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Archive for

唯一的选择

Posted on March 31, 2011

参考经文 6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 商业的国际化发展,通信技术和沟通手段的进步,以及自由化(liberalism)风潮的席卷,现在的我们俨然置身于一个五味杂陈的熔炉当中。我们被多元的信息和文化包围着,尤其是在像澳大利亚这样的一个移民国家,来自不同文化、不同宗教背景的事物比比皆是,出于个人存活于现代社会的需要,我们学习使用多文化意识(multi-culture awareness)和多文化宽容(multi-cultural tolerance)去跟不同文化和宗教背景的人相处。(事实上,我们别无选择。)作为对自由主义的一种呼应同时作为对宗教性差异的回避,我们也常说:“所有的宗教都是平等的。” 事实上,当我们听到有人说起:“所有的宗教都是平等的。”我们由此可以肯定的两点是: 他们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他们并没有对任何一个宗教有过细致、完整的了解。 说“所有的宗教都是平等的”是对每一个不同宗教的信徒之侮辱。基督教同伊斯兰教、佛教、犹太教、印度教等等都有着极大的差异,当你没有好好看地图的时候,你也许会说:“条条大路通天堂”;然而,我们需要的是一张信实可靠的地图,指明去天堂的道路。换个角度来讲,如果一个人不具有任何的信仰背景,面对众多教义和理论,他理性的选择应该是那个真正可以给他永生的信仰。选择之间无关“平等”,唯有“正确与谬误”、“真理与悖论”的区别。 当然,这里不是以一个宗教保守主义分子的身份来评判什么,我们作为基督徒,既确信自己的信仰乃是真理,也就不必忌讳跟不同的观点辩论,反而更要公开地宣布这个“好消息”并要让更多的人相信和接受,不是为了壮大自己,满足自己,乃是为了爱,为了把最好的与其他人分享,这可以说是“理所应当的”。回到我们的信仰本身,我们为什么会选择了信靠主耶稣基督呢?(当然这里不是谈论神在拣选上的绝对主权。)我可以毫不犹豫地给出我的回答:因为祂与众不同。如果基督不具有唯一特殊性,祂的福音从何说起,我们传播“好消息”不也成徒劳? 16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 这是一个很排他的宣称,横竖、反正、里外就这么一条出路。单项选择,快速抢答,如果你觉得耶稣不合你的胃口,对不起,上帝没有准备B计划。 42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 这是彼得说的。 11为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林前3:11) 这是保罗说的。 现在,主耶稣亲自口述,约翰引用,彼得也说,保罗也说,这事情应该再明白不过了。 没有其他的道路!没有其他的名!没有其他的根基! 5因为只有一位 神,在 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2:5) 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初信慕道班上发的那个小册子里面的那幅画:我们同神的关系破裂,是主耶稣(画里面是一个红色的十字架)通过祂的死负上我们罪的赎价,成为我们同神重归于好的桥梁和媒介。而通过祂的复活、升天,证明了祂作为神的独生子已经完成了祂的工作。 《提摩太前书》的这节经文就向我们说明,中保只有一位,不需要也不可能有其他的媒介可以带我们到父那里去。这不是一个“感情冲动”或“个人偏好”的问题,这是一个“真理”的问题。有人会讥诮说:“说是真理的,都是你们基督徒自己,我怎么没见别人承认这个真理。”其实,这样的诘责是自我矛盾的。如果“别人”也相信这是真理,那这个“别人”不也就是基督徒了吗?真理不需要外部论证。我们欣赏其他宗教徒的虔诚,但虔诚地做一件错的事情,它依然是错的。相信错误的事情,纵使情深意笃,依旧不会让它变得正确。这让我想起了唐崇荣牧师谈到“为什么基督教这么霸道”时用的一个比喻:2+2=4。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等于3或者5。 唉,其实这个问题,亲爱的弟兄姊妹们都应该比我更清楚了。姑且忍受我的冗繁,权当是我自我督导罢。最后要说的是,主耶稣是我们回天家的唯一道路,也许其他的道路跟诱人、更容易,或者看上去像是捷径,但只有主耶稣是唯一的选择。愿神让我们在耶稣基督里面有信心。阿门。 

