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Archive for

“诧异”与“稀奇”——信心的第二课

Posted on August 20, 2010

参考经文 1耶稣离开那里,来到自己的家乡;门徒也跟从他。2到了安息日,他在会堂里教训人。众人听见,就甚希奇,说:“这人从哪里有这些事呢?所赐给他的是什么智慧?他手所作的是何等的异能呢?3这不是那木匠吗?不是马利亚的儿子,雅各、约西、犹大、西门的长兄吗?他妹妹们不也是在我们这里吗?”他们就厌弃他(“厌弃他”原文作“因他跌倒”)。4耶稣对他们说:“大凡先知,除了本地亲属本家之外,没有不被人尊敬的。”5耶稣就在那里不得行什么异能,不过按手在几个病人身上,治好他们。6他也诧异他们不信,就往周围乡村教训人去了。(可6:1-6) 5耶稣进了迦百农,有一个百夫长进前来,求他说:6“主啊,我的仆人害瘫痪病,躺在家里甚是疼苦。”7耶稣说:“我去医治他。”8百夫长回答说:“主啊,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9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10耶稣听见就稀奇,对跟从的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11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12唯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13耶稣对百夫长说:“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那时,他的仆人就好了。(太8:5-13) 提问:全知的神该不该诧异? 在2010年8月4日分享的“量器”比喻中,我得到了许多启示,发现信心(是faith而不是confidence)实在是我们信仰的动力所在。而且我惊奇地发现许多问题看似难搞,其实答案就是“信心”。 今天经文的两个故事记载了主耶稣两次“人性化”的感情流露——“诧异”(参可1:6)和“稀奇”(参太8:10),在英文译本里两处都是“be amazed”(诧异,惊奇)。主耶稣为什么会感到“amazed”呢?祂对家乡人的厌弃和外邦人的信心不是应该早有预料吗? 这个时候,我们的大脑中往往会闪现出如下的逻辑推理: 这其实是一个典型问题。当我们依赖逻辑推理来求证的时候,往往会钻进信仰的牛角尖。要知道,逻辑本身就是不完整的。事实上,人之所以被称为受造物,就是因为靠着我们自己,存在太多的局限和“无能为力”。我们有太多的问题无法理解,有太多的事情不能想通——而这本身,我们必须承认,与信仰是无关的。一个逻辑问题并不一定是一个圣经问题(A logical problem is not necessarily a biblical problem)。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人自己首先想通才可以被接受的话,那人就已经是“神”了。逻辑,或人的理性是一个用来接受真理的最破烂的工具。然而,有什么可以填补工具的局限和对真理的接受之间的沟壑呢?就是信心! 回过头来看一开篇提出的问题——其实,提问是一门艺术,错误的提问,往往会引起不必要的争论。这里,我们要讨论的不是“耶稣诧异是不是因为祂或许不是神”而是“耶稣对待不同的人的诧异态度说明了什么?祂的反应对我们有什么启发?”我们的讨论必须是有前提的,那就是承认“耶稣是神而神是全知全能的”。要是不承认这两点,那咱还这儿扯什么啊?可以吹灯拔蜡,洗洗睡了。 如果你跟兄弟我一样越想越郁闷(因为想不通,郁闷),证明咱们还算“正确理解了基本原则,全面把握了基本路线,但仍需深入贯彻基本方针,解决日益凸显的实际问题”(《人民日报》山寨版)。所以让我们把这个郁闷的问题概括为: 无比牛×的主耶稣咋就一不小心“诧异”了泥?(当里个当~) 诧异的关键 在旧约时代,犹太民族从神那里得到了格外的关注,不但视为神的选民,更被应许弥赛亚的到来。