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Archive for

杰出的愚人

Posted on April 29, 2013

参考经文(丁) 22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 英文中有个说法称为“the brilliant fool”,意思是“杰出的愚人”。虽然声名远扬,却又因着抵挡关于神的知识而成为彻头彻尾的愚昧。这样的人,越是聪明,就越显得愚昧。知名的哲学家伏尔泰就是一个可悲的例子。 一位眼瞎的贵族老妇写信给伏尔泰,希望他能够改变她对人生的悲观看法,并给予她安慰。伏尔泰回复说:“我想我们(人类)真的都是劣等生物……我劝你还是尽可能地享受所剩无多的生活吧。”伏尔泰曾如此咒骂主耶稣:“诅咒这个混蛋!”这样的话实在是十恶不赦,然而也正是这样的话,这样的人显明地描述出当一个人开始阻挡神的真理来合理解释自己不义的行为时,他的堕落可以是何等之深! 伏尔泰是所谓的“启蒙运动”的弄潮儿,然而从神的角度来看,“启蒙运动”却是一个悲哀的逆喻——“理性的年代”催生出的却是一个事实上“愚昧的年代”。在十八世纪,一种被成为自然神论的哲学席卷欧洲,在这场人类自以为是的闹剧甚嚣尘上的当中,臭名昭著的伏尔泰扬言,五十年之内《圣经》就会被遗忘,基督信仰也将被丢入故纸堆。他这样写道:“我将叫你们看到只消一个法国人是怎么在五十年内毁掉它的。”“未来二十年,基督信仰就会不复存在。我一只手就能毁掉那十二个门徒建立的大厦。” 然而,讽刺的是,在1778年,大约是伏尔泰死后的二十年,日内瓦圣经工会买下了伏尔泰的房子用于印刷《圣经》和其他基督教著作。而后这里更成为英国和外国圣经工会在巴黎的总部。《圣经》依然畅销,而六卷的伏尔泰全集却只售90分——看到,神还是充满幽默感的。伏尔泰声称是相信“神”的,只是那是一个他自己想象中的“神”,而不是真神,他拒绝《圣经》甚至不相信永生。就像俄国宇航员登上太空时所说的:“我上了太空,可我没看见祂!”大错特错。当他打开驾驶舱买入永恒的时候,他就必然看到神;当伏尔泰停止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他也一样可以看到祂。即便就连这最后一口气也是那来自他所厌恨的神的恩典。伏尔泰临死的时候应该是他一生最有智慧启示的时刻,因为他开始怀疑自己对神的怀疑。太多的怀疑论者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只是并没有向伏尔泰那样等到将死的那一刻。在他说了、做了这么多之后,伏尔泰显然开始怀疑是否真的存在天堂和地狱。从这个角度讲,他的确是聪明的,因为明显他晓得自己“永恒的结局”在哪里。就在他死之前,这位著名的无神论者发誓说:“我希望我从来就没被生下来过!” 伏尔泰的医生特洛钦(Trochim)是一位基督徒。伏尔泰在临死前对他说:“我被神和人抛弃了。如果你能给我六个月的生命,我把我所有的一半都给你。”医生回答说:“先生,你甚至都不能活六个礼拜。”伏尔泰说:“那我就要下地狱了。并且你要同我一起。”话音刚落,他便哭喊起来:“我被神和人抛弃了!我要下地狱了!哦,基督啊!哦,耶稣基督啊!”就在这样的呼喊之后,伏尔泰断了气。 伏尔泰的一生是多么可悲。生前,他曾说:“如果上帝不存在,那就有必要发明一个上帝……”“现在来看那发现万有引力的牛顿的伟大思想。当他开始学习一本被称为《圣经》的书的时候,好像是为了相信其中虚幻的废话。他相信人的知识可以增长到我们都能够以每小时五十英里的速度行驶!这个可怜的老糊涂!”然而,在今天,即便是个怀疑论者,看到伏尔泰的一生和他的哲学也会说:牛顿是智慧的哲学家,而伏尔泰才是个可怜的老糊涂。 有人说伏尔泰曾表示:“如果一个神迹在巴黎的市场里当着两千人的面发生了,我宁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去相信两千人的见证。” 其实,像伏尔泰这样的可悲可叹的事例是举不胜举的。从逻辑上来看,从最真实的角度来看,无神论者是不可能存在。因为证明“不存在性”需要找到满足“不存在”的所有条件,即每一个条件都是必要但不充分的。而相反地,“存在性”的证明题,则需要找到至少一条满足的条件即可,即每一个条件都是充分但不必要的。所以,人要想证明神的不存在,就必须拥有一切的知识,包括关于没有那至高者的知识。然而我们都不是全知全能的,我们不可能真正地、确定地、绝对地知道神是不存在的。而结果是什么呢?在求证中,我们有无数、不可辩驳和否认的证据叫我们知道神的存在。 特洛钦在一封写给朋友的心中这样见证道: 义人的死犹如美好的一天的终结,当我将它与伏尔泰的死相比的时候,我看见的是明亮秀丽的天气和黑色的雷暴的不同。