面对我们的罪

Posted on March 30, 2011

参考经文 19众民对撒母耳说:“求你为仆人们祷告耶和华你的 神,免得我们死亡,因为我们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20撒母耳对百姓说:“不要惧怕!你们虽然行了这恶,却不要偏离耶和华,只要尽心事奉他。21若偏离耶和华去顺从那不能救人的虚神,是无益的。22耶和华既喜悦选你们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弃你们。23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24只要你们敬畏耶和华,诚诚实实地尽心事奉他,想念他向你们所行的事何等大。25你们若仍然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撒上12:19-25) “当我们一心想要某样东西时,虽然知道是错的,却仍然不顾一切地追求。”这确实是一个我们永远难以跳脱的怪圈。至少对于我,那种习惯性的犯罪有时真是让我内心充满了矛盾。有时我觉得所谓“重生”几乎是一个可悲的笑话,人们依旧犯罪、依旧悖逆神的旨意、依旧坚持固有价值观,凭什么说“重生”;不同的无非是多了些事后的忏悔和多了那么一丁点儿自责和矛盾,(然而我们总是更容易姑息原谅我们自己,谁会跟自己过不去呢?)有时我觉得基督徒的生命是虚伪的——虽然这么说或许过于悲观和武断,但是看看那些敌基督的人都是怎么说我们!历史上不乏有人把基督徒同“蹩脚的卫道士”、“伪善的人”、“披着羊皮的狼”、“虐童”、“敛财”、“权利”等等这样的字眼(甚或有更不堪入目的攻击)联系起来,难道我们自己真的是被“诬陷”、被“冤枉”吗?难道我们不是真真正正地一边唱诵经文一边作恶吗?难道这不比蒙昧之人更可恨、更可鄙吗?难道不是我们自己的罪行为那些敌基督的人提供了口舌和攻击的凭证吗?难道不是我们自己辱蔑了基督的形象吗?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我很困惑,而这种困惑随着对信仰认识的加深几乎变得更加强烈。仿佛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变成什么“帝室之胄”,犯罪之后都可肆意大喊一声:“我爸是李刚!”就能高枕无忧了。主耶稣岂不“名正言顺”地被我们当成收拾烂摊子的了?一个曾经来过教会而后又离开教会的朋友对我讲过这样一番话:“我不喜欢教会的气氛,大家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其乐融融,但似乎也都没什么真正的交情。在教堂的时候,各人显得一本正经,一个比一个圣洁,这就跟‘进庙脱鞋’一样,离开教堂,仿佛离那个神住的地方也远了点儿,该怎样就还是怎样了。恐怕大家没有深交,就是都忌讳这薄薄一层‘彼此心照不宣的’窗户纸吧。基督教学那么多东西,无非是让我们意识到自己有罪,可是有什么用呢?认识罪却依旧犯罪,不是更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充满挣扎和愧疚吗?既然无法排除罪的重复发生,就要接受这个事实,不要活着还跟自己过不去……”而后这位有才的朋友还引用了好几个“市面上很流行的比喻”,这里就不引用了,总之,为了回避这个“罪”的问题,此人最终选择了回避基督教信仰。 虽然围绕着以上的这些问题,我还没有很确切的答案,这里就仅仅谈谈我对今天这段经文的感受。 20撒母耳对百姓说:“不要惧怕!你们虽然行了这恶,却不要偏离耶和华,只要尽心事奉他。(撒上12:20) 撒母耳首先告慰众人:“不要惧怕!”,不要因为我们的恶行和过犯而担忧会被神所放弃。这是主旋律、大前提。主耶稣也表示祂来不是为了审判,而是要救世人,且不愿看见一人沉沦。所以,认识我们的罪,就是要让我们认识真正的自我,只有在了解自己的基础上,我们才能知道神和祂的旨意对我们个人的生命意味着什么。这个认识,如同上面所讲的,应该是苦涩的,是矛盾的;但神却渴望原谅我们。就好像我们小时候淘气犯了错,有时候会躲在外边不敢回家,但我们终归要回到父母面前,恳求原谅(虽然有时会有惩罚,但很确定的是,我们每次都被原谅了),我们不可能因为犯了错,就跑去别人家,认别人做父母。我们的天父上帝更是一样,祂虽为我们的过犯忧伤,却依旧赐给我们恩典,让我们从罪中得解脱。祂甚至为了饶恕我们的罪愆,将自己的独生爱子作为牺牲,我们看到这一点,真是要心存无限的感激,知道祂对我们的爱和眷顾,难道我们还要回避祂、离弃祂吗? 这就好像看牙医,我们都很害怕牙医,但是当我们牙齿出了问题,我们还是要硬着头皮去,因为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所以,对于我们的罪,我们一样不能回避,不能像我那个朋友说的那样“离开教会就可以让自己不要那么挣扎”,此人既然知道“神无处不在,我们既要在教会圣洁,更要在任何地方圣洁”,那就不应该不明白“罪在教会存在,在任何地方也依然存在,无法回避,只有面对才能解决”的道理。回避我们的罪,惧怕面对我们的罪,这都是一叶障目的做法。(特别说明,我这里完全没有指责我那个朋友的意思,更没有指桑骂槐的意思,此人代表了一种普遍的态度。) 