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Archive for

耶稣为什么用比喻讲话?

Posted on July 27, 2010

参考经文 10无人的时候,跟随耶稣的人和十二个门徒问他这比喻的意思。11耶稣对他们说:“ 神国的奥秘只叫你们知道;若是对外人讲,凡事就用比喻,12叫他们看是看见,却不晓得;听是听见,却不明白。恐怕他们回转过来,就得赦免。”(可10:10-12) 比喻,是耶稣在教训人的时候常用的方式。然而,比喻并非是那么容易理解的,甚至引起许多的歧义和争辩。曾经听说法语,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是一种极其严谨的语言,因此重要的国际条约或商业合同都使用法语起草,目的是避免各种文法和措辞上的歧义,以求保证文件最准确、最原本的意思。 《圣经》作为神的话语的文字载体,同样也在精准地传达着关于神的真理。然而,在《福音书》中,主耶稣的许多教训并没有平直地表露出来,而是通过比喻。虽然在形式上非常形象生动,却也在许多教义的关键问题上因着比喻本身所带有的宽泛的理解空间而留存了许多可争辩的余地。那么,主耶稣为什么不将天国的道理用直白的话讲清楚呢?为什么祂使用比喻的方式教训人呢?比喻本身对我们有什么益处呢? 我们总是听人说:“比喻就是用一个简单易懂的地上的故事讲述一个天上的教训,帮助普通人理解真理。”但是,事实上,比喻不但是不简单易懂,反而是艰深难懂的。 大卫在诗中这样说: 4我要侧耳听比喻,用琴解谜语。(诗篇49:4) 2我要开口说比喻,我要说出古时的谜语。(诗78:2) 而原文中,“谜语”说用的词是“晦暗的话语”(dark sayings)。 神也说比喻是谜语: 2“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家出谜语,设比喻。”(结17:2) 这样看来,比喻的目的不是叫人容易明白,反而是叫人困惑不解。耶稣讲比喻是为了不叫众人听明白,因为祂选择隐藏真理。这是为什么? 人们常说耶稣是主,然而却并不接受主所做的事情。作为仆人,我们却喜欢在主人的面前摆出自己的计划并提出自己认为什么是合理的、什么是不合理的;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不正确的。我们不能发自心底地接受耶稣是一位享有至高主权的君王,因为很明显,我们不能接受这位君王的许多做法,其中一个就是祂只选择将祂的真理展示给祂所选择的人。 我们应该还记得当耶稣第一次预言自己将要受苦被杀的时候,刚刚认出祂是基督的彼得就怒斥耶稣的决定。他有着自己心中的盘算,不能接受祂所跟随的主跟自己心中认为的主有任何偏差。如果有偏差,他要发怒,并试着去改变自己的主人,好把祂改变得跟自己认为合适的样子相同。然而,耶稣并没有为门徒的需要而改变,祂依然走上了十字架。 在这里也是如此,门徒对比喻的不解并没有让耶稣停止讲比喻。耶稣特别地强调:“ 神国的奥秘只叫你们知道;若是对外人讲,凡事就用比喻。”(可4:11) 耶稣是大君王,祂本不需要向任何人做出解释,祂更不亏欠任何人真理。真理是个极大的祝福,而主耶稣定意将这祝福赐给啥书祂所拣选的圣徒们。人需要在真理面前看清自己的位置。我们永远没有立场争辩神的作为是否正确,因为祂必然永远正确。不然神就不是神,主就不是主了。当沉浸在“耶稣是我最亲爱的朋友”这样的温馨愉悦当中时,我们需要不断提醒自己,祂是那至高神的儿子,祂愿意降低自己成为我们的“朋友”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跟这个“朋友”讨价还价;祂这样做,乃是出于恩典。 25那时,耶稣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26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27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太11:25-27) 我们荣耀的主已经将祂的真理从那些自以为智慧的人隐藏起来了。若不是祂要指示我们知道的,我们便什么都不能知道,因为一切都隐藏在了谜语当中。 著名的圣诗《擘生命饼》这样唱道: 求主擘生命饼,供我需要,正如当年你在海滨所行; 透过圣经字句,得见主面,我灵安静等候生命之道。 恳求将你真理,向我印証,正如当年祝饼在加利利; 救主解我束缚,除我捆锁,我属我主基督,平安之源。 你是生命之粮,赐我力量,圣言就是真理,把我拯救; 我愿与主同活,在地若天,教我爱慕真理,因你是爱。 求主差遣圣灵,感化我心,开我心灵眼睛,使我得见; 圣书向我显示奇妙真理,圣经裡我得见救主基督。 最后一句歌词是否对我们有所启示呢?神已经经祂的话语写下,并计划福音被传讲,向那些圣徒显明,而向那些不重生的隐藏。 22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23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24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 神的能力, 神的智慧。(林前1:22-24) 耶稣基督的真理,虽不能被常人所理解或接受,但在蒙召的人看来,却是神的大能。人若不在基督的里面,便是真理也被践踏了;非但践踏真理,更曲解真理,反成了假教师的温床和敌基督的把柄。人若在基督的里面,便要丰丰富富地将真理浇灌在他里面,正像主耶稣亲自应许的: 7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8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主的比喻难吗?难。如果我们以真诚的心寻求,祂就亲自地为我们揭开谜面,通通透透地释放其中的真理,那真理带着神的大能! 

