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Archive for

罪与律法

Posted on February 28, 2011

参考经文 7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律法是罪吗?断乎不是!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8然而罪趁着机会,就借着诫命叫诸般的贪心在我里头发动;因为没有律法罪是死的。9我以前没有律法是活着的;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10那本来叫人活的诫命,反倒叫我死;11因为罪趁着机会,就藉着诫命引诱我,并且杀了我。12这样看来,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13既然如此,那良善的是叫我死吗?断乎不是!叫我死的乃是罪。但罪借着那良善的叫我死,就显出真是罪,叫罪因着诫命更显出是恶极了。14我们原晓得律法是属乎灵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15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16若我所作的,是我所不愿意的,我就应承律法是善的。17既是这样,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18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7-18) 感想一:从两个关于律法圣洁性的举例说起 使徒保罗首先强调了律法和诫命的圣洁性。他指出律法使我们认识到罪的存在(参罗7:7),并会引起罪的行为(参罗7:8),最后指向死亡(参罗10-11)。造成这一切的是我们的本性,而诸如“律法致罪”这样的悖论其实可以通过许多例子思想明白。 我们都知道苏打粉(代表我们的本性)在接触到醋(代表律法)之后,原本稳定的白色粉末开始剧烈反映并产生大量气泡。醋有醋的属性(律法的圣洁性)而之所以会发生反应,问题就出在苏打粉的属性(人的本性)上。醋的作用是将苏打粉的属性显明出来而已。 再举个例子,我们去Bondi海滩去游泳,正游得畅快,却看到有个警示牌写着“No swimming today. Sharks in the water!”(今日禁止游泳。水中有鲨鱼!)这下好心情全毁了。可是你能怪那警示牌吗?律法就好像这警示牌,它显明鲨鱼(代表罪)的存在,却不能赶走鲨鱼。 现代人都相信,或宣称他们相信真理是相对的。这种观点在现代的社会是如此普遍和必要,以至于它象征了一种社会宽容和开放。然而事实上,并不是我们变得真的宽容了,而是我们变得茫昧无知了。我们声称事情没有绝对,但是当被问到二加二为什么等于四的时候,我们甚至感到惊诧——因为这种绝对的东西我们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是不是很讽刺?相对主义让我们不去改正错误,而是首先去以为自己根本就不正确。这种属世界的相对论矮化甚至消除了我们对罪的概念。教会变成一个“安全之所”只因为在那里,所有的人都无条件的包容你,没有人会论断你,而各种各样的道德败坏都会被重新贴上“个人偏好”的标签。福音变成了耶稣可以帮助你成功和达到个人目标的工具。罪这种东西,在教会反而成了众人回避的“忌讳”。现代人晓得神爱他们,因为他们真的是太值得被爱了。他们需要的是自尊,而不是知道自己是罪人。 但是如果我们不是罪人,那么我们还为什么需要一位救主为我们死承担我们的罪呢?司布真说:“太多人轻看罪,因此就轻看了救主。”钟马田也表示:“《圣经》对于罪的教义对于理解《圣经》关于拯救的教义是绝对重要的。不管我们怎么想,如果我们不正确、清晰地弄明白罪,我们就不可能正确、清晰地弄明白拯救。” 而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对罪进行了一次最彻底、最深入的剖析,而律法不是罪,它的圣洁、公义和完整表明了神赐下律法的美意:神赐下律法叫我们为着自己的罪被定罪,叫我们走到自己的尽头以至于可以逃向基督寻求拯救。 我们自义的气焰是如此嚣张,若不会律法将罪显明出来,我们就不可能将自己完全彻底地投向基督。千百年来,这个世界的文化不断地重复着当初乐园里撒旦向夏娃所讲的那一番话——我们不是罪人,我们不是蛀虫,我们都是不错的人。我们或许想要邀请耶稣进入我们的生命当中作一个在我们自我进步过程中有帮助的教练或帮手。但是,要把祂当做救主一样来信靠,我们就必须对我们的罪有一个深刻的认识。而这罪,恰恰是在神的律法中暴露出来了。 