曾经听过这样一个轶闻: 美国有一个患肥胖症的中年妇女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的腹部有一个硬块的突起,她起初不以为然,但这个突起不但没有消失,反而以超出她想象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大。因为自己过于肥胖,更因为她害怕这个突起就是她担忧的“那个东西”,她就一直隐瞒自己的病情,不去就医。直到这个突起最终长成一个硕大的肉瘤,完全没有办法遮挡的时候,她才不得不由她母亲送进医院。当医生吃惊地询问病情的时候,她无奈地说:“因为自己害怕,害怕这真的是个肿瘤。自己所有进过医院的亲人都没有活着出来的,她害怕自己是下一个。于是就一拖再拖,直到今天。”最后的肿瘤切除手术没有获得成功,也没办法成功。这个硕大的肿瘤在她的体内足足有四十公斤,压迫着多个器官,肿瘤周边的血管甚至有一根手指那么粗。最终,她还是因为自己的惧怕和回避,没能走出那家医院。 讲了这么多故事,我想这已经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了。我们要面对自己的罪,而不能因为惧怕而逃避救治。神有丰盛的恩典,靠着祂我们能有一个圣洁的生命。莫要因为自己的惧怕而疏远跟神的关系,祂一次次地告知我们亲近祂的痛苦要比离弃祂的痛苦小得多(就好像牙医钻牙的疼痛小于长期的牙痛;手术的痛苦小于肿瘤带来的痛苦)。 16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6) 牙医为我们的牙齿补洞,神为我们的心灵补洞;医生摘除我们的肿瘤,神摘除我们的罪眚。 这是第一点,是对罪的认识的问题,是无惧地接受神的问题。下面要说的是行为的问题,以及接受神之后的态度问题。 在生活中,不断的犯罪确实让我很痛苦,我总是把自己陷在自责当中,有时候又无奈神为什么要把我造成这个样子,让我满身缺点,甚至所言所行都抹杀了祂的美名。这大概也是我为什么我一直迟疑不受洗的原因,我既觉得那些诚心愿意在众人面前做见证的人受洗之后依然作恶,是为神作了假见证,反见证;我就更不想让自己变成真正的虚伪,一面圣洁,一面污秽;又要有更大的自责和矛盾。 这是我个人挣扎的问题,因为我也怕,怕做不好,怕犯罪,怕神一次次原谅我有一天会觉得我无药可救了……今天撒母耳告诉我,“不要惧怕!”这给我很大的启示。我现在能够认识到的是: 第一,我们自己软弱无力,靠着自己不能不能战胜罪性,反要一次次沦陷。 第二,靠着神,我们有能力,凡事都能成就。这是已经被无数次证明过的真理。 第三,同罪的斗争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一生的征战。 第四,与神亲近不是静止的、被动的,而是一个自发性的又要不断督促自己行为。仿佛逆水行舟,因为我们作为人有着背离神的惯性。 第五,神看重的是我们的改变和更新,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却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经历到祂奇妙的作为。 所以,归根结底,这依旧是一个“知行合一”的问题,要学会用我们的“心”和“头脑”指挥我们的言语和行为。我觉得接受信仰不等于必定得救,主耶稣也不是我们犯罪的“免死金牌”,所以,撒母耳前面说了那么多,什么“不要害怕”、“神不会离弃”之类的话(都是实话),最后还是要强调: 25你们若仍然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撒上12:25) 因此,不要忘记神公义和忌邪的一面。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若是明白道理却一再不悔改的话,依然是要被消灭的。所谓生命的改变,就是这样一个跟罪不断斗争的过程,我们知道靠着主耶稣基督,这必定是一场胜仗,但却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人讲“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们很容易把自己陷在罪中,但要根治我们灵魂里的那些顽疾,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神不会离弃我们,是建立在我们要不断更新自己生命的前提之下的,不断作恶的人依然逃避不了灭顶之灾。其实我们在看清这一切之后就没有别的选择,唯有跟神建立美好的关系,靠着祂不断更新自我,战胜罪性,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基督徒应该是表里如一的,应该是不论在哪里都可以在众人面前做见证的。真的求神让我们有真心实意去依靠祂,坦然无惧地来到祂的面前,乞求赦免我们的过犯,并要立志改变自己的生命,过圣洁的生活,有荣耀神的生命。让我们在靠主前行的路上,得刚强,得真智慧,战胜试探和诱惑,活出基督的样式,做众人的表率,不但不辱没主的名声,乃至为敌基督所利用,更要用自己的言行彰显祂的荣耀! 

