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经文(丁)

22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

英文中有个说法称为“the brilliant fool”,意思是“杰出的愚人”。虽然声名远扬,却又因着抵挡关于神的知识而成为彻头彻尾的愚昧。这样的人,越是聪明,就越显得愚昧。知名的哲学家伏尔泰就是一个可悲的例子。

一位眼瞎的贵族老妇写信给伏尔泰,希望他能够改变她对人生的悲观看法,并给予她安慰。伏尔泰回复说:“我想我们(人类)真的都是劣等生物……我劝你还是尽可能地享受所剩无多的生活吧。”伏尔泰曾如此咒骂主耶稣:“诅咒这个混蛋!”这样的话实在是十恶不赦,然而也正是这样的话,这样的人显明地描述出当一个人开始阻挡神的真理来合理解释自己不义的行为时,他的堕落可以是何等之深!

伏尔泰是所谓的“启蒙运动”的弄潮儿,然而从神的角度来看,“启蒙运动”却是一个悲哀的逆喻——“理性的年代”催生出的却是一个事实上“愚昧的年代”。在十八世纪,一种被成为自然神论的哲学席卷欧洲,在这场人类自以为是的闹剧甚嚣尘上的当中,臭名昭著的伏尔泰扬言,五十年之内《圣经》就会被遗忘,基督信仰也将被丢入故纸堆。他这样写道:“我将叫你们看到只消一个法国人是怎么在五十年内毁掉它的。”“未来二十年,基督信仰就会不复存在。我一只手就能毁掉那十二个门徒建立的大厦。”

然而,讽刺的是,在1778年,大约是伏尔泰死后的二十年,日内瓦圣经工会买下了伏尔泰的房子用于印刷《圣经》和其他基督教著作。而后这里更成为英国和外国圣经工会在巴黎的总部。《圣经》依然畅销,而六卷的伏尔泰全集却只售90分——看到,神还是充满幽默感的。伏尔泰声称是相信“神”的,只是那是一个他自己想象中的“神”,而不是真神,他拒绝《圣经》甚至不相信永生。就像俄国宇航员登上太空时所说的:“我上了太空,可我没看见祂!”大错特错。当他打开驾驶舱买入永恒的时候,他就必然看到神;当伏尔泰停止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他也一样可以看到祂。即便就连这最后一口气也是那来自他所厌恨的神的恩典。伏尔泰临死的时候应该是他一生最有智慧启示的时刻,因为他开始怀疑自己对神的怀疑。太多的怀疑论者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只是并没有向伏尔泰那样等到将死的那一刻。在他说了、做了这么多之后,伏尔泰显然开始怀疑是否真的存在天堂和地狱。从这个角度讲,他的确是聪明的,因为明显他晓得自己“永恒的结局”在哪里。就在他死之前,这位著名的无神论者发誓说:“我希望我从来就没被生下来过!”

伏尔泰的医生特洛钦(Trochim)是一位基督徒。伏尔泰在临死前对他说:“我被神和人抛弃了。如果你能给我六个月的生命,我把我所有的一半都给你。”医生回答说:“先生,你甚至都不能活六个礼拜。”伏尔泰说:“那我就要下地狱了。并且你要同我一起。”话音刚落,他便哭喊起来:“我被神和人抛弃了!我要下地狱了!哦,基督啊!哦,耶稣基督啊!”就在这样的呼喊之后,伏尔泰断了气。

伏尔泰的一生是多么可悲。生前,他曾说:“如果上帝不存在,那就有必要发明一个上帝……”“现在来看那发现万有引力的牛顿的伟大思想。当他开始学习一本被称为《圣经》的书的时候,好像是为了相信其中虚幻的废话。他相信人的知识可以增长到我们都能够以每小时五十英里的速度行驶!这个可怜的老糊涂!”然而,在今天,即便是个怀疑论者,看到伏尔泰的一生和他的哲学也会说:牛顿是智慧的哲学家,而伏尔泰才是个可怜的老糊涂。

有人说伏尔泰曾表示:“如果一个神迹在巴黎的市场里当着两千人的面发生了,我宁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去相信两千人的见证。”

