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Archive for

基督羔羊

Posted on October 31, 2011

参考经文: 29次日,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就说:“看哪! 神的羔羊,除去(或作“背负”)世人罪孽的。(约1:29) 一点思考: 早在《以赛亚书》当中,先知就将基督同羔羊联系起来: 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或作“他受欺压,却自卑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赛53:7) 保罗也称主耶稣为“逾越节的羊羔”(参林前5:7),彼得也用“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参彼前1:19)比喻基督的宝血。而当我们进入《启示录》,更能30此看到基督被直接称为羊羔。 昨天郑牧师在查经班帮助我们梳理《旧约》历史的时候,提到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前 神降下的大灾。第十个也是最后一个天灾就是 神在某日午夜使埃及一切人(不论是法老还是奴隶无一例外)畜头生的死去。而 神要使以色列人免于天灾,就吩咐他们用羊羔的血洒在门框上,当 神看到这血,就越过,这是逾越节的来历。而正是羊羔的血在那夜拯救了 神的子民。 许多学者认为逾越节的设计是为了指向耶稣基督,而当我们重新阅读《出埃及记》第12章的时候,我们便能够发现第一个逾越节与主耶稣在死在十字架上的诸多相同之处: 必须是羊羔(主耶稣被称为羊羔)。 必须是雄性(主耶稣是男性)。 必须是一岁的羊羔(主耶稣被钉时正直盛年,而不是婴孩或老迈)。 必须无残疾、无瑕疵(主耶稣圣洁无罪)1。 必须被屠杀并用火烤(耶稣的死不是苏格拉底式的饮毒而死,而是受辱被钉死,且是彻底的死)。 必须无折断的骨头(打断被钉之人的腿是罗马人的习惯,然而他们却没有打断耶稣的腿)。 必须在黄昏时献上(主耶稣恰在此时被钉)。 必须是全民的献祭(主耶稣成为全人类的献祭)。 必须蘸血打在门框上(基督是我们被救的唯一希望,祂救赎那些靠信心接受祂宝血的人)。 必须吃净全部肉(当基督的救赎是完全时,我们亦要靠着信心完全地接受祂)。 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埃及地该死的都死绝了,法老最终放以色列民离开(事实上他哀求他们尽快离开)。同样地,通过圣洁羔羊耶稣基督的宝血,我们也免于 神的愤怒而从罪的后果当中得着自由。通过祂、凭借祂并在祂里面 神一次性地、彻底地拯救了我们。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想到那夜埃及全地嘶喊、尖叫和哭号之后死一般的寂静,我们当庆幸 神因为耶稣基督不再如此地向我们施怒。然而罪的捆绑依然存在,我们也终将面对公义 神的审判。我们需要那样一只羊羔!一只符合 神要求的羊羔。耶稣基督就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的那只羊羔,是抵赎我们一切罪的 神的羊羔。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愿我们定睛看十架,看那 神独生爱子流血牺牲的样式,看那除去世上一切罪的 神的羊羔。阿门。   1 逾越节的羊羔需要在当月的第十天选出来,而直到第十四天才可以献祭。这四天时间可以仔细检查羊羔。如果基督在周日进入耶路撒冷并在周五被钉,那就正好符合这个样式。而在那几天当中,主耶稣的敌人穷尽一切办法羞辱祂,却都彻底失败。所以,甚至祂最坏的敌人都不得不承认祂适合作为献祭,挽赎全世界的罪。