主耶稣为什么受洗?

Posted on July 14, 2010

参考经文 9那时,耶稣从加利利的拿撒勒来,在约旦河里受了约翰的洗。10他从水里一上来,就看见天裂开了,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11又有声音从天上来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可1:9-11) 这个疑问的产生是源于《圣经》记载施洗约翰施洗是为了教人“悔改”(参可1:4)。主耶稣作为神的独生子,道成肉身。 15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来4:15) 没有“罪”,自然不用“悔改”,为什么要去接受施洗约翰的“悔改的洗”呢?祂接受浸礼,是不是表示承认自己有罪呢?……再往下想,恐怕得造成我们信仰上严重内伤。 就此,在下查看了一些参考书,答案有许多种,大部分引经据典,说得很有道理(真的很感谢前人辛苦的研究),不过因为在下现在还是初信阶段,要完全理解这些神学上的门门道道是有一定难度的。这里,我仅从几个方面,对前人的研究做一点通俗粗浅的梳理和概括,希望能借着前辈们的肩膀头抛砖引玉,给跟我一样初信的弟兄姊妹们带来一些有益的启示。 我们开始吧! 既然,疑问的根源来自约翰施洗,那么要搞清楚主耶稣为什么受浸,就要先查查为祂施洗的这位(显然也不是谁都有这种资格的)约翰是什么人?他施洗的动机是什么? 首先要说明的是,犹太人之如此在意施洗约翰的身份,这也他当初受到的普遍关注是息息相关的。直到约翰下监被杀,当初在约旦河畔洗礼的盛况依然历历在目。 5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可1:5) 记述当中特别提及耶路撒冷,说明约翰的服侍已经得到了当时上层宗教人士的关注(这也为后来施洗约翰与法利赛人激烈辩论并被谋杀埋下了伏笔)。根据马可的描述,施洗约翰的名声已经收到了广泛的关注。二、三十年之后,大约在公元55年,使徒保罗在遥远的以弗所遇见施洗约翰的门徒(参徒19:1-7),而在一世纪末成书的《犹太古史》当中,约瑟夫斯对施洗约翰的关注甚至超过了耶稣。施洗约翰的吸引力和影响力,换句话说,是历史所致。然而,他的动机却不是让自己变得受欢迎,而是在以色列发起一个悔改的运动和改革,为后来那能力更大的做预备。 正如在2010年7月9日的分享中提到的,犹太人在整整四百年的静默期当中一直在盼望着弥赛亚的降临。他们也清楚地知道先知预言以利亚将作为弥赛亚的开路人,先来为后者预备道路。当他们看到了以利亚,就自然知道弥赛亚和神的国的降临就不远了。而这种盼望,不仅仅存在于犹太人的普罗大众当中,就连上层的宗教领袖和法利赛人也是认同这一点的。那么,施洗约翰究竟是何许人也? 请各位先看看他在祭司面前的自我陈述: 19约翰所作的见证,记在下面:犹太人从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约翰那里,问他说:“你是谁?”20他就明说,并不隐瞒;明说:“我不是基督。”21他们又问他说:“这样你是谁呢?是以利亚吗?”他说:“我不是。”“是那先知吗?”他回答说:“不是。”22于是他们说:“你到底是谁,叫我们好回复差我们来的人。你自己说,你是谁?”23他说:“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的。”24那些人是法利赛人差来的(或作“那差来的是法利赛人”);25他们就问他说:“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亚,也不是那先知,为什么施洗呢?”26约翰回答说:“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27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28这是在约但河外伯大尼(有古卷作“伯大巴喇”),约翰施洗的地方作的见证。(约1:19-28) 约翰在约旦河边的工作地点接见了犹太公会的工作人员。