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 约 6:51

Archive for

十字架的含义

Posted on June 28, 2010

参考经文 18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 神的大能。(林前1:18) 我们在思考十字架的含义时,往往会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主耶稣肉体的痛苦上。我们会想到受鞭刑,想到荆棘的冠冕,想到钉子如何为了支持身体重量而钉穿手掌,想到主耶稣在不得不撑起被钉的身体来呼吸时所经受的剧痛(被钉十字架会使人窒息而死),想到罗马士兵“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约19:34)……于是因着主耶稣承受的超乎常人想象的肢体痛苦,我们得以救赎。 诚然,主耶稣在十字架上遭受的肢体痛苦是超乎常人想象的,梅尔•吉普森指导的电影《耶稣受难记》给了我们更直观的感受。我想每一个基督徒若能感同身受地去想一想当时的情景都会满心痛苦与感动。“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我们因着基督所承受的巨大痛苦而得救了。然而,这种似是而非的想法带来了新的问题:怎么主耶稣肉体的折磨(由人造成)就无缘无故地偿付了我们的罪(sin,涉及人与神的关系)呢?是不是太简单了一点呢?我们的罪又怎么会因为罗马人和犹太人反对主耶稣,因为他们鞭笞主耶稣就得到赦免了呢?可能的话,是不是受几鞭子(而不一定死)也可以呢? 显然,神并不是“故意”(按照救恩的计划)派主耶稣来到人间,并使世人反对祂、鞭笞祂,而当祂看到自己的独生爱子吃尽了苦头,于是心生怜悯便赦免了我们在祂面前一切的罪。如果这样,神对全人类的拯救岂不成了一场玩笑?如果这样,神的公义岂不是要画上一个问号?如果这样,人的罪岂不是过于轻易便可被洗刷? 耶稣基督的死到底意味着什么?十字架到底代表了基督徒怎样的价值观?现在许多人在为人处世上总讲究“难得糊涂”的哲学,然而我们却不能在救恩上有半点糊涂。明了十字架的含义不但是我们信仰的基石,更是我们为主耶稣作见证的力量源泉。 我们总能听到类似这样的陈述:神的救恩就是祂差派自己的独生儿子道成肉身来到世间,为洗脱人类身上的罪,修复受造者与神的关系而受死。然而当这样的表述成为了一句无法真正发乎内心的空口号时,诸如前面提到的错误理解便会产生:为什么神一定要派主耶稣(即神自己)来到人间?为什么主耶稣一定要死?为什么神就不能直接赦免了我们,既然祂是全能的? 其实所有的这些疑问都是围绕着“救恩”的两个关键:主耶稣和死。这同样的也是十字架的意义所在: 第一,上十字架的必须是主耶稣自己,换了谁都不行; 第二,主耶稣必须死。 以下就从这两个关键入手,层层揭开十字架对一个基督徒应有的刻骨铭心的深意。 一、主耶稣的死是唯一途径 7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7) 15定恶人为义的,定义人为恶的,这都为耶和华所憎恶。(箴17:15) 上面的经文明确表达了神对颠倒是非善恶的憎恶和不妥协。所以如果神简简单单宽赦了充满罪的我们,根据祂自己的话,祂便要憎恶自己的行为。祂自己也就成为不义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神是公义的,祂的公义要求祂不能任意姑息我们的罪,并随便赦免我们;祂要惩罚作恶的。 那么,既然惩罚在所难免,祂又是如何给我们的罪量刑的呢? 23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 神的律法明确表示作恶的要付上死的代价(这可不是罚站、打屁股、跪搓板就能一笔勾销的)。 这样一来,神不但不能赦免,不能姑息我们的罪,我们都本该承受灭顶之灾。如果罪继续得以存留,神的律法也就成了没有效力的一纸空文,神自己也便形同虚设,毫无权威和公义可言。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神的律法必须要成就!这样一来,使赦免得以成全的唯一可能就是让一位能够满足律法完美标准的,来代替罪人接受惩罚。这样这位制定律法并坚持律法得以履行的神才可以免于祂的义愤。然而试问有谁有立场承担别人的罪呢?我们都有自己的罪要对付,我们各人都要亲自面对神的忿怒。只有,一个完全圣洁无暇的,可以担当赎罪的工作。这只能是耶稣基督,因祂就是神,祂成全了律法。只有这样,神不但成就了自己的律法,维护自己的公义,又通过自己为人类罪的担当而使我们从罪中脱离,即得以赦免,将祂的爱和恩典显明出来。 现在,我们就弄明白了为什么要道成肉身——因为神需要以人的肢体实现“死”的结果进而付清罪的工价;为什么上十字架的一定要是主耶稣——因为祂就是神,而只有神可以担当全人类的罪,其他任何人、任何祭牲都无法成就这终极的赎罪祭;明白了主耶稣为什么一定要死——因为死是神律法的要求,是罪的唯一后果。神为了赦免作恶的而仍然称为义就必须在作恶之地受死。这是祂能赦免我们的唯一途径! 二、神本该愤怒、本该惩罚 以上的分析从逻辑和法理上阐明了主耶稣为我们受死的必然性和必须性。