其实,像伏尔泰这样的可悲可叹的事例是举不胜举的。从逻辑上来看,从最真实的角度来看,无神论者是不可能存在。因为证明“不存在性”需要找到满足“不存在”的所有条件,即每一个条件都是必要但不充分的。而相反地,“存在性”的证明题,则需要找到至少一条满足的条件即可,即每一个条件都是充分但不必要的。所以,人要想证明神的不存在,就必须拥有一切的知识,包括关于没有那至高者的知识。然而我们都不是全知全能的,我们不可能真正地、确定地、绝对地知道神是不存在的。而结果是什么呢?在求证中,我们有无数、不可辩驳和否认的证据叫我们知道神的存在。

特洛钦在一封写给朋友的心中这样见证道:

义人的死犹如美好的一天的终结,当我将它与伏尔泰的死相比的时候,我看见的是明亮秀丽的天气和黑色的雷暴的不同。这个人最后在我的照顾下死去算是命中注定。我常常向他诉说真理。而他经常这样对我说:“是的,朋友。你是唯一给过我好建议的人。如果我都听了那些建议,我也不至于状况这个糟糕了。我疯狂地吸烟,用那叫我晕头转向的香料麻醉自己。你帮不了我什么了。给我找个疯子医生!怜悯我,我疯了!”

每每想到这些我就不住地发抖。他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治疗手段都无济于事,死亡就徘徊在他的眼前。从那一刻起,疯狂就占据了他的灵魂。他是在狂怒的折磨下结束了自己。

世界的哲学就是如此:

  • 人都是良善的;
  • 没有人失丧;
  • 对耶稣基督的信仰并不一定是为了拯救。

22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

牛顿在自己的见证中写道:

人类就是傻瓜。“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他们的确可以测量大地,可以几乎数遍繁星;他们在艺术和发明,在科学和政治上繁荣,那么他们又怎么被成为傻瓜呢?古时不信上帝的人,在埃及、希腊和罗马的居民,都在这一类的智慧上极有声望。直到今天,他们依然是被无数希望在历史、诗歌、绘画建筑以及其他人类天才上出类拔萃的人们学习的榜样。他们修整边幅,却不更改自己的心。然而那些最富盛名的哲学家、法学家、逻辑学家、演说家和艺术家们,却都如同婴儿或傻子一样在那真正的智慧上一贫如洗。“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对神的无知,以及对自身弱小的感知,对依靠那穿越他们之上之大能的感知,加上内部恐惧的原则,他们不晓得这恐惧从何而来,又如何正确地面对恐惧,于是他们敬拜受造物而不是造物主。将他们的信放在牲畜和石头上,放在人手所造的器物上,放在不存在的怪兽上。这些神话学对我们是一个学习的巨大领域,然而在真理面前,我们从中得着的满足或许跟我们在梦中或从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子那里得着的一样。

通过先知耶利米,神这样宣布:

14各人都成了畜类,毫无知识,各银匠都因他雕刻的偶像羞愧。他所铸的偶像本是虚假的,其中并无气息。15都是虚无的,是迷惑人的工作。到追讨的时候,必被除灭。(耶10:14-15)

主耶稣在谈到不要积攒财宝在地上时,说:

23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6:23)

可见,人手所造的偶像不是叫我们得着光明,乃是昏暗我们的眼,且是极大的黑暗。

保罗在写给聪明的哥林多人的信中,这样说:

18人不可自欺。你们中间若有人在这世界自以为有智慧,倒不如变作愚拙,好成为有智慧的。19因这世界的智慧,在 神看是愚拙。如经上记着说:“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林前3:18-19)

这些自以为聪明的人,成为了哲学家(philosophers)吗?不,他们是“蠢学家”(foolosophers)


创造我们,赐我们各样天父的神,你的爱配得颂赞,因我们都不配你这丰厚的恩赐,因我们常常陪着自己的义质问、弃绝、诋毁你的圣名。神啊,人的聪慧、人的名望、人的杰出都算得了什么呢?若人不认识神,这一切的聪慧、名望和杰出便都实实在在地显出了人的愚昧。越是自觉聪明,便越是愚昧。神啊,关于伏尔泰的故事是一个可怜的悲剧,我们既不愿自己的灵魂在悲哀和黑暗中挣扎死去,便更加明白人在神面前的位置,也更有热心用于将那些岌岌可危的灵魂带回到基督的永恒当中来。神啊,真的愿我们更加在宝贵基督里得着真知,因我们晓得在神的羔羊面前,一切人,就连像伏尔泰这样的人,都要承认耶稣是主。“所以 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10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 神。”(腓2:9-11)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