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了交谈,并就彼此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看得出彼此都没什么闲工夫绕弯子,谈话也基本上围绕着两个重点展开:谁和为什么。 “你是谁?弥赛亚?以利亚?还是先知?” 公会的代表也不是混饭吃的,他们一般是法利赛人和利未人,对法典章程烂熟于心。这些人一上来就追问约翰是谁(他们晓得这是最关键的问题),而且还把范围缩小到三种可能性(他们其实心中已经有了盘算)。要注意的是,他们并不是采访了约翰的生平好友或邻居而得出这些推断,而是根据约翰的行为——施洗。 说到洗礼,这些公会的人立即对大脑中的《旧约》经文进行全文关键词检索,他们会得到至少以下两处经文: 25我必用清水洒在你们身上,你们就洁净了。我要洁净你们,使你们脱离一切的污秽,弃掉一切的偶像。26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结36:25-26) 15这样,他必洗净(或作“鼓动”)许多国民,君王要向他闭口。因所未曾传与他们的,他们必看见;未曾听见的,他们要明白。(赛52:15) 犹太人认为这种通过施洗进行的洁净仪式是识别弥赛亚的有效依据,至少也是以利亚或者先知,才能作为代表行使类似的职能。 在约翰逐一否认之后,公会的人显然有些抓狂了,他们进而接着问:“如果他们仨你都不是,你干嘛施洗?”,言下之意是:别装了,兄弟,能干你这行的没几个人。A、弥赛亚;B、以利亚;C、先知。你就合作一点,单项选择,快速抢答,老实点儿招了得了。在犹太人眼中,约翰施洗的行为不但不应该是“新的、陌生的、匪夷所思的”,反而当人们看到他施洗,就自然而然地认定他是从神而来的先知,就顺理成章地意识到他与以利亚之间的联系,以及这种联系背后意味着什么(弥赛亚降临)。与其说法利赛人觉得约翰行为乖张,不如说他们完全明白他所做的意味着什么,只是约翰自己很不配合地A、B、C都不选,属于“无照经营”。所以公会的人没有问约翰:“你在干什么?”(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他在干什么了)而是“你是谁?”(并给出选项)和“你为什么施洗?”(因为约翰否认了第一个问题)。 那么,约翰施洗的目的是什么? 当问及“为什么施洗”时,约翰似乎跟法利赛人打起了太极拳。但有一点很明确,他施洗跟那“以后来的”有莫大关联。在这里,我们至少可以看到三方面的目的: 一、洗净世人,为弥赛亚的来临做准备 看了一些解经的书和文章,因为引用了很多《旧约》先知的话语,我自己也看得云里雾里,但大概意思是让犹太人都洗干净了等待弥赛亚。这不仅仅是一种仪式,而更是理所应当的。这不但是一种外在的理所应当,好像你明天要第一次与未来丈母娘见面,你早上起来至少也要洗洗澡梳梳头吧。现在神的儿子马上要登场了,洗一洗那当然是必须的。正更是一种属灵上的理所应当。悔改是接受恩典的前提。 2耶稣便叫一个小孩子来,使他站在他们当中,3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太18:2-3) 1正当那时,有人将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搀杂在他们祭物中的事告诉耶稣。2耶稣说:“你们以为这些加利利人比众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这害吗?3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4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5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13:1-5) 人只有真正为着自己的罪痛悔,真正明白了自己在罪中的绝望和无助,才有可能渴望拯救、需要拯救、珍重拯救。通过上面引用的《旧约》经文,我们能够看出在弥赛亚来临的时代,以色列人作为神的选民要脱离罪和污秽(全套装备由内而外换代升级),而约翰这里就是为那个“彻彻底底的洗”做准备。所以说他是在预备道路,让众人能够悔改(参可1:4)为进入神的国度做准备。约翰的作为承袭了《旧约》的预言,所以就如同犹太人自己认为的那样,这不是闻所未闻的新鲜事。 