而当他们期盼的弥赛亚真正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多数的犹太人非但不相信,反而诋毁、中伤和弃绝,直到今日仍固执地认为救世主尚未到来。 试问神有没有权柄改变他们刚硬的心、昏暗的眼呢?答案是肯定的。然而祂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们“不信”,英文译本是“lack of faith”。信心是连接神与人的纽带,他在我们身上的善工也是借信心得以成就。若对神没有信心,又怎能听见声音,看见真理的——既然我们都有眼看不见,有耳听不见?经文中提到主耶稣“不得行什么异能”(可6:5),英文译本是“could not”而不是“would not”。这里显然不是表示主耶稣失去了行异能的能力;这里问题的关键是对于不信的人,神迹又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呢?要知道,主耶稣并不“需要”我们来相信祂,也不“需要”通过施展神迹来告诉我们祂是谁——《福音书》中有太多的例子证明了,人群,包括门徒,都见证了主耶稣无数的神迹,而他们依然“不明白”、“心刚硬”。如果神迹是用来帮助别人来相信自己,那么显然主耶稣的事工是失败的。祂,作为全能的神的儿子,不需要用神迹来证明什么,神的一切真理和荣耀已经完全在祂身上显明了。祂行神迹,不是因为祂需要,而是祂晓得我们需要。通过神迹,祂在不断了教授我们一个功课——信心。在《量器与信心》的分享中,我们已经通过多出经文了解到许多病人因靠着“信”得到医治。而在拿撒勒,疾病无法得到医治,福音不能得以传播,这里俨然成了信心的真空之地,如废都残垣,徒有繁盛喧嚣,而今却要被永远地废去。 很多时候,人们看到世态炎凉、人性堕落都会抱怨神的置若罔闻,甚至怀疑神的爱、神的全能、神的存在。可是我们有没有想过:人类如果没有对神的信心,与神隔绝,又怎么让祂的灵进入我们,让祂的丰盛恩典充满我们,让世界回到它原本和谐美好的面貌呢?因着神的爱和应许,祂没有毁掉这个沉沦的世界,一了百了,图个清静;祂不但煞费苦心地派祂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为世人承担本该由我们自己担当的罪,而且还为我们留下一个无限美好的应许——“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怎样领受这么美好的应许呢,那就是“信”。有人说:“信心就像乞丐的手,可以叫人白白地接受神的怜悯。”神在创世之初,就让我们管理自己和这个世界。而当人不信神,依靠自己,顺着罪的天性肆意行事的时候,人还有什么立场反过来责备神对这个世界的堕落视若罔闻呢?面对如今这个黑暗的世界,作为管理者的我们,除了自己,还能指责谁呢? 有时候,我觉得主耶稣对我们真是好得没话说,跟7Eleven一样,全年24小时风雨无阻,甭管几点,只要敲门都有人招呼着,可是为什么就有那么一批死脑筋的,知道这一切却不愿意敲门呢?不但自己不愿意,还拦阻他人,四处埋怨主人不地道,不让进屋。对此主耶稣也很郁闷……祂诧异,不是没有料到,而是为“该信的人不信”而惊叹,为“犹太人的厌弃”而悲哀! 以前听冯秉诚牧师说:“人如果不赞美神,祂便要兴起石头来赞美祂!”这句话看似好笑,却包含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道理。冯牧师没有说:“人如果不赞美神,祂就感化人来赞美祂。”他这句话是说,在神凡事都能成就,然而当人没有了信心,便是枯井干涸了源流,要被永远地遗弃。也正是这个原因,主耶稣离开了祂的家乡,神的福音也最终传向了万民。 所以在第二个故事中,当身为外邦人的百夫长无条件地相信主耶稣时,祂的稀奇出自惊喜,更出自两种情形中信心的对比。有的人在神面前享有各样的特权和殊荣,通晓一切的律法规条,却仍不信;有的人原是无份的外邦人,却仅仅听说祂的事迹,就信了。主耶稣的稀奇是一种作为一个“人”的宽慰。 其实到这儿,我的理解基本上也讲差不多了。为了继续证明神学上的逻辑思考是搅扰人的,在这里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全知的人”这个命题的哲学思考。