心灵的平稳安静

Posted on October 28, 2011

参考经文: 1(大卫上行之诗。)耶和华啊!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2我的心平稳安静,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我的心在我里面真像断过奶的孩子。3以色列啊,你当仰望耶和华,从今时直到永远。(诗131:1-3) 一点思考: 了解《诗篇》结构的弟兄姊妹一定知道《诗篇》第131篇属于《上行之诗》当中的一首。《上行之诗》包括从第120篇到134篇在内的十五首诗歌,共同的特点是内容短小,结构上使用希伯来诗歌的特殊体裁,前后常用重复的句子。至于为什么称为“上行之诗”,有两种解释:“上行”一词包含了台阶、阶段和等级,以及上升、登上、爬上等意思,故又称“登阶之诗”。纵观这十五篇诗,是被一个逐渐加强向上、上升、上爬的观念所贯通,每 一篇皆比前一篇向前跨一步。也有人认为是朝圣者上耶路撒冷朝见神,在路上所唱的诗歌,称为“上殿之诗”或“敬拜之诗”。 有学者对这十五首诗歌从主题上进行了分组,有一种按照“到 神面前来”的主题可以这样划分:   第一组 第二组 第三组 第四组 第五组 以色列的痛苦 120蒙允 123仰望 126复兴 129得胜 132敬拜 耶和华的帮助 121荫蔽 124帮助 127安然 130等候 133相爱 锡安的平安 122爱神 125依靠 128敬畏 131平静 134称颂 从递进的五组当中我们看到每一组都具有从痛苦到力量再到平安的情感变化,而今天的《诗篇》第131篇则是通过描述断奶的孩子在母亲怀中的景象表现出了平安、得保障的主题。如果我们把第130篇连起来读,就更能清晰地看到苦闷的旅人持守等候之后在 神里面谦卑、满足,得着盼望。 让我们从头来读: 一、耶和华啊!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诗131:1a) 骄傲、自负或固执己见是一种缺乏谦卑之心,缺乏真平安的表现。当我们越是为自己的骄傲辩护,越是不能底下不可一世的头,越是把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凌驾在一切之上,我们就越是厌恶自己以外的一切,就越无法得着安息和心灵的平静。 凡心里骄傲的,为耶和华所憎恶;虽然连手,他必不免受罚。(箴16:5) 但他赐更多的恩典,所以经上说:“ 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4:6)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在这个鼓吹自我利益、个人成功、个人意志的“自由”世代,我们又从无限的自我膨胀当中获得了多少真平安与真自由呢?我们不过是把自己刑囚在一座金碧辉煌的牢笼当中罢了。求 神指教我们,让我们学会谦卑,让我们的心在谦卑当中得着平安。 二、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诗131:1b) 首先要明确的是,这里不是叫我们变得怯懦或拒绝接受伟大的挑战。被誉为“近代宣教士之父”的威廉·克理的那句名言“向 神求大事,为神作大事。”(Expect great things from God. Attempt great things for God.)没有改变。而大卫在这里所指的是叫我们不要生活工作当中或教会的侍奉当中成为丢特腓那样的人物。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还记得丢特腓吗? 9我曾略略地写信给教会,但那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丢特腓不接待我们。