二、让以色列人成为“祭司的国度” 古代的以色列也能算是礼仪之邦了,枯燥的规条和律法背后体现出的就是复杂而完善的礼制。跟“洗”有关的仪式在旧约中应该有很多种,这些也许就是《希伯来书》的作者提到的“诸般洗濯”(参来9:10)吧。恕在下愚笨,我没法找到关于每一种洗礼的介绍(估计找到了各位也没兴趣看,所以有毅力的好孩子可以亲自去查看《圣经》的具体记载),不过其中有一种洗礼在现在这个话题中显得比较引人注意(这也不是我发现的,地球上的解经家都知道):就认祭司的洁净礼。 1“你使亚伦和他儿子成圣,给我供祭司的职分,要如此行:取一只公牛犊,两只无残疾的公绵羊,2无酵饼和调油的无酵饼,与抹油的无酵薄饼;这都要用细麦面作成。3这饼要装在一个筐子里,连筐子带来,又把公牛和两只公绵羊牵来。4要使亚伦和他儿子到会幕门口来,用水洗身。(出29:1-4) 5耶和华晓谕摩西说:6“你从以色列人中选出利未人来,洁净他们。7洁净他们当这样行:用除罪水弹在他们身上,又叫他们用剃头刀刮全身,洗衣服洁净自己。(民8:5-7) 亚伦的后代是犹太民族中司祭的一支;而相应的,以色列民族在世上也等于祭司之族: 5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6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这些话你要告诉以色列人。”(出19:5-6) 所以在神的国度即将来临时,以色列民族要作为那国度的祭司被洁净。归根结底,约翰施洗还是为神预备道路,算是为天国的公务员能按时上岗做准备。 三、为弥赛亚显露身份 这一点是解经资料里最能让在下看明白的答案了,因为它不需要太多的引用和分析,而且目的又非常实际。更重要的是,这个动机不像前两个是针对世人或以色列民族的,而是直接指向主耶稣的,也正印证了我们一开始的推断——约翰施洗跟弥赛亚有着莫大的关系。具体情况,我们还是请约翰同志自己说说吧: 31我先前不认识他,如今我来用水施洗,为要叫他显明给以色列人。”32约翰又作见证说:“我曾看见圣灵,仿佛鸽子从天降下,住在他的身上。33我先前不认识他;只是那差我来用水施洗的,对我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施洗的。’34我看见了,就证明这是 神的儿子。”(约1:31-34) 很明显约翰的这次的任务是神早就交代清楚的。当他为耶稣施洗看到天裂开,圣灵如鸽子落下,听到神首肯的声音时,他就百分之百确定这位耶稣就是弥赛亚了。所以约翰说得一点也没错,他确实是在“预备道路”,因为主耶稣自己不就是“道路”吗?(参约14:6) 弄明白了约翰是谁以及他为什么要施洗,我们也总算可以回到最初的问题:主耶稣为什么要受浸?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一般的解释都建立在《马太福音》第三章15节的基础上: 15耶稣回答说:“你暂且许我,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于是约翰许了他。(太3:15) 这是当时作为人的耶稣(受浸之前)亲自给出的答案。“尽义”是这句话的关键。在主耶稣之前的三十年里,祂尽了一个作为人子、一个以色列人应尽的义,算是一个本本分分、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通过查考《圣经》我们可以大致追溯一下主耶稣所尽的诸般的义: 出生第八日祂受割礼。(参路2:21;创17:12) 作为头生男丁献给主。(参路2:22-24;出13:2,1,15) 满十二岁去耶路撒冷守逾越节。(参路2:41-50;申16:1-2) 接受成人洗礼,在三十岁出来侍奉。(参路3:21-23;民4-3) 由此可见,主耶稣是为了与《旧约》的律法保持和谐,并通过约翰的洗礼,使自己顺服地成为神伟大救恩的一部分。在这里,耶稣所尽的义,是对《旧约》的成全。耶稣的福音标志着一个新纪元的起头(参可1:1),而祂的受浸实现了两约的完美相合。 第二个原因是,浸礼标志耶稣成为祭司,预备最后“完全的献祭”。这一点也是很好理解的,按照老祖宗的律法,祭司不到三十岁就要乖乖在家呆着,到了三十岁才可以正式出来上班。