但是,许多人也许会就此感到这是一件理所当然、轻而易举的事情,进而认为我们的罪可以轻易被洗刷,而神的救恩是“求”我们收下的礼物。 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 试着换个角度去想:当说到“得救”,我们往往觉得自己是从罪中得到拯救。事实上,罪体现在我们的心思意念和行为中,是我们死的原因,是我们被审判的罪状,然而真正施行审判并降罪于我们(投入地域)的不是罪,乃是那施行审判报复的神。所以,与其问我们从“什么”得救,不如说从“谁”手中得救。 19现在我们既靠着祂的血称义,就更要借着他免去 神的忿怒。(罗5:19) 可以说,我们是从神手中捡回了一条小命!浩瀚宇宙,唯祂拥有审判的权柄——只因祂是缔造者,是君王,是公义的主,当我们——因犯罪而成为“ 神的敌人”——站立在祂面前时,理应受到审判并被投入地狱。 主耶稣说: 4我的朋友,我对你们说,那杀身体以后不能再作什么的,不要怕他们。5我要指示你们当怕的是谁;当怕那杀了以后又有权柄丢在地狱里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正要怕他。(路12:4-5) 看来,我们的这位神不会犯错,但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不得罪人(correct buy not politically correct)。而当我们不顺从神的心意,我们便是神的敌人了。 4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哪(“淫乱的人”原文作“淫妇”),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 神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 神为敌了。(雅4:4) 当我们因着罪“与 神为敌”的时候,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神也与我们为敌了。神绝不会纵容我们的堕落,这更是祂的律法所不允许的(而祂必定要保证自己律法的贯彻),所以不仅我们是神的敌人,神也成为了我们的敌人!当然,这里这里并没有忽略神的爱,主耶稣教导我们要“爱仇敌”(参路6:35),但仍要按着公义击打他们。不要忘记主耶稣也曾责备法利赛人为“蛇类、毒蛇”(参太23:33),称彼得“撒旦”(参太16:23);保罗也曾“恨不得那搅乱你们的人把自己割绝了。”(加5:12) 活在主后两千年的我们,在新的价值观的影响下往往遗忘了神大爱背后严厉与不容邪恶的另一面。神的爱不是溺爱,神更不会成为慈祥软弱,对人类百依百顺、有求必应的“老好人”;神的义不容玷污,对于罪,神更不会“心慈手软”! 首先,神本该愤怒。 2耶和华是忌邪施报的 神。耶和华施报大有忿怒;向他的敌人施报,向他的仇敌怀怒。(鸿1:2) 5并且我要在怒气、忿怒和大恼恨中,用伸出来的手,并大能的膀臂,亲自攻击你们。(耶21:5) 15我也必在怒气和忿怒中向那不听从的列国施报。(弥5:15) 18原来 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罗1:18) 3那时,耶和华必出去与那些国争战,好像从前争战一样。(亚14:3) 12……以色列啊!我既这样行,你当预备迎见你的 神。(摩4:12) 16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17因为他们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启6:16-17) 所以,主耶稣再来的时候绝不是面带难色地说:“我真想拯救你,可是不好意思,现在只能麻烦你下地狱了。”祂再来时,手持“两刃的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启1:16),杀尽一切作恶的。 其次,神本该惩罚。 7我必向他们变脸,他们虽从火中出来,火却要烧灭他们。我向他们变脸的时候,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结15:7) 11所以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如此说:我必向你们变脸降灾,以致剪除犹大众人。(耶44:11) 6人偏向交鬼的和行巫术的,随他们行邪淫,我要向那人变脸,把他从民中剪除。(利20:6) 现在我们已经能够了解根据神的律法,只有祂自己为我们担当,罪才能得以赦免;而我们的罪使神愤怒,神必要惩罚。因此我们得救乃是从祂的愤怒和惩罚之中得救。今日我们得救能够依然存有一息行在世上,这都是神莫大的恩典!要知道,神本该对我们的罪感到愤怒,并把我们投入地狱作为惩罚,这才是理所当然、轻而易举的;然而祂选择了赦免和拯救——这超乎常理的决定其实不易。若不是借着祂的大爱与大义,完全不用如此大费周章,以律“办”了我们即可,祂选择了不发怒、不惩罚(这是常人做不到的,却往往在我们眼中成为顺理成章的选择),既要成就自己的律法中对罪的审判(罪的工价就是死),又要因着祂的爱赦免我们,祂只有也只能自己担当了我们的罪,替全人类走上了十字架。