轻声慢语

Posted on March 29, 2011

参考经文 24基甸打发人走遍以法莲山地,说:“你们下来攻击米甸人,争先把守约但河的渡口,直到伯巴拉。”于是以法莲的众人聚集,把守约但河的渡口,直到伯巴拉。25捉住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一名俄立,一名西伊伯;将俄立杀在俄立磐石上,将西伊伯杀在西伊伯酒醡那里。又追赶米甸人,将俄立和西伊伯的首级,带过约但河,到基甸那里。 1以法莲人对基甸说:“你去与米甸人争战,没有招我们同去,为什么这样待我们呢?”他们就与基甸大大地争吵。2基甸对他们说:“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以法莲拾取剩下的葡萄,不强过亚比以谢所摘的葡萄吗?3 神已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俄立和西伊伯,交在你们手中;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基甸说了这话,以法莲人的怒气就消了。(士7:24-8:3) 说到“讲话轻声细语、寡言”让我想到昨天刚刚看到的一个真实故事,删减摘录如下: 人们普遍认为彭祖是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人,《国语》和《史记》上都有记载传说他活了八百年。其实这是个认识误区,历史上真正最长寿的人并非彭祖。之所以产生这个认识误区,皆因我国远古时对年的计算没有统一的标准。彭祖生于四川彭山,长于彭山,晚年终老于彭山。在彭山一带的乡间至今流行一种“小甲子”计年方式,即六十天为一年。从孔子墓出土竹简上记录发现,古代纪年确有以60年为1岁的说法。按此换算为现今的计年标准,彭祖只活了一百三十多岁。史学家还认为,所谓彭祖年长八百,实际上是大彭国存在的年限。 历史上留有文字记述的年寿最高者,当数清代的李庆远,活了257岁。 李庆远是位传奇人物,他生于清康熙十八年(1679年),卒于民国24年(1935年),终年257岁。因为他对中医中药、尤其对养生术的研究和实践,都有不凡的造诣和成就,在200多岁的高龄时,其言行举止仍如同壮年,所以被人们誉为“神仙”。李庆远原籍云南省,又名李青云,90多岁到四川开县定居,一生娶过24任妻子,膝下子孙满堂。 谈到养生,他认为:人的寿命有长有短,这是由元气所主宰的。元气,又称原气,禀受于先天而赖后天荣养而滋生。它发源于肾,藏于丹田,借三焦(上、中、下焦)达全身,推动五脏六腑等一切器官组织的活动,为生化动力的源泉。 他形象地把爱护与不爱护元气,比作蜡烛存放的位置。若是把点燃的蜡烛置于罩笼内,则燃烧的时间长;若置风雨中,则时间必短或即熄灭。养生之道,亦是如此。 李庆远非常欣赏老子之言:“毋劳汝形,毋摇汝精,毋使汝思虑萦萦。寡思路以养神,寡嗜欲以养精,寡言语以养气。”