这个人最后在我的照顾下死去算是命中注定。我常常向他诉说真理。而他经常这样对我说:“是的,朋友。你是唯一给过我好建议的人。如果我都听了那些建议,我也不至于状况这个糟糕了。我疯狂地吸烟,用那叫我晕头转向的香料麻醉自己。你帮不了我什么了。给我找个疯子医生!怜悯我,我疯了!” 每每想到这些我就不住地发抖。他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治疗手段都无济于事,死亡就徘徊在他的眼前。从那一刻起,疯狂就占据了他的灵魂。他是在狂怒的折磨下结束了自己。 世界的哲学就是如此: 人都是良善的; 没有人失丧; 对耶稣基督的信仰并不一定是为了拯救。 22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 牛顿在自己的见证中写道: 人类就是傻瓜。“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他们的确可以测量大地,可以几乎数遍繁星;他们在艺术和发明,在科学和政治上繁荣,那么他们又怎么被成为傻瓜呢?古时不信上帝的人,在埃及、希腊和罗马的居民,都在这一类的智慧上极有声望。直到今天,他们依然是被无数希望在历史、诗歌、绘画建筑以及其他人类天才上出类拔萃的人们学习的榜样。他们修整边幅,却不更改自己的心。然而那些最富盛名的哲学家、法学家、逻辑学家、演说家和艺术家们,却都如同婴儿或傻子一样在那真正的智慧上一贫如洗。“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对神的无知,以及对自身弱小的感知,对依靠那穿越他们之上之大能的感知,加上内部恐惧的原则,他们不晓得这恐惧从何而来,又如何正确地面对恐惧,于是他们敬拜受造物而不是造物主。将他们的信放在牲畜和石头上,放在人手所造的器物上,放在不存在的怪兽上。这些神话学对我们是一个学习的巨大领域,然而在真理面前,我们从中得着的满足或许跟我们在梦中或从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子那里得着的一样。 通过先知耶利米,神这样宣布: 14各人都成了畜类,毫无知识,各银匠都因他雕刻的偶像羞愧。他所铸的偶像本是虚假的,其中并无气息。15都是虚无的,是迷惑人的工作。到追讨的时候,必被除灭。(耶10:14-15) 主耶稣在谈到不要积攒财宝在地上时,说: 23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6:23) 可见,人手所造的偶像不是叫我们得着光明,乃是昏暗我们的眼,且是极大的黑暗。 保罗在写给聪明的哥林多人的信中,这样说: 18人不可自欺。你们中间若有人在这世界自以为有智慧,倒不如变作愚拙,好成为有智慧的。19因这世界的智慧,在 神看是愚拙。如经上记着说:“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林前3:18-19) 这些自以为聪明的人,成为了哲学家(philosophers)吗?不,他们是“蠢学家”(foolosophers)。 创造我们,赐我们各样天父的神,你的爱配得颂赞,因我们都不配你这丰厚的恩赐,因我们常常陪着自己的义质问、弃绝、诋毁你的圣名。神啊,人的聪慧、人的名望、人的杰出都算得了什么呢?若人不认识神,这一切的聪慧、名望和杰出便都实实在在地显出了人的愚昧。越是自觉聪明,便越是愚昧。神啊,关于伏尔泰的故事是一个可怜的悲剧,我们既不愿自己的灵魂在悲哀和黑暗中挣扎死去,便更加明白人在神面前的位置,也更有热心用于将那些岌岌可危的灵魂带回到基督的永恒当中来。神啊,真的愿我们更加在宝贵基督里得着真知,因我们晓得在神的羔羊面前,一切人,就连像伏尔泰这样的人,都要承认耶稣是主。“所以 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10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 神。”(腓2:9-11)阿门。 

愚蠢至极

Posted on April 24, 2013