10所以我若去,必要提说他所行的事,就是他用恶言妄论我们,还不以此为足,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愿意接待,他也禁止,并且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教会。(约三1:9-10) 当我们过度地看重自己,当我们喜欢在各样的事情上凌驾在他人之上,当我们为攀上社会的梯子或站在舞台的中央而不惜牺牲群体的利益而固执个人的想法,我们就成了丢特腓式的人物。 三、我的心平稳安静,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诗131:2a) 当我们学会克制自己,当我省察自己,发现自己里面的骄傲,当我们静默我们的欲求、我们的主见、我们的安排、我们的敏感、我们的焦躁、我们的惧怕,当我们用基督替代这一切,当我们单单仰望祂,当我们把自己摆上,求 神赐能力让我们胜过,当我们同自己有如同这篇诗篇一样的对话,当我们归向 神并活出诗篇当中的样式,我们就如同大卫一样得着那心中的平稳安静。这是属 神的平稳安静。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如今我们靠着耶稣基督从老我当中释放出来,正如保罗所说的: 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12:10) 我们里面一切对付不了的都靠着耶稣基督得着力量且胜过了,我们在基督里有充分完全的满足。 四、我的心在我里面真像断过奶的孩子。(诗131:2b) 许多人认为断奶孩子的比喻是要我们在属灵生命当中成熟起来。诚然是这样,从断奶开始,孩子便不再依靠母亲来满足他自己的欲求。而两人的关系也更发荣滋长,变成了单纯地对母亲的爱。而这种不依赖欲求得到满足的爱是更成熟的爱,更崇高的爱。 母亲怎样安慰儿子,我就照样安慰你们;你们也必因(或作“在”)耶路撒冷得安慰。(赛66:13)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在(且必须在) 神的里面得享安息是因为我们知道祂是谁及祂做了什么,并不是因为我们知道祂能为我们做什么。 这是一篇奇妙的诗文,正如司布真曾经说:“《诗篇》第131篇读起来是最短诗篇之一,却是学习起来却是最长的。”让我们学习为 神自己来渴慕祂,而不是用祂来满足自己的渴慕。有人建议如果我们把这首诗的意思反过来,也许会有更深刻的认识: 自我啊! 我的心狂傲(我被自己吸引), 我的眼高大(我鄙视众人), 我为自己追逐重大和测不透的事。 我的心必然嘈杂与狂躁, 好像饥饿的孩子在他母亲的腿上哭闹; 我的心在我里面真像饥饿的孩子为自己的需要和担忧而不安。 自我啊,我当把希望分散到所有时候的一切人和事上。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诗篇》第131篇不是对平静的超然或恬淡的平凡的描述,不是关于拥有随和的性格或低落的期望,不是从生活的烦恼当中隐退或在生活的安逸当中享乐,不是像一杯酒或一首歌或一片安眠药那样给嘈杂的生命带来片刻安静。主耶稣和大卫王都是王国的缔造者,他们都在嘈杂与困难当中期望——并实现了——更大的东西。他们经历过压力、喜乐、头痛、愤怒、爱和勇气。所以《诗篇》第131篇当中的“平稳安静”来自于行为,来自于关系,来自于问题。求 神让我们学习,因为这平稳安静是要学习的,且是在我们与 神的关系当中得着的。这满有目的的平稳安静是通过努力去实现的,而不是自发的,不是与生俱来的。这平稳安静是有意识的,是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需要选择的。就求 神的恩典帮助我们克制自己,除去里面的自我和自傲,帮助我们与祂建立关系,不论是在现实的生活当中或是在属灵的生命当中,让我们与 神建立关系,并从这关系当中得着心灵的平稳安静。正如最后一节所讲,“以色列啊,你当仰望耶和华,从今时直到永远。”(诗131:3)愿这样的话语成为我们的话语,愿我们成为那满有 神祝福的被选之民。阿门。