他说,此中妙旨,往往被不善养生之庸人所忽视。他还十分欣赏清代学者陆陇其的一段话:“足柴足米,无忧无虑,早完官粮,不惊不辱,不欠人债而起利,不入典当之门庭,只消清茶淡饭,便可益寿延年。”李庆远称:“此真养生之妙诀,益寿之良箴也。得此可以长生,不必采灵药、炼金丹也。” 不难看出,清心寡欲,少言寡语,凡事不求极端这都是延年益寿的养生之道。从今天的经文中,我们也能看到,凡事心平气和,不冒进,不走极端,不但能调节自己同他人的关系,更能让自己寻求到内在的平衡。《圣经》虽没有提出养生的概念,但这种为人谦和顺驯、言辞谨慎平缓的忠告却是神喜悦的。 我们伤害一个人,往往是从我们的嘴开始的。不论是当面针锋相对的攻讦,还是背地别有用心的诋毁,都是于人于己无益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地震海啸、火山爆发的来势之凶猛,破坏之强大,那控制不好的怒火与言语同样具有相似的伤害力,很多时候,我们一时的怨怒会给自己和周围的人带来了无可弥补的伤害。说到这儿,我又想起一个很早以前听过的小故事: 强尼是个很爱发脾气的小孩子。每次发脾气,他都暴跳如雷,让周围的朋友感到不快。看到朋友渐渐离开自己,他感到沮丧和不安,于是他跑去找牧师寻求改掉坏脾气的办法。牧师告诉他:“从今天开始,你每发一次脾气,就跑回家在篱笆上钉一个钉子,作为记号提醒自己下次要控制脾气。”强尼照着牧师交代的办了。第一天,他在篱笆上钉了二十个钉子,第二天,钉了十八个钉子,第三天,钉了十五个……渐渐的,篱笆上的钉子多了起来,而强尼每天钉上去的数量却在减少。直到终于有一天,他没有在篱笆上钉下一个钉子,他很高兴,去找牧师。牧师跟他说:“从今天开始你每次成功地控制住自己怒火,就跑回家拔掉一颗钉子,当拔掉全部的钉子,你的坏脾气就彻底离开你了。”强尼照着牧师说的做,每当他发现自己将要发怒却平静下来的时候,他就拔掉篱笆上的一个钉子……直到有一天,他拔掉了篱笆上全部的钉子,他欣喜若狂地找来牧师,牧师摸着篱笆上的钉痕对他说:“恭喜你,除掉了发脾气的坏毛病。可是你看到了吗?整个篱笆上密密麻麻的钉痕去永远没法除掉。它们是你曾经发怒留下的永远的伤害。” 我们有的时候真是图一时之快,却不知道我们的言语可能对别人造成多么大的伤害。真的是要鉴查我们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冒犯了别人,是不是因为自己而被朋友疏远,是不是自己影响到了集体的团结和工作……真的是求神让我们看到自己的过犯,看到因为我们的愤怒和狂傲而造成的伤害。就像昨天学习到的那样,让我们以基督的心为心,好好管理我们的心思意念,用谦和平静的态度看待周遭的事物,看待这个世界的纷争与矛盾。 神借着话语创造了宇宙万物,我们乃要借着我们的口彰显祂的荣耀。愿神的灵时时刻刻提醒督责我们,让我们好好管理自己的舌头,让我们说出来的话不是伤害乃是安慰,不是争执乃是合一,不是毁谤乃是建立,不是出于愤怒乃是出于爱和诚实。 