最后你会发现,这种思考的本身是没有意义的。 全知的设想 知晓未来,洞察一切在我们眼里算是非常牛×的本领了,但如果真的有人具备这项特异功能,也许一切就并不是想象的那么诱人了。 首先,这个人会很无趣。任何事情都没有悬念了,没有失望,也没有惊喜。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一切事情发生的顺序和结果,活着,完全是执行一个编辑好的程序,没有“应该不应该”、“可以不可以”,因为一切都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必然性”抹杀了事物本身的意义,因为“意义”是相对于“无意义”存在的,是主观意识的体现。 再往下想,就有点犯恶心了…… 其次,这个人会很痛苦。记得电影《Big Fish》里三个小孩儿从巫婆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将如何死去,他们今后不论是有意或无意地等待这个时刻的到来,至少心里总是有一颗定时炸弹。比如其中有一个小孩儿被预言是在上厕所的时候突然呼吸困难死去。你说说,他知道以后,每次上厕所都要提心吊胆,很悲剧啊。然而作为一个全知的人,他的痛苦却不仅仅是这一点。他的痛苦来自于对已知事物的无能为力。人们对未知的恐惧远远不能胜过对已知的恐惧,这仿佛又是一个悖论式的命题。 也不能往下想了…… 最后,他丧失了作为一个人的“主权”。因为全知,不但知道外界,也知道自己。知道自己的一切就意味着没有“意识”或只有“符合必然”的“认知”却没有“自觉”、没有“判断”、没有“动机”。我不知道这样的一种存在是不是还能称之为“人”,或者反过来说,石头没有“意识”,其实它就是“全知”的了。全知的人会告诉非全知的人未知的事情吗?我想不会,因为没有“自觉”而没有“自我意识下的行为”,就好像石头不会告诉你未来的秘密一样。 怎么越想越没有边际了…… 想来想去,我觉得“全知”的人要么一开始就不存在,要么开始存在,后来都因为痛苦而自杀了(或因为无趣被别人杀了),总之,“全知”的人应该是不存在的,至少他的存在没有什么意义,就好像石头(在“全知”这个命题下)也是没有意义的。 到这里,我想说的是,甚至在哲学的框架内,这样的思考是带有明显的漏洞的,而它本身对我们的信仰并没有任何的益处。这样的思考不但不能帮助我们更多地认识和接受主耶稣和祂的工作,更不能在属灵上对我们生命的成长带来什么帮助。我们的信心难道是在这样的思考中得着长进的吗?道成肉身的奥秘,以及《圣经》中或这个世界上一切我们难以理解的事情并不一定需要我们给出一个“符合逻辑”的答案。信心何等重要!借着信心,我们不是已经看见了神的丰盛和主耶稣基督的善良、慈爱、睿智、坚韧、纯真、自然以及完全。祂是活着的主,祂活着,好叫我们的信不至于落空。 

量器与信心

Posted on August 14, 2010

参考经文 24又说:“你们所听的要留心。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并且要多给你们。25因为有的,还要给他;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可4:24-25) 《马可福音》的学习接近尾声了,回头复习时细细咀嚼主耶稣的话语才发觉祂不但是永生神的儿子,是弥赛亚,是救世主,祂更是一位谆谆善诱的老师。祂在不断显明自己是谁,自己的使命是什么的同时,也在不断训练门徒成为像祂一样的人。从神学角度,我们讲,基督论和门徒训练是并行不悖的两方面,在信徒的生命成长中都是不可或缺的。从简单的信徒生活来讲,当我们真正晓得主耶稣的身份,便必然需要在为人处事上效法基督。而我们的主,则像那位极有耐心的师长一般,在我们无数次的辜负和失败当中不离不弃,鼓励我们在点点滴滴中长成祂的样式。 关于比喻: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面对这帮长期“不开窍”的门徒,主耶稣不但保持了极大的耐心(要知道,面对诸如“木瓜脑袋”、“死鱼脑袋”、“大白菜脑袋”等特殊品种还能保持淡定是很不容易的),还时常采用比喻的修辞手法教他们能够心领神会天国的真理,算是煞费苦心了。