人言可畏

Posted on October 27, 2011

参考经文: 16不可在民中往来,搬弄是非,也不可与邻舍为敌,置之于死(原文作“流他的血”)。我是耶和华。(利19:16) 一点思考: 在4月27日的分享当中我们见识到了“舌头的威力”:根据研究人员的统计,人平均每天张嘴700次,共使用18000个单词。这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把这一万八千的单词转印在普通的书纸上,大概相当于54页,一年下来,你就能“说”出66本800页厚的书来!于是主耶稣说: 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12:37) 管束自己 有人统计过,仅仅《箴言》中就有超过150处提到了我们的嘴唇、口和舌头。可见人言可畏。说到“人言可畏”,这要从一个典故讲起: 古时候,有个名叫仲子的男青年,爱上了一个姑娘,想偷偷地上她家幽会。姑娘因他们的爱情还没有得到父母的同意,父母知道后会责骂她,所以要求恋人别这样做。于是姑娘唱道:“请求你仲子呀, 别爬我家的门楼, 不要把我种的杞树给弄折了。 并非我舍不得树, 而是害怕父母说话。 仲子,我也在思念你, 只是怕父母要骂我呀。”姑娘想起哥哥们知道了这件事也要责骂她,便接着唱道:“请求你仲子呀, 别爬我家的墙, 不要把我种的桑树给弄折了。 并非我舍不得树, 而是害怕哥哥们说话。 仲子,我也在思念你, 只是怕哥哥要骂我呀。”姑娘还害怕别人知道这件事要风言风语议论她,于是再唱道: “请求你仲子呀, 别爬我家的后园, 不要把我种的檀树给弄折了。 并非我舍不得树, 而是害怕人家说话。 仲子,我也在思念你, 只是怕人家风言风语议论我呀。” 这个故事出自《诗经·郑风·将仲子》,原文是: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 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墻,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 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 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由此可见用舌头搬弄起是非来是多么可怕,连在那个感情自由奔放的年代的人们也要忌惮旁人的言语。如果我们中有谁喜欢老电影,一定知道名伶阮玲玉。人们都说她就是被说死的。在她的遗书当中,我们同样可以找到“人言可畏”四个字。当时正处于沉疴的鲁迅先生在评论此事是更一语道破了“说闲话”的本质:“小市民总爱听人们的丑闻,尤其是有些熟识的人的丑闻。上海的街头巷尾的老虔婆,一知道近邻的阿二嫂家有野男人出入,津津乐道,但如果对她讲甘肃的谁在偷汉,新疆的谁在再嫁,她就不要听了。”(《且介亭杂文二集·论“人言可畏”》) 这恰巧跟我们今天的经文不谋而合了,因为往往在越熟悉的人面前,我们越是喜欢搬弄是非。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却实在地发生着。到底处于什么原因呢?这似乎是一个说不清的问题,也许出于嫉妒(因为越是周围的人越会引起嫉妒),也许是因为竞争的压力(例如在事业上或教会服侍上),也许是由于误会,也许是性格的不合,也许是出于无心……我们的心总是纤细而复杂的,而大多数时候,我们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不明白自己所做的是不是不知不觉间伤害了另一个纤细而复杂的心…… 隐藏怨恨的,有说谎的嘴;口出谗谤的,是愚妄的人。(箴10:18) 乖僻人播散纷争;传舌的离间密友。(箴16:28) 遮掩人过的,寻求人爱;屡次挑错的,离间密友。(箴17:9)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发觉自己存在这样的问题就求 神让我们好好记住这些教训,求 神让我们明白自己口舌的力量就好好的管束自己的嘴,求 神让我们有聪明智慧分辨“关心他们”与“说人闲话”的差别,让我们肢体之间的爱多一些真诚,少一些虚伪;多一些光明,少一些隐藏;多一些关怀,少一些嫌隙。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作“是从恶里出来的”)。(太5:37) 流言蜚语有的是捕风捉影,有的是以讹传讹,有的是无中生有。我们又怎能在碎碎念之间获得真知和真理呢?有人建议我们在说一些别人做的事情给另外的人听时,先问问自己三个问题:这是真的吗?这样说礼貌吗?有说的必要吗?如果我们真的谨守这样的原则,我想有很多没必要的闲话就能避免了。 辨明真伪 当我们学会控制自己不去把弄是非之后,又该如何面对旁人的信口开河呢?“唾沫星子也能淹死人”这句话不管在什么年代,任何地方,只要有人,都是百试不爽的真理。就连那“横灭冷对千夫指”的鲁迅先生也不得不承认:“我一生中,给我大的损害的并非书贾,并非兵匪,更不是旗帜鲜明的小人:乃是所谓‘流言’。”(《华盖集·并非闲话(三)》) 这里再跟大家讲一个典故: 庞恭与太子质于邯郸,谓魏王曰:“今一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曰:“否。”