伟大的抛物线

Posted on March 28, 2011

参考经文 4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5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6他本有 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 神同等为强夺的;7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8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9所以 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10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11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 神。(腓2:4-11) 《腓立比书》第二章1至4节之前已经谈到过了(参考2011年3月7日的分享),说的是弟兄姊妹在基督里彼此劝勉、安慰、交通和怜悯的合一的态度。而后的经文即用主耶稣的事迹表明一个基督徒应该如何虚己、顺服,并借此得福。 从第6节到11节的这段经文描述了主耶稣基督全部的“工作”,有人把这一段称为“伟大的抛物线”,我觉得这种说法很有意思,这不但刻画了一条“天堂——人间——天堂”的抛物线,更是一条“尊贵——卑微——尊贵”的抛物线。祂曾是完全的神,祂降世为人,祂选择以一种耻辱的方式死在十字架上,祂复活升天有至高的荣耀。而凡在祂里面的,也都因着这条伟大的抛物线而得着巨大的盼望和安慰。 虽然降在人间,卑微受辱,主耶稣却在这个时刻造就了祂“工作”的抛物线之巅峰极点。十字架是祂的象征,祂的受辱反彰显祂的荣耀,因为祂被钉所以祂得胜是君王,因为祂被压伤所以祂被建立,因为祂放弃中心所以祂成为中心。 《易经》六十四卦中有一卦就是“谦”。卦体中上卦为坤为地,下卦为艮为山。谦卦艮下坤上,为地中有山之象。山本高大,但处于地下,高大显示不出来,此在人则象德行很高,但能自觉地不显扬。卦辞曰:“谦,亨,君子有终。”这些朴素的原理也充分体现在主耶稣身上。因着祂自谦到极卑之位,所以万事因祂的谦卑而更新,万人因祂的谦卑而得救。基督的谦卑成就了一切,此乃“亨”也。正所谓:“有谦虚卑退之美德者,万事皆能亨通。” 主耶稣曾回答腓力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14:9)主耶稣是那么丰盛,却要全然倒空自己,成为透明的媒介让我们可以看见神、亲近神。而我们的问题就是太容易把自己看做中心,生命中充满了太多“自我”——我们自私、自满、自义、自负、自我开脱、自命不凡……所以第5节经文讲: 5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2:5) 保罗又在《哥林多前书》中说: 15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能看透了他。16谁曾知道主的心去教导他呢?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了。(林前2:15-16) 有些人或许不爱听教义,我就听有人在教会中表示:“我们要生命,不要教义”,好像两者是相对的一样。我们总是以为神学的东西是不实用的东西,是神学院里的教授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东西,对我们的实际生活没什么关系。但我们忘记了,保罗的那些大篇幅的关于教义的经文并不是写给神学家的。当他写信给罗马、加拉太甚至腓立比的信徒时,那里面包含了许多奠定基督信仰的神学基石,然而这些深刻的道理就是写给像你跟我这样的普通人的——商人、工人、士兵、妇女,甚至奴隶,这些教义帮助他们每日的生活都能讨神的喜悦。而这其实是最实际的东西。 《腓立比书》讲的中心就是基督徒如何相处。我们看到,一切关系上的问题的中心就是“自我”。要想合一,我们必须学习向着自己死了,而谦卑地为着主的缘故为他人而活。这就是今天的经文中保罗勾画出这个伟大的抛物线的原因。他要叫我们看到耶稣基督,我们的主的终极的谦卑。可以说,对耶稣基督坚实的神学认识是我们学会如何相处的基础。加尔文说:“那么,既然神的儿子从如此伟大的高度降下来,那么我们这些什么都不是的人靠着骄傲被升起是多么不可理喻!” 把 “自我”从中心移开,而让主耶稣称为我们的头,我们生命的中心。这即是以耶稣基督的心为心了。而当我们学会谦卑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真正的尊贵和荣耀,因着尊贵和荣耀是从我们的主而来。当我们受苦,我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将来必要一同得荣耀。当我们谦卑,我们是与基督一同谦卑,将来必要一同得尊贵。 就求神让我们的生命借着主耶稣基督的宝血得净化,让我们的心意纯净透明,让我们将自己的意志和利益从生命的中心移去,让主耶稣成为主宰,在我们里面做王掌权,借着祂使我们有一个得胜的生命,跟借着学习主的谦卑,懂得谦卑地与肢体相处。主耶稣通过倒空自己向我们显明神和祂的救恩,我们也要通过虚己顺服和彼此相爱的心使我们畅通无阻地与神同在。阿门。 

你爱我吗?