约翰为主耶稣施洗,算是为祂颁发了牧师职业资格证以及传道人上岗证,让祂可以有名有份地进入“祭司的国度”,开始祂的事工(看样那年头,文凭也是极为重要的)。在后面的经文中(参可11:28),犹太人质问主耶稣“你算老几”的时候,祂的回答将“权柄”和“施洗约翰”联系了起来,也证明了“兄弟我出来混是有文凭的”。 当然更重要的,主耶稣是“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来4:14),祂最终要把自己当做活祭,完成那个终极的、彻彻底底的献祭。 另外的解释,包括向世人显明祂弥赛亚的身份。这是一个很实际的目的,主耶稣如果跑去城里大呼自己是弥赛亚,估计会遭到众人的鄙视。祂需要一个神圣而体面的形式,像模像样地开始自己的事工。这就好比吴宇森电影里的男主角,双枪,墨镜,风衣。出场的时候总是慢动作,加交响乐,再加鼓风机吹拂下的面部特写,还有一大堆鸽子不知从哪里飞出来。主耶稣的闪亮登场正是通过施洗约翰,一时间圣灵降下,天空回荡神喜悦的话语,看在眼里的世人没有理由不再相信主耶稣就是弥赛亚的事实了。 然而,在神的宣告当中(这是神给出的答案),我们能够看到更深一层的原因。 耶稣受洗是祂的生命和事工当中的奠基石。圣灵授权祂成为神的仆人,因为祂卑微自己,接受人的洗礼,为要显明神的旨意,彰显神的荣耀;而天上的宣告说:“你是我的爱子”都让耶稣的一言一行不仅仅能够代表神,更可以作为神本身(speak and act for God but as God)。这在后面表现在祂赦免罪(参可2:5),接受罪人(可2:15)、呼召税吏为门徒(参可2:13)、医病(参可1:40ff.)和赶鬼(参可1:24)、恢复设立安息日的真正用意(参可2:28),以及挑战犹太信仰的权威,包括口传诫命(参可7:1ff.)、圣殿(11:12ff.)和犹太公会(参可14:61ff.)。犹太公会后来对耶稣的反击并不是偶然,“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可11:28)耶稣就把这些质问者直接带回了祂受浸的那一天(参可11:27-33)。也只有因为耶稣是神的儿子,祂作为神的仆人所做的一切才能具有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耶稣的受洗完全不是所谓的“嗣子论”(Adoptionism),说耶稣是神的义子,是在约旦河受洗的时候才成为神的儿子的。《马可福音》一开篇就说: 1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可1:1) 作者已经在一开始就宣布了耶稣神的儿子的身份。在受浸的当下,神在天上的宣告也不是建立一个新的关系。祂肯定的是耶稣的身份:神的儿子——凭着这个身份,祂被神的圣灵膏立并装备,且在仆人的身份,确切地说是受苦仆人的身份,当中彰显了祂圣子的地位。耶稣的受洗表明了耶稣圣子身份的确认,以及祂仆人身份的开始。 耶稣的受浸是一个必然,随后引发的三个标志性的时间(天裂开、圣灵降下、天上声音的宣布)也都是必然。整个过程作为一个整体只为了表明耶稣是神的儿子。 综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约翰的洗是大容量、多功能的。而主耶稣之所以受浸,原因也是多层次,多方面的。祂不但尽了一个犹太人应尽得义;而且名正言顺地成为祭司开始传道,并要在将来作为终极祭司为全人类献上自己;更通过约翰的洗向世人显现了祂弥赛亚的身份;最重要的,主耶稣的受浸表明祂是神的儿子的身份,并可以作为神的仆人开始祂在地上的事工。 一方面,只有作为神的仆人,谦卑工作,只有剥夺了自己应有的属神的权力,圣子的生命才能最清晰地展现出神的旨意。耶稣,作为神受苦的仆人,祂的事工注定要充满反对,甚至挫败,然而祂的服侍也必将成为“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极。”(赛49:6)另一方面,只有作为神所爱的儿子,祂仆人的工作才具有终极的意义。祂的拯救乃是出于那满有权柄的神,纵然遭受反对和挫败,纵然按照神的旨意祂将被压伤、弃绝,受诸多的苦又死在十字架上,但因着祂是神的儿子,祂必要胜过这一切,祂的工作也必要完全。而耶稣的受浸,以最强烈、最直接的方式展现了主耶稣这两种身份的统一。 

施洗约翰为什么住在旷野?

