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Archive for

新的心与灵

Posted on February 29, 2012

参考经文: 26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结36:26) 一点思考: 神并没有说:“我要赐给你们一个新的大脑”,因为或许我们许多人都认为“思想”的更新似乎更加重要。我们用大脑理解一切的事物,心脏在现今的医学当中被仅仅认为是一个维持血液循环的“泵”。然而,在文学的比喻当中(甚或在实际的人体物理机能当中),我们的心代表了一种更本质的东西,一种超越思想而代表真实自我的力量。 主耶稣在耶路撒冷与尼哥底母对谈的那个夜晚,祂或许也想到了这节经文。对这位正直、道德且在属灵上极其敏感的来访者,主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 神的国。”(参约3:3)尼哥底母又问:“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参约3:4)主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 神的国。……你们必须重生,你不要以为稀奇。”(参约3:5, 7) 当使徒保罗思想 神在人心灵上的奇妙工作时,他写道:“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有了新的心作为容器,再接纳 神赐下的新的灵,我们便成为了新造的人。这新的心让我们转向耶稣基督,这新的灵赐给我们力量,叫 神的话语得以成全。 当先知看到以色列人悖逆 神,在列国中亵渎 神的圣名(参36:22-23)时,他向以色列民宣布了 神奇妙的应许。祂要召聚他们(参36:24),洁净他们(参36:26),并赐给他们全新的心与灵。这是何等的恩典!因为“主耶和华说:你们要知道我这样行,不是为你们。以色列家啊!当为自己的行为,抱愧蒙羞。” 如今,因着耶稣基督救赎的恩典,我们也称为了新造的人。我们是如此地不配,全因着那丰盛的恩典和 神的怜悯,我们的罪愆不再被记念,我们的心是新的,我们的灵是新的。靠着着新造的心与灵,万民都将归向那创造的主,而祂的圣名也必在万国立定。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否亲身经历过着新造的心和新造的灵呢?耶稣基督将永生的生命赐给我们,这是个免费的礼物,我们要做的仅仅是接受它。

说话的时机

Posted on February 28, 2012

参考经文: 23口善应对,自觉喜乐;话合其时,何等美好。(箴15:23) 一点思考: 这是一则在微博上看到的韩国恶搞漫画: 虽然有点“无聊”,但却告诉我们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在不合适的时候说不合适的话,可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箴言》当中多次提到如何管教我们的嘴,有人说:“话语是生活的工程师,舌头是重造生活的工具。”看样,“话合其时”真是一门不简单的艺术啊。 中国人是很讲究说话的,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什么时候要强调说,什么时候点到即止,什么时候要顾而言他,什么时候要话中有话,什么时候要旁敲侧击,什么时候要此时无声胜有声,什么时候要软,什么时候要硬……这都是让我们在潜移默化之间找到一种通过语言的微妙传达意思的模式。汉语言的美妙在于它对语境的高度依赖,这在文化学当中被称为“高语境文化(high context culture)”,很多时候,我们的言语,黏着在语境当中,不能单一地通过字面意思解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有诸如“同样的话放在不同的场合下效果截然不同”这样的经历。 关于汉语言文化的高语境,这里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一位夏威夷华裔正在同一位白人的男友交往,差不多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女孩决定找个机会让双方家长见个面。有一次,男方的母亲来女方家做客,聊起子女的恋爱问题时,女孩的妈妈始终保持着微笑,对此几乎没有什么负面的评价。晚餐之后,她从厨房端上一盘切碎的梨作为甜点,女孩顿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记得当时我文化课的老师在课堂上讲这个故事,当他提到“pear(梨)”的时候,在场的全部中国学生都恍然大悟般地叹道:“哦……”,而来自其他国家的同学则一脸迷茫,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就是汉语言文化的奇妙之处。 而正是这种古老语言所带有的特殊敏感性,才更要求我们在合适的时候说合适的话。文字狱是一个在中国各朝各代非常典型的因为说了不合适的话而赔上性命的例子。清朝一位书生看到书页被风翻动,就信口吟道:“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结果就掉了脑袋。明朝的文字狱更为恐怖。朱元璋因字杀人的例子比比皆是,因为自己的出身问题,所有带“则”(与“贼”同)字的诗句文章都被揪了出来,什么“作则垂宪”、“垂子孙而作则”、“仪则天下”、“建中作则”等等,说这些话的人都因此被斩。 可见,掌握说话的时机非常重要。孔子也说:“侍于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论语·季氏》)就是教我们把握时机说该说的话。 保罗也说:“唯用爱心说诚实话。”(参弗4:15)就是叫我们即便是指出别人的不是,也不能直接地刺伤对方,而是用爱心,通过合适的方式,寻找合适的实际,用合适的口吻表达出我们真实的想法。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感谢 神给了我们这些普遍的启示,让我们在人际交往当中能够活出 神的荣耀,活出耶稣基督的爱。愿我们基督徒能够不但管教自己的舌头,更让我们口中的话在合适的时候建立别人,帮助别人。愿“主耶和华赐我受教者的舌头,使我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赛50:4)阿门。

