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Archive for

愚昧昏暗的心

Posted on February 22, 2013

参考经文(己) 21因为,他们虽然知道 神,却不当作 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 在上次的分享中,我们已经知道在这节经文中,“心”并不表示情感,而是整个人的内在,包括了意念、情感和意志。“无知”说明了道德上的无意义。拒绝真理使得心进一步黑暗。黑暗并不表示空无一物,而是一种思想的状态和特征。在灵魂里他们普遍地拒绝神,在意志中他们不再向神敞开。 在关于神的明显证据面前,他们拒绝接受。他们背弃真理,而一切对于启示的不相信都是背弃真理的表现。他们构建出一套相对的框架,丧失了他们曾拥有的光。 18他们心地昏昧,与 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弗4:18) 5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 仅仅有光还不行,必须有能够接受光的眼睛。当人在光的面前瞎了眼,里面也就黑暗了。 心的意志控制着我们所相信的和我们想要相信的。它不允许客观的考虑阻止它。每一新的罪都使得我们的心更加根深蒂固地与罪联结。我们的心是不断走向黑暗的深渊的。罪恶的惯性就好像人吃东西的口味,如果不断吃比较咸的食物,久而久之就会觉得清淡的食物寡然无味,反而口味越来越重。人犯罪也是如此,当自己已经习惯了小罪,就愿意去尝试更大的罪,中国有句俗话说:“小时偷针,大时偷金。”指的就是人的罪性的不断扩张。当我们适应了黑暗,就会不断堕入更大的黑暗中。这是心的意志所趋,是我们罪的本性使然。年轻人满脑子都是好奇和冒险精神,然而当我们跃跃欲试地尝试诸多新鲜事物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对罪的敏感度正在逐渐迟钝,自己对罪的包容度正在逐渐扩增。我们是不是在罪恶之路上变得口味越来越重了呢? 人的窘境不是没有光乃是拒绝光。这完全关乎人对神的拒绝和疏远。人为着弯曲悖谬的动机抵挡真理(参罗1:18)。出于这个原因,人无法在普遍的启示中分辨真理,因为人的意志昏暗了。 19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20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约3:19-20) 基督徒也有犯这种错误的危险。当我们在生命中拒绝神的原则的时候,我们也会拒绝神的话语掌控我们的生命。 保罗这样为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弟兄们祝福: 23愿赐平安的 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前5:23) 在这里,他提到三个概念:“身子”(body)、“魂”(soul)和“灵”(spirit)。这是《圣经》对我们的存在的三种分类。“身子”是有形的身体,是我们无形的存在的器皿。“魂”就是我们的意念、情感和意志,也就是今天经文当中的“心”。而“灵”则是我们与神联系的能力(capacity)。人是在得救的那一刻得到的这种能力,而“自然”人则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14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 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林前2:14) 于是,这回到一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人能否自救?人既有堕入黑暗的意志,是否也有进入光明的意志呢?答案是不能。显然,由于罪的缘故人天然的存在就是悖逆真理,拒绝真光。这是普遍的事实,无一例外。人没有基督的光,便是全然的愚昧和昏暗,又怎么可能拯救自己呢?而当人全然地陷入愚昧和昏暗当中还毫无觉察的时候,他又怎么可能有自我拯救的能力和意愿呢?若不知罪,便无忏悔;若不忏悔,便无拯救。我们以为自己能够做些什么脱离愚昧和黑暗,然而我们所能做的,不过是继续地进入更深的愚昧和黑暗当中。仿佛现在流沙当中,越是努力便陷得越深,更可悲的是,我们甚至不晓得自己乃是处在流沙之中,不晓得自己要面对的神的忿怒是什么概念。这就是人类的愚昧和昏暗。 为什么活着比死了好?活着意义是什么?我们存在的目的又是什么?