在2010年7月27日的分享中,我们已经明白了主耶稣为什么讲天国的真理隐藏在比喻当中,我们也从中看到了主耶稣作为神的、不容置疑的主权。 其实比喻本身还具有一个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极强的应用性。同样一个比喻可以在我们生命的不同阶段,在不同的人遭逢的不同事件当中给予我们不同的却实用的启示和帮助。神往往在比喻中隐藏了不止一个的真理。中国人常说“悟”,听上去很玄乎,却是一种针对性极强的启示。神通过比喻向各人说话,人靠着圣灵又从神的话语中得着他最需要的。不同的人对同一个比喻会有不同的体会和得着,同一个比喻或许可以让一个人得着安慰,让另一个人感到警醒。而当喻体并不唯一时,比喻就成了一种思维映射的工具,用文化学的术语讲叫“high-context”,通俗地说就是“这话咋越咂嚒越有味儿?”在这里,在下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从量器的比喻中“悟”出的一个道理——信心。 关于量器: 中文经文的这句话说得很像绕口令,如果参考英文翻译也许会更好理解一点: 24And he said to them, “Pay attention to what you hear: with the measure you use, it will be measured to you, and still more will be added to you. (Mark 4:24, ESV) 大概意思是说,你去要是用一石米的量器去称量,那就称给你一石多一点;要是用两石米的量器,就称给你两石多一点。反正在神的米仓里粮食大大的有,也不会发生像“淋尖踢斛”这样的克扣行为,所以神的粮食总是“管饱管够”,你就是用三轮车、大卡车、集装箱来装,祂都称给你,都让你饱足。 关于信心: 神量给我们的,取决于我们拿什么量器来到祂的面前,这归根结底是一个“信心”的问题。不论我们是什么学历、什么地位、什么背景,不论我们是否残疾、是否贫穷、是否愚笨,神都按着我们自己所带的量器分别成就。祂要帮助我们,乃是因着我们的信心。《马可福音》中许多主耶稣医病的故事都是靠病人的信心而成就: 40有一个长大麻风的来求耶稣,向他跪下,说:“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41耶稣动了慈心,就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可1:40-41) 4因为人多,不得近前,就把耶稣所在的房子,拆了房顶,既拆通了,就把瘫子连所躺卧的褥子都缒下来。5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小子,你的罪赦了。”(可2:4-5) 27她听见耶稣的事,就从后头来,杂在众人中间,摸耶稣的衣裳;28意思说:“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34耶稣对她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你的灾病痊愈了。”(可5:27-28, 34) 26这妇人是希腊人,属叙利非尼基族。她求耶稣,赶出那鬼离开她的女儿。27耶稣对她说:“让儿女们先吃饱,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28妇人回答说:“主啊,不错;但是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们的碎渣儿。”29耶稣对她说:“因这句话,你回去吧;鬼已经离开你的女儿了。”(可7:26-29) 23耶稣对他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24孩子的父亲立时喊着说:“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有古卷作“立时流泪地喊着说”)。”25耶稣看见众人都跑上来,就斥责那污鬼,说:“你这聋哑的鬼,我吩咐你从他里头出来,再不要进去!”26那鬼喊叫,使孩子大大地抽了一阵风,就出来了。