一样,一样,一样的

Posted on February 27, 2012

参考经文: 28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3:28) 一点思考: 首先看看这些经文: 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象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因为不准她们说话。她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林前14:34) 11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地顺服。12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13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14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15然而,女人若常存信心、爱心,又圣洁自守,就必在生产上得救。(提前2:11-15) 22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23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24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弗5:22-24) 以上经文在女权运动当中成为了基督教遭批判的把柄。不少基督徒女权主义者也将今天的经文解释为“男女之间没有‘有意义的’的区别”。同样,一些同性恋支持者也用这节经文来讨论同性恋的合法性,因为 神模糊了男与女的区别。 诸如这样的争议,在基督教会的历史上算是九牛之一毛,冰山之一角了,也许不是我们一时半会儿可以说清楚的事情。然而,上主日教会的牧师提到的一点却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的注意。他说,《圣经》的真理是启示的真理,而不是人主观理解的真理。若带着强烈的个人动机去理解《圣经》,我们或许会得到许多错误的结论。 值得注意的是,保罗在这里无意要区别任何文化当中可能存在的差异,他讲这些话是指着因信称义和成圣而说的。一个人,不论种族,社会地位或性别,他接受因信称义的立场是一样的。人的不同,在基督里就不再被 神承认。一个人角色的不同与我们的属灵身份毫无关系。在 神面前,任何人都没有属灵上的优先权而凌驾于他人之上,我们都是相同的。 人是一种有趣的创造。我们善用不同的条件和标准看待别人。举个例子,北京人和上海人经常调侃对方的不好,但要是拿中国人和日本人比较,北京人和上海人就不吵了,开始彼此说对方的好。如果再说到黄种人和白种人,中国人和日本人也成了同一阵营的。估计要是在外星人话题上,全人类都要“化干戈为玉帛”,自然而然地统一意见了。 我们善于比较,也善于用各种条件划分或大或小的圈子和阵营。然而在 神的面前,我们的属灵身份都是一致的。我们要么接受耶稣基督得救,要么灵魂悖逆被罪捆绑,只有绵羊和山羊的区别。而对于已经信主的弟兄姊妹,一切社会的、种族的和性别的差别,都在 神的面前不成为划分和被接纳的条件,我们在耶稣基督里合一,是因为,在基督里我们原本就都是一样的人了。 这里之说以强调“属灵身份”,是因为 神依然维持着我们作为“社会个体”的不同。 神创造了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性别和不同的社会分工形式,这与属灵上的祝福是完全不同的话题。 “多元化”是个比较时髦的说法,每个人的观点都是平等的,而每种观点的出发点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单一的参照基础,所以不存在真理的绝对位置,也不可能找到单一的真理。这就是“多元论”。而持有这种观点的人的错误就在于,他们先验地用自己哲学上的偏见去解释经文,而如果经文与他们的偏见相矛盾,那么经文就是错误的,那么这里就有文章可以做了。 认为保罗歧视女性的反对者却在赞美保罗在今天这节经文中所说的,本质上是因为他们不相信 神的绝对真理,不相信经文的绝对正确。他们用不同的标准去衡量和解释经文,于是便产生了这种自相矛盾的情感(就如同上面的比喻一样,北京人会困惑为什么有时候要鄙视上海人,有时候又要帮上海人说好话)。 这种建立于“多元论”之上的自相矛盾的情感发展成为“平等主义”(Egalitarianism),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一切都是平等而可接受的,因为没有绝对的真理。不过是观点不同而已,所以所有的观点都平等地具有正当性。 而我们则认为《圣经》的真理是绝对的、唯一的、排他的——不然真理便无所谓称之为真理。基督教和印度教不可能平等地具有正当性。这也许是许多人认为基督教“霸道”的哲学原因,但这也是真理本身的要求,因为真理以外,再无真理;上帝以外,再无上帝。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愿我们凭着信心谦卑顺服;愿我们靠圣灵的帮助领受 神的真理,而不是用人的标准度量 神的话语;愿我们坚信 神的真理乃是唯一;愿我们明白在基督里,我们人的标准不见了,不论种族、性别或社会地位,我们在基督里被称为一,因为我们已无差别。阿门。

