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ility

参考经文:

3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腓2:3)

一点思考:

在2011年3月7日的分享当中,我们曾借着这段经文的亮光领会肢体合一的真理。特别的,保罗在今天的经文中就这个自我为中心的问题来考验每一个读者。

保罗的逻辑是如此缜密,经文的前半节包含了两个负面表述,后半节则是一个正面的表述。推崇自我获取虚荣的正题(thesis)拥有一个看低自己的反题(antithesis),这是典型的希腊哲学的思辨方式。而在从一个方面向着它对立面的方向变化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耶稣基督在其中所起的奇妙作用。这也就是保罗所说:“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2:5)

骄傲是人们都会有的情绪,说它是一种情绪或许是非常不恰当的。因为很明显,存在的东西不一定都是有道理的(许多事情之所以存在更多是出于神的怜悯和忍耐)。人人都知道骄傲并不好,然而却在许多时候不能自已地进入骄傲的陷阱。同面对许多其他的罪一样,问题其实不在我们的大脑,而是在我们的心。最近看《罗马书》的时候,我的这种感觉也尤其的强烈。知识一直都是问题的根本。过去是这样,现在和将来也都是这样,对于神的知识,真理和谎言,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当我们抵挡这知识、拒绝这知识、甚至扭曲玷污这知识的时候,恰恰是将明明知道的事情弃绝了。人之所以常常做视而不见的事情,正是因为我们只是把知识放在脑子里而不是心里。而当知识存放在脑子里,它就是冰冷的、死的,人也永远无法体会到其本该拥有的重要性和生命力。

昨天晚上的祷告让我尤其地感到痛苦。我们常常会在祷告中求神赦免我们“有意无意”的过犯。而当我心自问的时候,我才震惊地发现,在我的过犯当中,又有什么不是“有意”的呢?难道我脑子里不知道我每天做的那些肮脏污秽的事情不是犯罪吗!难道我所有的犯罪都是不经意、不留神的犯罪吗!难道我对罪的认识(脑子里的认识)还不够清楚透彻吗!难道神不是叫我们可以分辨善恶真伪吗!然而,极其可悲的是,我却依然犯罪,依然明明地辱没神的荣耀,是彻彻底底的明知故犯,是完完全全地抵挡对神的知识、拒绝对神的知识、败坏和玷污对神的知识。保罗怎样在《罗马书》第一章责难那些耽溺在罪中的外邦人,我就当受怎样的责难,因为我甚至比那些人更加可恶,我甚至还在祷告中祈求神赦免我“无意的过犯”。想到这里,我就震惊颤抖,越发感觉自己活得太虚伪、太自大。就在这一天的存留当中,我能有几分钟真诚地赞美神、感谢神呢?我又能有几分钟不亏欠神的荣耀呢!我是时时刻刻在诋毁神,辱没神,亵渎神啊!甚至在祷告当中,我也依然犯罪,依然藐视神的权能,依然忽视神的忿怒。我的心刚硬,叫那一些良善美好的知识留在脑子里就僵化了,枯萎了,死掉了。想到这里,怎能不叫我震惊颤抖。

之所以讲到这些,其实就是想再一次地告诫我自己(以及每一个弟兄姊妹),我们的脑子里不缺乏知识,然而我们的心里呢?论到今天经文中提到的骄傲,我们是否真正意识到骄傲的不好,就在心中有谦卑呢?“存心谦卑”就是“结党”和“贪图虚浮的荣耀”的对立面。心是一种态度,一种严肃对待知识的决心。正确的态度可以发挥知识的全部力量。而错误的态度也可能完全将恩典拒绝在外。有人说,我们向神投降的最后一个堡垒就是态度。这话一点不假,许多基督徒(包括我本人)之所以无法做到真正的顺服,就是因为我们里面还有着这样一些态度,一些骄傲,一些自我,叫那心刚硬。要知道,主耶稣“忧愁他们的心刚硬(可3:5)。我们正让我们的主心中忧愁。

态度不仅仅是想法;态度是一种想法的习惯,是我们做价值判断的参考。所以当我们谦卑不是一种形式上的谦卑(大脑的知识让我们知道谦卑在形式上是什么样式),而是一种态度上的谦卑(当知识存在心中,谦卑就是真实的谦卑了)。当我们真正在态度上谦卑的时候,我们就不觉得需要自我确立和自私的认可了。

骄傲的解药就是这种谦卑。就是认定我们不论是什么光景都是从神而来。我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权力站在他人之上。我们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权力去骄傲,因为我们本没有可傲之事。既完全出于神,就完全归于神。人既完全因着神的恩典存留,就应完全归荣耀与神;既完全归荣耀与神,一切沾沾自喜的骄傲都是可笑可悲的。因着恩典,我们理当谦卑

这样的知识容易说明白,也容易放在脑子里,然而怎样把它存在心中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愿我们更多看到神的恩典,更多真正地敞开自己,叫圣灵去触摸我们的心,叫祂在我们里面做那摧枯拉朽、荡涤一切肮脏污秽的圣工。愿我们更多省察自己,更多认识自己,更多将脑子里的知识转化为心里的知识。愿圣灵帮助我们真正地谦卑顺服,叫我们活出这谦卑顺服的态度,叫我们的见证将荣耀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