“二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寡人疑矣。”“三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寡人信之矣。”庞恭曰:“夫市之无虎也,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今邯郸去大梁也远于市,而议臣者过于三人,愿王察之也。”王曰:“寡人自为知。”于是辞行,而谗言先至,后太子罢质,果不得见。(《韩非子·内储说上》) 这就是“三人成虎”的故事。流言可以掩盖真相,我们不能盲目相信道听途说,万事都应以事实为依据,细心地考察与思考才会有正确的判断。“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李康《运命论》)当今社会,世风日下、物欲横流,世事光怪陆离,人际错综复杂,总是有一班无聊无赖之徒,唯恐天下太平,总是以制造流言为能事,鼓唇摇舌,信口开河,捕风捉影,无中生有,搬弄是非,混淆视听,把自己的阴谋诡计暗藏于光天化日之下,让自己的口舌之爽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始作俑者挑拨离间,幸灾乐祸;传谣之人半信半疑,真伪难辩;被诽谤者莫名其妙,有口难辩。于是,蜚短流长,杯弓蛇影,流言犹如无形的杀手,残害着许多无辜而懦弱的生灵。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求 神赐给我们聪明的头脑分辨世间真伪,让我们在这个错综复杂的万象当中看到真实。愿我们都能够单单仰望基督,心无旁骛地仰望基督,在与 神相交当中脱去世界上人言的缠累,在耶稣基督里面找到光明,得着真理。 以善胜恶 那么面对流言和诽谤,我们该如何应付呢? 第一种态度: 有一种消极的做法在我们的传统文化当中经常被提起,那就是“躲”。曾国藩是知道人言的巨大威力的,他的处世哲学中就有一条,一定要获得好名声。克服背后流言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疏远小人,不要和小人交往。孔子说:“小人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论语·阳货》)诸葛亮也曾在《前出师表》中谏言:“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第二种态度: 相对积极一点的做法坦坦荡荡面对流言。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嘴长在别人脸上,我们又怎能控制呢?司马光有一句自信的名言:“吾无过人者,但生平行为,无不可对人言耳。”所以面对被人的诬陷和挑唆,我们最好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论语·颜渊》) 做到如但丁所讲:“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这里分享一个小故事: 有一个人在旅途中遇到他所不喜欢的禅师,于是接连几天用不敬的语言去谩骂他,分手时禅师问那人:“若有人送你一份礼物,但你拒绝接受,那么这份礼物属于谁呢?”那人回答:“属于原本送礼的那个人。”禅师笑着说:“没错,假若我不接受你的谩骂,那你就是骂自己。” 当年苏轼被贬黄州,途中遇到风雨写了这样一首词《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字里行间无不表现出作者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而我行我素、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怀。 在充满智慧的《寒山拾得问对录》当中,两位僧人就有过这样的一问一答: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也许豁达一些,看开一些,不去计较世间的流言蜚语,我们能够获得更快乐一点。 第三种态度: 最积极的态度便如同我们在前天的分享中学到的,要以善胜恶。这是《圣经》的道理,超过了人的智慧。 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饭吃;若渴了,就给他水喝。(箴25:21) 使徒保罗也告诉我们爱的真谛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林前13:7) 18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19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或作“让人发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 12:18-19)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否能够以基督的心为心,去用自己的行为感动他人,停止这嘴中的罪恶呢?求 神赐给我们包容与忍耐的心,又用耶稣基督的爱去消弭隔阂,愿公义的 神洁净众人的口与心,愿我们成为主耶稣美好的见证,不但管束自己的嘴,更帮助别人用耶稣基督的良善和真诚感动他们,就大大悔改,归向基督。阿门。