在这样的问题面前,最有能力的科学家也变成了蹩脚的哲学家。正是在这里,一切的人类都极其尴尬地发现自己没有能力给出一个可信服的解释。加尔文这样说: 因此他们愚昧的意念,陷入黑暗当中,无法理解任何正确的事情,却横冲直撞地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进入乖谬和妄想之中。他们的不义就是这样——他们迅速地被堕落的本性扼住喉咙。 主耶稣说: 24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25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太7:24-25) 或许房子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关键是它所建的地方。如果根基不稳,房子本身已经根本不重要,因为它都会坍塌。自然人,至多也只能受制于愚昧昏暗的心和空乏的思想。我们自己无能为力,我们需要帮助,而这帮助就在福音当中,我们的根基就在福音当中。 不断启示我们的天父上帝,我们的一切存留全都在乎你。感谢你让我们在耶稣基督了找到了存在的意义、价值和目的,感谢你让我们不再抵挡你的真理,在与主同行的道路上不断学习顺服的功课。神啊,我们晓得若不是你的灵主动地吸引我们,若不是你因着爱和怜悯主动寻找我们,若不是你完全彻底地将我们从叫我们永死地罪中拯救出来,我们此时此刻还在哪里呢?我们是否还在继续抵挡你的真理,拒绝你的真光呢?神啊,每每这样想,我们就发自内心地感谢你!还有什么能比发现自己的意义更重要呢?还有什么能比成为神的儿女更真实呢?神啊,愿你的话语剖开我们的里面,愿你赐给我们能看见的眼,让我们看;能听见的耳,让我们听。愿你的灵常常把我们与你联结,愿我们每日更多像我们的主耶稣,愿我们的生命中少一点自己,多一点基督。阿门。 

看见真光

Posted on February 20, 2013

参考经文(戊) 21因为,他们虽然知道 神,却不当作 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 “无知”(asunetos)意思是没有领悟力或理解力。缺乏智力、迟钝、愚昧。无知的人缺乏将组织事实并理解它们的能力,特别是缺乏从创造中得到有一位创造者的结论的能力。无知的人不能从经验中学到功课,不愿使用神赐给他的意念和大脑。这样的人看不通道德或宗教的事情,因此辨不清是非好歹,将善看做恶,将恶看做善,是未得救之人的写照。 在这里,“无知”并不是说无法理解这世上的事情——事实上,从某个角度来讲,他们或许非常的“聪明”,然而,从道德的角度讲,或从关于神的事情的角度讲,他们却是愚昧无知的。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普遍的情况,陷在罪里的人,按照天性都是对关于神的事情愚昧无知的,在这一点上没有一个例外。 “心”(kardia)在经文中通常指的不是人体器官,而是人类生命的中心和根本。心是人的控制中心,指挥我们的各项机能。心是人格是中心,控制着智力,情感和意志。外在的顺服没有丝毫的价值,除非心转向了神。心代表了我们里面的那个自我,是动机和态度的中心,人格的根本,它在经文中更多地是表示情感和感觉。它也包括了思考的过程并特指人的意志。例如在《箴言》中说:“因为他心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箴23:7a),耶稣也质问文士:“你们为什么心里怀着恶念呢?”(太9:4)。心控制着我们的心思、意念和情感。当人刻意悖逆真理,他们就是向着错误的极端狂奔。这个世界陷于毫无意义的空想之中,满了黑暗。那拒绝光的人,最终将被黑暗吞噬,反不能承受光。 通常心表示我们情感的中心,与智力,即大脑相对(参林后2:4;6:11;罗9:2;10:1;腓1:7),在《圣经》中,它更表示了我们精神行为、感觉、思想和意志的中心。 心用来指智力(参罗1:21;林后3:15;弗1:18); 心用来指道德选择(参林前7:37;林后9:7); 心表示为行为赋予动力和属性(参罗2:15;6:17;林后1:23;弗6:5;西3:22;提前1:5,提后2:22); 特别地,心是圣灵的居所(参徒2:42;加4:6;罗5:5;10:9;林后1:22;弗5:19;腓4:;西3:15-16;帖前3:13;帖后2:17;3:5); 心等同与人的精神(参弗3:16-17;罗2:28-29;8:27;林前4:5;14:25) 心与面目(参帖前2:17;林后5:12)和口(参罗10:8)相对。 当心拒绝那已经向它显明的光,剩下的就只有黑暗。