感想二:重生后的试练 从第15节开始,保罗将人称转换为第一人称单数,身体力行地向我们诉说重生之后意愿同行为的挣扎以及面对罪自身的软弱。然而保罗采用这样的笔调关键不是分享祂的经验,而是为神的律法正名,叫人不再认为律法是邪恶的。他通过个人经验表明律法是如何带来对罪的审判,但同时它又是如何无力而不能将我们从罪的捆绑中拯救出来。因此,这都最终指向基督,因为祂是唯一有权能拯救我们脱离罪的(参罗7:25)。 保罗用最真切的话语写出了我们在肉体中挣扎的光景,这种痛苦恰恰说明了律法的无力。然而神并不会让我们继续无助地挣扎下去,当我们晓得基督是唯一的拯救的时候,保罗有安慰我们,圣灵可以帮助我们在成圣的过程中真正地战胜罪。 2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3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 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4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8:2-4) 这一点我的感受太深了。总是觉得之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反而活得轻松自在,随着现在越来越多的学习神的真理,反而总是把自己陷进自责与懊恼之中,觉得自己每天都在明知故犯,觉得离真正的信仰越来越远。就好像伟大的德国诗人歌德所说:“God had enough for a saint and a devil, and he put it all in me.”我们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尤其是在信主之后,越发能够体会到这种心灵的挣扎。然而,挣扎本身不是叫我们痛苦,乃是叫我们晓得自己的无助,肉体的必死趋势以及律法的无能为力。唯有耶稣基督的恩典,唯有常常住在圣灵里面,我们的这种痛苦才是有价值的。 今天的经文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基督徒普遍的状态。而对这种状态的了解,对我们自己其实有着极大的价值。 一方面,我们要懂得作为人的软弱和无助。即便在内心明白是非善恶,并在有意愿遵行的情况下,我们却依然不住地犯罪,无法将“义”行出来。教会查经时曾谈到神试验亚伯拉罕的信心,目的是要他将这种信心行出来。中国王学所指“知行合一”在一种层面上说明的是同一个道理:认识事物的道理,并在现实中运行此道理。只有将知与行统一起来,才能称得上“善”。我们重生以后的生命是一个让信心和顺服转化为行为的过程,然而往往因为我们肉体的软弱,我们常常跌倒,甚至是“恶贯满盈”。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能了解人自身的脆弱,了解若不借助圣灵的工作向神降服,我们真是无法脱离罪的捆绑。 我们要扪心自问,神的律法是否已经叫一切的自义都枯萎?是否已经杀死了我们一切靠自己的善行进入天堂的希望?如果是这样,那是一件好事,因为律法在我们身上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在这一刻,主就拯救了我们,因为祂来不是召义人,乃是叫罪人悔改(参路5:32)。当我们仰望神圣洁至高的标准,看到自己是如何一遍又一遍地触犯这些标准的时候,我们就真正地开始惧怕,并发自内心地需要一位救主。而好消息是耶稣基督应来到这个世界,拯救一切的罪人! 另一方面,我们能够明白到罪并不会因为我们的重生而就此消失。我们要警醒,要记念。罪就好像一座火山,时间久了不喷发我们便会把它当成普通的山,殊不知一旦喷发,它就会造成可怕的伤害。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在信主以后忽略了火山的存在,而渐渐习惯了它的静默。不要忘记,那陷在罪中的人的本性就是那座火山,是会喷发的。我们非但不能放松警惕,反而要更加小心,靠主克己,远离罪愆。 最后,基督徒的生命是一场“美好的仗”,信主不是胜利,而更好像是参军入伍。这场同过去堕落生活以及人的罪恶本性的征战才刚刚开始! 在结尾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 一位牧师刚刚在主日证道的时候讲完《罗马书》,他阐明律法以及它如何显明罪。崇拜结束之后,一个妇人走上前来,她竖起食指,留出一个指肚的大小向牧师说:“牧师啊,今天的讲道之后,你让我觉得自己就只有这么大。”牧师回答说:“但是,女士,那依然太大了。简直是太大了。你可知道那么大的自义就能带你下地狱吗?” 神给我们律法是要除去我们“一切”的自义,一丁点也不剩,定我们的罪,好叫我们别无选择地逃向基督。祂是我们唯一的拯救,唯一的盼望,唯一的出路! 