Posted on March 25, 2011

参考经文 15他们吃完了早饭,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约翰”马太十六章十七节称“约拿”),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对他说:“你喂养我的小羊。”16耶稣第二次又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说:“你牧养我的羊。”17第三次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彼得因为耶稣第三次对他说:“你爱我吗?”就忧愁,对耶稣说:“主啊,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说:“你喂养我的羊。18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19耶稣说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荣耀 神。说了这话,就对他说:“你跟从我吧!”(约21:15-19) 在今天的这段经文中,使徒约翰用其平实的笔法记录了复活后的主耶稣同彼得的对话,内容恬淡温馨,感人至深。我个人觉得彼得在门徒当中具有最鲜活的人物个性,他曾经毫不犹豫地丢下渔网,响应主的呼召;他也曾是主耶稣最亲近的门徒之一;他本人在传道时参入神迹的实行;他也同样有荣幸在山上看到耶稣基督的荣光;同样地,他曾被主耶稣斥为“撒旦”;他甚至拔刀护主,却又三次不认主;他勇于公开地表示对主的忠心,而在看到复活后的主耶稣,他亦羞愧地躲到一边……彼得是一个鲜活而复杂的人,就像我们每一个“人”。我们时有爱主的热情,时有冷淡倦怠的心意。我们无数次地忏悔、认罪和立志,却又无数次地跌倒又犯罪。我们看见主耶稣,承认并相信祂,却又一次一次地不认识祂,背弃祂。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彼得这样的经历,而主耶稣却始终爱他如初,当看到对话完了之后,主耶稣“就对他说:‘你跟从我吧!’”,我真是感动得无可名状。祂不纠察我们的过犯,不数算我们的罪愆,祂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你跟从我吧!”正像祂起初呼召彼得所说的那样——你跟从我吧。祂对我们的爱始终不改变,纵使这个世界都过去,纵使我们走过荆棘蛮荒,纵使我们迷惘彷徨耽溺罪眚,主耶稣依然来到我们身边,要我们跟随祂。我想这对当时的彼得是莫大的安慰,对我们更是如此! 我彻底被这一段经文感动了。 在近乎排比句的三次问答中,主耶稣一再地问彼得:“你爱我吗?”祂为什么要特别地强调“爱”呢?我的意思是,祂可以问“你怕我吗?”“你知道错了吗?”“你要服侍我吗?”,然而主耶稣知道这样的问题不需要太多的思索彼得就能轻松地给出答案;祂却要问“你爱我吗?”——这个问题直接指向彼得生命的中心,指向他灵魂最深处的真实想法。在彼得三次不认主之后,他又一次面临三次值得细细思想的问题:“我爱我的主吗?” 这其实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是的,我们都知道“正确”的答案,但这答案不代表我们最真实的想法。爱主的心也不是不假思索就可以表述的。主耶稣可以问彼得:“你信我吗?”因为这完全是合情合理的,信心乃是我们同基督关系的根本,相对于根本,爱则是一种表征。 我们知道爱是圣灵结出的第一个果子: 22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23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加5:22-23) 保罗也表示基督徒生命中最大的美德: 13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林前13:13) 我们在《约翰一书》当中也能找到年迈的约翰关于爱的阐释: 7亲爱的弟兄啊,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 神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 神而生,并且认识 神。8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 神,因为 神就是爱。(约一4:7-8) 我想,彼得和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挣扎同耶稣基督的关系,而主耶稣的这个问题就是把我们引入到一个最关键的认识,那就是我们重生的生命里有着从神而来的爱!死在罪中而不认识基督的人不可能体察到这种爱,它乃是我们借着圣灵从神那里得到的恩典和礼物。主耶稣问:“你爱我吗?”即是在问我们是否有一个重生的生命,是否这个重生在我们灵魂里面是一个可靠的事实。主耶稣要我们有重生的确信,并要我们仔细省察我们的内心,检验我们的动机,是否真的有了焕然一新的生命。这在祂复活之后向门徒提出,更具有深远的意义。 从彼得的回答当中,我们大致可以发现,主耶稣其实是知道彼得的心意,然而祂却要再三地发问:“你爱我吗?”这即是要我们每个人都摆脱表面的思绪和口中的浮夸,而探入灵魂深处去看待自己同耶稣基督的关系。我们真的爱主耶稣吗?真的爱更甚于我们口中宣称的那样?真的爱可以用行为证明?真的爱足以让我们看见自己的罪和软弱?真的爱而不曾变冷、不曾疏远?我们的生命中有太多的境遇如同彼得,当要细细思索这个问题:“你爱我吗?”如果我们对主的爱是真实可信的,我们是否看见了自己的软弱?是否看见了若没有耶稣基督的恩典我们那种忘却神、离弃神的惯性? 37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也许会做许多不讨神喜悦的事情,就像彼得那样,然而主耶稣却要把我们带回到与祂同在的欢乐当中。就求神给我们每一个人谦卑降服的心,让我们时常省察自己,扪心自问“我是不是真的爱祂?”也求主能让我们从对这个问题的探索中看到自己的卑微,看到自己的对罪的恐惧,也同样让我们明白因为你不丢弃我们,我们的生命在重生之后满有恩典,我们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