“昏暗”(skotizo)字面意思是变黑暗或不能发光(参太24:29;可13:24;传12:2),它的比喻义通常为缺乏宗教或道德观念,因此在人的认知上变得里面黑暗了。 同时这个动词采用了不定过去时(表明这个动作发生在某个时间点,即是过去他们拒绝神提供的亮光的时刻)和被动语态(表明这一效果来自一个外在的来源)。因此,不是神拒绝人类得着启示和自由,乃是罪的权势奴役,使人进一步陷于无助的黑暗之中。拒绝神的人是终极的愚昧,因为他拒绝了真理、光明和永生,同时也拒绝了意义、目的和幸福。从我们过去这段时间的分享中,我们知道,真理就是神是存在的。祂是永恒的且有无限的权能。祂为我们提供所需的一切,因此祂是荣耀且自足的。真理就是我们存在的原因就是感谢神所赐予的,并通过我们所想、所感和所行彰显祂满溢的荣耀。神的应许是: 23凡以感谢献上为祭的便是荣耀我。那按正路而行的,我必使他得着我的救恩。(诗50:23) 当人拒绝真理,属灵虚妄的黑暗就取而代之(参约3:19-20;提后4:3-4)。事实上,一旦人拒绝了神在基督里显明的真理,他就为任何愚昧的事情所绊倒,转而相信荒谬虚妄的歪理,而拒绝神的真理。思想的徒劳以及心的黑暗恶愚昧都显示出神对一切拒绝祂的启示的人的公义的忿怒(参罗1:18)。 问题不是人不知道神(这个是我们已经讨论过的),而是他们知道神,却拒绝荣耀祂,将对神的概念转变为更讨我们败坏黑暗的内心喜悦的样式。而当他们在黑暗和恐惧中面对灵魂的永死时,那才是最悲哀的时刻。 托马斯·潘恩是美国著名作家和反基督教人士。他一生极力反对信仰和《圣经》,而在他弥留之际,他却是一个彻底幻灭和绝望的人。他临死前这样说到:“如果我真得着世界,我愿意放弃。哦,主啊,帮助我!基督,帮助我!哦,神啊,我做了什么要受这样的苦?但是没有神!但是如果有,我死后会是怎样?不要离开我,看在上帝的份上!哪怕赐给我一个孩子陪伴我,因为地域太孤寂了。如果魔鬼有代言人的话,我就是那个人了。” 罪的属性就是欺骗并将人的心带入黑暗之中。人不断地重复相同的错误,即便历史不断警告人类的愚昧,相同的悲剧却在一次一次地重演。保罗在《罗马书》第一章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一问题,人选择堕落以至于不能分辨是非黑白,开始颠倒正邪,自以为是。 罪的欺骗性也显明地反映在法国著名哲学家卢梭的生命中: 他表示:“没有人能够来到神的宝座前,说:‘我比卢梭更好。’”当他知道死期将至,他狂言道:“啊,当人没有理由去痛悔和自责的时候,死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之后他祈祷说:“永恒的主宰,我将要归还你的灵魂在这一刻是如此纯净就像刚赐给我那时一样。你福乐的参与者敬上。” 在他的写作中,卢梭提倡不忠和自杀,而他自己就活在淫乱放荡之中二十多年。他的许多孩子都是私生子最后被送去了孤儿院。他刻薄、奸诈、虚伪、渎神,而最重要的,他是真正的愚昧。 人的最大悲哀就是自以为聪明却忽略了关于自己存在最重要、最本质的事情。人可以很有天赋和能力,可以有傲人的本领、雄辩的口才、缜密的思想、全备的知识、健硕的体魄、独到的艺术天分和令人难以企及的领导能力或个人魅力,然而,当他拒绝关于神的真理,当他不使用这些白白得来的东西彰显神的荣耀时,他便是真正的愚昧和渺小。该隐是个不错的例子,他悖逆神,但是从《圣经》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是个极有才华和能力的人,他甚至为自己的儿子建造了一座城,而他的后代也可以说是各行各业的开山鼻祖了,然而该隐的故事很早就在《圣经》中消失了,他和他的后代也永远消失在了罪的黑暗当中,不再被人记念。今天早晨看到《诗篇》里有这样一句:“耶和华向行恶的人变脸,要从世上除灭他们的名号。”(诗34:16)愚昧的人啊,若不投靠永恒的神,你的名,纵使多么响亮盛大,也必如尘土灰飞烟灭,不见踪迹。所罗门是另一个例子。他拥有全世界的财富和智慧,然而当祂拒绝行在光中的时候,财富也好,智慧也罢,都不能挽救他衰败溃散的命运。我们是否看到自己的无知呢?我们是否凭借那白白得着的天赋行可憎的事,拒绝从神而来的真光呢?我们的心在何处?我们行在何处? 爱我们的神,求你赦免我们的过犯,饶恕我们心的悖逆,我们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神啊,你叫我们看见自己的无知,因为我们曾拒绝那明明白白的真理;你叫我们看见自己的黑暗,因为我们曾拒绝接受从你而来的真光。神啊,我们曾经活在恐惧和虚妄之中,我们在世间游走不定,感谢你亲自吸引我们,拯救我们,领我们回到你爱的家中,叫我们知道何为真智慧,何为真光明。神啊,这是何等之大的恩典,甚至我们口不能诉说。神啊,愿我们被你的爱激励,帮助那些依然陷于黑暗中的灵魂,叫他们被从你的真理吸引,叫他们离开黑暗,看见光明,因为我们是这世上的光,因为我们是光明之子。阿门。 