参考经文(丙) 22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 “愚拙”(moraino)可以指肢体上的懒散或迟钝,但主要涉及人的智力领域。它表示使得特定思想的内容变得缺乏意义甚至使其成为荒谬之事。有意思的是,这个词在《新约》中出现了四次,有两次是表示盐“失了味”(参太5:13;路14:34)。盐不会变得愚拙,却可以失去其本质的东西,而变得没有味道(可参考2010年6月16日的分享);而人变得愚拙也是因为失去了其本质——那就是对神的认识。 从词汇学的角度来看,这个词在希腊语当中的确可以表示“没有味道的”,与保罗同时代的医生就曾提到“无味的药剂”这样的说法。在医学上这个词还表示神经的疲乏或迟钝。它也用来指动物在冬天的迟缓呆滞。当用来指人的时候,绝大多数是说心理方面的。在今天的经文中,“愚拙”是对人自身的谴责;他的行为,思想,言语都与常态相去甚远。这个缺陷或由于判断或决定上的失败,但更可能是因为智力和灵性上的不足。对愚拙之人的指责不一定是一种定性的判断,在许多情况下是带有劝诫和警告的意味,或表达无法理解或跟上某人想法或行动的状态。在其他的例子中,这个词也暗示愚拙并不是一种永久性的缺陷,并不是单纯的愚蠢或不理智,而是强调人被某种力量控制,迷惑了他的理解力,使他做疯狂的事情,遮住了正确的道路。 世界上最大的笨蛋就是用人诡诈和黑暗的智慧替代神真理和光明的智慧的人。1976年《国家地理杂志》刊登过一篇题为《细胞内的奇妙世界》。作者在文中形容细胞完全的复杂性。所谓“简单单细胞生物体”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甚至最简单的细胞都是一个“微缩的宇宙”。他写道:“……这真是生物学的主要问题。这种复杂的结构是如何产生?……生物学家依然遭遇着科学深奥且基本的谜团。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随后 “专家”的回答是将这一切归结为“偶然”,并说只要时间足够长,“不可能的事情”也能发生!随着时间流逝,偶然和进化论,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可能的。他们“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 那些否认神的创造的人是愚昧且“无可推诿”(罗1:20)的。然而他们却借着相信自己是“科学的”而得出如此愚蠢的结论。何等讽刺!他们试图排除造物主来解释这无限复杂、奇妙而美好的创造。何等可悲!古时的异教徒这样拒绝神,导致了人类历史上无数难以想象的悲剧结果;现代的教会,不断与进化论妥协,并与新世纪泛神论、女权运动和神秘主义暧昧地纠缠在一起,真是岌岌可危,令人痛心疾首。 1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2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渎、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3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4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 神,5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6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这些妇女担负罪恶,被各样的私欲引诱,7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8从前雅尼和佯庇怎样敌挡摩西,这等人也怎样敌挡真道。他们的心地坏了,在真道上是可废弃的。9然而他们不能再这样敌挡,因为他们的愚昧必在众人面前显露出来,像那二人一样。10但你已经服从了我的教训、品行、志向、信心、宽容、爱心、忍耐,11以及我在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所遭遇的逼迫、苦难。我所忍受是何等的逼迫!但从这一切苦难中,主都把我救出来了。12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13只是作恶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恶,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提后3:1-13) 事实上,一旦人拒绝了在基督里的神的真理,他会为一切愚昧的事物所倾倒。没有神的真理,人喜欢去相信更空洞和花俏的理论(如进化论,神话等)。思想的空乏虚妄,心灵的无知黑暗恰恰将神对这些拒绝祂的显明之人的义愤彰显出来(参罗1:18)。 十九世纪的英国牧师菲尔伯特(J C Philpot)曾写过一篇题为《愚蠢至极》的笔记,文中这样说: 按天性说,我是什么呢?