赞美的态度

Posted on February 25, 2011

参考经文 19神啊!你的公义甚高;行过大事的神啊!谁能像你。20你是叫我们多经历重大急难的,必使我们复活;从地的深处救上来。21求你使我越发昌大,又转来安慰我。22我的神啊!我要鼓瑟称赞你,称赞你的诚实;以色列的圣者啊!我要弹琴歌颂你。23我歌颂你的时候,我的嘴唇和你所赎我的灵魂,都必欢呼。24并且我的舌头,必终日讲论你的公义,因为那些谋害我的人,已经蒙羞受辱了。(诗71:19-24) 阅读今天这段经文的时候,最吸引我的就是第23节——“我歌颂你的时候,我的嘴唇和你所赎我的灵魂,都必欢呼。”这里提出了一个值得我们每个基督徒注意的问题:赞美神时应有的态度。 作为一位迟暮的老者,诗人用回顾他的一生印证了神对他不离不弃的看顾,面对困苦、仇敌、逆境、危难,他因着神有盼望,有信心,有安慰。可以说,《诗篇》第七十一篇仿佛是他一生的缩影,里面充满了对青年人殷殷的劝教和对神越发清晰的认识,发乎于心的高声赞美溢于言表,让人不禁为这篇老当益壮的激荡文字而动容! 如果我们把“赞美”当做整首诗篇的主题,可以看出诗人在叙述自己的一生时,他对于赞美的理解也是逐步深化的。 幼年时,“我必常常赞美你。”(诗71:6b) 青年时,他对 神的赞美“终日必满了我的口。”(诗71:8b) 老年时,“我却要常常盼望,并要越发赞美你。我的口终日要述说你的公义和你的救恩,因我不计其数。”(诗71:14-15) 这里诗人要阐发的重点在于“要养成赞美的习惯”,要常常赞美,不停赞美,终日赞美,越发赞美。当我们不断成长,许多事情都会改变。我们必须放下一些事情,我们必须开始其他的事情。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持久的——除了《诗篇》第七十一篇。诗人三次提到“常常”——常常依靠(参诗71:3)、常常赞美(参诗71:6)、常常盼望(参诗71:14)。 对于常人来说,“赞美”不会是连续的、主动的。我们往往在特殊的情形下(例如得到神的回应)或特殊的场合里(例如主日崇拜)才会考虑用赞美去跟神建立关系。生活平乏无波的时候,我们且忘记存感恩的心,更不要提患难与逆境的时候了。赞美不是人的本性,我们本性乃是牢骚和抱怨。然而我们却要明了赞美是要成为一种习惯,一种自发的行为。诗人已经用自己的一生向我们展示了神的眷顾,纵使有逆境,他却安然度过,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迟疑或懈怠对神的赞美呢?你还惧怕什么?还担忧什么?我们真的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吗?如果这个世界都将过去,苦难和仇敌跟我们眼中看到、心里感到的相比又算什么呢?如果我们可以在祷告中常常依靠神,如果我们可以常常在赞美中与神同乐,如果我们常常在祂里面有盼望,持守祂的应许,如果我们越来越多地赞美歌颂祂,我们便了无惧怕,纵使身体枯萎、肝肠衰退。时代的大车轮一刻不停地向前推进,属神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来了又去,一代又一代,唯有那赞美神的声音,代代相传,永不止息。这是何等奇伟雄壮!那能从我们这里夺去的,都是不重要的;而神放在我们里面的,是谁都无法夺去的! 当诗文行至尾声,感情终于再次通过循环迂回的吟唱得以升华,他对赞美的理解亦递进深入。第23节表明了一种“赞美的态度”——是要心口合一(simultaneous),用最大的诚实去赞美。试问,神岂是更看重你的鼓瑟弹琴胜于那专注仰望的心吗?这一点,我觉得对我自己是个警醒更是一种安慰。说警醒,是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我在祷告上的态度是不虔敬的,有时候会心不在焉,有时候会草草了事,有时候会流于形式。说安慰,是因为很多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过人的口才而在祷告的工作上自卑起来,最终几近变成胆怯和回避。神所看重的、所监察的是我们的心。也许倾心的吐露更胜过高声的颂扬呢! 诗人在这里指出,赞美的本源来自内心,来自被救赎的灵魂。这同样的也是一个信心的课题,诗人坚定地相信自己是被赎的,他的欢呼赞美来自那不可动摇的莫大的信心。嘴唇是对赞美的表达,是光明正大显明自我立场的媒介,同时也是对赞美的态度的外在宣扬。 对于我们,也同样要让我们的赞美如泉源从内心喷涌而出,在我们歌唱、祷告、相交的时候让一切情感流露来自“心灵和诚实”。同时,在向外界表露的时候,我们嘴唇也不要胆怯,我们既要赞美,还怕别人的想法吗?我们的赞美岂是偷鸡摸狗、不可见人之事?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的神确实如此奇妙伟大,让我们常常赞美祂,用心灵去赞美祂,毫不羞愧地赞美祂! 