虚妄的思念

Posted on February 18, 2013

参考经文(丁) 21因为,他们虽然知道 神,却不当作 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 “变为虚妄”(mataioo)意思是人的想法变得徒劳无益(futile),陷于无意义、无价值的事物中,思想毫无价值的事情或变得毫无真智慧。该词的名词形式(mataios)通常用来形容偶像。保罗的意思是,他们对于神的想法和概念已经失去了与真理一致的固有价值。 希腊文的这个词在《新约》中只出现在这里,而在《七十士译本》的《旧约》中出现了六次(参撒上13:13;26:21;王下17:15;代上21:8;耶2:5;23:16),比较典型的是: 15厌弃他的律例和他与他们列祖所立的约,并劝戒他们的话,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效法周围的外邦人,就是耶和华嘱咐他们不可效法的。(王下17:15) 5耶和华如此说:“你们的列祖见我有什么不义,竟远离我,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的呢?”(耶2:5) 人们对神创造的拒绝和否认导致他们陷于虚妄的思想。人喜欢做毫无意义、毫无目的、毫无价值、毫无益处的事情吗?理性告诉我们这是不可能的,然而,事实上,我们都经常将自己的时间、精力和生命浪费在一些“毫无意义、毫无目的、毫无价值、毫无益处的事情”上。“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人们往往在漫不经心当中为自己留下了太多遗憾,然而,我们又有谁不晓得“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的道理呢?真的是理性在指导我们全部地人生选择吗?不尽然。理性就好像律法将罪显明出来一样,不断地叫我们为着自己属血气的选择后悔不已。人又为什么不顺从理性呢?问题的关键是那颗顺从罪恶、抵挡真理的心!人不思想与神的关系,转而耽溺在关于真理的空乏迷思当中。 空洞邪恶的想法吸入他们的意念当中,代替了关于造物主的想法。他们不再以心灵和诚实去回应真理,乃是被空洞徒劳的事情充斥了头脑。这不禁让我想起主耶稣关于酵的比喻(参太16:6),面团在酵的作用下迅速发起,虽然外表迅速膨胀,内中却充满了空洞的气泡。人总是有限的,考虑的事情是有限的,思想的事情也是有限的,处理事情的能力也是有限的,而我总是相信“人永远有时间做重要的事情。”(People always have time for important things.)当我们有限的心思意念被这膨胀起来的面酵占据的时候,真理自然被挤出我们的思想之外;当我们醉心于满脑子的虚妄时,也自然没有真正的意愿和经历去思考和接受真理。 无着的思想导致极端地怀疑主义。这是对悲剧性的存在的无可奈何,剩下的,只有对空洞的存在的哀哭和怅惋。这是坠入虚无主义的囹圄,是对进入真理的抗拒,久而久之,人在虚无缥缈之中行那捕风捉影的恶事,用偶像崇拜来掩饰自己内心真正的恐惧和孤独,去始终不知道方向在哪里,存在的目的在何方。所以保罗劝告我们说: 17所以我说,且在主里确实的说,你们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虚妄的心行事。(弗4:17) 因为他晓得不认识神的外邦人是多么没有保障、没有寄托、没有方向、没有意义。 “思念”(dialogismos)指的是推理、观念或思考。它表示用彻底周全地思考或推理,仔细地思想,透彻地推敲,认真地考虑,是带有目的性的大脑活动。这个词在《新约》中通常带有邪恶的意味,表示凭借堕落的个人意志和独立于神以外的人的思想去推理和争辩。在今天的经文中,这个词带有“关于神的错误观念”的意思,是与祂的启示相悖的想法。 有人说,人的思想变为虚妄就是一个从“敬拜者”变成了“哲思者”。人凭着自己的眼和脑寻求意义和目的,产生的只有徒劳无益的结论。总之,拒绝关于神的真理的结果就是思想的空洞和心灵的黑暗。这是一个存在的最大悲剧。可以说,空乏的智慧只能显示出人的愚昧。人自诩聪明,却诚然暴露了自己的无知可悲。 拒绝神就是拒绝宇宙中最伟大的实在,而这个实在赋予了一切唯一真实的意义、目的和认识力。拒绝承认神,拒绝祂的真理知道我们的思想,有罪的人就注定悲催地在各种人的猜忌和推断中求问智慧而无果而终。结果只能是虚假和谎言,没有希望的意义和空洞乏味的满足。然而空虚的思想和灵魂就好像真空,不久邪恶和黑暗就要取代它所拒绝的真理和光明,充斥人的心思意念。堕落人类的历史不是进化,乃是退化! 