我是个愚人!我一切的智慧,在基督之外,都不是别的,反倒标记了我愚昧的高度——而我所有的知识,也不是别的,反倒印证了我无知的深度!(编者按:这个结论是否让你发疯呢?你是否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侮辱?如果是的话,学习《罗马书》是有益的。当我们看见我们在基督之外的光景,我们便会为着祂定意在计划中拯救如此可鄙的我们而感到震惊和谦卑了。) 留给我们自己的,就是我们是愚蠢至极!我们没有任何智慧指挥自己的脚步。我们是: 瞎眼的, 无知的, 脆弱的, 无助的,以及 完全不能寻见通往神的道路的。 一切智慧,若不是从父神而来便都是愚拙(参雅3:13-18)。一切力量,若不是被神注入到灵魂中,便都是虚弱无力的。一切知识,若不是从主亲自的教诲中涌流而出,便都是深深的无知。 我们必须首先晓得宝石的价值,然后可以真正为它标价。当钻石首先在巴西被发现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它们是钻石。它们只是人们手中把玩的小石子儿。但是当人们知道了钻石的价值,它们瞬时成为了万人追捧的对象。它们的价格也顺势上翻了一千倍。(编者注:我们是否晓得基督的价值?祂在我们心中是可把玩的小石子儿还是千金不换的至宝呢?) 在属灵上也是如此。在我们可以区分“人的教训的小石子儿”和“神光照的钻石”之前,我们始终在忽略,在藐视那真正宝贵的,(编者注:甚至大卫也在他与拔示巴犯罪的时候“藐视耶和华的命令”(撒下12:10))在忽略神的智慧的价值。 满有智慧大能的神,爱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我们常常在口头上省察自己的罪,然而这样的省察却总是充满了自义和骄傲。我们嘴上承认自己的亏欠,心里却刚硬,不愿悔改。主啊,我们时常凭着自己的智慧拒绝那从你而来的真理,因为我们还常常地明知故犯,常常地让你的灵替我们担忧。主啊,我们是真的愚昧,思想虚妄,内心昏暗。今日我们晓得自己是完全彻底地愚拙,知道我们一切的知识,若不是出于你,便都是空谈,毫无价值。我们晓得你才是神的智慧,你是我们的至宝,认识你我们便有了智慧,认识你我们便得着了价值。主啊,求你帮助我们常常从心里反省,弃绝那恶者的道路,行在你的光中,被你智慧的话语光照。主啊,我们都是愚昧至极,而你满有怜悯智慧。我们愿掏空自己里面的无知,叫你智慧的教训成为我们生命的方向标。我们不愿“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主啊,因为我们有你,因为你是我们无价的至宝!阿门。 

仰望基督

Posted on April 22, 2013

参考经文(乙) 22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 在良心中拒绝关于神的知识,反倒妄称自己是智慧的,结果呢?愚蠢至极!《圣经》中不断强调智慧的起头在于敬畏神: 7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愚妄人藐视智慧和训诲。(箴1:7) 10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9:10) 33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训诲,尊荣以前,必有谦卑。(箴15:33) 10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凡遵行他命令的是聪明人。耶和华是永远当赞美的。(诗111:10) 28他对人说:‘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伯28:28) “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愚顽人心里说:‘没有 神。’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事,没有一个人行善。”(诗14:1)一切的受造物都在这荣耀、和谐、宏大的和声中讴歌:“有一位创造主!观看祂的手段!相信这奇伟的见证!” 1诸天述说 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2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3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4他的量带通遍天下,他的言语传到地极。 