成为门徒的第一课:舍己

Posted on February 24, 2011

参考经文 21从此耶稣才指示门徒,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22彼得就拉着他,劝他说:“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23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24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25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灵魂”。下同。),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26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27人子要在他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他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28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以前,必看见人子降临在他的国里。”(太16:21-28) 这一段经文提到了耶稣对自己将要受难的预言以及祂借训斥彼得向门徒表达了他们面对这件事应有的态度与盼望。但凡提及耶稣受难,我们的重点往往会放在“祂为了我们的罪而死”上面,很显然,在马太的记述中,主耶稣在讲完自己的使命和目的之后,紧跟其后地就教训那些跟随祂的人也要如此行。从神学的角度,我们看到了在基督信仰中基督论(Christology)和门徒训练(discipleship)是并行不悖的。当我们晓得基督是谁,祂来的目的是什么的时候,就必然需要跟随祂、效法祂、做祂的门徒。可以说,在福音书的许多地方,我们都可以看到主耶稣在显明自己的身份和使命的同时,就立即开始对门徒的教训。祂深深地知道叫那些眼睛看见祂,口中承认祂是基督的人在心中也看见,也承认是一条漫长却必经的道路。也正是在祂不断地触摸、医治、管教和启发之下,门徒从之前的“心刚硬”、“愚顽”、“不明白”转变成主基督真正的门徒。我们知道《马太福音》的写作对象是犹太人。当时的犹太人在罗马人的殖民统治之下一直盼望救世主的到来,他们如何面对和接受一个被钉死的“失败了的”弥赛亚,他们又如何在国破家亡的大环境和颠沛流离的个人生活中舍下一切跟随这个在世人眼中看为“愚拙”的福音,这是马太要向他的读者传达的信念。作者似乎想通过“得到与失去”(参太16:25)以及“个人生命与世界”(参太16:26)这两个存在尖锐矛盾的主题传递出一种别样的安慰,同时借由27、28节的叙述增添时人的信心。 这里特别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24至26节的理解,因为在这里,主耶稣很明确地指示我们该如何去做一个门徒。 主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如果我们对这句话进行分析,会发现耶稣用了三个相递连的动作概括了成为门徒的过程:舍己,背起和跟从。那么,作为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舍己”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呢?什么是“舍”?这跟孔子的“杀身成仁”(《论语•卫灵公》)、孟子的“舍生取义”(《孟子•告子上•鱼我所欲也》)有什么区别?我们又要如何去“舍”?要舍去的“己”又是什么?……看来我自己经常把“舍己为主”挂在嘴边,现在看来,不但做起来困难,甚至连对其含义的理解都还不够透彻。 以下简单说说在下的一点浅见。 这里的“己”到底指什么呢?我相信主耶稣定不会要我们舍弃我们的“自我”、舍弃我们作为一个人的“本性”。不然祂大可以呼召一群机器人来背起十字架跟从祂,效率岂不更高?