在午夜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1

参考经文: 25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 神;众囚犯也侧耳而听。(徒16:25) 一点思考: 使徒保罗是一个极具使命感的人。也许一个曾经极度抵触基督的人在信主之后总难免也以同样极度的热情侍奉主。这位手无寸铁的门徒就这样把基督教运动从土耳其到希腊,一直推向罗马这个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他不顾拦阻地向任何没有听见主名的地方传福音,好叫那未得之民得着救赎的信仰。 然而,这并不是一条顺遂的道路。保罗就曾亲自列举所受的苦难: 23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24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25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26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27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林后11:23-27) 今天的经文当中,我们再一次看到了面临牢狱之灾的使徒们如何用信心展现真实的基督信仰。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这又一次让我想起了上次来教会的那个在中亚宣教的家庭。让我极为震撼的是,使徒的工作并不是仅仅载入两千年的草纸上就了结了,今天,或者在可预见的将来,使徒的工作依旧存在,而且使徒所面临的苦难也依旧如影随形。当我看到那些他们在中亚的照片和视频,看到他们切实地在苦难当中持守信仰,传播福音,我感到深深的惭愧。我在思考,我们这样偏安一隅地讲谈学习 神的话语,我们到底又领受了多少真理呢? 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自认为不是那种“宣教型的人才”,相较而言,我更愿意,正如同我现在每天所做的那样,看看《圣经》,写写东西,查查资料,有一句没一句地用文字鼓励鼓励自己,也鼓励鼓励弟兄姊妹们。因为我相信 神的恩赐是不同的,而我正秉持着这种信念做我自己擅长做的事情。我没有感觉到信仰上的亏欠。然而今天的这节经文真如当头棒喝,叫我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自己之前认识的狭隘与保守(感谢 神!祂总是用奇妙的方式在某个时间给人奇妙的启示)。 只有当午夜来临,我们才能发现神学理论与现实局面的真正不同。也只有在走出象牙塔,“真枪实弹”地为主工作的时候,我们才能逐渐领受真实的“神学知识”。所谓“实践出真知”,在现实当中,我们不能再去向牧师求解疑难,我们不能再跑去图书室查阅资料,我们不能再期盼能够进入神学院从头学起,我们不能再上网发邮件、用微博……就在那个最孤独无助的时刻,我们发现我们的神学理论。我们发现什么是真实,什么是纯正的神学。 我们总是喜欢听老牧师讲道,因为其中总是充满了丰富的人生经历,或让人忍俊不禁,或让人潸然泪下。我们说基督的信仰是有生命的,当真正一路与主同行的时候,我们就用自己的生命去体会那真理,去领受那真理,去印证那真理。这是法利赛人和文士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们的生命是建立在文字之上,而不是基督的救恩之上,他们的生命已经首先死在条文和律法的故纸堆当中,又怎样看到真理的亮光呢?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对学习 神的话语抱有极大的热情,就请把自己的生命投入到福音的大使命当中吧!因为只有在真实的操练当中,在生命最淳朴的流露当中,在经历与感受当中,我们才能触及到神学的真谛,才能看到真理的本相。我们愿意认为“学习神学是为了传福音做准备”,今天我更愿意换个角度去想:传福音是为了掌握真正的神学。 约翰·派博说:“宇宙存在,于是我们可以活出一种样式来表明耶稣比生命更宝贵。”这是事实不能解释全部的问题,但它却提供了框架好让我们在生命的低潮当中寻见真实且有力的回答。而当悲剧来袭,当我们的生命塌陷,当计划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受挫,当我们发现在身处一个完全不想去的地方,那就是发现我们真正相信的是什么的时候。只要事情往好的地方发展,我们就不能真正明白自己相信什么。这都是神学。而我们就是在午夜发现我们的神学。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在我们有宣教异象的这个阶段,愿圣灵挑旺我们的热情,愿我们看到传福音的美善,更愿我们在为 神工作的过程中,更多地经历祂,更真实地发现真理,更多地获得益处。愿我们前去那被派遣之地(Go where we’re sent),留在那被安置之所(Stay where we’re put),并给予所得一切(Give what we’ve got)。阿门。

以色列王国君王世系表

Posted on October 25, 2011

教会最近在讲《列王纪上》,查经班又准备开始查《弥迦书》,像我这样对《圣经》历史不甚明了的弟兄姊妹也许会被众多的国王名称(尤其是北国以色列经常改朝换代)搞得头昏脑胀。而在缺乏清晰历史脉络的情况下读《先知书》就更难把握其中的背景,于是我花了几天时间,参考了一些前人的资料,汇编了这幅《以色列王国君王世系表》,包括了从扫罗作王,一直到南国犹大被巴比伦所灭之间列王世系传承的脉络,以及相应时期的先知。此表在时间上存在粗略的对应关系,仅供参考,主要目的是梳理王权的交替和血脉的传承。希望对有需要的弟兄姊妹给予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