神在其间为太阳安设帐幕。5太阳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欢然奔路。6它从天这边出来,绕到天那边,没有一物被隐藏不得它的热气。(诗19:1-6) 从日起日落,花开花谢,潮涨潮退,没有一处不在见证着造物主的真理:“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除了我以外再没有 神。你虽不认识我,我必给你束腰。”(赛45:5)“ 神真在你们中间,此外再没有别神,再没有别的 神。”(赛45:14)“谁从古时指明?谁从上古述说?不是我耶和华吗?除了我以外,再没有 神。我是公义的 神,又是救主,除了我以外,再没有别神。”(赛45:21)“你们要追念上古的事,因为我是 神,并无别神;我是 神,再没有能比我的。”(赛46:9)“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 神,再没有别神。”(赛45:22)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司布真的得救见证,这里引述如下: 在决志转变中,探求的关键不是别的,乃是“仰望基督,我必得救”。我相信自己是一个非常不错且专注的聆听者。我对自己的印象就是没有人比我更善于倾听。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努力寻求得赎的方式很多年,要么是我没听明白个中细节——当然我觉得问题不在这里——要么是我在属灵上是瞎眼耳聋的,不能真的看见和听见。然而好消息是,作为一个罪人,我将视线从自己身上转移到基督身上,这是如此的震撼肺腑和焕然一新,好像我一生未曾听到过这样的好消息一样。我难道从未读过《圣经》吗?不,我热切地读经。我难道从未领受基督徒的教导吗?不,父亲、母亲和其他的人都教导我。我难道没有听过福音吗?不,我觉得我听过;然而,真有点像一个崭新的启示一样,叫我明白我当“相信且活着”(believe and live)。我承认,我受过良好的基督教训练,从小由那双祷告的手放入摇篮,又听着关于耶稣的歌谣入睡,然而在不断地聆听福音之后,剩下的只是一行行的文字,一条条的戒律。但是,当主的话语满有大能地临到我的时候,一切都焕然一新,仿佛我曾经生活在不为人知的中非部落一样,那从未听过的福音如喷涌的泉水一般从救主那里注入我的血液当中来了。 当我灵魂的拯救第一次领受福音的时候,我觉得这就好像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过福音一般,我开始以为我向来聆听的传道人从来没有真正传讲过这福音。然而,当我仔细回想,我发觉我的确听过完整的福音,不下几百次了。而不同就在这里——那时候我听就跟没听一样;当我真的听到的时候,信息本身或许并不比之前听到的更清晰多少,但圣灵的力量就开了我的耳朵,又叫这信息直达我的心中。 有时候,我认为在此之前我一直停留在黑暗和绝望之中,直到一个主日的早晨,在我去敬拜的路上暴风雪袭来。当我实在无法前行的时候,我转移一个小巷,来到了一间卫理公会的小教堂。里面零零散散地坐着十几个人。我听说过循原会的信徒,知道他们是怎样大声唱诗以至于叫人头痛,但我却不怎么在意。我想知道自己怎样才能得救,如果他们能告诉我的话,我才不管他们怎样弄得我头痛呢。那个早上牧师并没有来,他被大雪堵在了半路,我猜。最后,一个瘦削的人,鞋匠或裁缝,或那一类的人,走上了讲台开始讲道。讲道的人接受指导是好的,然而这个人真是愚蠢。他就在那里照本宣科,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也说不出别的什么。他所读的经文是:“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 神,再没有别神。”(赛45:22) 他甚至连字都读错了,但这也不是关键。我发现,在那经文中有一丝丝的希望。那位讲道人这样用浑厚的埃塞克斯口音继续说: “我亲爱的朋友们,这真是一节非常简单的经文。它说:‘仰望。’仰望花不了什么气力,不想抬起脚或手;只是‘仰望’。你瞧,人不需要上大学去学习怎么仰望。你可能是最大的傻瓜,但是你能仰望。人也不需要腰缠万贯才能仰望。谁都能仰望,连小孩都能仰望。但是这里的经文说:‘仰望我。’是啊!你们许多人都仰望自己,但仰望那里没什么用。在你自己那,你永远找不到任何安慰。有些人仰望天父。不,是大体上仰望祂。耶稣基督说:‘仰望我’,而你们有人说:‘我们必须等待圣灵工作。’这时候,那还不关你的事。