孩子好像死了一般,以致众人多半说:“他是死了。”27但耶稣拉着他的手,扶他起来,他就站起来了。(可9:23-27) 最后的这个故事显得尤其突出,因为有的时候我们的信是不足够的,我们因着个人的软弱,并不能拿一个足够大的量器来到神的面前,而当我们求神帮助的时候,祂就赐给我们更大的量器,叫我们凭着那从祂而来的信心胜过。 英语中有一句话:“help me help you”(帮助我,好叫我可以帮助你)。很多时候往往是我们的疑惑阻碍了神在我们身上的作为。祂是如此地希望帮助我们,然后我们却总是拒绝祂的帮助,我们甚至不相信祂能够起到什么作用。这是极其悲哀的!当我们看见如此多的见证人像云彩一样环绕着我们(参来12:1),当我们晓得我们所信的那是创造宇宙天地万物的神,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祂能够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如果不相信要帮助你的人会帮助你,他又怎么能帮助你呢?(挺绕口,大家领会精神)我们的信心到什么程度,神就成就到什么程度。我们拿什么器皿到主的面前,神就充满我们的器皿。 中国有句俗话说:“信则有,不信则无。”用在这里倒是很恰当。当我们相信的时候,神必定大大的加添;若不信,祂又怎么成就呢?神说:“你要大大张口,我就给你充满。”(诗81:10)不要小看了我们的神,祂不但创造宇宙万物,制定世间一切的规律,更时时刻刻在我们的心中做更大的工作。因着信,我们的生命得到改变,灵魂得到造就;而如果对神没有信心,临床表现就是“自以为义”,“人定胜天”,“老子天下第一”,一旦所依靠的被夺去,自我便瞬间崩塌瓦解,只剩下苦闷和挫败,这种可怕的境遇,主耶稣在第25节中给予了进一步的解释。 关于吸引力法则: 乍看上去,这一句很“胡扯”,这不是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吗?搞贫富差距啊?神的公义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吸引力法则”,如果看过电影《The Secret》,应该不会对这个在西方社会热炒了一百多年的理论感到陌生。简单地讲,你生活中的所有事物都是你吸引过来的。你的想法,无论积极还是消极,它们都将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积极的想法会让你从“多”变得“更多”;消极的念头会让你从“少”变得“更少”。 这归根结底这还是一个“信心”的问题。只要相信,在神就没有难成的事(参耶32:17),所谓“恩上加恩,力上加力”就是这个道理。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要信,要打心眼儿里地、实实在在地信。主耶稣可讲明白了:我这里有丰盛的恩典给你们,就看你们能拿走多少。聪明的你给自己准备了多大的量器呢? 我信 神,全能的父,是创造天地的主。 我信我主耶稣基督,是上帝的独生子。 因圣灵感孕,为童贞女马利亚所生。 在本丢彼拉多手下受难,钉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 降在阴间,第三天复活。 升天,坐在圣父的右边,将来必再降临审判活人死人。 我信圣灵,我信圣而公之教会。 我信圣徒相通,我信罪得赦免,我信身体复活,我信永生。阿门! 

“祂”和“祢”

Posted on August 7, 2010

我们在阅读一些查经材料的时候,经常会看到“祂”以及“祢”这样的字眼,作为对神的尊称。这种现象在港台尤为普遍。然而撇去敬畏神的美好初衷不谈,仅就汉字本身,就存在一些细小的问题,而如果继续钻牛角尖下去,这个问题也许会越想越头疼。 我们先从人称代词写法的变化谈起。 首先说“他”,因为所有人称代词“性”的变化皆引申自“他”的变化。 在古文中,“他”被使用了几千年,没有性别之分,也没出现什么问题(至少在汉字文化圈内),直到五四运动期间,这种“江山一统”的格局才被打破。新字“她”的出现甚至被有些人称为“五四运动仅存的果实”。 