老当益壮

Posted on February 24, 2012

参考经文: 14他们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诗92:14) 一点思考: 最近在微博上看到一则有意思的笑话: 黄忠六十才跟了刘备,德川家康七十打天下,姜子牙八十为丞相,佘太君百岁挂帅,孙悟空五百岁西天取经,白素贞一千多岁下山谈恋爱。年轻人,你急什么呢? 虽然尽是调侃之语,却让我们看到许多人尽管年老却依然能够获得巨大的成功。《圣经》当中除了有许多年少有为的小子,那些不为年龄所拦阻的属 神之人的事例更是比比皆是:摩西是个好例子。他八十岁的时候受 神的呼召成为以色列人的领袖,肩负出埃及入迦南的重任,直到他一百二十岁离世。迦勒同样也是一位可敬的信心伟人。他曾是摩西派往迦南地的十二个探子之一,在他八十五岁时,仍雄心万丈,向约书亚请缨要出征高山地的亚衲族,那是最难征服的人及地,但他却毫无所惧,勇往直前,如此的雄心壮志,真非常人所有。 若问各种秘诀是什么?那就是对 神的信以及那直到离世而始终坚持的态度。 所谓人老,心未老。保持青春奋进的精神,自强不息,力求上进。迦勒曾说: 10b看哪!现今我八十五岁了,11我还是强壮,像摩西打发我去的那天一样。无论是争战,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书14:10b-11) 一个人在心灵和思想上衰落了,他才真是老了,并且他就要一蹶不振的老下去。衰老的象徵是保守、落后、畏缩;年轻的标帜是进取、奋斗、勇敢。虽岁月无情,催人老;虽年龄可以上身,头发可以斑白;却不要丢了人生的朝气,青年人活跃的精神,努力向前,向着标竿直跑,而得主要给我们的奖赏。 所以《诗篇》第92篇这样说: 义人要发旺如棕树,生长如黎巴嫩的香柏树。(诗92:12) 更重要的是: 他们栽于耶和华的殿中,发旺在我们 神的院里。(诗92:13) 而当我们靠着信心把生命建立在神的磐石之上,我们就领受祂丰富的恩典,虽老迈,却“满了汁浆而常发青”,并结属灵的果子。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跟随 神、服侍 神是一生一世的课业,只要我们还有气力,便要委身在 神的工作上。愿我们不论年岁如何,有在灵里面长青且能结果子,愿我们不论年岁如何,都在耶稣基督里得着喜乐与力量。阿门。