大卫在诗中这样写道: 1愚顽人心里说:“没有 神。”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事,没有一个人行善。(诗14:1) 人的矛盾就在于,出于受造物的天性,他们需要敬拜神,然而,他们又压制神的真理并拒绝承认神的荣耀时。于是,他们就在一个又一个的敬拜假神当中聊以自慰。人自作聪明地用羞辱替代荣耀,用朽坏替代不朽,用谎言替代真理。人虽具有能动性,但当这一切与神的真理背道而驰的时候,所行的也都变得毫无价值。 作为基督徒,作为理当晓得自己存在的意义和目的的人,我们是否还时常任凭虚妄的思想占据我们呢?难道我们不是在耶稣基督里找到了真正的意义吗?难道我们不是被主用重价赎回的,有真自由的神的儿女吗?为什么还要继续被没有意义的想法搅扰?我们还在暗暗寻求虚假的寄托和偶像吗?我们还要自欺欺人到几时呢? 创造我们的神,求你除去我们里面的虚妄,求你光照我们,不叫我们顺从罪性抵挡你的真理。神啊,我们双眼昏聩,思想空乏,内心黑暗,神啊,是你亲自地拣选拯救了我们这些不配的人,叫我们眼睛能够看到你,又思想关于你的事情,心中也有从你而来的光和爱。神啊,我们感谢你,因我们知道你赋予我们存在的意义,你的真理才是永远长存不可朽坏的。求你帮助我们过圣洁的生活,帮助我们在实际的生活中常常怀有警醒的心,远离虚妄的想法。也求你的灵成为我们里面的基石,叫我们走当走的路,行当行的事。人生虽短,但求神亲自地激励我们这班有永生盼望的小子们,传扬你的福音,切慕你的真理,活在实在当中。阿门。 

从心里感谢神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3

参考经文(丙) 21因为,他们虽然知道 神,却不当作 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 “感谢”(eucharisteo)意思是表达感激之情或表示感谢。与“荣耀”相同,这个动词同样使用了不定过去时(在过去某个时间点一次彻底地发生)以及主动语态(动作的主体做出意愿上的选择而执行的动作),表明人类是刻意选择不感谢神。公然地、执意地忘恩负义! 他们拒绝承认“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自然的创造,不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不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都会引领人类去荣耀神并表达对祂的感激。而停止赞美感谢神则会导致灾难性的结果。而这正是保罗要在下文中例举的。当我们远离对神的赞美和感激,我们就打开各种罪恶的门径。对神不知感恩证明了人与神的分离。感谢神则是对祂最理所应当的回应,是在祂里面同得喜乐的表现,更是接受从祂而来的祝福。于是保罗叫信徒“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帖前5:18) 每个人都知道他应该用自己的存在来敬拜荣耀那创造祂的主,并应该为着生命本身及得着的祝福不断地感谢神。但是人类拒绝敬拜和感谢,成为了不虔不敬、忘恩负义。正像我们之前所说的,这样的结果只能是一个自我毁灭,与神渐行渐远的恶性循环。人无法从悖逆神的行为中得到自由,良心的警告甚至折磨以及恐惧叫他们堕入偶像崇拜的自我欺骗当中。以至于内心昏聩,彻底迷失在愚昧和晦暗的迷宫里。我们每日的饮食皆从祂而来,却连一丝一毫的感激之情都没有,这是何等可悲! 唐代诗人陈润有诗曰:“心头感恩血,一滴染天地。”初看这两句的时候,我深深地觉得这正是主耶稣爱我们的写照。我们的心头是否可以感受到那“一滴染天地”的恩血呢?而当我们真正被这奇妙的救恩所打动,心头流淌出的感恩之血,虽有一滴也能感染整个天地。可见感恩的力量何等之大!对诗文不同的断句和解读却又异曲同工之妙,好文!好文! 对神的感激之情好比子女对父母的感激之情,因神创造我们,胜似父母生育子女。中国人是个重孝道的民族,感激父母养育之恩是伦常的基本。《小儿语》里说:“万爱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的确,父母为我们所付出的爱、所吃的苦是何等无私?向这样的诗词不胜枚举,《诗经·小雅·蓼莪》这样写道: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 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瓶之罄矣,维罍之耻。 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无父何怙,无母何恃。 