仰望基督。经文说:‘仰望我’。” 随后,这个好人继续讲道: “仰望我;我流出大量的鲜血。仰望我;我挂在十字架上。仰望我;我被杀被埋葬。仰望我;我复活。仰望我;我升入高天。仰望我;我坐在天父的右手边。哦,可怜的罪人啊,仰望我!仰望我!” 当他讲到这里的时候,大概花了十几分钟,已经没什么好讲的了。随后他注视着我,我估计,来得人这么少,他一定知道我是个新面孔。当他定睛在我脸上的时候,好像看透了我的内心一样,他说道: “年轻人,你看上去糟透了。” 嗯,我的确糟透了。但是对于神职人员评论我的个人外表,我还是觉得很不习惯。不管怎样,他是一语切中要害。他继续说: “如果你不顺服这节经文,你就一直糟糕透顶,或者糟糕透顶,死了糟糕透顶。但是如果你现在顺服,就现在,你就得救了。” 随后,他抬起双手,大声呼喊道: “你们这些人,仰望耶稣基督。仰望呐!仰望呐!仰望呐!什么也不做,单单仰望,便得生命。” 我立即看到了得救的方式。我不记得他还说了些什么——我并没有再留意。我被这一个念头完全占据了。好像当初铜蛇被举起,人们望见就得救一样。当时的我也是如此。我一直等着去做许多的事,但当我们听到“仰望”这个词的时候,它对我来说是多么美妙的一个词啊!哦!我聚精会神地仰望,云开了,黑暗散去,就在那一刻,我看见了太阳。那一刻,我几乎站了起来,用最大的热情歌唱基督的宝血和那单单仰望祂的单纯信心。哦,有人的确曾对我说过:“信耶稣,你就会得救。”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记得他真正得救的具体日期和时间,但是正如理查德·尼尔所说:“就在那天的那一刻,天上一切的琴瑟都为我奏响,因为理查德·尼尔得救了。”我也正是如此。在我得救的那一刻,天上的钟声为我敲响,因为时间已经到了。当我进入那间小教堂,大约是十点半。当我回到家中,是十二点半。然而在我的里面却发生了何等之大的变化!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出死入生。 只是单单地仰望耶稣,我就从绝望中被拯救,又带入了如此喜乐的境界。当家人看到我的时候,他们对我说:“你遇到好事了。”我迫切地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们……我常常认为,路德和加尔文也是这样认为,福音的总结和精髓就在“替代”(Substitution)这个词当中——基督替代了人类。如果我理解福音的话,它就是这样:我本该彻底失丧,而我没有收咒诅的唯一原因是基督为我受罚,而对罪的判刑没有必要进行两次。另一方面,我知道我若没有完美的义便无法进入天堂,而我绝对肯定我自己不可能得到这完美的义,因为我发现我每天都在犯罪,但是基督有完美的义,祂说:“可怜的罪人啊,这是我的衣服,拿去穿上,就可以在神的面前无可指摘,好像你们是基督一样。而我将像个罪人一样站在神的面前,我将替罪人受苦,而你将因你所没有做——而我替你所做的工而受奖赏。”我发现每日作为罪人来到基督面前非常方便,就好像我起初来到祂面前一样。魔鬼说:“你不是圣人。”是的,如果我不是,那我就是个罪人。而基督来到世界,拯救罪人。无论如何,我走向祂,除此以外,我别无盼望。在仰望祂的时候,我得着了信心,在祂的恩典中被激发,那牵动我灵魂的话语“仰望我”依然在我的耳中奏鸣着号角。就在那里,我真正地被改变,就在那里,我寻见了前所未有的更新。 多么震撼人心的见证!我们聪明吗?我们还是愚昧呢?只要仰望基督!除此别无盼望! 如何在实际的生活中仰望基督呢?如何常常保留决志时候的感动呢?我们总有不同的光景,这样那样的事情,我们忙忙碌碌,奔波不停,现代人把这种状态称为“迷失了自我”。我倒是觉得这是“迷失得只剩下自我”。我们能在自身得着什么样的安慰呢?我们能给自己怎样的盼望呢?我们真的靠得住自己吗?我们真正缺失了什么?正像见证中所讲的,仰望,是个何等容易的动作。而我们只要仰望我们的神。仰望祂,而祂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简单、更纯粹。 爱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感谢你常常因着你的爱帮助我们,感谢你赦免我们愚昧的过犯,因为我们常常有眼睛看不见,有耳朵听不见。主啊,我们是真正的愚昧,因我们只晓得仰望自己,觉得自己聪明,而低档从你而来的真理。我们渴望得救,却拒绝你的拯救。我们是真的愚昧。主啊,今日我们明白当常常仰望你,因为一切的在于你,我们仰望你,因唯有你是我们的拯救。主啊,当我们仰望你的时候,你就覆庇我们,你的恩典就临到我们,你的宝血就厚厚地遮盖我们,你亲自地更新我们,叫我们听见那我们常听到的,看见那常看到的。阿门。 