坦然无惧地与神相见

Posted on February 23, 2012

参考经文: 16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6) 一点思考: 先说两位皇帝和两个宫殿: 首先是法国的路易十四和凡尔赛宫:公元1682年,法王路易十四正式指定凡尔赛为法国的首都,直到1789年才又迁回巴黎。凡尔赛宫的镜厅被视为法国路易十四国王王宫中的一件“镇宫之宝”,以17面由483块镜片组成的落地镜得名。它是法国的凡尔赛宫最奢华、最辉煌的部分,厅长76米,宽10米,高13米。镜厅墙壁上镶有17面巨大的镜子,每面镜子由483块镜片组成,反射着金碧辉煌的穹顶壁画。镜子相对视野极好的17扇拱形落地大窗,透过窗户可以将凡尔赛宫后花园的美景尽收眼底。当有人要朝见国王时,他每走五步就要行一次屈膝礼,直到最终来到坐在璀璨的银质宝座上的国王面前。外国使节甚至为此把这种侮辱性的礼节告上了法庭。 之后是清朝的乾隆皇帝和紫禁城:公元1735年,即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年仅58岁的雍正皇帝突然驾崩于圆明园。九月三日,是弘历登极的日子。登极大典是紫禁城最重要的仪式,500多年只有20多次。弘历先着素服向雍正帝梓宫行九拜礼。然后更换礼服,奉皇太后到永寿宫,亦行九拜礼。接着,至中和殿受内大臣和执事官行拜,再到太和殿即皇帝位,受亲王以及文武百官、朝鲜等国使臣朝拜,颁诏天下,以明年为乾隆元年。作为最高礼仪活动上演地,紫禁城的建筑处处显示了规范礼仪的作用。试想当年一位第一次步入紫禁城参加大典的外国使节,他走过开阔而漫长的天安门广场,穿过幽深的天安门门洞,午门广场两侧的朝房使通往紫禁城的道路显得狭长。从午门侧门入宫后,眼前豁然开朗,穿越太和门一侧,他忽然看到一片极度开阔的广场,广场尽头是高高在上,金壁辉煌的太和殿。此刻,恐怕在这位使节心中,不得不由衷产生敬畏。 公元1793年,是乾隆皇帝登极的第五十三年,正当宫中为忙着为这位“十全老人”筹办八十三岁的生日庆典时,一支来自英国的船队驶进中国舟山群岛的定海港口,英王乔治三世的特使马戛尔尼率领着庞大的使团,以为乾隆祝寿之名进入中国。他在回忆录当中写道关于一个让他迷惑不解的中国人的动作: “一名中国领航员和他的几名同胞上船帮助我们。他们非常好奇地参观了船上的一切设备。当他们在会客室里看到他们皇帝的画像时立即跪下,十分崇敬地磕了好几个头。那画像是20几年前一个商人带回英国的。这很有趣,一个去过中国的医生先前告诉我,大使必须对中国皇帝行三跪九叩礼。为了英国的荣誉,我不会那样做。” 英国使团不肯向皇帝下跪的消息传到了紫禁城。乾隆皇帝很不儈兴。责令大臣尽快教会英国人叩头礼仪。乾隆的结论是“伊等语涉无知,不知礼节。此等无知外夷,不值加以优礼。至于英国此次贡进各物,念其诚心远献,特谕收纳。其实天朝种种贵重之物,无所不有,并无尔国置办物件。”肩负打开中国市场使命的马戛尔尼最终失败而回。他说“我所有的时间都被礼仪占去了,我此行的目标甚至都没有机会提到” 他们带来的礼物被放置在皇家园林里,几十年后,当英法联军占领圆明园的时候,发现了这些礼物。其中那些大炮枪支,弹药一发不少。 中国人竟然从未有兴趣动过它们。 看来,不论中西,到帝王的家中做客,总是要摆出一副低声下气的姿态,不论是“五步一次的屈膝礼”或是“三叩九拜大礼”都将宾主之间的地位明显地来开了。然而相反的,我们的 神,万王之王,却白白地邀请我们来到祂的宝座之前,既没有仪式上拘谨,又没有被欺凌的感觉。我们可以随时随地地来到祂的面前,且能“坦然无惧”。 对比之下,我们便能看到我们的天父上帝是多么地欢迎我们与祂同在,这是一件多么值得感恩的事情。 因为我们两下借着他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弗2:18) 也正是如此,《希伯来书》的作者才鼓励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又借着这个前提,“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否回应过 神的邀请呢?愿我们都怀着敬畏与感恩的心来到祂的面前,因为那创造宇宙的 神时刻都欢迎我们的倾诉与依靠。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