可以说,通过这一点,我们才能体会到神爱的长阔高深——这种爱在常人眼中是痛苦的、是自残的、是透支的,然而神却一直这样的供应,从创世之初到世界的末了,不曾改变! 三、神喜悦主耶稣痛苦压伤 问题到这里还没有结束。正如前面叙述的,神本该愤怒并惩罚我们,而祂选择了让主耶稣去死(祂完全可以不这样选择)。祂是何等地疼爱自己的独生儿子,然而这种常人眼中痛苦的选择却是神所定意的。 当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赦免我们的不是祂手中的钉子,也不是荆棘的冠冕或罗马士兵的长矛。主耶稣在行刑架上罹受的巨大痛楚也不足以偿付我们的亏欠。神断不会看到自己的独生儿子受苦而两手一摊说:“好了,差不多了,此事到此为止。”是什么承付我们的罪其实在《圣经》中已经写得一清二楚: 10耶和华却定意(或作“喜悦”)将祂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华以祂为赎罪祭(或作“祂献本身为赎罪祭”)。祂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祂手中亨通。(赛53:10) 我们对《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并不陌生,第3至6节更成为使人每每看后都心生感动的经文: 3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4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 神击打苦待了。5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6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赛53:3-6) 然而这些经文的重点是在主耶稣身上由人造成的痛楚。而从第10节我们却发现祂被压上是神所喜悦的! 以赛亚接着写道: 12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因为他将命倾倒,以致于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赛53:12) 现在,一切疑问都明了了。在十字架上发生的是主耶稣担当了一切神所憎恶的罪,全人类的罪。那些刑罚本该全然地、毫无置疑地临在作恶的我们的头上,神却全部抛向了祂至爱的独生儿子,用祂自己的公义将祂压伤,并以这样为可喜悦的。你愿意为了别人杀死自己的儿子吗?起码我做不到,然而神却将祂至善的爱子压伤在自己的公义之下,并且为此感到快慰;你愿意为了别人而无辜去死吗?起码我做不到,然而主耶稣就是这样为了使神与我们重归于好,而放下自己至高无上的尊严成为了死在十字架上的刑囚。 46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 当主耶稣作为将死之人绝望地呼喊时,是因为祂从未体会到这种跟神分离的痛苦与绝望,是因为神从未离弃过祂,从未对祂有过怨怒。然而这一切,都因为担当我们的罪,祂在神的眼中变得可憎;神又要因这罪将自己的独生爱子压伤。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祈祷说“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太26:39),这不是祂的彷徨或软弱,乃是那种不愿与神分离的渴求。然而祂依旧照着神的意思,饮下苦酒,为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乃至成全了神的旨意。 现在,当我们再一次想起十字架,它不仅仅罗马人使用的刑具,不仅仅体现了主耶稣受难时肢体的痛苦和心灵的羞辱,它更象征着神的爱与公义的统一。神因着爱创造了宇宙万物;因着爱让我们管理这个世界;因着爱对耽溺于罪中的我们不弃不离。同时神的公义使有罪之人必须付上死的工价。神对我们有莫大的眷顾,却不屈弛法度,并乐意将自己的独生子作赎罪祭,洗清我们一切的罪,使卑微的我们可以在世上得以继续存留。今日我们享受的一切本都不配,然而神供应不断。祂的爱就是如此的长阔高深,如此的恒古绵长,如此的用心良苦! 十字架对基督徒也是一个警示。它时刻在告诉我们神对罪的憎恶和祂本该施在我们身上的愤怒和惩罚。而当主再来的那一天,当我们与祂面对面的时候,祂不会为你我求宽恕,祂要审判,消灭一切的罪!我们确确实实应当把十字架放在心中,时时警醒,时时省察,不做“明知故犯”的罪人。 不但如此,十字架更是我们最核心的价值观。主耶稣在预言自己受难之后,随即告诫门徒:“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可8:34)。跟随主的道路,不是一条享受的道路,乃是一条受苦的道路;而当我们愿意舍弃自我的时候,我们都将得着更多。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如何跟随主耶稣的呢?我们的十字架又在哪里? 