根据黄兴涛先生的介绍: 中国“她”字的现代认同史,概括而言,肇端于1820年代以降来华传教士在“she”字对应翻译上的困局;至1917年左右,由《新青年》编辑圈内部,刘半农和周作人等人提起“she”对译问题为标志,“她”字正式作为一个语言的、文化的问题被提出;1920年代,“她”的使用和传播在中国的报章、学人中间引发了许许多多的讨论,1920年代中后期,开始为大多数人接受,逐渐流行;至1930年代中期,经历短暂波折后,“她”字最终得到了全社会的认同。纵观这一过程,主要集中在1917到1930年代,正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发生和衍变的历史时段。“她”字关涉的汉语欧化问题,与“五四”时代纷繁复杂的文言白话之争、国语运动、言文合一运动等等,或多或少都存在关联性。在此过程中,有关中西文化优劣性的论争、保存国粹与全盘西化,以及传统 / 现代的竞争与抵抗,交织成中国现代性问题的复杂网络。……在根柢处捣毁传统,构成了“五四”一代的基本思维方式。因此,改造语言文字成为新文化的一个中心问题。王力先生对1919年以后的汉语词汇作过基本估计,“五四”以还的二三十年间,词汇的扩展速度超过以前的几千年。“她”字的发明和接受在此历史情境当中,也清楚地揭示了语文运动背后深远的社会文化因缘。 简单来讲,“她”的产生从表面看,是为了迎合越来越多西方文学作品翻译的需要;本质上,这个字是五四期间轰轰烈烈的“祛魅”过程催生的产品。 当然,在当时反对者的意见也是针锋相对的。首先,有人认为“性别”的区分是贬低女性,借此《妇女共鸣》杂志还在1937年特别刊出声明表示反对。第二,是以陈寅恪先生为代表的“中国习惯”主张。老祖宗写了几千年没没什么问题,不应把西文文法强加给中文(削足适履)。第三,就是捍卫国粹的保守派,他们认为盲目崇拜西方文化,不啻为“弃周鼎而宝康瓠”。 然而,“她”最终还是成功地被人们所接受,成为现代汉语中的标准用字。就其崛起的内自性,吕思勉先生在《中国文字变迁考》中有过精彩论述: 一事之成与变,皆有其所以然之故。其成也,大抵因众所共须,无形之中,合力创造,积累而成。其变也,则出于事势之迁流,虽有大力,莫之不能遏。夫其变也,如日之西,如水之东,无一息之停,而人莫之觉,及其久而回顾焉,则判然若二物矣。 当然,我在着手写这篇文章之前,并没有意识到文字变化背后竟然有着如此深远的社会文化内涵。以上说所也多是引述,毕竟没有深入的语言学功底,看问题始终是流于表面的。然而仅就表面而言,问题依然是存在的,而且这些问题看起来还有点让人哭笑不得。 在台湾,第三人称代词的正字一共有五个:他(男性)、她(女性)、牠(动物)、它(无生命或抽象)和祂(神祗)。而“牠”和“祂”的出现很可能是沿用了由“他”到“她”的演变逻辑。同理,“妳”和“祢”也不甘寂寞与“你”区别而论成为正字(这种分化已经不是出于翻译的要求,而是纯粹的“推理”和“照搬”)。 照着上述情形,我针对这种变字游戏提出几个问题: “他”字在古汉语中从来没有特指过男人,如果说“他”跟“牠”是为了区分“人”和“畜生”,那么“她”夹在“人”和“畜生”之间算什么呢?如果有了“她”,是不是也应该再造出一个“男也”(同理“男尔”)来指代男性才算男女平等呢? 如果一群人有男有女,是用“他们”好呢,还是“她们”?既然平等,似乎用哪个都得罪人。反正英文中有“they”和“them”含糊过去了,汉字怎么办?如果统一使用“他们”,不就等于默认了“他”本无性别之分吗?如果一群当中有男有女有畜生有东西……我看,这个“ta们”可不是那么好造的了。 如果一群人都是女人,用“她们”也有问题。“她”变了,“们”是不是也要变成“女门”才配套?同理如果一群男人,就该用“男也男门”才行,平等嘛! 畜生也有雌雄之分,“牠”是不是算是歧视雌性动物? “您”表示尊重,如果对方是女性,你称呼“您”到底是“尊重”她呢,还是“不尊重”她呢? 外星人用哪个“他”、哪个“你”?…… 女神咋办? …… 这样可笑的问题还能问出许多许多,原因就在于其实这种造字的逻辑本身就是欠考虑的。“她”的成功是五四运动大背景下特殊的产物,我个人觉得是个幸运儿,要不然为什么几千年里“她”不出现,偏偏在五四时期蹦出来,还引起这么广泛的争论?而其他依照这一逻辑硬造瞎凑出来的新字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原因本身也许就在于汉语自身的语言特点。