神创造我们,使我们具备独立判断和思考的能力,并让我们在同周遭以及同神的沟通中发掘到自我存在的意义(只不过大多数人在大部分时候都错误地界定了“自我存在”的意义)。神使我们成为有灵的活人,借此让我们知道自己在祂眼中的宝贵,祂又怎么会让我们舍弃这一切呢?所以问题不是出在“己”上,而是来自我们对“己”的塑造和维系上。 这种塑造具有社会性,当我们从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孩逐渐成长为一个具有完整认知能力的“人”,我们不断地从社会中汲取各种信息、知识和价值观。逐渐地,我们塑造出一个能融入这个社会的“自我”,这个自我一方面体现社会对个人的要求,同时也体现了我们自我实现的愿望。就好像我们常说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而这种形象本质上是为个人目的服务的。它不但不代表真正的自我,反而是社会环境催化下的假象,而且具有很强的自我维护力。这也是形象的社会性决定的。就好像我们不可能轻易去破坏自己对别人的好印象一样(因为好印象需要很长时间,花很多心思去“建立”),我们本能地要去捍卫这种自己为自己定义的“己”。有时,我们能听别人讲:“自己也不知道摘到面具之后该如何做人”恰恰是说明了我们不愿也不能轻易改变自己的那个假象。我们需要融入这个社会,而当这个社会充满罪和邪恶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扭曲自己的真我,而将自己镶嵌在社会赋予我们的模子里。 我想,这种“形象”一定不能称为真实的自我,因为它否认了神对祂自己的创造以及祂对我们那种“看着是好的”的爱(God loves us for who we are.)——我们本带有神的形象,又因着耶稣基督成为后嗣,与主一同在天国坐席,我们是“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 神的子民”(彼前2:9),而神看着这样的我们是好的,神爱这样的我们——而这才是我们真正的自我。现在的境况是什么呢?我们舍弃了这一切的荣耀与尊贵,去做罪和死的奴仆,在喷涌着恶臭和毒气的沼泽中享乐——而我们说:“God loves us for who we are, so let us be who we are and He will somehow accept us.”殊不知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是谁,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们也根本不晓得神断不会容忍和接受我们罪的样式,原因很简单,罪的样式本不是我们本来的样式。 God loves us for who we are; yet first off we have to know who we are and who we are not. 神不会接受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形象(simply because that’s not who we are),这些虚伪的形象阻挡着圣灵的工作,叫我们无法认识自己,认识神,认识福音。主耶稣就是要我们丢弃这个“建立自我的工程”,让自己完全地向祂敞开,真实如玉璞。舍己不是让我们放弃作为人类的意义,乃是让我们成为真正的人,让我们在主里面找到真正的自我,同时弃绝一切虚伪的形象。而当我们看到真我的时候,我们就能够看见福音的宝贵又明白过来祂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一切,且愿意跟随祂,走十字架的道路。这道路的第一步,就是舍己。 得失常是一个让我们挣扎的问题。我们总是很自然地支持那些能让我们有所“得”的事物。那个我们自己建立的“假我”往往让我们把眼睛放在这个世界上而在“得失”方面做出错误的选择。主耶稣这里就是要让我们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于己有益的,什么才是真正的“得”,即便在我们看来这种真正的“得”是痛苦的,甚或是致死的。 认识真自我,拿去虚假的面具,接受爱并去爱别人,这是成为门徒的第一课。 

