坚持《圣经》的真理,相信自己在宣讲真理是的权柄——这权柄是从天上来的,所以你不是以一个理论来反对另一个,你是在宣布唯一的真理。你的目的永远都是福音,从《圣经》的角度去讨论罪,讨论人的堕落,讨论神的公义和审判,讨论神的爱和拯救。你将发现,当我们回归神的话语时,一切都指向了福音,指向了耶稣基督。神的独生子道成肉身降世为人,完全地顺服天父,定意在十字架上放下自己的生命做全人类的代赎,又从死了复活胜过了罪和死亡。我们应得的刑法已经被耶稣基督完全担当了。当我们以悔改的信心转向祂的时候,就从神的恩典得着了拯救。正像挪亚在神的眼中蒙恩得救一样,我们也可以定睛在耶稣基督——我们得救的方舟上。 去,尽我们所能去宣讲这大好的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