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经文:

16不可在民中往来,搬弄是非,也不可与邻舍为敌,置之于死(原文作“流他的血”)。我是耶和华。(利19:16)

一点思考:

在4月27日的分享当中我们见识到了“舌头的威力”:根据研究人员的统计,人平均每天张嘴700次,共使用18000个单词。这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把这一万八千的单词转印在普通的书纸上,大概相当于54页,一年下来,你就能“说”出66本800页厚的书来!于是主耶稣说:

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12:37)

管束自己

有人统计过,仅仅《箴言》中就有超过150处提到了我们的嘴唇、口和舌头。可见人言可畏。说到“人言可畏”,这要从一个典故讲起:

古时候,有个名叫仲子的男青年,爱上了一个姑娘,想偷偷地上她家幽会。姑娘因他们的爱情还没有得到父母的同意,父母知道后会责骂她,所以要求恋人别这样做。于是姑娘唱道:“请求你仲子呀, 别爬我家的门楼, 不要把我种的杞树给弄折了。 并非我舍不得树, 而是害怕父母说话。 仲子,我也在思念你, 只是怕父母要骂我呀。”姑娘想起哥哥们知道了这件事也要责骂她,便接着唱道:“请求你仲子呀, 别爬我家的墙, 不要把我种的桑树给弄折了。 并非我舍不得树, 而是害怕哥哥们说话。 仲子,我也在思念你, 只是怕哥哥要骂我呀。”姑娘还害怕别人知道这件事要风言风语议论她,于是再唱道: “请求你仲子呀, 别爬我家的后园, 不要把我种的檀树给弄折了。 并非我舍不得树, 而是害怕人家说话。 仲子,我也在思念你, 只是怕人家风言风语议论我呀。”

这个故事出自《诗经·郑风·将仲子》,原文是: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
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墻,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
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
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由此可见用舌头搬弄起是非来是多么可怕,连在那个感情自由奔放的年代的人们也要忌惮旁人的言语。如果我们中有谁喜欢老电影,一定知道名伶阮玲玉。人们都说她就是被说死的。在她的遗书当中,我们同样可以找到“人言可畏”四个字。当时正处于沉疴的鲁迅先生在评论此事是更一语道破了“说闲话”的本质:“小市民总爱听人们的丑闻,尤其是有些熟识的人的丑闻。上海的街头巷尾的老虔婆,一知道近邻的阿二嫂家有野男人出入,津津乐道,但如果对她讲甘肃的谁在偷汉,新疆的谁在再嫁,她就不要听了。”(《且介亭杂文二集·论“人言可畏”》)

这恰巧跟我们今天的经文不谋而合了,因为往往在越熟悉的人面前,我们越是喜欢搬弄是非。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却实在地发生着。到底处于什么原因呢?这似乎是一个说不清的问题,也许出于嫉妒(因为越是周围的人越会引起嫉妒),也许是因为竞争的压力(例如在事业上或教会服侍上),也许是由于误会,也许是性格的不合,也许是出于无心……我们的心总是纤细而复杂的,而大多数时候,我们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不明白自己所做的是不是不知不觉间伤害了另一个纤细而复杂的心……

隐藏怨恨的,有说谎的嘴;口出谗谤的,是愚妄的人。(箴10:18)

乖僻人播散纷争;传舌的离间密友。(箴16:28)

遮掩人过的,寻求人爱;屡次挑错的,离间密友。(箴17:9)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发觉自己存在这样的问题就求 神让我们好好记住这些教训,求 神让我们明白自己口舌的力量就好好的管束自己的嘴,求 神让我们有聪明智慧分辨“关心他们”与“说人闲话”的差别,让我们肢体之间的爱多一些真诚,少一些虚伪;多一些光明,少一些隐藏;多一些关怀,少一些嫌隙。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作“是从恶里出来的”)。(太5:37)

流言蜚语有的是捕风捉影,有的是以讹传讹,有的是无中生有。我们又怎能在碎碎念之间获得真知和真理呢?有人建议我们在说一些别人做的事情给另外的人听时,先问问自己三个问题:这是真的吗?这样说礼貌吗?有说的必要吗?如果我们真的谨守这样的原则,我想有很多没必要的闲话就能避免了。