出则衔恤,入则靡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 拊我畜我,长我育我。 顾我复我,出入腹我。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南山烈烈,飘风发发。 民莫不榖,我独何害。 南山律律,飘风弗弗。 民莫不谷,我独不卒。 这是一首我非常喜爱的诗,对父母的情感饱满炽烈,叫人读后不禁潸然泪下。诗人对父母的感激和对不能尽孝的怅恨历历跃然纸上,这又何尝不是我们应当对那造我们、拯救我们、为我们道成肉身又肢体破碎的神的感激之情呢? 现代人变得越来越寡情少爱,越来越觉得世界上并没有神的存在。其实,只是因为我们忘记常常以感恩的心回应我们的神,以感激的心回应我们的存在。当我们抱怨不迭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想过其实值得感恩的事情远远超过我们的抱怨呢? 这里有这样一个故事: 感恩节期间,有位先生垂头丧气毫无生气来到教堂,坐在牧师面前,他对牧师诉苦:“都说感恩节要对上帝献上自己的感谢之心,如今我一无所有,失业已经大半年了,工作找了十多次,也没人用我,我没什么可感谢的了!”牧师问他:“你真的一无所有吗?上帝是仁慈的,神依然爱你,你没觉得?好,这样吧,我给你一张纸,一枝笔,你把我问你答的记录下来,好么?” 1:牧师问他:“你有太太么?” 他回答:“我有太太,她不因我的困苦而离开我,她还爱着我。相比之下,我的愧疚也更深了。” 2:牧师问他:“你有孩子么?” 他回答:“我有孩子,有五个可爱的孩子,虽然我不能让他们吃最好的,受最好的教育,但孩子们很争气。” 3:牧师问他:“你胃口好么?” 他回答:“呵,我的胃口好极了,由于没什么钱,我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我的胃口,常常只吃7成饱。” 4:牧师问他:“你睡眠好么?” 他回答:“睡眠?呵呵,我的睡眠棒极了,一碰到枕头就睡熟了。” 5:牧师问他:“你有朋友么?” 他回答:“我有朋友,因为我失业了,他们不时地给予我帮助!而我无法回报他们。” 6:牧师问他:“你的视力如何?” 他回答:“我的视力好极了,我能够清晰看见很远地方的物体。” 于是他的纸上就记录下这么六条:1、我有好太太;2、我有五个好孩子;3、我有好胃口;4、我有好睡眠;5、我有好朋友;6我有好视力。 牧师听他读了一遍以上的六条,说:“祝贺你!感谢我们的上帝,他是何等地保佑你,赐福给你!你回去吧,记住要感恩!”他回到家,默想刚才的对话,照照那久违的镜子:“呀,我是多么的凌乱,又是多么的消沉!头发硬得象板刷,衣服也有些脏……”后来他带着感谢神的心,精神也振奋不少,他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 看来,“凡事谢恩”并不是一句虚妄的话,对于那爱我们的神,的确有数不尽道不完的感谢献给祂。 神会赐给人类看明白这一切的大脑吗?人会随之辜负神而不能操练自己朝向神的意志吗?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神赐给人类大脑可以融化铁、制成榔头和钉子。神叫树木成长并赐给人类砍伐的力量以及使用榔头制造木材的智慧。而当人有了榔头、铁钉和木材的时候,神就伸出祂的手叫人把它钉穿,再将祂挂在十字架上。试问,这这样的大爱面前,人还有什么借口!人还有什么自处的立场!人还有什么不感恩的原因! 这里另有一则故事: 一个小男孩去他朋友家吃晚饭。当他坐在桌子前的时候,他低下头等待有谁来谢饭。然而其他的人都已经开动起来。小孩抬头说:“你们就像我的小狗一样,二话不说就开始。” 其实,感恩不是一种形式,不是一种强迫,而是一种习惯,一种态度,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常常感恩,常常为一些小的事情感恩,常常在感恩中经历与神同行的奇妙。感恩,可以很简单,很自然。 为了反对假教师禁止吃某些食物,使徒保罗写信给提摩太说:“凡 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谢着领受,就没有一样可弃的”(提前4:4)。保罗在这里也特别地指出异教徒不感恩戴德的罪。现在的社会又是什么样的光景呢?灯红酒绿之间,我们有的只是铺张浪费。当我们围坐一桌,电视里闪烁着忍饥挨饿的难民的镜头,又有几个人发乎内心地为着我们所享用的美食向神献上感激?健康呢?工作呢?家庭呢?人际关系呢?我们是否真正地为我们今时今日的光景感谢神呢? 供应我们一切所需的神,我们感谢你,我们用心灵和诚实感谢你,因你爱我们,帮助我们,拯救我们,带领我们,祝福我们,又管教试炼我们,而我们则是这样的不配,不配你赐下给我们的一丝一毫。神啊,我们为着这样浩大的恩典感谢你。求你叫我们明白向你献上感激乃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乃是我们最自然、最理所应当的回应。求你更新我们的灵,叫我们的心不在昏昧迟钝,叫我们常常在各样的事情上看见你奇妙的恩典,看见你丰盛的预备,就仰面感谢你!叫我们在顺境中不忘记你的恩惠林;更在逆境中感谢你!愿我们常常用心去呼应你,用心去感谢你,用心数算你赐下的恩典。阿门。 