约伯眼中神的公义

Posted on February 23, 2011

参考经文 7“你且问走兽,走兽必指教你;又问空中的飞鸟,飞鸟必告诉你;8或与地说话,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鱼,也必向你说明。9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耶和华的手作成的呢?10凡活物的生命和人类的气息,都在他手中。11耳朵岂不试验言语,正如上膛尝食物吗?12“年老的有智慧;寿高的有知识。13在神有智慧和能力;他有谋略和知识。(伯12:7-13) 似乎曾经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来查考《约伯记》,很惭愧,那个时候我离开了教会,也一直没有机会好好阅读这本书,但是看了看今天这段经文的上下文之后,感觉约伯从第7节开始的论述重点似乎并不在“赞美神创造万物”之上,而更像是用讽刺的口吻反诘之前三个(也或者是其中一个,因为第7节成为变成了“你”)朋友的说教——“你们的说教,连飞禽走兽都能教我”。他大概也想通过提及飞禽走兽、花鸟鱼虫来表达他对神的主权的接受。而14节以后,则更加清晰地表明了他对于“神的作为往往不会‘如人心所愿’”这一论述的支持态度,而自己的苦难更是来自于这种至高的、无法悖逆和逃避的主权。另一方面,约伯也认为神的主权同时可能造成诸如“祂并不一定保护无辜的人,也并不一定惩罚凶残的人”的情况,进而向他的朋友表明自己的不幸不能证明自己是邪恶的(因为在犹太人的传统中,富足是人行善、受神祝福的表现;而贫穷是人作恶、受神咒诅的表现)。 所以这段经文的重点不在于赞美神的创造(它当然也提到了这一点,只是并不是约伯论述的初衷),而是表明了他对神的主权的接受和承认。这种接受也许掺杂了许多思考和个人情感,甚或是消极的、不情愿的,但他能够得到的、足以合理解释自己眼中一切的唯一答案只能是“神的主权”,而作为一个受造之人,唯有承认并顺服“神的主权”,这甚至是禽鸟走兽都明了的事情。 这点认识对于现在的我们,至少对于我本人,其实是一个非常难的题目。而从这个题目甚至可以延伸出许多深远的哲学思考(例如人本主义、人性的启蒙以及宗教与人性解放的关系等等),毕竟在我们进入神的知识的甚大的奇妙之前,人以及关于人的一切都始终是我们认知的中心。简单地讲,如何看待“神的主权”,如何让“神的主权”在我们的生活中居首位,如何看待自己的境遇(或好或坏),如何发现“神的主权”、“神的爱”以及“神的公义”之间和谐奇妙的关系,都是我们每个基督徒应该用心思考的问题。 这不但是一项“顺服”的功课,更是一项“信心”的试练。太多的时候我们灰心沮丧、怨天尤人,岂不是因为我们忘记了自己乃是被造?殊不知“神的主权”才是我们做任何事的前提啊! 

