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经文(丙)

26因此, 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罗1:26)

“女人”(women)从希腊原文(thelus)来看,并没用使用通常用来指“女性”(gune/gyne)的词,而是特指性方面,是一个不那么光彩的词汇,指的是低等的雌性受造物。

“变为”(exchange)这个词的希腊原文“metallasso”在《新约》中仅出现在这里和上一节经文中(参考2013年6月13日的分享)。它表示一项事物彻底停止,而取而代之地开始另一项事物。在这里,女人放弃了她们异性相恋和生育的天然功能,取而代之地接受同性恋的谎言。女人成为了同性恋,发生不自然的性关系,并不以此为耻。这个动词的时态是不定过去时,表示这是过去确凿的动作,语态是主动态,表示这是一个出于主观意愿的行为。这些女人刻意地选择用不自然替换自然,这更体现出当神任凭的时候,人就被这些可羞耻的情欲征服,丧失了原有自然的方式。

第一个“变为”是用真理交换谎言;第二个“变为”则是第一个交换的结果,是性关系中自然法则的倾覆。男人与女人的两性关系被同性之间的性行为所取代。而讽刺的是,甚至是最低等的动物也不会有这样违背自然的行为,然而,人类,作为高等的受造物,却在做出禽兽不如的行径!

“顺”(natural)希腊原文是“phusikos”,符合自然或属于自然顺序的,是人出于下意识的行为,反应了人原本的属性或天性。因此,男女之间的性关系才是真正自然的关系。相对来说,“逆”(unnatural)希腊原文是“para phusin”意思是一旁的、相对的、相反的。与一切自然的事情相悖的,就都是不自然的。

“性”(function)指的是使用或使用的行为或方式。它可以表示对某事物的惯常的使用,因此在中文中被翻译为“性”。希腊原文“chresis”通常也用于表示性交。在今天的经文中,指的就是亲密的性关系,更确切地说,是扭曲地使用人的身体而不是按照神创造男女的计划来使用。

保罗为什么会首先将女人之间的同性恋行为呢?有人解释说,这更突出了这种在被神抛弃的忿怒之下人的堕落之深,因为在绝大多数文化或社会中,妇女通常都是最后陷入同性恋或其他道德出轨的。可是如今,就连妇女也是这样,这个被神任凭的世界已经是恶贯满盈了!

自然不自然,正确不正确,人是没有标准的,因为活在这个罪恶的世界中,人总是不断地改变、妥协和堕落。过去不自然的事情现在都是再自然不过了,过去不正确的事情现在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更有甚者,过去自然和正确的事情,现在却在人的眼中是那么的腐朽和陈旧。然而,神是不变的,神公义的标准也是永恒的。在神眼中看为可羞耻的情欲,永远都是可羞耻的,不管人是不是感到羞耻。希腊文化的覆灭就是从这些扭曲悖谬的谎言开始,回首看看人类这短暂的文明史,那消亡在尘埃当中的,不都是罪的牺牲品吗!

神任凭人类陷入偶像崇拜当中,现在又任凭他们享受可耻的情欲。人既在属灵上,又在道德上完全地堕落了。

When man forsakes the AUTHOR of nature, he inevitably forsakes the ORDER of nature.

为什么保罗要特别地提出同性恋这个问题呢?很明显这种性行为是不正常的,因此它成为人犯罪可怕程度的标致。其他的罪是邪恶的,但它们都是自然的邪恶。神强调扭曲的罪,是要向我们展现一个不信之人的里面都溃烂了,而这标志着整个社会更大、更深的疾病。保罗同样强调这一种罪也是因为它太普遍了。在《罗马书》的写作地点哥林多,所盛行的希腊文化认为同性之间的爱是最纯洁、最高尚的爱。许多有地位的希腊人都私养娈童。罗马的情况也毫无差别,帝国的前十五个皇帝中十四个是同性恋。如果我们是信徒,这个可怕的事实或许更能够激励我们接近基督好叫我们真正活出我们所信仰的生命来。如果我们不是信徒,保罗这样的话便犹如当头棒喝,叫我们或许可以进入信的当中去。


永恒的造物主,你配得赞美,因你创造我们且看着是好的。你精妙的设计、高深的手段叫人赞叹,因凡出于你手的都是最完美、最自然的。然而我们拒绝你对我们的祝福,抵挡你放在我们里面那天然的“律”和“性”,叫我们不但做出悖逆的行为,更丝毫不感到羞耻。神啊,我们得罪了你,求你赦免。求你光照我们,好叫我们借着你看到一切事物的本相。好叫我们借着你,顺服你自然的法则。神啊,我们人看不见也不明白,因为我们里面没有光;我们喜爱虚谎,因为黑暗不接受光。神啊,愿我们接近你,愿你在我们里面,愿我们看到你恒久不变的真理。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