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经文:

9然而像我这有年纪的保罗,现在又是为基督耶稣被囚的,宁可凭着爱心求你,10就是为我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阿尼西母(此名就是“有益处”的意思)求你。(门 1:9-10)

一点思考:

作为使徒保罗唯一一封辑入《圣经》的私人书信,《腓利门书》的主要内容都在围绕着如何处理奴隶问题上。这也许是一些在当代失去现实意义的教导(又参弗6:5-9;西4:7-9),然而我们却依然能够从保罗这篇简短且真切的书信中获得至少三个有益的启示:

首先,保罗传讲的并非是一种“社会福音”,他并非要试图推翻当时的制度和风俗习惯,他更没有私自解放做奴隶的基督徒,相反,他把潜逃的奴隶阿尼西母从超过1400公里外的罗马遣回他在歌罗西的主人腓利门那里。因此,保罗忠于他作使徒的崇高职分,始终如一地紧守他的神圣任务,那便是,“传讲上帝的国,教导有关主耶稣基督的事”。伴随着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兴起的社会福音运动,不少教会觊觎通过改变人心来改变社会,他们体贴肉体,不救灵魂,标榜造福社会,忽视敬爱神,把教会属灵使命丢脑后。《基督教历史观》说“我们拒绝任何方面与社会福音同流合污!因它不是福音;而是致死的麻醉剂,使人灵性在麻痹中失去知觉!” 有人曾说:“现在有些教会,为要释除被人不切实际之讥,就寻求新重点,改变新作风,发展成所谓‘兼重社会事业的教会’使福音变质,成为‘社会福音’。使基督圣道名存实亡,是危险的新异端!乃过犹不及。且成为毁灭人类的唯物主义!”

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 神为仇。(罗8:7a)

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哪(“淫乱的人”原文作“淫妇”),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 神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 神为敌了。(雅4:4)

最近我们的教会在讲《列王纪上》,我们看到所罗门王是如何建立丰功伟绩,享尽一切荣华,超过列王。然而在他饱经沧桑世患之后,所罗门感慨道:“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1:2)我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传1:14)

了解基督教近现代发展史的弟兄姊妹应该了解社会福音是如何同上世纪初的社会主义运动交缠在一起,是如何在中国获得市场,又是如何忽略关键教义的教导来争取更多的社会资源……虽然这里不是评判历史的地方,但不可否认的,人是一切“运动”的基本单位,对于我们个人,如果不是求 神的国而是幻想假借信仰实现个人属世界的愿景,那么我们也就是体贴肉体,而成为了 神的敌人了。使徒保罗在《腓利门书》当中为我们每一个人树立了榜样,告诉我们一个属 神的人该有的职分——我们传讲的是天国的福音,不是人的福音;我们传讲的是因信称义的十架真理,而不是因行得救的迷信邪说。

其次,我们从保罗的书信中看到了初代教会信徒之间的爱心和团结。从今天的这段经文中,我们能够看出保罗请求腓利门原谅阿尼西姆是基于保罗对阿尼西姆的爱以及腓利门对保罗的爱。保罗并没有排资论辈,利用他所拥有的权威强迫腓利门宽恕阿尼西母,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他真实满溢的爱弟兄之心,他尊重各种世俗关系及别人的财产,表现有效的机巧和可嘉的谦卑精神,更是根据基督徒的爱心及个人的友谊向腓利门提出恳求。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在这个等级严明,人情冷漠的世界里,我们有没有像保罗那样去真正地把爱向他人流露呢?我们是不是也在肢体之间的关系中掺杂了个人的私欲和喜好憎恶呢?或者我们倚仗某些虚无的资本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而借此谋取私利呢?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让我们都仔细思想主耶稣基督是如何地爱我们,好使我们都在自己的行为上感到惭愧,让我们真正地关爱周围的人,因为比起争执和讥讽,爱会让我们走得更远,收获得更多。我们都可以选择用嘶吼和敌意去对待周围的人和事,但终有一日它将像飞去来回一样临到我们自己头上。

最后,我们能够看到一种“尊老”的道德熏陶。年长的人向来被视为智慧和权威的象征,这在我们的传统文化当中更能找到许多依据。然而在这个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年龄成为了一种危机,许多人认为年老意味着守旧和过时的思想,缺乏斗志,缺少创新,固执死板,甚至成为社会发展的负担。我们一方面无法摆脱道德的约束而“不得不”尊老,一方面却极力地将老龄人群一步步推向社会的边缘。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是钦佩和敬爱保罗的,那我们就应当用同样的心境去爱和尊敬教会里面其他的长者。他们在属灵生命当中丰富的经验和我们尚无法想象的人生阅历都可以轻易的让任何一个不可一世的年轻人感到惭愧。作为教会中年轻的细胞,我们更要知道我们的营养乃是来自无数长者的教导和关怀,我们如今能够在属灵生命当中少走许多弯路,更是得益于教会中长者的劝告和教诲。当我们站在众人的肩膀上眺望时,我们忘记了前人的关怀和鼓励,这是我们的损失。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保罗是个让人钦佩的 神的仆人,从他的身上,我们总能发现许多智慧的亮光。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从今天的经文中得到可贵的属 神启示,愿我们时刻谨记十字架的真理,不体贴肉体,而要为 神的国而辛勤劳作;愿我们不在肢体之间玩弄权术,乃要真心实意地去爱别人;愿我们尊重教会中智慧的长者,不论他们是牧师或同工,愿我们爱他们,并从他们丰富的生命中获得真正成熟的见地、有益的劝告和广博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