Posted on July 9, 2010

参考经文 1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2正如先知以赛亚书上记着说(有古卷无“以赛亚”三字):“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3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4照这话,约翰来了,在旷野施洗,传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5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6约翰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7他传道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8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他却要用圣灵给你们施洗。”(可1:1-8) 作为《马可福音》中第一个登场的人物,施洗约翰的亮相实在有点“雷人”,并且匪夷所思。好好的文明人不做,偏偏要住在人烟稀少的沙漠里。如果真有隐士的雅兴,至少也要选个海景房或者什么山清水秀、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才对。沙漠里,不但人烟稀少,更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连吃穿都成问题。约翰同志一辈子就那么一件衣服披在身上,虽然勉强算是皮草(骆驼皮),但在当时,这身扮相无论如何也算不了时尚,再配上他忧郁的眼神和唏嘘的胡渣子,活脱脱一个未开化的“人猿泰山”。饮食方面,即便一直都是保持着高蛋白(蝗虫)的摄入,以及富含多种维生素、矿物质及微量元素的野蜜,但对当时的犹太人来说,这种吃法也实在太“生猛”了点。 那么,作为一个精神正常的人(不正常估计也不能在沙漠里活那么久),约翰为什么要选择住在沙漠里呢?就算他特立独行,有着“不走寻常路”的偏好,偏偏喜欢住在沙漠,可是我们知道,他并不是就在沙漠里闲呆着喝风,他是有工作的。他要在旷野里呼喊,喊到人了还顺便给他洗一洗。这就更奇怪了。怎么说当时的犹太人也不会没事跑去沙漠里瞎转悠,更不会节假日托家带小地搞一个“沙漠几日游”。约翰整天面对着人迹罕至的茫茫沙漠呼喊,虽然不是混吃等死,这算不算消极怠工呢?他口才好(后来好多人都远道来找他)要传天国的道,去人多的大城市不是更方便吗?中国的神仙都找这福地、那洞天的藏着,个个山清水秀;到了约翰这儿,想见一面那怎是一个难字了得!!一路吹着风,喝着沙子,长途跋涉到那个鬼地方去找他(那时候也没有GPS,就在沙漠里瞎找,犹太人素有在旷野里迷路的传统),途中还有野兽出没(参可1:13),这叫约翰的粉丝儿情何以堪!难怪见到他都要受洗,一身沙子啊! 《圣经》中并没有太多提及施洗约翰的早期生活,也没有正面对他这种疯狂的生活和工作方式给出合理的解释。像马可这种素来言简意赅的作者在开篇就直接说:照着预言,约翰就冒出来了……很显然,约翰的出现是非常有目的性的,一个人绝对不会为了旅游观光、度假休闲或为了标新立异而进入荒芜的沙漠生存。成本太高,效果也不一定好。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成就经上的预言,为主的到来做准备。更甚至可以说,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圣经》早有预表: 3有人声喊着说:“在旷野预备耶和华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们 神的道。”(赛40:3) 这节经文,在四卷福音书当中都被引用(参太3:3;可1:3;路1:76;约1:23),由此可见这节经文的重要性。施洗约翰是有使命的。什么是使命?那是奉命,无论如何要完成的事情。你是否注意到经文中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可1:2)?施洗约翰的任务是为后来的那一位“预备道路”。他作为神的使者行在前面。 20看哪!我差遣使者在你前面,在路上保护你,领你到我所预备的地方去。(出23:20) “使者”这个用法在《出埃及记》的经文中指的并不是一个领路人,甚至不是摩西,而是耶和华的使者。那么,马可将它应用到施洗约翰身上,就表明了作者对约翰有着极高的定位——施洗约翰有着神指定的使命和目的。