盐如何失去咸味?

Posted on June 16, 2010

参考经文 13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太5:13) 50盐本是好的,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你们里头应当有盐,彼此和睦。(可9:50) 34盐本是好的;盐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35或用在田里,或堆在粪里,都不合式,只好丢在外面。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路14:34-45) 如果这里的盐指的是现代食盐的主要成分氯化钠(NaCl)的话,那么,从严格的科学角度讲,咸味是氯化钠固有的物理属性,只要氯化钠的化学结构不变,它将始终保持不变的味道。反过来说,如果味道失去了,那么盐也就不再是盐了。这样的话,氯化钠在怎样的条件下才能发生变化进而失去味道呢?这要从氯化钠的化学结构说起: 根据传统的原子轨道理论,钠原子的原子核分别具有11个带正点的质子和不带电的中子,核外具有11个带负电的电子,分三层排布,最外层有1个电子。钠原子容易失去最外层电子,形成具有8电子稳定结构的钠离子。而氯原子的原子核分别具有17个带正点的质子和不带电的中子,核外具有17个带负电的电子,分三层排布,最外层有7个电子,容易得到一个电子形成具有8电子稳定结构的氯离子。当钠原子和氯原子相遇时,钠原子失去最外电子层的一个电子,成为钠离子,带正电,氯原子得到钠失去的电子,成为带负电的氯离子,正负离子异性电荷的吸引作用,与原子核之间的排斥作用达到平衡,形成了稳定的离子键。而众多的钠离子和氯离子通过离子键相结合,便形成了氯化钠晶体。根据玻恩-哈勃循环计算,氯化钠的晶格能高达3401千焦/摩,晶格能越大,离子键越强,晶体越稳定,因此氯化钠晶体非常稳定,熔点达到801摄氏度,沸点更高达1413摄氏度。 看来,在常温、干燥的条件下,氯化钠晶体很难发生化学变化,味道自然也就不会消失。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少听说食盐会变质。那么,常态下怎么才能让氯化钠发生变化呢?容易想到的办法便是电解氯化钠溶液了。电压驱动溶液中的钠离子和氯离子定向流动,形成电流,正离子迁移到阴极,并与电子结合,形成中性的元素或分子;负电荷向阳极迁移,给出电子,变成中性元素或电子。电解氯化钠溶液是工业制取金属钠和氯气的常用手段,在这个过程中,氯化钠发生化学反应,形成了其他物质,故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由此,我们可以至少得出以下四个确定的结论: 氯化钠本身不会失去固有的味道; 失去味道后便不再是氯化钠; 氯化钠在一般条件下不会发生化学反应; 促使氯化钠反应的电解条件在主耶稣当时的年代是难以实现的。 那么,主耶稣为什么要说“盐若失了味”呢? 分析到这里,你也许觉得我是在故意“找茬儿”。不瞒你说,确实有许多严谨的科学家通过这一点来质疑、甚至攻击《圣经》的正确性。然而,他们却忽略了发难的关键假设:盐就是纯净氯化钠。 主耶稣劝勉我们作世界的光和盐,显然这是一种比喻的说法。而比喻的目的是把思想对象同具有关联性的、人们熟悉的事物结合起来,形象生动地使要宣明的意思被接受和理解。为了使当时的门徒领悟基督徒在世上应有的面貌,主耶稣当然不会跨时代地说:“你们要做世上的发光二极管或世上的苯甲酸钠防腐剂”。由此可见,祂所说的“盐”也并不是科学家眼中的氯化钠纯净物,我们也就不能根据氯化钠的性质来理解“盐若失了味”了。 那么,在当时盐又是什么样子?它又是怎么失去味道的呢? 其实,盐在质量和纯度上都有许多不同的等级。即便在今天,也只有最高等级的盐才能摆上餐桌。大多数等级较低的盐都用于工农业生产当中。古代的盐则更难达到至纯至净。《圣经》时代以色列的大部分食盐来自死海,有的是从靠近死海的岩盐礁石上开采而来,有的是通过蒸发死海海水得到。这些盐常常掺有杂质,尝起来并没有那么咸。而湿气更会使盐分从礁石中淋洗掉,像盐这样重要的产品也会丧失咸味而失去全部价值。另外,盐分通过接触水、空气、强烈的日光或其他化学物质而流失或失去效用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因此,主耶稣所说的“盐失了味”实际上是指当时的食盐中氯化钠成分的减少,这不但不与现代科学研究结果不相违背,反而有了一层更深刻的喻义:盐可以被看作基督徒应有的品质,这些品质像盐中的氯化钠(化学性质稳定,具有杀菌、消毒、防腐、调味等作用)一样坚固不移,是基督徒在世上恒一不变的道德准绳,更是基督徒矢志更新世界、荡涤罪恶的坚定决心。一旦这些氯化钠失逸了(由于外界环境的改变),剩下的盐也只能是一盘乏味的沙土。保罗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 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我们从这个罪的世界中分别为圣,不是因为基督徒这个名号(盐),乃是因为我们具备了基督徒应有的品质(盐中的氯化钠),因为那些有味的盐(salty salt)。 