荣耀神是我们存在的目的

Posted on February 12, 2013

参考经文(乙) 21因为,他们虽然知道 神,却不当作 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 “荣耀”(doxazo)在英文中翻译为“hornor”,意思是将荣誉献给某人,因此《钦定本》将其直接译作“glorify”。他们不提高神的声誉,赞美祂,夸耀祂;他们不将神放在大能和配得极大尊敬的位置上。这就是保罗的意思。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在希腊原文中,动词“荣耀”使用了不定过去时(强调过去某个时间点上的一次彻底的动作)和主动语态(强调主体选择发出该动作),表明人类乃是可以选择不去荣耀祂。 这本是容易理解的。人所谓的“自由意志”就是可以“自由地”作恶,“自由地”抵挡神的真理并否认祂的存在。人无法靠自己已经完全堕落的意志去自由选择回应神。可以说在救恩的奇妙真理当中,人可以自由地堕落,却不能自由地选择得救。得救“完全”出于神的拣选和吸引,犯罪则“完全”出于人的堕落意志。当人不能顺服地时候,他就自然地刻意抵挡神。这就好比硬币的两面,并没有中间地带。人若不顺服神,便是刻意抵挡祂;人若不荣耀神,便是刻意辱没祂。顺服与不顺服之间没有其他的状态,就好像基督徒的信仰总是机动的,并不存在静止或真空的状态,当保罗呼吁我们“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腓3:13-14)的时候,祂是在警告我们一个“不进则退”的道理。这是一个叫任何经过认真思考都会震惊的问题——作为基督徒,我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们的光景如何?我们有否想到自己是什么样的见证,又代表了什么价值?我们是否让神的荣耀从自己的生命中流露出来? 中国人追求的最高境界谓之“致中和”。孔子在《礼记•中庸》中解释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者也,天下之大本;和者也,天下之达到。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致,推而极之也。这与《老子》所说“圣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其意相通。自然者,方可源远流长。在基本原则上,这与保罗在这几节中文中所强调的主旨是相通的。“自然”是顺应接受关于神的知识,即“天理”,不论是物质世界,还是人内在的精神世界,神都赋予了一种“自然”,叫人不论是外观还是内省都无可推诿地接受这个事实,这便是人里面的“中”。任何刻意的反对便是不自然,乃是“发而不中节”,谓其“不和”,也就无从谈到源远流长了。因此,当我们顺应了神的普遍启示,自然地、发乎于心地去荣耀祂、感谢祂,便可以做到“中正、和谐、致远”。然而,许多中国人往往误解了中庸的含义,认为做人不能有立场,要左右逢源,要以不变应万变,要谁都不得罪。实际上,当我们不站在罪的对立面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站在了神的对立面上;当我们不积极与神建立关系时,我们就已经在消极地对待自己的身份;当我们不荣耀神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刻意辱没神了。 当提到人的“刻意”,这不禁让我想起另外一个问题:人们真的喜欢听到好消息吗?或许不尽然。关于犯罪和悲剧的坏消息似乎更加有趣,也更符合我们自己的胃口。那么对于最好的消息——福音,会是怎样呢?这里面满有恩典和耶稣基督的爱,为什么还是有许多人闭着眼,硬着心拒绝接受这最好的消息呢?悲哀的事实是,我们都受到一种被称为“上帝恐惧症”(theophbia)的影响。我们惧怕并憎恶上帝以及关于祂的一切。尽管我们被造与神有紧密的关系,并需要祂时刻的同在,我们却在重生之前都是憎恶神的人(参罗1:30)。 每每想到这,就盼望我们可以满有信心、不以福音为耻地去宣扬这大好的消息。