神不会忘记

Posted on February 22, 2011

参考经文 13诸天哪!应当欢呼;大地啊!应当快乐;众山哪!应当发声歌唱。因为耶和华已经安慰他的百姓,也要怜恤他困苦之民。14锡安说:“耶和华离弃了我,主忘记了我。”15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16看哪,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你的墙垣常在我眼前。17你的儿女必急速归回,毁坏你的,使你荒废的,必都离你出去。18你举目向四方观看,他们都聚集来到你这里。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你必要以他们为妆饰佩戴,以他们为华带束腰,像新妇一样。”(赛49:13-18) 这段经文让我不禁想起了美国著名爵士乐大师纳·京·高尔(Nat King Cole)的那首著名的《Unforgettable》: Unforgettable, that’s what you are Unforgettable though near or far Like a song of love that clings to me How the thought of you does things to me Never before has someone been more Unforgettable in every way And forever more, that’s how you’ll stay That why, darling, it’s incredible That someone so unforgettable Thinks that I am unforgettable to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xZG0w8YS7A 奇妙的是,这段经文从13节开始,就如同对话,又好像辗转迂回、跌宕起伏的交响乐一般向我们显明我们在神的眼中是多么的宝贵、多么的“不可被遗忘”。 在犹太民族流离失所、家国破碎的时候,先知以赛亚却如同狂喜的诗人一般唱邀天地山岳一同欢呼赞美(参赛49:13),然而以色列人却悲观地哀号神的遗弃(参赛49:14)。紧接着,以赛亚以神的第一人称、通过四个比喻说明“你们是我永不忘记的”: 祂如同母亲,不会忘记她的孩子(参赛49:15) 祂如同爱人,将挂念之人铭刻在手心(参赛49:16a) 祂如同守卫,看顾我们,使我们得以安睡(参赛49:16b) 祂如同宝石匠,用回归的以色列人民装扮这位待嫁的新娘(参赛49:17-18) 神通过这四个比喻,不但给了以色列民以慰藉,更给了他们对光明未来的盼望(有如新妇出嫁)。同时,我们知道,主耶稣也是教会的新郎(参弗5:25-27),按着祂的计划,教会被建立,我们理当欢呼雀跃,如同要出嫁的新妇一般。这位新郎先去为我们置办新房(参约14:2),而且这新房还不是一般的豪华(参启21-22),都置备求全后,他要亲自来娶新妇过门儿(参约14:3;帖前16-18),并为她拭干眼泪(参启21:4),之后不但有婚礼(参启19:7-9),还有更加甜蜜温馨的蜜月(参启19:11-21;启22:5)。当神应许不会忘记以色列的时候,主耶稣也应许那跟随祂的“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20)“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来13:5)我们是否也在生命的某些时候感到被神遗忘呢?我们是否也在茫然无助、痛苦愁烦的时候在祷告中向神疾呼却似乎没有得到回应呢?我们是否在走过人生冷暖之后看不到神的同在呢?让我们回到《圣经》当中,让我们回到神的话语当中,让我们在神的应许当中重新找到安慰和鼓励。祂是将我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镌刻在手心中的神,祂定意让历史的以色列遭受各样的灾难,不正是叫她成为教会的见证吗!不正是叫我们这些“在后的”得着安慰吗! 从神为以色列人展现的美好未来中,我们也看到了从主耶稣基督而来的光明前程。我们要欢欣鼓舞,又要恒久忍耐,因为神不能也不会离开我们,正好像使徒保罗所说:“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1:6) 同时让我们也不要忘记神的恩典和看顾,因为祂也不曾忘记过我们。不论顺境或逆境,我们都要感谢赞美,因为祂从不离开,从不忘记! 满有恩慈的父神,感谢你赐下这坚定以色列的话语,这话语也同样坚定了我们每一个人。神啊,你晓得在你似乎远离的时候我们是何等艰难,你晓得我们是如此需要你的同在。我们知道,有时候你使你自己在我们面前并不那样明显,甚至允许痛苦和灾难临到我们,这有你的原因和目的;我们更知道,一切都没有失去你的掌控,你是那在大洪水泛滥的时候坐着为王的大主宰,你将我们捧在手心,托住我们。感谢神,因你不忘记我们,这是如磐石一般不可改变的事实。感谢主耶稣基督,因为你,没有什么可以叫我们与神的爱分离。主啊,今天我们为那些正感觉远离你的肢体祷告,为那些陷入绝望的弟兄姊妹祷告。愿他们在你的话语中找到确信,找到盼望,找到安慰。更愿你的圣灵激荡他们的心,好叫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被忘记,也永远不会。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