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经文(丙)

24所以, 神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罗1:24)

“任凭”(give over)在希腊原文中表意极强,意思是将某人拱手叫在另一人的权力或权威之下。这里讲的是神的行为,因为人类的罪,祂将他们送交给审判。除此以外,这个词在《圣经》中还表示“背叛”、“出卖”或“交给”的意思。

神把我们交在我们自己追求的淫欲的权势之下,叫我们或成为那不得不顺服自己情欲的“囚犯”。神对人的“抛弃”一方面反映了祂公义的忿怒(参罗1:18),但另一方面,祂任凭人类,允许他们看见没有神的生命是何等可怕和无助。那样的话,在神的义愤之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充满爱的救赎。神叫人类顺着自己的意思行事为人,不仅仅是对他们的惩罚,更是允许他们看见没有神的空乏。这是多么可悲可怕的一副图景!

神的任凭是一个可怕的想法,但是最里面的良心一旦觉醒,就印证出神的公义来。从某个角度来看,这不过是一个自然过程的演进,罪一旦被它的必然结果暴露出来,不用任何输入,可以说,它自己可怕的牵引力就会把人拖向痛苦的深渊。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这是神的惩罚亲自地、个人地分配并施加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的神不允许不公,这与祂的永恒属性相悖。于是,神构建这个一个自然过程,叫一切错误的都必然顺着趋势彻底败坏。

有人觉得“神的任凭”是神助长并推动了人的犯罪。仿佛祂先鼓励人去犯罪,之后又为他们的行为审判。人似乎显得很无辜。事实上,神的圣洁绝对不会允许祂怀有这样的初衷。神的任凭,并不是敦促人犯罪。另一方面,有人把任凭理解为一种“许可”:“神让他们把自己交给了罪恶。”

在《罗马书》的这段经文中,出现了三次“神的任凭”(参罗1:24、26、28),这里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解释。

首先,早期教会最普遍的解释是,神消极地允许人类堕落到应遭惩罚的境地。然而,动词的主动语态否定了这种观点。叛逆的人堕落成为不洁净的和淫乱的并不是出于神的允许,祂通过施行审判来维持叛教与淫乱之间的道德联系。

其次,另一个常见的观点是在奥古斯丁之后。神从人那里夺去了祂普遍恩典工作的一部分。祂撤回了那拦阻人们免于邪恶的手。神在外邦人的堕落中并不是完全被动的。在哪里我们可以看见祂的作为呢?祂主动地撤回自己的手,让那船随波逐流。

16他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徒14:16)

祂从未对外邦人做那些祂对选民始终没有停止去做的那些事情。但这并不能说明这是神简单的抛弃。这是一种带有力量的、主动的撤回。

3耶和华说:“人既属乎血气,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然而他的日子还可到一百二十年。”(创6:3)

神的大能在执行祂的律法时是积极主动的。如果有人问什么样的行为才能与神的道德完美相和谐,毫无疑问的,答案是当人的堕落达到了某个程度,只有他自己过度的堕落可以叫他明白堕落的可怕和悔改的可贵。于是,在某个时刻,那个回头浪子的父亲就放手他的儿子,甚至给他资产叫他出去挥霍,为的是等待浪子真正回头的那一天。

其实,从本质上,这也类似与“神的允许”的观点。《使徒行传》第十四章16节恰恰说明了这一点。“神任凭他们行污秽的事”这形容的是一种司法行为,是一种“司法上的抛弃”。我们不能忽略这个动作带有的主动的力量。

因此,最后,我们知道“神的任凭”一定带有司法判决的意味。它的意思不只是神从作恶的人那里撤回了祂的供应和普遍的恩典那么简单,而是祂主动将人类交给了他们自己欲望的审判。

这个词还出现在《以弗所书》当中:

19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弗4:19)

那段经文提醒我们判刑并不削弱人的责任。在神报应的行为中从来都没有对人的强迫。神没有招致或促进邪恶。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当人放纵自己,将自己交给淫欲的视乎,神就将他们交给审判。

人总是这样,只有真正走投无路,才准备好想起耶稣基督来。当时当那么空虚的时刻到来时,当他最终面对自己里面的“对神的真空”时,当他发现不顺服只能导致痛苦时,当他收割自己的罪的苦果时,那时,只有在那时,他才真正准备好自己接受神的恩典!很不幸的是,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没有想明白这一点。他们死,却不知道自己行为的愚昧。然而有些人走投无路,最终,在无数个错误、失败与挫折之后,他们开始仰望神。而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终于发现原来神一直都在那里等待着他们。

“任凭”带有司法的意味,因为它表示将罪犯送交行刑。当人弃绝独一的真神,祂就抛弃他们:

13你们竟离弃我,侍奉别神,所以我不再救你们了。(士10:13)

2他出来迎接亚撒,对他说:“亚撒和犹大便雅悯众人哪,要听我说:你们若顺从耶和华,耶和华必与你们同在;你们若寻求他,就必寻见;你们若离弃他,他必离弃你们。(代下15:2)

20那时, 神的灵感动祭司耶何耶大的儿子撒迦利亚,他就站在上面对民说:“ 神如此说:你们为何干犯耶和华的诫命,以致不得亨通呢?因为你们离弃耶和华,所以他也离弃你们。”(代下24:20)

11“无奈我的民不听我的声音,以色列全不理我。12我便任凭他们心里刚硬,随自己的计谋而行。(诗81:11-12)

神是如何做的呢?祂移走那放在我们心中的约束,叫人类的完全堕落的罪性自行走上那条毁灭的轨道。结果就是人类弃绝了真理,不论是在思想上还是行为上都变得如同野兽一般。当人失去神的时候,他们也总是失去他们自己

先知何西阿这样表达了神的任凭当中审判的一面:

17以法莲亲近偶像,任凭他吧!(何4:17)

如果我们以为神的恩典和怜悯是为了允许我们可以继续活在罪中,那我们就不可能停止犯罪。事实上,这是神的忿怒显明在不虔不敬的人身上(参罗1:18)叫那些抵挡神的人抵挡他们自己,毁灭他们自己。


公义的主宰,爱我们的神,今天我们再一次看到人性的可悲,看到被你弃绝的可怕。神啊,你是如此爱我们,爱我们以至于要让我们真正地脱离罪的辖制,而成为圣洁。神啊,你如此爱我们,甚至主动地任凭我们在罪的阵痛的当中绝望,又在绝望当中向你幡然回转。你的爱不可测度,因为我们总不能理解,就好像悖逆的儿子不能理解用心良苦的父亲一样。但是,神你却依然爱我们,你定意让我们在罪中彻底地死了,又借着耶稣基督的救赎向着义活了过来,成为新造的人。父神啊,感谢你的任凭,就仿佛含着泪的老父亲用震颤的手打在不孝儿子脸上的一记耳光一样,神啊,你盼望我们晓得罪的可怕,盼望我们对罪彻底绝望,盼望我们执意走到自己的尽头,盼望我们在绝望中悔改,到那时,你就张开双臂欢迎回家的儿子,因为你爱我们,始终不变。神啊,求你帮助我们,你圣善的灵充满我们,叫我们这些软弱的肢体可以靠着你得着刚强,叫我们在你里面就深深痛悔,向你哭求说:“父啊,我再也不敢了。”神啊,我们愿转向你,我们愿在你的里面成为圣洁。神啊,我们的改变或许漫长,我们的生命或许有起伏,求你不要向我们掩面,求你不要弃掉,因为“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诗篇118:22)因为我们是你的器皿,你总不弃掉。因为你总不离弃我们,因为你爱我们到底。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