让圣灵打破憎恶神之人的敌对和冷漠,捕捉他们的注意,赢得他们对恩典福音的接受和信从。 不虔不敬的人对于那在荣耀奇伟的创造中显明出来的神的真理无法表达出正确的观念。真理需要回应,而关于神的真理需要作为受造物的人顺服“自然”去荣耀那伟大的造物主。当我们不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在辜负了我们被造的最大目的。 荣耀神就是将祂升高,就是承认祂是至高的荣耀,并认可祂的各种属性。既然神的荣耀也是祂存在的全部属性的总和,荣耀神就是承认祂的荣耀并赞美它。我们不能够加添神的荣耀,因为祂已经是完美的,但我们可以赞美祂的完美。我们通过赞美祂的荣耀来荣耀祂,我们通过彰显祂的荣耀来荣耀祂,我们更通过活在祂的荣耀之中来荣耀祂。 人的首要目的就是荣耀神,这也是《圣经》所要求的。《韦斯敏斯德小要理问答》(The Shorter Westminster Catechism)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人生的首要目的是什么?” 答:人生的首要目的就是荣耀神。 31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为荣耀 神而行。(林前10:31) 36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11:36) 24在列邦中述说他的荣耀,在万民中述说他的奇事。25因耶和华为大,当受极大的赞美;他在万神之上,当受敬畏。26外邦的神都属虚无,惟独耶和华创造诸天。27有尊荣和威严在他面前,有能力和喜乐在他圣所。28“民中的万族啊,你们要将荣耀能力归给耶和华,都归给耶和华!29要将耶和华的名所当得的荣耀归给他,拿供物来奉到他面前;当以圣洁的妆饰(“的”或作“为”)敬拜耶和华。(代上16:24-29) 1 神的众子啊,你们要将荣耀能力归给耶和华,归给耶和华。2要将耶和华的名所当得的荣耀归给他,以圣洁的妆饰(“的”或作“为”)敬拜耶和华。(诗29:1-2) 11“我们的主,我们的 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启4:11) 荣耀神就是尊敬神,承认祂那明明可知的属性,并赞美祂的完全。若不能荣耀神,这边是一个人对施恩惠的造物主最大的冒犯。 22百姓喊着说:“这是神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23希律不归荣耀给 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徒12:22-23) 每个人类都知道他应该将自己的存在献于对他的创造主的敬拜和荣耀中。人虽拒绝这样做,以至于不虔不敬,却不能从良心的谴责和恐惧中解放自己。于是就归于偶像崇拜,寻找寄托。首先他们采用徒劳的猜测和狡辩,试图逃脱关于神的想法和责任。然而公允的结果就是,他们的心黑暗,在愚昧的迷宫中徘徊游走。试想,整个人类被创造却故意不认识那创造他们的,这是何等可悲的一件事! 这里跟大家分享一则小故事: 伟大的作曲家海顿在维也纳音乐大厅演出,演出的正是著名的清唱剧《创世记》。因着年岁老迈,这位杰出的演奏家不得不坐在轮椅上。在这壮丽乐章演奏的过程中,听众的情绪被极大地激发了。当演奏到乐章“要有光!”的时候,合唱队与管弦乐队同时迸发出巨大的力量,以至于整个听众都沸腾了起来,他们不能自已地站立鼓掌,久久不息。海顿吃力地站起来,示意肃静。当他将手指向天空的时候,他说:“不,不,这不是出于我,乃是出自那创造一切的神!”在将荣耀归于造物主之后,他精疲力竭地倒在了轮椅中。 这里跟大家分享海顿名作《创世记》的视频,盼望我们都能从中领略到作者对神情感洋溢饱满的赞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arLk4jNMYk 创造我们的主,你配得一切的颂赞。你是荣耀的主,你是完全的神,颂赞、仰望、荣耀你是我们存在的目的,更是我们所乐意的。神啊,当我们认识你,当我们经历你,当我们在你里面得着新生,我们就没有理由不自发地起来赞美你是我们的主,因为你创造我们,你拯救我们,你爱我们,叫如此渺小卑微不配的人可以满怀感激地被你的光覆盖,仰望你的荣美,赞美你的完全!这是何等之大的殊荣,神啊,世上虽有劳苦愁烦,但我们因可以用生命去荣耀你,我们感到极大的满足。愿人人不求世上的虚华,单单渴求荣耀我们的神。愿我们成为圣灵工作的器皿,传扬主的福音,愿地上有血气的都自然顺服,起来齐声赞美我们的神。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