“侍奉”与“事奉”

Posted on June 14, 2010

上礼拜日查经的时候,讲义中谈到我们作为被神拣选的子民首先要成为“事奉神的群体”,我们每一位信徒都具有事奉神的权利和责任。填空的时候旁边的弟兄问我为什么不是“侍奉”而是“事奉”,当时我也不清楚差别何在,只是朦朦胧胧觉得“侍”字显得没那么“神圣”,端茶倒水、捏肩捶背的才叫“侍”,横看竖看都觉得多了那么点儿“油烟味”,不“洋气”,而“事奉”看起来就“更有追求”了,把服侍神当作一件“大事”、一种“事业”。 玩笑归玩笑,这两次两个词到底有什么不同呢?以下把一些咬文嚼字的判断跟各位弟兄姊妹分享。 中国大陆以外出版的《圣经(和合本)》中“事奉”这个词一共使用了233次,例如: 29愿多民事奉你,多国跪拜你;愿你作你弟兄的主,你母亲的儿子向你跪拜。凡咒诅你的,愿他受咒诅;为你祝福的,愿他蒙福。(创27:29) 24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 神,又事奉玛门(“玛门”是“财利”的意思)。(太6:24) 而并没有出现“侍奉”这个说法。而国内新近出版的《圣经》中则一律使用“侍奉”。许多灵修书籍中,这两种写法也是通用的。古汉语中,“侍”和“事”的含义也非常类似。 《说文》曰:“侍,承也。承,奉也。奉,承也。”可见,“侍”、“奉”本同意。“侍奉”一词,按照汉语构词原则属于并列式。《孝经郑注》曰:“侍,卑在尊者之侧为侍也。”按照现代汉语的解释,侍意为“恭敬地站在旁边伺候”。由此可见,“侍奉”这样的写法用在《圣经》经文的语境中是合适的。 “事”字在古汉语中含义众多:做名词时表示“官职”,《说文》曰:“事,职也。”又如“无功而受事,无爵而显荣。(《韩非子·五蠹》)”更可引申为“职守”或“政务”,《尔雅》曰:“事,勤也。”又如“赵太后新用事, 秦急攻之。(《战国策·赵策》)”。做动词时则同“侍”相同,表示“侍奉;供奉”。我们熟悉的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中有词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便是这个意思。古汉语中常见的词组还有“事君”、“事师”、“事亲”等。《礼记·礼运》中“养生送死,以事鬼神上帝”;《史记·孝文本纪》中“朕获执牺牲珪币以事上帝宗庙”;《论语·先进篇》中“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都表示了“供奉神灵”的意思。 单纯来看,“侍奉”与“事奉”表意相通,属于异形词。这种情况在汉语中并不罕见,比如“好像”和“好象”,“笔画”和“笔划”,“唯一”和“惟一”等等。这些词在实际使用当中,除了书写的差异之外,还有使用频率的不同,但一般不会造成误解。异形词的现象在繁体汉字中就已经存在,汉字的简化并没有完全消除这些现象,从繁体汉字中的继承使得异形词在汉字简化后依然存在。而为了规范汉字使用,统一书写,中国教育部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在2002年3曰31日发布试行了《第一批一行字整理表》。表中没有出现“侍奉”和“事奉”,但出现了一组与之意义相近的词,即“服侍”和“伏侍”、“服事”,并将“服侍”作为推荐使用词形,而将“伏侍”和“服事”作为建议废弃词形。由于“服侍”中的“侍”和“侍奉”中的“侍”同义,“服事”中的“事”与“事奉”中的“事”同义,所以“侍奉”应与“服侍”一样视作推荐使用词形,而“事奉”应与“服事”一样视作废弃词形。同时《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增补本)》就按着此整理表做出了修订,只有“服侍”和“侍奉”,而没有“服事”和“事奉”。在台湾,二词的使用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比如《重编国语辞典修订版》中,“事奉”与“侍奉”二词同被收录,辞典更用后者解释前者。而《中文大辞典》中仅收录“侍奉”,并释为“侍命奉事也”。 因此,从含义来看,两者可通用;从规范的角度来看,“侍奉”应该是准确的用法。