所以,施洗约翰不是吃饱了撑的跑去沙漠里玩行为艺术,也不是挣钱不要命地炒作自己;祂是肩负了使命,并且不是人的使命,乃是神的使命(所以这是约翰为什么去旷野,为什么给人施洗,尤其是给耶稣施洗的一个原因,因为这是神所指定的,是作为信使的他必须做的)。 至于为什么选在旷野,我们总可以说那是神的主权,就好像祂拣选犹太民族一样,神的选择,人虽不能测透,却必定有祂的美意。数百年来,谙熟这节经文的犹太人不在少数,可没有哪个敢站出来宣称自己就是预言中的人。因为后面的先知又预言说: 5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玛4:5) 模仿以利亚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以利亚来了,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就近了。根据《列王纪下》的记载,以利亚没有死,而是被“火车火马”带回天家(参王下2:11)。四百年后,先知玛拉基预言神差遣以利亚再来,表明了犹太人热切地盼望耶和华的审判之日来到之前,将有以利亚再来作为神国降临的先行者。通常,以利亚,也就是马可在此处认定的施洗约翰,是作为弥赛亚的开路人。 因此假扮以利亚似乎很有面子,可山寨的代价也是非常严重的:万一你跳出来老半天,后面没戏唱了,干打雷不下雨,这可是严重的宗教造假事件,没有耐性的犹太人可要好好“问候”你及你的全家了。 所以约翰既然敢出来,不是出来享福,而是去沙漠吃苦,那就肯定货真价实,就证明他的确代表那位预言中的以利亚,他要为那位在他以后来的,能力比他更大的作开路先锋。如果你了解《旧约圣经》,就应该知道约翰同志在的生活作风、穿着打扮绝非首创,几乎是跟先知以利亚如出一辙: 8回答说:“他身穿毛衣,腰束皮带。”王说:“这必是提斯比人以利亚。”(王下1:8) 不仅仅是施洗约翰的穿着与以利亚相似,他面对希律王时的无所畏惧(参可6:18)也让我们看到了以利亚对峙亚哈王(参王上18:18)时的影子。所以,在穿着、人设和布景等各个方面,马可都把施洗约翰写成了以利亚的Cosplay。大先知以利亚曾在迦密山大战四百五十个假先知,并更新了神与以色列的约(参王上18:30-45),同样的,那在朝圣之路的大批人群所冀盼的施洗约翰也将如雷电一般成为以色列命运得以成就的先声和预兆。 瑟瑟西风,黄沙漫卷,约翰的骆驼裙不知让多少虔诚的犹太少男少女心驰神往! 在解释了许多背景知识之后,我们再一次回到起初的问题——为什么是旷野呢? 施洗约翰召集人们离开他们城市生活的舒适与一成不变,尤其是远离犹太教错误信仰的控制,来到旷野中“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可1:4)。然而,旷野带有更深层次的含义。在以色列的历史当中,旷野通常是一个悔改的地方,因此又是一个有神的恩典的地方。自从以色列民族诞生以来,旷野就成为神拯救祂的子民的地方。首先是神在西奈的旷野帮助以色列,赐下水、鹌鹑和吗哪等等(参出15:22ff.),随后是在一个象征性的旷野当中由先知宣告希望(参耶2:2-3;何2:14ff.)。施洗约翰在旷野的出现于摩西和先知的原型如出一辙。这是对《出埃及记》中以色列历史开创性的大事件的重演,也是对先知预言的成全,因为施洗约翰出现的“约但河一带地方”(路3:3)正是与先知以利亚有关的地区(参王下2:6-14)。以色列在旷野中诞生,在旷野中得拯救,现在,旷野中的声音将开创一个全新的纪元。约翰已经吹响了号角,神的时间已经到来! 施洗约翰在沙漠中呼喊,并给人施洗,传悔改的福音完全是历史的必然,是神伟大救恩的一部分。既然我们已经了解了十字架的含义,知道主耶稣的死是必然的大恩赐,我们就更容易理解这里约翰了。这种必然不依照世人的安排,更不取决约翰本人的意愿,乃是神计划的成就。也许知道三十年前玛利亚在小城伯利恒诞下救世主这件事的人不会太多,但如今世人看到施洗约翰的出现,就理应悔改,预备自己,等待那有大能者的到来。这一切正如约翰呼喊的那样:“预备道路”!他在旷野中的呼喊犹如吹响了救恩的号角,他的事工乃是为基督救赎的铺陈,虽然卑微,虽然辛苦,却是一件享有至高荣耀的事情。“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3:30) 我们说,施洗约翰开始传道,是无论谁都不可推诿的必然,也是救恩计划中的一部分,而旷野中的呼喊,是使命的呼喊,是应许的呼喊,是盼望的呼喊。旷野中的呼喊,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