不造用得好好的,自作聪明造出来反而又闹出一连串笑话,尽失汉字之严谨性。 再进一步看,“妳”和“祢”这两个字就错得更离谱了,因为这两个并不是什么新字,自古就有本字,而且还有具体的含义。在这个代词造字逻辑中,硬拉过来配套使用,完全是对它们原本含义的“粗暴”曲解。 “妳”正音为nǎi,是“嬭”的俗字,“嬭”又作“㚷”其简体字就是“奶”。根据《康熙字典》的解释,这个字的意思就是“乳汁”,在古代湖南湖北一带也表示“妈妈”。如果见到女生就叫“妳”估计会有“有奶便是娘”的嫌疑。 “祢”正音为mí,是“禰”的简字,两个字在《康熙字典》里都找得到,意思是宗庙中有牌位的亡父。《公羊传·隐元年秋七月注》进一步解释道:“生称父,死称考,入庙称祢。”这就很确切了,不但性别指明、生死指明,连人都指明,只能是死去牌位入庙的父亲。要是用它称呼上帝,似乎是不合适的…… 因此,不论从读音还是含义上看,把这两个字拉过来凑数确实太牵强。 可见在港台,所谓的“正字”其实并不那么“正”,简体字中存在的问题(如“体”是“笨”的简字,作为“體”的简体字是不合适的),繁体字中同样存在,只要有问题,不论繁简都应该推敲反对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圣经》中就普遍使用了“他”和“你”,即便“祂”和“祢”的呼声很高,始终没有被正式采用。当初香港圣经公会用红字体现主耶稣的话就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想必在人称代词的使用上有关单位是经过深入考虑的,毕竟“他”和“你”本来就没什么特指,免得人们因为偏旁部首又扯出“耶稣神性与人性”、“父与子是否平等”这样的陈谷子烂芝麻来。 就我个人而言,“祂”是造出来的,用法也比较固定,没什么歧义,算是可以接受的;而诸如“妳”和“祢”这样的用法实在是无知又可笑,不可取。至于各位,我觉得怎么用都是你的自由(因为绝大多数人不会像我这么较真儿),但请注意,在《圣经》中命名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名字代表了身份。  

布道诗歌预备

Posted on August 4, 2010

下主日弟兄姊妹们要去唐人街布道,很不幸我这个音乐白痴被师母抓去为小合唱充数。歌篇儿上的音符密密麻麻,只可惜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不过真的感谢 神,让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聆听到这些优美的歌曲。不知道各位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没人教就不会唱歌呢?废话不多说,music~ 我的神我敬拜你 我的神我要敬拜你, 我的心深深地爱你。 在你的座前,我思想你恩典,我的心赞美敬拜你。 你是我心灵的满足, 你是我唯一的喜乐。 在你的座前,我思想你恩典,我的神我要赞美你。 谷中百合花注:歌曲中歌词为国语版歌词,与歌篇中不同。 主耶稣是我良友,有主胜得万有,万人得救主是我最好灵友。 主是谷中百合花,我唯一需要祂,祂能洗净我使我圣洁无暇。 悲伤时祂来解忧,患难时祂保佑,一切挂虑全放在主肩头。 主是晨星灿烂光华,是谷中百合花,万人中救主最美好;我爱祂。 主永不把我丢弃,我主何等仁慈,我要忠诚信靠遵行主旨意。 有火柱绕我身旁,任遭何事不慌,主赐吗哪喂养我灵得健壮。 那日在天见主面,享受主爱甘甜,有快乐江河长流至永年。 主是晨星灿烂光华,是谷中百合花,万人中救主最美好;我爱祂。 因祂活着 因祂活着我能面对明天; 因祂活着不再惧怕。 我深知道,祂掌管未来, 生命值的活下去,是因祂活着。 主爱有多少 主爱有多少?主恩有多深?祂甘愿舍命,为救人灵魂。 主爱有多少?主恩有多深?每当我思想,我心感恩。 天地有多么高,两极有多么远,救主的慈爱,也有多大。 永恒有多么长,无限有多么广,救主的恩典,也有多深。 歌曲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