辨明真伪

当我们学会控制自己不去把弄是非之后,又该如何面对旁人的信口开河呢?“唾沫星子也能淹死人”这句话不管在什么年代,任何地方,只要有人,都是百试不爽的真理。就连那“横灭冷对千夫指”的鲁迅先生也不得不承认:“我一生中,给我大的损害的并非书贾,并非兵匪,更不是旗帜鲜明的小人:乃是所谓‘流言’。”(《华盖集·并非闲话(三)》)

这里再跟大家讲一个典故:

庞恭与太子质于邯郸,谓魏王曰:“今一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曰:“否。”“二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寡人疑矣。”“三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寡人信之矣。”庞恭曰:“夫市之无虎也,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今邯郸去大梁也远于市,而议臣者过于三人,愿王察之也。”王曰:“寡人自为知。”于是辞行,而谗言先至,后太子罢质,果不得见。(《韩非子·内储说上》)

这就是“三人成虎”的故事。流言可以掩盖真相,我们不能盲目相信道听途说,万事都应以事实为依据,细心地考察与思考才会有正确的判断。“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李康《运命论》)当今社会,世风日下、物欲横流,世事光怪陆离,人际错综复杂,总是有一班无聊无赖之徒,唯恐天下太平,总是以制造流言为能事,鼓唇摇舌,信口开河,捕风捉影,无中生有,搬弄是非,混淆视听,把自己的阴谋诡计暗藏于光天化日之下,让自己的口舌之爽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始作俑者挑拨离间,幸灾乐祸;传谣之人半信半疑,真伪难辩;被诽谤者莫名其妙,有口难辩。于是,蜚短流长,杯弓蛇影,流言犹如无形的杀手,残害着许多无辜而懦弱的生灵。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求 神赐给我们聪明的头脑分辨世间真伪,让我们在这个错综复杂的万象当中看到真实。愿我们都能够单单仰望基督,心无旁骛地仰望基督,在与 神相交当中脱去世界上人言的缠累,在耶稣基督里面找到光明,得着真理。

以善胜恶

那么面对流言和诽谤,我们该如何应付呢?

第一种态度:

有一种消极的做法在我们的传统文化当中经常被提起,那就是“躲”。曾国藩是知道人言的巨大威力的,他的处世哲学中就有一条,一定要获得好名声。克服背后流言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疏远小人,不要和小人交往。孔子说:“小人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论语·阳货》)诸葛亮也曾在《前出师表》中谏言:“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第二种态度:

相对积极一点的做法坦坦荡荡面对流言。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嘴长在别人脸上,我们又怎能控制呢?司马光有一句自信的名言:“吾无过人者,但生平行为,无不可对人言耳。”所以面对被人的诬陷和挑唆,我们最好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论语·颜渊》) 做到如但丁所讲:“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这里分享一个小故事:

有一个人在旅途中遇到他所不喜欢的禅师,于是接连几天用不敬的语言去谩骂他,分手时禅师问那人:“若有人送你一份礼物,但你拒绝接受,那么这份礼物属于谁呢?”那人回答:“属于原本送礼的那个人。”禅师笑着说:“没错,假若我不接受你的谩骂,那你就是骂自己。”

当年苏轼被贬黄州,途中遇到风雨写了这样一首词《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字里行间无不表现出作者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而我行我素、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怀。

在充满智慧的《寒山拾得问对录》当中,两位僧人就有过这样的一问一答: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也许豁达一些,看开一些,不去计较世间的流言蜚语,我们能够获得更快乐一点。

第三种态度:

最积极的态度便如同我们在前天的分享中学到的,要以善胜恶。这是《圣经》的道理,超过了人的智慧。

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饭吃;若渴了,就给他水喝。(箴25:21)

使徒保罗也告诉我们爱的真谛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林前13:7)

18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19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或作“让人发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 12:18-19)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否能够以基督的心为心,去用自己的行为感动他人,停止这嘴中的罪恶呢?求 神赐给我们包容与忍耐的心,又用耶稣基督的爱去消弭隔阂,愿公义的 神洁净众人的口与心,愿我们成为主耶稣美好的见证,不但管束自己的嘴,更帮助别人用耶稣基督的良善和真诚感动他们,就大大悔改,归向基督。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