人的智慧

Posted on April 18, 2013

参考经文(甲) 22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 “自称”(phasko)英文译为“profess”,意思是主张、断言、自夸。这个动词所带有的意味是人在讲话中充满肯定,富有自信宣布某事。表示积极地主张或宣称,不需要证据,通常带有强硬和攻击性的特征。特别表示一种无凭无据的断定。 自称聪明的行为背后体现了一种“唯我论”(Solipsism)的形而上学。它认为世界的一切事物及他人均为“我”的表象或“我”的创造物。唯我论强调心灵以外任何事物的知识都无法被证明。外在世界和其他心灵都不能被知道,外在真理是不存在的,只有我是真理的起点和终点。古希腊人极其注重哲学上的“智慧”而他们的文化缺失腐朽糜烂的。当他们不断在自我当中苦思冥想的时候,他们得着的不是真理,乃是从内而发的黑暗和败坏。 这些信奉异教的外邦人,自认为聪明,却已经成了愚蠢之人,因为他们自己的怀疑和猜忌并不能取代那被他们所拒绝的神的启示。单纯的自称智慧是属灵上的幻觉。异教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人们脱离起初对神及在创造中显明的祂的各种属性的承认。人不断为自己的罪寻找合理的解释,并通过空想和信奉自己关于神、宇宙和人类自身的哲学来暴露自己彻头彻尾的愚昧。 神曾这样警告不信的以色列人,这警告同样也适用于一切陷在罪中的人类: 20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苦为甜、以甜为苦的人。21祸哉!那些自以为有智慧、自看为通达的人。(赛5:20-21) 保罗是在辱没古代的哲学吗?绝对不是,人类的智慧和文明本是来自神的祝福和恩典——然而圣贤们的劳苦却并不能使最文明开化的民族——埃及、希腊、罗马——脱离最严重的偶像崇拜。那些被祭司和诗人们欣然侍奉着的想象之物并不允许智者驱散谵妄之症的努力。当良善的被忽略,总是由邪恶的取而代之。从认知的层面说,当拒绝敬拜真神(他们不荣耀神,参罗1:21)变成徒劳的脑力劳动(他们变为虚妄,参罗1:21),并最终完全与真理隔离,人就成为愚昧(他们变为愚拙,参罗1:22);从心的角度说,不知感谢(他们不感谢神,参罗1:21)首先变成了黑暗(他们变为黑暗,参罗1:21),并最终进入了痴狂的拜物教(参罗1:23)。不知感谢的心并不仅仅停在不感谢神的层面;它更通过将神变为祂的对立面来贬低侮辱祂。这样看来,人的智慧的益处何在呢? 罪人必然是愚昧的,因为他们自认为安全,欺骗自己说没有至圣者的审判。 先知以赛亚如此形容巴比伦: 10你素来倚仗自己的恶行,说:“无人看见我。”你的智慧、聪明使你偏邪,并且你心里说:“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赛47:10) 诚然,瞎子的悲哀就是装作可以看见。司布真曾说,成为傻瓜的办法就是装聪明。而进入智慧的捷径乃是承认自己的愚昧。自称聪明的,都行在愚昧的道上。 当然,这里还存在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承认无知”和“装傻”的区别。承认自己的无知是以承认神的全知全能为前提的;而装傻的背后往往充满了自义、骄傲和逃避。人若不能真正谦卑地认识自己的卑微和愚昧,而在神的面前“佯装无知”,这岂不跟自作聪明一样可悲可笑吗? 满有智慧的神,你就是真理。若人拒绝了你的启示,便是将自己与真理的源头隔绝。人若不认识神,纵有各样的本事学识,便都是愚昧的。神啊,求你叫我们在你面前更加认清自己,更加晓得自己的无知和无助。求你叫我们谦卑,叫我们掏空自己的智慧,而被你的真理光照。我们每日的学习和服侍不是为着证明自己是智慧的,因为若是这样做了,我们便都是愚昧的,我们乃是靠着你的智慧和大能做你要我们做的事,乃是为着证明你是那智慧和真理。神啊,求你管教我们,叫我们不是凭着人的血气去侍奉,乃是行在你的光中;叫我们处世为人不是凭借自己的头脑机关算尽,乃是靠着从你而来的智慧和爱心彼此建立。神啊,很多时候我们不晓得该如何做,我们不晓得如何做的时候,求你的灵帮助我们,不要靠着自己硬做,乃要等候耶和华我们的神,因你是我们的牧者,我们的道路,我们的方向。神啊,我们不晓得的,你都晓得;我们做不到的,你都成就;我们亏欠的,你都补足;我们有过犯的,你也尽都赦免。神啊,感谢你,你赐你的独生儿子耶稣基督给我们,因祂正是你的智慧!感谢你,让我们可以依靠你,让我们在你的智慧和真理中仰望荣耀你。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